加载中…
个人资料
桑寒
桑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4,049
  • 关注人气:7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围墙

(2010-11-14 10:31:30)
标签:

如来

茶花树

小女孩

佛性

院子

分类: 【青春年华】

围墙

    说过:“世界万物皆如来。”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佛性即是如来的藏性。此藏性无始以来,不生不灭,非空非有毕竟常恒。世界万物皆平等,那么花儿和佛一样通花性,但是花是盛开的一霎那崭露风采的。这是和佛相反的显性,此显性不通佛性,有凋有谢。生当花杰,死亦鬼雄。佛是永远平恒的,花的显露了它的一会有旺盛,会有含苞待放,会有鲜花绽开,会有惨白凋零,会有许许多多的好与坏。也注定了它一生的喜怒哀乐,注定了他转世轮回都要在这苦与乐中交替。

这个老院子,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唯一能入人眼目的就是这院子里的茶花树了。这棵枝繁叶茂的茶花树树冠飘逸在四周古老的房屋瓦面上,几乎把这个二十多平方米的庭院覆盖了。树干大碗口粗,树冠郁郁葱葱,深绿的叶子透过阳光,闪闪发亮。茶花瓣大色艳红,而且每一朵花至少有五至十个花蕊,如此“一花多蕊”的茶花是不多见的。在清晨雨露的点缀下,上千朵茶花密密地镶嵌在绿叶丛中,犹如一群群妩媚动人的姑娘,在微风中摇曳着亭亭玉立的风姿,构成了一幅美丽怡人的图景。 正如小女孩的诗中写的:           

老屋瓦上红朵渲,

茶花树下透香汗。

暂露墙外风雪浸,

一辈子中尽灿烂。

炙热,吞噬着茶花叶子仅有的脉液,感受不到风的方向,依在季节的边缘,局限于整个院子,抬头企盼凝望远方,云演绎成一匹灰色的马。闷,小草躲不掉太阳的抚慰,柳条不是季节的渐渐泛黄。
可能是她心情不对,写出的文字也没有生机。

但这景色似乎被这彻蓝的天空迷住了,茶花树不懂得仙性,但似乎懂得人性。它觉得这里太小了,很想出来看看这个世界,看看外面的天和这里的天有什么大不同呢?仿佛这一切,被屋里面的小女孩看透了它的心思。似乎这个小女孩笨的睡着了才不会想到其他的烦恼。黝黑的马尾辫,整洁的扎在身后面,似乎她还不懂得夜的黑,不懂得黑夜与白天的距离。只有茶花树的日夜企盼,似乎茶花树也知道如若不袒露自己的先机,却依然靠着自己根部年日的生长才能眼观世界万物的玄机。可能那个小女孩已经变成一个年迈的老人用一生的时间来揣摩这件非同寻常而又不非同寻常的事。或者小姑娘逃脱了这个狭小的院子思想束缚而剩下自己这颗依然未曾衰老的却又日久年迈的枝条来告诉来过茶花树下乘凉的每一个人。或者随着日久变迁,自己却又不知道被何股力量来拉近公园里的大门,看着人们匆匆地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却不知道每天再想些什么却不知道身边的美好,而为此耗费了自己几十年的光阴来做这件事情。

再或者,茶花树的揣摩,才知道自己的幸福。

或许在这颗茶花树下,与外界的距离突然之间却不再有距离。因为幸福是属于这个花的世界,幸福是属于这个暂时表露整个院子和满天是花的天空。因为正有一位欣赏者在看到这东西,一切花的颜色侵染着这个小姑娘的眼球,透过这油纸般的窗户,是两个世界。屋子里的世界和屋子外面的世界。是否那么的重要,是否那么的遥远?也许最遥远的距离就在这张侵了红油般的一夹层玻璃之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腐“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腐“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