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吉善
周吉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017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周吉善:所谓相对论引发的思考(之二)

(2014-01-19 06:36:04)
标签:

阴阳互补

有无相生

体用不二

文化

周吉善:所谓相对论引发的思考(之二)

 

对于19-20世纪之交物理学界出现的那些悖论,我同意如下五个生活在不同时代、不同国度的学者,所表述的共同看法——

伽利略在《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中写道

考虑到这些,我开始相信:那些抛弃从吃奶时就被灌输的并为大多数人所信仰的见解,转而接受一种被所有学派排斥的并只有少数人相信的见解的人,他们即使不是被迫承认,也必然是被有力的论据所打动。

英国当代科学史家F·查尔默斯在《科学究竟是什么》中指出:

在这些领域里自称为“科学家”的人,往往认为自己是遵循物理学的经验方法的……幽禁在他们现代化的实验室里,透过数字仔细端详世界,不能知道他们努力遵循的方法不仅必然是无结果和没有成效的,而且也不是使物理学取得成功的那种方法。

作为一位伟大的思想家,爱因斯坦认为人类认知“真理”过程的客观规律是:

“事物的这种真理必须一次又一次地为强有力的性格的人物重新加以刻勒,而且总是使之适应于雕像家为之工作的那个时代的需要;如果这种真理不总是不断地重新创造出来,它就会完全被我们遗忘掉”。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明确指出了“重新加以刻勒”的理由:

“这种绝对的认识有一个重大的障碍。正如可认识的物质的无限性,是由纯粹有限的东西所组成一样,绝对地进行认识的思维的无限性,是由无限多的有限的人脑所组成的,而人脑是一个挨一个地和一个跟一个地从事这种无限的认识,常做实践上的和理论上的蠢事,从歪曲的、片面的、错误的前提出发,循着错误的、弯曲的、不可靠的途径行进,往往当真理碰到鼻尖上的时候还是没有得到真理(普利斯特利)”。

巴里·派克在《爱因斯坦的梦》一书最后,给出了具体的方法

“将会有一位新的爱因斯坦降临,把所有这一切弄到一起……过去的情况似乎是这样的:巨大的跨步常常是由单个个人作出的(如爱因斯坦这样的人)。说不定,未来很可能又是这种情况。重要的是,要有能力以一种新的方式考察旧的观念”。 

笔者从这五个人的话中获得的灵感是:

把所有这一切弄到一起”,既包括400年物理学史中所有的东西,还应该涵盖科学和哲学两个领域;尤其重要的是必须把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也“弄到一起”,依据“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古老格言,“以一种新的方式”去考察西方哲学、科学理论中所有那些形形色色“旧观念”的来龙去脉。

 

‘看来字字皆是血,十年功夫不寻常’,这是曹雪芹面对《红楼梦》发出的感慨;笔者付出的却是二倍于他的时间——1994年开始写的第一篇文章取名‘相对论 易理 特异功能’;96年应《光明日报》以‘科学理解易学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征文,入选发表了‘易学自然观’,围绕中国文化中存在的2、3、5、8、10、12六组数据,阐述了华夏文明中存在的自组织物理机制;98年依据阴阳二元自然观,写成《自然哲学新论》一书,立足于阴阳两系统结构论、采用客观存在分‘刚性实体、柔性度规’两类物理客体之概念,充分讨论了相对论、量子论、宇宙学的哲学背景,得出爱因斯坦‘发现了半个宇宙即空间’的结论,把量子论研究的对象称为‘那半个宇宙’,并且引述《道德经》的话,描述量子世界的具体情况为:

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皎,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该书最后一章的标题,取名为‘支离破碎的西方哲学’,着重阐述了2、3、5、8这四个数,跟自组织理论中的常量完全一致且一个不多、一个不少,10与12的组合,又正好跟日、地、月三者周期性回归的过程相吻合。

2000年《江西社会科学》第一期发表了‘中国思想文化体系刍议’;2002年勾勒出《中华科学物理宇宙图像》,基本上奠定了‘中华阴阳两系统认识论与西方科学实证成果合璧的物理学’新理论的基本框架;还应《山西师范大学学报》约稿发表了‘易学自然观与物理学的哲学基础’。

2004年涉足《论动体的电动力学》中存在的问题,次年黄春平、林金等专家与我一起座谈,06年黄春平在全国政协大会上致函国防科工委;08年《格物》、《中国科技博览》发表相关文章,引起北斗关注;10-12年两篇文章由中国科协学术服务中心‘组织专家进行了认真审评’,给出肯定的结论——后来以‘两篇改变历史结论的文章’为名,发表在网上。

 

总结20年的经验得出:从哲学角度讲,用--/—两系统结构论取代西方把所有基本存在统称为‘物质’的本体-认识论,以华夏先民总结出的‘阴阳互补有无相生体用不二白马非马’十六个字,为指导认知的基本原理,去认真审视西方文化中的‘旧观念’,以补救‘当局者迷’的缺陷。

从科学的角度讲就是,完全遵从传统物理学的游戏规则,却不能按照它的常规出牌;任何一种已经定型且又相当实用的理论,在它的框架内看,无论是逻辑上、概念上都应该是自洽的,如果不能依据‘旁观者清’的准则,就很难发现‘旧观念’之弊端——乒乓球比赛的解说员常常使用的一句话是,现在进入了‘××的节奏’,下一句潜台词就是‘××准赢’。

对于任何一种理论也都如此,有谁如果只满足于复述别人讲过上百遍的史实,基本上就可以认定其中不会有什么新东西;有一句古话说得好,能够提出问题,就等于解决了问题的一半。

 

《被取消的以太》中告诉我们一系列鲜为人知的物理事实:

γ因式最早出现在1881年迈克耳孙单独完成、而不是1887年迈-莫共同完成的实验,而且明确指出V/C是光行差角度;文章中还讲了更早154年布雷德里提出利用光行差角度做实验的来龙去脉——笔者就是抓住这一个细节,才实现了对γ因式认知理念上的根本性突破:

《论》中讨论的是观者与被观分别处于‘两个系’的问题;被观的是光波而不是光源,光波永远在运动而不会静止;观者在随着地球而转动,而光波却在做直线运动——故而可以肯定,《论》中解决的是一个转动系和一个直线系、即两个运动系之间相互关联的问题;跟牛顿力学讨论的观者与被观同处于一个坐标系予以描述的问题,绝对不可以同日而语。

 “光在进入更密媒质时的折射,用微粒说解释光速是增加的,用波动说解释是减小的。而当时因为还不理解光在不同媒质中的不同速度,关于哪种理论正确的问题就保留下来”——这是发生在18世纪的事情,但是‘二者必居其一’的结论已经确定无疑:依据速度增加或减小,就不难得出唯一的光是波还是粒的结论。结合我对学生讲过数百遍的‘折射率跟光在该媒质中传播速度成反比’,就敢于肯定:光是波、而不是粒!

 

当一位经历了70年坎坷磨难的老翁回首往事时,非常庆幸地发现是三次异常幸运的机遇,塑造了我这个‘另类’:

一是1956年能够被高中录取,成为建国之后唯一一代受完中华传统文化系统教育学子中的一员;作为对自己祖国的回报,我交出了三年六个学期期末文、理两科全5分的答卷。

二是1959年大学不给我发‘录取通知’,让我‘逃脱’了按照几十年来教育界踩着西方脚印走的轨迹,直至陷入西方文化体系束缚的怪圈中不能自拔。

三是在中学执教了20年物理、20语文——也许正是上苍这种不偏不倚的安排,让我能够成为一个非常正常地运用中、西‘两条腿走路’的人。

上述两个隐含在《被取消的以太》中的问题:光行差角度的提出到迈克耳孙因为用它而获得诺贝尔奖,时间跨度为154年;洛伦兹借用迈克耳孙的成果,又晚了23年——γ因式被称为洛伦兹假设,即是把认知引入迷途的直接原因;除非是站在‘局外’的另类,没有人能够发现这些问题。

18世纪就发现光是波还是粒,二者必居其一;物理教科书中早已给出充要条件,却还要喋喋不休地为此争论个没完没了——也只有另类才敢这样说。

恩格斯的话,真可谓是一语中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