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吉善
周吉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516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告“心系中华文化”同胞书

(2012-04-09 06:11:48)
标签:

文化

观念变革

物理学创新

杂谈

简介:

半年前中科院白春礼院长呼吁“创造一个新的中国的体系”,为此我在元月份写了一篇“中国人等候太久的召唤”寄给他,告知在10年前我已经用四个图标、七条线、十多个符号,把物理学的全部内容装到一页纸中。

从那天开始,我就在周吉善网站和新浪网周吉善博客,每天同时发布一篇文章,到昨天为止已经连续发了88篇。由于近日要到北京联系用实验验证事宜,只好暂时中断些天。现在将已发布文章归一下类,以便于关心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于全人类的朋友们查阅。

 

告“心系中华文化”同胞书

 

 

尊敬的读者朋友们:

半年前中科院白春礼院长呼吁“创造一个新的中国的体系”,为此我在元月份写了一篇“中国人等候太久的召唤”寄给他,告知在10年前我已经用四个图标、七条线、十多个符号,把物理学的全部内容装到一页纸中。

从那天开始,我就在周吉善网站和新浪网周吉善博客,每天同时发布一篇文章,到昨天为止已经连续发了88篇。由于近日要到北京联系用实验验证事宜,只好暂时中断些天。现在将已发布文章归一下类,以便于关心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于全人类的朋友们查阅。

前天发布的“爱因斯坦和空间”一文,结尾处这样写道:

要“创造一个新的中国的体系”,就应该按照巴里·派克所说:“把所有这一切弄到一起”。其中既包括400年物理学史中所有的东西,又必须涵盖科学和哲学两个领域;尤其重要的是还必须把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也“弄到一起”,依据“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中国格言,“以一种新的方式”去考察西方传统文化中“旧的观念”。

20多年来我就是这样做的:首先选取了华夏先民总结出的“阴阳互补、有无相生、体用不二、白马非马”16个字的认知理念,结合爱因斯坦首倡提出的物质~空间系统论自然观,进而严格区分了哲学概念和物理量的本质差异,提出必须区分自然运动和非自然运动的必要性—— 仅此而已,当代科学和哲学领域存在的诸多悖论和困惑,都逐渐被理清了头绪。

依据《中华科学物理宇宙图像》一页纸,非常直观地一眼就可以判定,传统把牛顿范式物理学和非牛顿范式物理学混为一谈,是引起观念混乱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此前这八十多篇,重点讨论非牛范式中存在的问题;北京归来后集中讨论牛顿力学和经典运动学理论中的诸多不协调及其错误。

1.中华科学物理宇宙图像“一个新的中国的体系”概要,这8篇主要讲如何依据中国传统文化中包含的先进哲理,去梳理物理学体系的问题。

英国当代科学史家F·查尔默斯在《科学究竟是什么》中写道:

“在这些领域里自称为‘科学家’的人,往往认为自己是遵循物理学的经验方法的……,幽禁在他们现代化的实验室里,透过数字仔细端详世界,不能知道他们努力遵循的方法不仅必然是无结果和没有成效的,而且也不是使物理学取得成功的那种方法”。

这话虽然说得很对,但是却没有说服力,因为没有举出令人信服的论据。

2. 接下来以“物理学理论中的数学错误”为题,一连发了12篇;其间还同时发了——不确定关系的物理机制中子是0号元素的核宇宙并非在膨胀的验证廓清围绕狭义相对论的错误高校物理教材中错误之透析多普勒效应的物理机制为子孙后代谋天人合一与科学的未来 等文章。

接着在易学与物理学创新问题一文中,笔者介绍了依据中华传统文化的基本哲理,在《中华科学物理宇宙图像》的基础上,总结出来的10项重要的观念变革,并且还提出5个可以利用现有条件进行实验验证的基本方案。

3. 爱因斯坦曾经指出:

“事物的这种真理必须一次又一次地为强有力的性格的人物重新加以刻勒,而且总是使之适应于雕像家为之工作的那个时代的需要;如果这种真理不总是不断地重新创造出来,它就会完全被我们遗忘掉”。

恩格斯这样讲述过“重新加以刻勒”的理由——

“这种绝对的认识有一个重大的障碍。正如可认识的物质的无限性,是由纯粹有限的东西所组成一样,绝对地进行认识的思维的无限性,是由无限多的有限的人脑所组成的,而人脑是一个挨一个地和一个跟一个地从事这种无限的认识,常做实践上的和理论上的蠢事,从歪曲的、片面的、错误的前提出发,循着错误的、弯曲的、不可靠的途径行进,往往当真理碰到鼻尖上的时候还是没有得到真理(普利斯特利)”。

巴里·派克认为应该采用如下的方法——

“将会有一位新的爱因斯坦降临,把所有这一切弄到一起……过去的情况似乎是这样的:巨大的跨步常常是由单个个人作出的(如爱因斯坦这样的人)。说不定,未来很可能又是这种情况。重要的是,要有能力以一种新的方式考察旧的观念”。 

当我们把中西文化“弄到一起”之后,先是发现了“科学理论中的误区(之一)~(之五)”,继而总结出“物理学观念变革的要点”三篇,接下来又提出“用能量取代力学概念体系(上)、(下)”,最后还阐明“中 国 文 化 来 做“两位科学巨人”的调停人”的理由,并且还有“量 子 世 界 简 ”、“ 量 子 论 的 实 质”等论述。

4. 学界普遍认为,一种新的科学理论的确立,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可以涵盖原有理论的全部内容,二是可以圆满解释旧理论不能解释的现象,三是应该提出应用现有设备和技术予以验证的实验方案。

于是我就把十多年积攒下来的若干篇文章相继发布,有两、三篇甚至是在20世纪末就写成的,现在一个字都没有修改。诸如:

波就是波 粒就是粒自发发射的物理学机制宇宙自组织演化三定律确立正确的时间观对空间结构的求证物质  空间和时间的逻辑关系宇宙运动的“第一推动者”中子是0号元素的核不确定关系的物理机制宇宙并非在膨胀的验证牛顿和爱因斯坦都没有错宇宙自然运动之 三定律从 量 纲 式 说 ……

去年9月,意大利格兰萨索国家实验室下属的一个名为“OPERA”的实验装置接收了来自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中微子,两地相距730公里,中微子跑过这段距离的时间比光速还快了60纳秒(1纳秒等于10亿分之一秒)。消息一出,全球立刻引起轰动。

核心围绕“超光速”究竟是否可能,在学术界掀起轩然大波。

笔者为此专门写了两篇文章:何谓光和光速“中微子超光速”谜团,阐明自己对专家们所谓“光速”的不同看法,并且用充分的证据证明,C=λ/T=3×10~n是存在于空间中的一条最基本的自然规律—— 今年前些时候,同样是由“欧洲核子研究中心”亲自现身说法,承认了那个消息是错误的。

围绕所谓的“超光速”,还有一篇定稿于10前的C是空间中的一条基本定律;结合波就是波 粒就是粒自发发射的物理学机制 两篇,关于所谓的光速究竟是什么、波粒二象性到底是怎么回事、辐射能为什么总是一份一份的诸多困惑,就不仅都可以得到圆满的解释,同时还提出有用实验予以确证的具体方法。

5. 伽利略在三、四百年前就说过:

考虑到这些,我开始相信:那些抛弃从吃奶时就被灌输的并为大多数人所信仰的见解,转而接受一种被所有学派排斥的并只有少数人相信的见解的人,他们即使不是被迫承认,也必然是被有力的论据所打动。

爱因斯坦也曾经指出:

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因为解决一个问题也许仅是一个数学或实验上的技巧而已;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或从新的角度去看问题,就需要有创造性的想象力,这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

普朗克有一段切肤感言,被人们戏称为普朗克原理:

新的科学理论的确立,不能寄希望于说服老一代科学家们去接受;新理论的胜利往往都是老一代科学家的死去,年轻一代接受了它。

最近十来年,笔者专攻了跟《论动体的电动力学》相关的问题——完全是由于一个非常特殊的机缘,让我发现了爱因斯坦留下的两个对横向多普勒频移效应计算的公式直接矛盾;经过八、九年的求索,最终判定围绕对《论动体的电动力学》的诠释,存在着3个“跨世纪”的错误。

——我的前半生虽说历尽坎坷,退休之后却碰到许多不期之遇:

先是2005年,神舟五号火箭总指挥黄春平院士,邀我在北京和几位专家座谈;2006年他在全国政协大会上写过政协委员函。

2009年文章发表后,北斗定位卫星总站韩春好总师,也几次约我面对面交流,“查原文、问刘辽”,最后给予肯定。

2010年的一篇论文,在中国科协的专家群体中“审评”一年后,去年八月复函告知:“一个有价值的科学理论体系是可被证伪的”;最后要我“提出可被实验精确检验的措施”——对我的观点既没有肯定(因为结论是反传统的)、也没有否定(因为找不出错误),而是给了上述那句非常耐人寻味的暗示。

我把皮球踢给了中科院白春礼院长,提出要“中科院用实验验证中国科协的结论是否正确”;他的秘书告诉我一个中科院网的链接,要我把文章发给中科院的专家组。一个月后告诉我,有两篇文章专家正在评阅。

迄今已经又过了3 个月,尚没有“评阅”的结论;看起来是中科院的专家组也在为我的“中国的体系”受作难。

因为我是“从新的角度去看问题”,自然就不应该“寄希望于说服老一代科学家们去接受”。通过跟多位主流派专家直接交流碰撞,我最终发现了问题的根源居然在于,我们从建国开始照抄西方的教科书翻译而来的《物理》教材中,本来就存在着不少错误,从而又写了“高校物理教材中错误之透析” 、“为子孙后代谋”、 “物理学分类的错误”、“ 对牛顿力学体系的超越 ”等文章,希望能够引起关心下一代教育和成长的“有良知的中国人”关注,让我国的年轻一代不再为“从吃奶时就被灌输的并为大多数人所信仰的见解”之类错误,浪费自己宝贵的生命和时间——但愿我的拳拳之心能够被世人理解。

然而,要让那些执掌生杀大权者“抛弃从吃奶时就被灌输的并为大多数人所信仰的见解,转而接受一种被所有学派排斥的并只有少数人相信的见解”,确实“难于上青天”呀!

那就只好寄希望于“年轻一代接受了它”吧。还请不要忘记恩格斯的话:

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