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觞醉月
飞觞醉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952
  • 关注人气: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吟风弄影张子野

(2012-08-27 11:00:34)
标签:

张先

安陆

破月

欧阳修

晏殊

分类: 资料荟萃
北宋前期词坛以小令为主要创作形式的作家,除了宋初的王禹偁、钱惟演、潘阆、林逋、范仲淹等人之外,还有张先、宋祁、晏殊、欧阳修等人,他们共同以自己的创作实践推出了一个小令创作的繁荣期。其中,数量最多的词人则是张先。

  张先(990-1078),字子野。湖州乌程(今浙江吴兴)人。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与欧阳修同年进士。曾任吴江知县、嘉禾判官等职。皇祐二年(1050),晏殊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辟张先为通判,二人常相唱和,酒席之间“往往歌子野所为之词”。后曾知渝州、虢州、安陆,人称“张安陆”。累官至都官郎中。张先为人疏放不羁,致仕后优游杭州、湖州之间,放舟垂钓,诗酒风流,吟诗弄月,与歌儿舞女为伍,在八十五岁高龄时尚纳一妾。当苏轼等挚友去拜访他而言及此事时,张先满面春风地赋诗一首说:“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红颜我白发。与卿颠倒本同庚,只隔中间一花甲。”张先此语既出,侍婢皆为之匿笑。苏轼赠诗说:“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颇有嘲讽之意。

  张先能诗,尤工于乐府,与晏殊、宋祁、欧阳修、王安石、苏轼等人交好。其词的创作经历了从柳永、晏殊、欧阳修到苏轼这一漫长的历史时期。他的词多写男女恋情和花月景色,喜用铺叙手法,雕辞琢句。他与柳永齐名,但造诣不及柳永。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在比较了二人的词艺后指出:“张子野与柳耆卿齐名,而时以子野不及耆卿。然子野韵高,是耆卿所乏处。”张先在词的发展史上发挥过承前启后的作用,促进了慢词的发展。但从艺术上看,他的小令超过了慢词,遣词造句,精工新巧,含蓄而有韵味。

  张先作词喜用“影”字。他因善用“影”字,世称“张三影”。据宋代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三十七引《古今词话》:“有客谓张子野曰:‘人皆谓公张三中,即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子野言:‘何不名之为张三影?’客不晓,公曰:‘“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压卷花影”,“柳径无人,堕风絮无影”,此予生平所得意也。’”词话中所言“三中”出自张先《行香子》词的“江空无畔,凌波何处,月桥边、青柳朱门。断钟残角,又送黄昏。奈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之句。然而,后人认为张先写景最佳的三句是“云破月来花弄影”,“无数杨花过无影”,“隔墙送过秋千影”,大概后两句是在张先自称为“张三影”之后所作。不过这几句确实说尽了“影”的神韵,如其《天仙子》: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这首词是咏影第一名篇,词前小序说:“时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会。”交待了写词的时间、地点和作者的身份。张先是第一个在词前作序的人,后来姜夔作词尤喜此法,成为姜词的一大特点。张先因为卧病在床而不能参加府会,心里十分落寞,想着宴会的盛景,而又不甘寂寥,便在家中听起了《水调》来。相传《水调歌》为隋炀帝开凿运河时所制,旋律悲怨急切,多凄苦之音。此词上片抒写伤春之情,可以分为两层。开头两句是第一层,写持酒听歌。百般无奈之中,作者本想一醉方休,让烦愁随梦而去,醒来时却发现忧愁依旧。“送春春去”以下是第二层,写伤春和自伤之情。作者临镜自照,痛感年华永逝,便产生了往事成空,后期难凭的感叹。下片通过景物来烘托伤春与自伤的心情。“沙上并禽”二句是第三层,写目之所见。词人从床上起来,已是华灯初上之时,行至池边,湖面上泛起了清冷的月辉,一对鸳鸯在水面上依偎着闭目瞑神,明月黄花清影,组成了一个绝美之句“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以下是第四层,表达惜花之情。词人返回室内,透过重重的帘幕看着那若隐若现的灯火,在风声淅淅中飘摇不定,想到自己大好的年华亦随着这风声而远去,不觉又是满目的哀怨,伴随着独处的凄情。残红无数,虽然是想象中的明日之景,却又那么真切,令人伤感。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云破月来花弄影’,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弄”字着实让花物顿时有了灵性。张先的“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即是因此词而得。北宋陈正敏《遁斋闲览》记载:“张子野郎中以乐章擅名一时,宋子京(宋祁)尚书奇其才,先往而见之。遣将命者,谓曰:‘尚书欲见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子野幕后呼曰:‘得非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遂出,尽酒而欢。”

  张先词中以写“影”见长的佳作不少,都是言及一种朦胧的诗情画意,能够让人吟之而忘倦。录两首如下:

  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楼头画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青门引·春思》)

  龙头舴艋吴儿竞。笋柱秋千游女并。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踏青来不定。行云去后遥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静。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

  张先还有一个雅号,为欧阳修所赠。据宋代范公偁《过庭录》记载,张先的《一丛花令》盛传一时,欧阳修十分喜爱,只恨未识其人。张先因事进都,便去拜访欧阳修,家人通报后,欧阳修倒屣而迎,并说:“来的是‘桃杏嫁东风郎中’吗?”欧阳修对张先的来访可以说是喜不自禁,连鞋子都没有穿好就急切地出来相见,可见欧公很是爱慕子野之才。下面就是这首《一丛花令》: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濛濛。嘶骑渐遥,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通。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帘栊。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伤高怀远,离愁渐远渐无穷;佳人不见,每逢飞絮倍思卿。关于这首词还有一番来历,宋代杨湜《古今词话》记载:“张先,字子野。尝与一尼私约,其老尼甚严。每卧于池岛中一小阁上,俟夜深人静,其尼潜下梯,俾子野登阁相遇。临别,子野不胜绻绻,遂作此词以述怀。”

  此词上片写女子独上高楼,翘首以望,怀君之心恰似西江之水。伤情高古,却又是情浓如斯。忽然见到那陌上花开,飞絮濛濛。马蹄声渐行渐远,人海茫茫,又如何寻得郎君的踪迹,该是肠断小桥时,就这样痴痴地怅望着过了黄昏。下片写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她忆起了两人相亲相爱的事来。看见那亲昵的鸳鸯双栖双宿在池边,此刻独处的她,不免生出了妒忌之意。往日幽会的小梯还在原地横放着,画阁也还是依旧美好,明月仍然斜照在帘栊之上,此时女子却是百般无聊,顾影自怜,怅极而思:自己还不如那春风中的桃杏,桃杏尚且能够开花结子,而自己却要终生困顿在这寺院之中,陪伴着那青灯古佛,任从青春逝去。“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句,好像是无理之言,却是因积怨之深而发出的肺腑之言,正与唐代李益“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的诗句同一风致。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张先就是这样一个流连于风月的人。昔日晏殊为京兆尹的时候,张先为通判。晏殊新纳了一个侍妾,对她非常宠幸。张先每作新词,晏殊都要让这个歌女吟唱。然而晏殊的夫人王氏却不容此女,无奈之下,晏殊只得将她遣出。一天,张先又到晏府,酒酣耳热之际,张先填写了一首《碧牡丹》,并让歌妓歌唱。词中有“望极蓝桥,但暮云千里。几重山,几重水”的句子,晏殊听了之后,脸色大变,怅然道:“人生行乐耳,何自苦如此?”于是,又将那位侍妾取回(释文莹《玉山清话》)。张先的一首词,延续了晏殊的一段情缘,也让自己做了一回月老。

  张先写了那么多的“影”,唯一不能让人忘怀的是他取次花丛中的那抹清影。与晏、欧相比,张先一生比较平静,生活接触面相对狭窄,因而,他的词题材也较狭窄,绝大多数集中在描写与歌妓厮混的生活,存在着“有句无篇”的毛病。但是,由于他才华较高,仍然能够自成一家,因此受到后人的称誉。如清代周济《宋四家词选·序论》即称赞说:“子野清出处,生脆处,味极隽永。”

  琼瑶尝有句云:“匆匆太匆匆,几度夕阳红。心有千千结,窗外翦翦风。”回顾张先风流蕴藉的一生,大约也算得上“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的。他的一生,应是无憾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