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觞醉月
飞觞醉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952
  • 关注人气: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奉旨填词柳三变

(2012-08-22 14:22:03)
标签:

柳永

杭州

柳三变

慢词

八声甘州

杂谈

分类: 资料荟萃

柳永是词史上不可不说的一个人物,没有柳永宋词就不可能繁华,他在中国词学史上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
从某种程度上讲,柳永是一个真正具有艺术家气质的词人,他风流、落拓而又饱富才情,很有些现代气息。只是他那个时代,入仕是所有文人追求的核心目标,也是文人唯一的出路,因此艺术才能也要为之服务。那些在文坛执牛耳的领袖都能将两者完美得结合在一起,所以他们虽有令人敬佩的艺术造诣,但也只是用于外在的修饰。柳永领悟了现在艺术的真谛,这不免使他走得太远,最终连皇帝也认为他只是合格的艺术家,而不能成为官僚,于是柳永就成为了中国词史学上第一个专业词人。
从词学史上过来的人物看:温飞卿---韦端己----孙葆光---冯正中---李中主----李后主。这个体系可是大有门道,尽管每个人都是无意识的,但他们都是唐五代小词文人化的关键节点。尤其韦的五首菩萨蛮,冯的十三首鹊踏枝,以及最无革新意识反而贡献最大的李后主亡国后的词,都体现了词的正常发展渠道。
柳永大概生于987年,而李后主卒于978年。柳永在词坛上最大的两个敌人,晏殊生于991年,张先生于990年。他的命运是巧合,还是历史会开玩笑?作为第一个专业词人,尽管柳永后来还是做出了极大的妥协,但他对词坛的贡献,是任何人不应该否认的。北宋前期词坛至柳永才出现重大改观。柳永对词的贡献首先在于大力创作调长拍缓的慢词,改变了唐五代以来小令一统天下的格局。同时他扩大了词的题材范围,从创作方向上改变词的审美内涵和审美趣味,把视线转向市井青楼,极力展示都市风情,变雅为俗,使词具有了浓郁的生活情调和人情味,对词体的雅俗分流,对词的普及流传产生了巨大影响。与此相适应,柳永还丰富了词的表现手法。他的创作为宋词的发展展示了灿烂的前景。不过,他的并不美好的声名,还是让他受到了很多的非议和攻击。对一个并不显赫甚至地位底下但又声名甚响的人,大加讨伐以标明自己的高雅和纯真,对当时的士大夫和文人来说是没有多大风险的。
柳永算是士大夫,但在词坛上终其一生都在和士大夫对着干。晏殊可算是冯延巳的嫡派传人,加上他的学生欧阳修,老伙计钱唯演,宋祁,张先,捎带大小吹鼓手,在宋初词坛对柳永形成围殴之势。但结果是文人词不但丧失了在市民阶层中的地位,在传统文学圈里也得不到什么好脸色。直到苏轼出来前,柳词所向无敌,威风八面。
文人词的失败当然和经济发展,市民壮大有很大关系。但更重要的是柳永实在太猛,连李清照都只能说他词语尘下,别的地方没有毛病。再一个是晏欧张音乐学得不好,碰见大音乐家只好吃憋。第三,晏欧虽有使词成为正统文学的小意思,但他们不知该如何做。
我个人来说,我崇敬柳永,他的几首名作我尤其喜欢,但他的市民词我大都不喜欢,柳永的很多词我都看不下去。但他在当时简直是天马行空,惟我独尊。其词在北宋风靡了半个世纪。
苏轼大概在熙宁中期开始写词,此时柳永已经去了二十年了。柳派的末流别看没什么本事,依旧气焰嚣张。很简单,张先太老,晏欧都挂了,小晏的词只在小圈子里。
苏轼也不懂音乐,但天才可以靠其他部分来弥补,何况柳永都没了,收拾那帮徒子徒孙还不是小菜一碟?晏欧不是把词诗化嘛?苏轼更狠,彻底诗化,词就不是词了。这没有关系,现在我是文坛领袖,听我的!大家一看,词原来可以这么高雅。于是紧跟领袖,一哄而起。其结果是--柳派败阵。
为彻底消除市民词的不良影响,苏轼做了更绝的事。也是迫不得已,柳永影响实在太大。于是,密州出猎,赤壁怀古,中秋怀子由等接近十首豪放词就此登场,一时舆论哗然。后世更是激动万分,就凭这十首词把苏轼最大的贡献抹了,他成了豪放派的领袖!苏轼哪是豪放派的?他只不过是要收拾柳永这个士大夫中的叛逆,夺回文人词的统治地位而已。
但柳永的影响真能消除吗?总有人能把他的离经叛道纳入正轨,把市民词招安进文人词。所有此人中只有他做到了这一点-----词坛第一人周邦彦。说他第一,古今学界公认,不值得奇怪,但谈到周邦彦,那将是另一个话题,在此不予讨论。
但是,没有柳永,不会有苏轼,自然也没有周邦彦。柳永对正统词坛的叛逆,反而加速了词的文人化进程,正如他的人生一样,他一直在抗争,也一直在叛逆!但只能迎来那么讽刺的结局。

柳永原名柳三变,字景庄,后来改名为柳永,字耆卿。“三变”这个名字,源于《论语·子张》:“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也就是说,一个君子应该给人三种印象:看上去是庄重严肃的,与他接近后发现是温柔敦厚的,听他说话又是严厉不苟的。古人的名与字含义往往相通,“俨然”最常见的是“明显”与“仿佛”的意思,这里是“严肃庄重”与“仪态美好”的意思,如《论语·尧曰》中有“俨然人望而畏之”,《诗经·陈风》里也说“有美一人,硕大且俨”,所以柳三变的字“景庄”就顺理成章了。这就是柳永最初叫“柳三变”名字的来历。
在很多人印象中,柳永就是一个浪子,便不免对他的出身看低了许多,以为他是从低层凭借几分才气一路厮混上来的,所以有些放荡不羁。说起来,柳永的家世还真让人肃然起敬。
柳永的祖父柳崇,以儒学著称,虽名扬天下而终身不仕,史书说他平生“以行义著于州里,以兢严治于闺门”,“诸子诸妇,动修礼法”。他的父亲柳宜本是南唐高官,也以刚正严直著称,以“褐衣上疏,言时政得失”,为李国主器重,一度为监察御史,“多所弹射,不避权贵”。宋军过江后,他选择了一条明确的道路,弃暗投明,被任命为大宋沂州费县令,后来又参加考试,取得良好出身,荣登太宗雍熙二年梁灏榜进士,最后官至工部侍郎。柳永众多的叔叔,也个个身手不凡,如柳寘是真宗大中祥符八年蔡齐榜进士,柳宏是真宗咸平元年进士,终光禄寺卿,柳寀官终礼部侍郎,柳察待诏金马门。

  柳永排行第七,俗称“柳七”。他还名叫柳三变的时候,与两位兄长柳三复、柳三接,在当时都很有知名度,号“柳氏三绝”。柳三复是真宗天禧二年进士,柳三接是仁宗景祐元年榜进士,官至都官员外郎。柳家第三代,也多有进士及第者。柳三接之子,宋仁宗皇祐五年郑獬榜进士,官至太常博士。甚至柳永自己的儿子柳涚,也是仁宗庆历六年进士,曾官著作郎及陕西司理参军。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中国大百科全书》却说:“柳永大概没有结婚,他死后没有家属为之营丧葬……把柳永恋爱故事的传说写成剧本的,有元曲《钱大尹智宠谢天香》,关汉卿著,剧本说明他赴考以前尚未结婚。”

  为什么会有学术权威认定柳永终身未婚呢?这主要是宋元以来,许多戏曲小说故事都传说他是为青楼女子出资所葬。祝穆的《方舆胜览》卷十:“(永)卒于襄阳,死之日,家无余财,群妓合金葬之于南门外。每春月上家,谓之‘吊柳会’。”《喻世明言》第十二卷有《众名姬春风吊柳七》的故事:

  原来柳七官人,虽做两任官职,毫无家计。谢玉英虽说蹋随他终身,到带着一家一火前来,并不费他分毫之事。今日送终时节,谢玉英便是他亲妻一般;这几个行首,便是他亲人一般。当时陈师师为首,敛取众妓家财帛,制买衣袁棺椁,就在赵家殡殓。谢玉英衰经做个主丧,其他一个的行首,都聚在一处,带孝守幕。一面在乐游原上,买一块隙地起坟,择曰安葬。坟上竖个小碑,照依他手板上写的增添两字,刻云:“奉圣旨填词柳三变之墓。”出滨之曰,官僚中也有相识的,前来送葬。只见一片缟素,满城妓家,无一人不到,哀声震地。那送葬的官僚,自觉惭愧,掩面而返。不逾两月,谢玉英过哀,得病亦死,附葬于柳墓之旁。亦见玉英贞节,妓家难得,不在话下。自葬后,每年清明左右,春风验荡,诸名姬不约而同,各备祭礼,往柳七官人坟上,挂纸钱拜扫,唤做“吊柳七”,又唤做“上风流家”。未曾“吊柳七”、“上风流家”者,不敢到乐游原上踏青。后来成了个风俗,直到高宗南渡之后,此风方止。后人有诗题柳墓云:

  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可笑纷纷绍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

  这个故事虽然让我们津津乐道,可惜却与事实有一定的距离。“吊柳会”确实出现过,但与喜欢柳永的那些青楼女子没有关系。曾敏行《独醒杂志》卷四载:“柳耆卿风流俊迈,闻于一时,既死,葬枣阳县花山,远近之人,每遇清明,载酒肴饮于耆卿墓侧,谓之‘吊柳会’。”另一种说法则是,柳永是政府官员出资安葬的。宋人叶梦得《避暑录话》言之凿凿地说,柳永是病死在旅店里,灵柩停留在润州的一座寺庙里。当时王和甫为润州知州,四处寻找柳永的后代,没有找到苦主,只好自己出钱安葬。

柳永天生聪明伶俐,又出生于书香门第,官宦世家,从小就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长期以来,大家都认定少年时期的柳永随着父亲柳宜转徙四方,增长了不少见识,为他日后的创作奠定了深厚的基础。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不少专家学者尤其是柳永故里的学者,认为柳永的少年时期是在家乡福建崇安一代度过的。他们找出了一系列证据,如崇安一带有柳永年少时秉烛夜读的传说,附近那些蜡烛山、笔架山都因此而得名——看来这些山峰比柳永成名还晚;当地的方志记载了柳永九岁时写过一首题崇安中峰寺的诗:
攀萝蹑石落崔嵬,千万峰中梵室开。僧向半空为世界,眼看平地起风雷。
猿偷晓果升松去,竹逗清流入槛来。旬月经游殊不厌,欲归回首更迟回。

此诗一出,小柳永就被当地人称之为神童。从诗中我们不难看出,一个九岁的孩子能够写出如此之诗,才华的确非同一般。后来父亲柳宜到京城开封为官,少年的柳永也离开了老家,跟随父亲来到了开封,开始了大都市生活。少年的柳永,才华横溢,风流倜傥,为人风雅,巧工词章。这也正如他的《戚氏词》里所说:“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流连。”古人追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1003年,20岁的三变到杭州游学。当时两浙转运使孙何与丁谓齐名,是江南一带的学术领袖,受到王禹称的赏识。三变很想去拜访他,但苦于没人引见。这年秋天,他写了一首歌叫《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这首歌把杭州的富庶与美丽写到了极点。此后一千年很少再有写杭州的文字,就象李白在黄鹤楼前感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有诗在上头。
  
  他把这首歌交给一个叫楚楚的歌女,让她在中秋节晚会上唱给孙何听。孙何听后,第二天就请三变到家里作客。

《望海潮》词牌是柳永首创,这首词笔法波澜起伏,大开大阖,重彩浓墨间写尽了杭州的繁荣与壮丽,词律协调,跌宕起伏,气势恢弘,情致婉转,是柳永词中的传世名篇。此词一出,名噪一时,广为当时人传诵,也使柳永名满天下。随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也称了杭州的代名词。据罗大经《鹤林玉露》中记载,后来金国皇帝完颜亮读了柳永的《望海潮》之后,对杭州之美羡慕不已,并命令画师画出杭州美景,越看越羡慕,并题诗言志曰:
万里车书一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
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随后,完颜亮率领六十万大军南下攻宋,发誓一定要把杭州并入金国版图。可惜完颜亮命薄,还没用进攻到“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杭州,就在南宋境内的瓜州渡江作战时死于内乱,时年才四十岁。因为柳永这首词把杭州写得太美了,竟然引起敌国的入侵野心,这恐怕是柳永生前所没用想到的。

毕竟柳家是文人世家,人才辈出,柳永的父亲、叔叔、哥哥都是进士出身,受其影响,才子柳永也想博取功名,施展理想抱。学而优则仕,公元1012年25岁的柳永在汴京第一次参加了科举考试。谁知空有满腹才华的柳永竟然名落孙山,“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第一次落榜,柳永并不在乎,他还宽慰自己说:“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其实柳永并不知道,仕途的坎坷对他来说这才是刚刚开始。

三年后,公元1015年春,28岁的柳永第二次参加科举考试,高考,结果又落榜了。而比他小五岁的词人范仲淹却考了个前三名。又过三年,柳永再考,还是落榜。而这一次他的大哥柳三复却考中了一甲,都是一个娘生的,面对如此差别,柳永极度失落,牢骚满腹地写下了影响他一生的著名词篇《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年轻的柳永几度参加进士科考试,但多次名落孙山,这使心高气傲、自诩为才子的他感到难堪。他一方面以“明代暂遗贤”来直斥科举制度的不公正,来嘲讽考试制度本身,另一方面则以通俗浅近、明白晓畅的语言来抒发他轻蔑名利、傲视公卿的感情,表白自己不合作的态度。而在政府要员看来,考试失利后就应该更加努力,卷土重来。柳永却说他不愿再浪费青春,宁肯在“烟花巷陌”之中去寻找“意中人”,宁肯当一辈子“才子词人”,宁肯“浅斟低唱”也不要那身外的“浮名”。这就是异端思想,具有了极强的叛逆色彩,也是帝王最难以容忍的。倘若才子们都抱有这样的想法,谁还会把满腹才学卖与帝王家,天下英雄又怎能尽入彀中呢?

面对一次次落榜的打击,才子词人柳永从此混迹于青楼酒肆,天天偎红倚翠,夜夜醉卧风月场。词人花样般的年华,有什么理由不歌舞寻欢,有什么理由不去尽情享受他的美好青春时光呢?于是乎柳永流连于歌楼伎馆,往来于歌妓乐工,由于他精通音律,擅长辞章,因此一时间更如鱼得水,声名大躁,倾倒了不少歌儿舞女,这也就是宋人叶梦得《避暑录话》所说柳永“为举子时,多游狭邪,善为歌词。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于是声传一时”。

  柳永并没有一味走“狎邪”之路,如很多看官所想象的那样只对爱情主题有兴趣,他不仅在烟花巷陌间的流行歌手产生中巨大的影响,而且也在严肃正统的音乐机构中树立了自己崇高地位,柳永甚至还应教坊乐工所请,创制了不少歌功颂德和欢庆佳节之词。这些词流传很广,有的甚至很快传入禁中,连皇帝也击节赞赏,以之佐酒。叶梦得的《避暑录话》上说柳永的《倾杯乐·禁漏花深》一词,其中有“ 乐府两籍神仙,梨园四部弦管”之类句子传入皇宫大内,得到皇室的喜爱。所称之”。而陈师道《后山诗话》则声称宋仁宗皇帝每次喝酒的时候,就要侍从歌咏柳永的词句,把它作为下酒菜。
如果柳永资质平庸,偶尔留恋花丛,定然不会对他的前程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柳永的才气太大了,他的创作也过于投入,他把歌女的生活状态与心声生动地展示出来了。歌女越来越喜欢他,越来越崇拜他,最终把他的品题奉为金科玉律。南宋罗烨《醉翁谈录.花衢实录》卷内(丙集卷二)就记载了这样的风流雅事:“耆卿居京华,暇日遍游妓馆,所至,妓者爱其有词名,能移宫换羽,一经品题,声价十倍,妓者多以金物资给之。”

  歌女们感觉柳永离她们越来越近,官僚们却发现柳永渐行渐远。一个出身高贵的文人,把玩品味艳词丽曲是一种休闲娱乐,不失高雅本色,偶尔客串也是风流雅事,但经常赤膊上阵,将自己等同于乐工歌妓,就有失身份,类似自甘堕落了。淫冶讴歌写得多了,柳永就给人们留下了轻薄的印象。整天为歌妓写词填曲,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真是“考场失意,情场得意!”从此,柳永的词通过青楼歌妓,传遍大街小巷,以至于“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这些词也很快传到了皇宫,连当今皇帝宋仁宗也非常喜欢柳永的词。当然这些词里面就由那首牢骚满腹的《鹤冲天》,据说宋仁宗皇帝看到此词后非常不悦。后来,柳永又参加了第四次考试,这次他终于中举了。但是,当新科进士的名单报到宋仁宗那里御笔批准时,宋仁宗看到柳三变的名字很生气,便毫不客气地把柳三变的名字从榜中抹去,并笑着对属下的大臣说:“此人好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且填词去。”好不容易考中了进士的柳永,就这样又落榜。柳永知道落榜原因后,真是哭笑不得。从此他自暴自弃,还自称自己是“奉旨填词”,“奉旨填词柳三变”的美名就是从此而来。

被当今皇帝扫地出门的柳永,仕途彻底无望了,在呆在汴京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他又开始了第二次远游。情哥哥愤然离京,当然要和众多青楼美妹告别。柳永虽然是个天生的情种,并不是一个玩弄感情的花花公子,他是动真感情的。我们看看他离京时写的名作《雨霖铃》一词就可知道: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雨霖铃》是柳词中著名的代表作,也是抒写离情别绪的千古名篇。这首词以“伤离别”为主线,铺叙为主,白描见长,勾勒环境,描摹情态,惟妙惟肖,笔随意转,一泻千里。其中“凄、苦、惨、悲、痛、恨、愁”贯穿始终,写景抒情,层层推进,情随景生,景随情移,情景交融,感人至深。离愁之深,别恨之苦,溢于言表。缠绵悱恻,凄凉哀婉,令人不忍再读。因此柳永的《雨霖铃》,后来成了宋元时期最为流行的“宋金十大曲”之一。

宋仁宗明道元年,公元1032 年,45岁的柳永漫游到陕西渭南一带。他的又一片历史名作《八声甘州》就写于此时。让我们先赏读一下这首词: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闲愁。

柳永的《八声甘州》也是传颂千古的名作,又是我国词史上的一座丰碑。这首词语浅情深,写景抒情融为一体,意境苍茫浩阔、清寂高远,通过描写羁旅行役之苦,表达了强烈的思归情绪,是柳永同类作品中艺术成就最高的一首。一代文豪苏轼评价该词说:“世言柳耆卿曲俗,非也。如《八声甘州》云:‘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在两宋词坛上,柳永是首创词牌最多的词人。他现存213首词,用了133种词牌。在宋代所用八百八十多个词牌中,有一百多词牌九是柳永首创的,像上面的《望海潮》和这首《八声甘州》就是柳永首用的词牌。北宋景祐元年,公元1034年,在外地困顿游荡了十多年的柳永,对仕途仍不死心,还把自己的名字由“柳三变”改为柳永,第五次参加科举考试。这次大宋朝廷所开的是“恩科”,所以对年近50岁的柳永也格外开恩,终于赐给他一个进士出身,在考场上消磨大半辈子的柳永,终于如愿以偿。  考中进士后,柳永被任命为睦州(今浙江淳安)做团练推官。后来又被定海晓峰盐场盐官、泗州判官、余杭县令等职。步入仕途的柳永,十几年一只任地方的小官。又一次,柳永进京办事,他想走走后门,前去拜访担任宰相的词人晏殊。晏殊问他:“你最近还在写词吗?”柳永说:“是的,我和宰相大人你一样,经常写几首词消遣消遣。”晏殊很不高兴地说:“我虽然也写歌词,但从不写那些‘针线慵拈伴伊坐’之类的格调低下的句子。” 柳永无话可说,黯然伤神地离开了。后来多亏词人范仲淹关照,59岁的柳永,才晋升为著作郎,去浙江余杭当县令,后又升任为屯田员外郎,所以后人又称柳永为“柳屯田”。屯田员外郎等小官。

柳永在封建社会被当作有才无行的文人典型,用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着实为他感到不平!柳永一生以生命求风情,用灵魂谱华章,“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或许正是柳永一生的最好写照吧! 柳永的一生几乎是在对仕宦的憧憬、追求与痛苦煎熬中度过的。在这个痛苦煎熬的过程中他对词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在唐、五代时期,词只有小令。柳永创作了大量慢词,发展了铺叙手法,促进了词的通俗化、口语化。在词史上他是李煜之后第二个分水岭。我们应该纪念他。


柳永对词坛的贡献

柳永是宋词发展史上一位标志性的人物,他大量创制慢词,改变了以小令为绝对主体的传统体式;开创俚俗词派,改变了以“雅”为绝对主体的传统风格;创作主体介入,改变了以人物类型表现为绝对主体的传统方式。

    任何一种文学形式的兴旺发达,都需要一批为之呕心沥血的人,北宋时期,由唐民间曲子词发展而来的词体逐渐兴盛起来。在这一过程中,柳永以毕生精力开疆拓土,功不可没。他对词坛的贡献是多方面的,择其要而言,可以称之为“三变”。

    变体——大量创作慢词,改变了以小令为绝对主体的传统体式

    “长调产生于唐代,它的一部分是从大曲、法典里截取出来的,一部分来自民间”。敦煌曲子词中也已有慢词。但这种长调慢曲为数不多,文人词作中更是凤毛麟角。自晚唐至五代的一百多年间,词的体式以小令为主,慢词总共不过十余首,且成就不高,影响不大。柳永开始大量创制慢词,真正开创了宋词的新天地。柳永《乐章集》收词206首,加上集外集6首,总计212首词作,其中慢词就有122首之多,将近60%,慢词创作成为柳词的基本样式。

    宋词最重要的特点是抒情性。一般诗人文士对当时流行的市井俗曲偏见甚深,不愿写慢词,以晏殊为代表的贵族词人,更不屑于染指这种尘鄙俗俚的慢词。而柳永却摒弃文人偏见,大量地填写和创制慢词。与小令相比,慢词长调具有更饱满的音乐容量,能容纳丰富的生活内容和艺术情节,柳永首创“以赋为词”,成功地将辞赋的铺叙手法用来作词,开拓了词学创作的新途径——“屯田蹊径”,创造了一套适合慢词长调的表现手法——“柳氏家法”。

    柳永之后,慢词在张先的创作中被逐步采用,到了苏东坡和辛弃疾,又创造性地“以诗为词”、“以文为词”,将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和现实批判精神寄于词作,写下了《念奴矫·赤壁怀古》、《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等辉煌的慢词篇章。柳永在形式上的奠基,为苏、辛等人的突破提供了必要条件。两宋词坛,从柳永以后开始进入了一个以慢词为主的新的历史阶段。

    变风——开创俚俗词派,改变了以“雅”为绝对主体的传统风格

    词起于民间,但进入文人手中之后,词走上了雅化的道路。唐五代词,特别是第一位大力作词的名家温庭筠开创了婉丽绮靡的词风,宋初词坛亦然。柳永在词的语言、结构与风味上,继承、发扬了民间词的俚俗本色,将词引向市井街巷的广阔天地,开创了宋代的俚俗词派。

    柳词语言表达方式直白,如话家常,呈现出口语化、通俗化和大众化的美学风范。如《定风波》:“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锦书无个。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这是以妓女口吻写成的恋情相思词,所以全篇用语都很通俗,没有书卷气和学究气。柳永还常常采用副词“恁”、“怎”、“争”等,代词“我”、“你”、“伊”等,动词“看承”、“都来”、“抵死”、“消得”等,使整首词语言浅近质朴,畅达贯通。

    “雅俗本为二途,雅者凝重蕴藉,俗者浅近清新,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无可轩轾。宜在雅不厌俗、俗不伤雅、方为神品,故大家多二者兼之。”④柳永就是“二者兼之”的“大家”。柳永以后,无论是嗜“俗”嗜“艳”的词人,还是追“风”逐“雅”的作家,其语言都不同程度地受柳词的影响。

    变意——创作主体介入,改变了以人物类型表现为绝对主体的传统方式

    变意,主要指表现方式和书写对象的变化。柳永之前的词,表达的情感主要是男欢女爱、离情别绪。到了柳永,这种表达方式发生了质的改变。

    由人物的类型表现到自我表现。所谓自我,就是创作主体。唐五代中,敢于、勇于、善于表现自我的很是罕见。柳永在自我形象和自我感情的介入方面有了新的突破。在他的羁旅词、蔑视功名词和部分恋情词中均有表现。如他的《传花枝·平生自负》:“平生自负,风流才调。口儿里,道知张陈赵。唱新词,改难令,总知颠倒。……遇良辰,当美景,追欢买笑。剩活取百十年,只恁厮好。若限满,鬼使来追,待倩个、掩通著到。”“平生自负,风流才调”,八个字写出了他一生的品性与形象。

    由喻情写作到直情写作。古代文人写自己的情爱大都采用了喻情手法。写得是美人,说的是自己,常作美人芳草之喻。柳永词一改旧风,表现的是一个“直”,追求的是一个“真”。《秋蕊香引·留不得》是一首悼亡词,写得更直白,更真切:“留不得。光阴催促,奈芳兰歇,好花谢,惟顷刻。彩云易散琉璃脆,验前事端的……向仙岛,归冥路,两无消息。”起头写“留不得”,撕心呐喊,响云裂帛;结尾写“向仙岛,归冥路,两无消息”,忧思深重。柳永的词很容易寻绎出一条直抒心声的主线,这正是柳永的首创。

    由写女性为主到男女平分天下。柳永之前的花间词,是以写女性为主体的,大多记述思妇怀人、女子伤春、相思离别之事。而柳永词中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如《忆常京·薄衾小枕凉天气》:“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万种思量,多方开解,只恁寂寞厌厌地,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流畅、自然地表现了词人与所爱之人别后的刻骨相思和落拓风尘之感。此外,柳永还有一些蔑视功名利禄的词,突破了情景交融的传统手法。这些词迥异于唐五代词所叙写的那种“春女善怀”的情意,表达的是“秋士易感”的哀伤,构成雄浑阔大、苍茫凄凉的景象。

    柳词在创作主体介入方面的变化,对后世词人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创作主体的介入,是自我价值意识的强化。柳永于《鹤冲天?黄金榜上》一词中呼出“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的呐喊,自是一代才人的心声,更是个体人格力量的觉悟。

    柳永大量填写慢词并取得极大的成功,致使“东坡、少游、山谷辈相继有作,慢词逐盛”⑤;他大量创制新调,符合了人们的审美需求,所以“变旧声作新声,大得声称于世”;柳永词俚俗浅近,易于被接受,使得“天下咏之”、“传播四方”,开创了俚俗词派;柳永词在创作主体介入上的创新使词真正成为表情达意的利器,苏轼评价达到了“不减唐人高处”的境地。柳永的“三变”对两宋词坛的贡献是独特的,其创新精神对后世的影响是深远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