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觞醉月
飞觞醉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990
  • 关注人气: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上谪仙李太白(四)

(2012-08-19 23:27:39)
标签:

李白

长安

李太白

《旧唐书》

唐玄宗

分类: 资料荟萃
 《旧唐书》在为李太白树碑立传时,把诗人的一生分为了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与饮酒有关。对于李太白的青春时光,《旧唐书》用一句话来概述:“少与鲁中诸生孔巢父、韩沔、裴政、张叔明、陶沔等隐于徂徕山,酣歌纵酒,时号‘竹溪六逸’。”大约在开元二十年(732)前后,李白由南阳向长安进发,曾经效法前人隐居在嵩山与终南山。这两座山可谓风水宝地,分别在洛阳与长安附近。当皇帝在长安上班的时候,隐士们就聚集在终南山;当皇帝去洛阳休假时,隐士们又一窝蜂地拥向嵩山。总之,他们要尽量拉近与皇室的距离,随时等待召见,所以人们将其称之为“随驾隐士”。李太白也做了一段时间的“随驾隐士”,但圣恩始终没有降临。于是他主动去拜访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当时也没见有任何反响,这让他深感失落。

  失望的李太白离开长安,漫游各地,寻求一切机遇,结交各种人士,据说到过梁宋、齐鲁、苏杭、宣州,拜谒过各级官员,也曾灰溜溜地躲进安陆的家,舔舐伤口,其中的酸苦一言难尽。天宝后期,他来到徂徕山,成为“竹溪六逸”之一。徂徕山貌似偏僻,却占据要冲,出产过一些为圣恩眷顾的大隐士,具有很大的潜力。这表明经过长期地交游活动,李白已经获得了一定的社会影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他。这也让我们深切地体会到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即使聪颖如李白,骄傲如李白,气质优秀如李白,也经过了长期的磨砺,也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与苦苦的企盼。文学爱好者常说,李太白甫一出峡就顾盼生辉,万众瞩目,看来是想当然耳。

  《旧唐书》本传中,李白人生的第二阶段就是成为翰林待诏。在翰林院期间,李太白留给人们唯一的印象还是狂饮:“天宝初,客游会稽,与道士吴筠隐于剡中。既而玄宗诏筠赴京师,筠荐之于朝,遣使召之,与筠俱待诏翰林。白既嗜酒,日与饮徒醉于酒肆。玄宗度曲,欲造乐府新词,亟召白,白已卧于酒肆矣。召入,以水洒面,即令秉笔,顷之成十余章,帝颇嘉之。尝沉醉殿上,引足令高力士脱靴,由是斥去。”

  天宝元年(742),唐玄宗征召李太白时,诗人在做什么呢?他依然在饮酒,其《南陵别儿童入京》自叙云: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到了首都,唐玄宗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诗人赴宴。李阳冰在《草堂集序》中叙述了这个历史时刻:唐玄宗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走下台阶,亲自迎接李太白的到来,将诗人让至七宝床上就坐,皇帝用自己至尊的御手来为李太白夹菜盛饭。

  到翰林院就职后,正如《旧唐书》所言,李太白整日与酒徒在酒店里喝酒。即使他在工作的期间,也未曾离开过酒。李肇的《国史补》记载:

  李白在翰林多沉饮。玄宗令撰乐词,醉不可待,以水沃之,白稍能动,索笔一挥十数章,文不加点,后对御,引足令高力士脱鞾,上命小阉排出之。

  这就是“力士脱靴”的掌故,这种豪举也只能在半醉半醒之间完成。著名的《清平调》三首也是在这种状态下一挥而就的: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浓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乐史《李翰林别集序》记载:开元年间,皇室最看重牡丹花。兴庆池东沉香亭前,有牡丹正在怒放,玄宗皇帝率领杨贵妃娘娘与众位梨园弟子前来观赏。玄宗兴致奇高,说道:“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词为!”于是召宣翰林学士李白立进《清平乐词》三篇。当时李太白醉旧未醒,“宿酲未解”,提笔写下上面三首诗。

第一首写杨贵妃的艳丽动人,说唐明皇看到云,即想起杨贵妃漂亮的衣裳;看见花,即想到杨贵妃娇好的容颜。漂浮的白云因风的吹舞而轻飏,即使无云也可想见风的姿态;花因露水的滋润而更加鲜妍,即使眼前无花,有露水也可想象花的娇容。贵妃的国色天姿态,则不是可以想象出来的,她本非人间所有,若非群玉山头见之,则当瑶台月下才能相逢。第二首写杨贵妃因貌美而得宠。一枝浓艳之花,露华凝结而天香喷发;今贵妃亦非凡品,其如花之容,令明皇眷恋不已,如露凝而花香愈浓。贵妃“三千宠爱在一身”,前代少有,巫山神女虽自荐于襄王,毕竟只能在梦中相随,孰若贵妃朝朝暮暮侍奉于君王之侧?巫山神女不足论,前代美女也仅有汉代赵飞燕修新妆之后,才勉强能与贵妃相提并论。更何况赵飞燕要依赖妆饰才能弥补先天不足,远不如贵妃天生丽质。第三首花、人合写。名花不得绝代佳人赏玩,枉为名花;绝代佳人不得在沉香亭赏玩名花,枉为佳人。今佳人、名花相映生辉,又得风流天子赏爱,故两不辜负而相欢,亦无所遗憾。也只有牡丹之名花、倾国之妃子,两不相让而对欢,才能现出玄宗的春愁春恨。

  前人或认为李白此诗措辞委婉,赞美声中实含讥讽之意,故有高力士摘词中飞燕之事激怒贵妃之说,显然这是附会之词。此时的李白似乎很满足自己的生活状态。在《流夜郎赠辛判官》中,他还津津乐道这段生活:

  昔在长安醉花柳,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豪士前,风流肯落他人后。夫子红颜我少年,章台走马著金鞭。文章献纳麒麟殿,歌舞淹留玳瑁筵。

  诗人手握金鞭,走马章台,流连琼筵,醉眠花柳,出入宫掖,睥睨权豪。花红酒绿时纵情喝酒,歌舞声中尽情享受。野史记载,凭借酒力,李太白甚至还提出了一些非分的要求,不可不谓酒胆包天。《开元天宝遗事》说宁王宫有乐妓宠姐者,美姿色,善讴唱。每宴外客,其诸妓女尽在目前,惟宠姐客莫能见。饮欲半酣,词客李太白恃醉戏曰:“白久闻王有宠姐善歌,今酒肴醉饱,群公宴倦,王何吝此女示于众?”王笑谓左右曰:“设七宝花障,召宠姐于障后歌之。”白起谢曰:“虽不许见面,闻其声亦幸矣。”

  李太白的长安三年,衍生出许多故事,这些故事绝大部分都与酒有关,诗人与皇帝的关系,总也离不开酒。每次玄宗皇帝召见诗人,诗人似乎都是酒气冲天,醉意朦胧。范传正在李白的墓碑中说,当时唐明皇泛舟白莲池,诗兴大发,宣召李白来替皇上抒情,结果诗人正醉倒在翰苑中,于是唐明皇命令高将军高力士把李太白扶上船。范传正就此感叹道:皇上对李白多宠爱啊!《唐摭言》则记载说:开元年间(当时天宝年间),李翰林应诏草《白莲花开序》及《宫词》十首。当时他正喝得酩酊大醉,宫中的宦官用冷水将其浇醒——将喝醉的大才子用冷水浇醒,这应该是给那些一心一意想侍奉皇上的人迎头浇了一盆冷水——李白在御前索笔一挥,文不加点。

  《本事诗?高逸》对这个场面描述得最为生动。唐玄宗尝因宫人行乐,对高力士:说“对此良辰美景,岂可独以声伎为娱,倘时得逸才词人吟咏,可以夸耀于后。”于是下命将大诗人李白召将前来。当时宁王正在邀请李太白饮酒,李白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到了皇宫,李白刚刚给皇上行完礼就瘫倒在地。唐玄宗知道诗人只会写诗,对音律不精通,要求李白写出《宫中行乐》五言律诗十首。李白顿首曰:“宁王赐臣酒,今已醉。倘陛下赐臣无畏,始可尽臣薄技。”皇上答应了他的请求,派遣两个宦官扶着李白站立在书桌前,李白“取笔抒思,略不停缀,十篇立就,更无加点。笔迹遒利,凤跱龙拏。律度对属,无不精绝。”

  经常见到自己的部下酒气熏天,再英明的帝王心中可能也会不太舒坦。在游戏休闲的时候,喝得东倒西歪还能写出绝妙好词,倒也不失为风流雅事;而在重大的外交场合,依然招摇如故,就会有失庄重,让人觉得不堪大用。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记载,唐玄宗曾经要李白草拟《出师诏》——这不是游戏之词,而是军国大事,等到将李白找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喝得半醉。李白自然是如期完成了任务,不过也在皇上心中留下了阴影。

当然,李白也有清醒的时候。有次,他好不容易赶在喝醉之前见到了唐玄宗,与皇上有所交流,但这一次皇上又喝多了。天妒英才,此言不谬。《唐语林》记载,唐明皇在便殿宴请翰林院诸位学士宴。酒酣耳热之际,皇上随和地与诗人闲聊起来。皇上这时酒喝得似乎有点多,向李白问了一个比较幼稚的问题:“我朝与天后(武则天)之朝相比何如?”李白抓住机遇,不遗余力颂扬道:“天后当政的时候怎能与现在相提并论呢?这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天后时期政出多门,国由奸幸,任选人才的时候,犹如小朋友买瓜,不择香味,只挑选拣那些肥肥大大的;我朝选拔人才好比大浪淘沙,得到的都是精华。”唐明皇听后哈哈大笑,心中十分舒坦,谦虚地说道:“你太过奖了。”这一问一答是何等和谐,可惜对话是在酒后进行的,想必皇上清醒后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天宝三载(744),李白上书玄宗皇帝,请求还山。玄宗皇帝批准了他的请求,赐给他一大笔钱财,就这样,李太白又离开了京师。从天宝元年春天,到这年秋天,李太白实际上在翰林院上班的时间只有两年。经过苦苦地等待与追求,好不容易才走到帝王身边,李白为什么要离开长安呢?读者常以为,李白的离开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与独立的人格,他气势傲岸,不做媚世之态,所以瞧不起这种俳优角色。读者们还常说,唐玄宗只让李白待诏翰林,作文学侍从之臣,李白的大志无法实现。李白不能忍受“摧眉折腰事权贵”的生活,所以。他唯有自请还山,离开长安,游山访仙,痛饮狂歌,以排遣怀才不遇的忧愤。

  翰林待诏的职位低不低?从一布衣骤然升为翰林供奉,在当时也算是一件足以引起轰动的大事。翰林待诏虽然有职无权,但也是进入权力部门的重要关口。中唐时期曾经只手遮天的王叔文、王伾分别是“以棋待诏”、“以书待诏”起家,然后平步青云,直至到达核心位置。翰林供奉职位贱不贱?李白后来无比自豪地说“长安宫阙九天上,此地曾经为近臣”(《单父楼秋夜送族弟况之秦》),他的诗友也相当羡慕,把文学侍从当作莫高的荣耀,就连以冷静客观闻名后世的杜甫也艳羡不已,在《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中说道:“文采承殊渥,流传必绝伦。龙舟移棹晚, 兽锦夺袍新。 白日来深殿, 青云满后尘。 乞归优诏许, 遇我夙心亲。”

  什么是“兽锦夺袍”?《新唐书》记载,武则天皇帝到洛南龙门旅游,下诏让文学侍从们玩玩写诗竞赛的游戏,谁的诗写又快又好,就给他奖励。东方蚯最先写好,则天皇帝就赐给他锦袍。过了一小会儿,宋之问也把诗歌进献上来。则天皇帝一看,宋诗人写得更为出色,就把赏赐给东方蚯的锦袍夺过来,转赠给宋之问。在这里,杜老夫子显然是把李白比作宋之问,羡慕他能进入文学侍从的队伍,也羡慕诗人总能在那些让皇上展颜一笑的游戏中脱颖而出。

  这样让人眼热的位置,看来诗人不太可能主动去抛弃,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迫使李太白安然离开长安呢?诗人暗示自己是遭到小人的嫉妒与诋毁,所谓“君王虽爱娥眉好,无奈宫中妒杀人”(《玉壶吟》),所谓“白璧竟何辜,青蝇遂成冤”(《书情赠蔡舍人雄》)。李白的辩解我们应该相信吗?今天许多专家都摇头对李白的政治能力表示怀疑,不过前人大多深信不疑,他们甚至还找出了罪魁祸首,那就是高力士或张垍。

  《松窗杂录》说,遭受脱靴之辱的高力士,对杨贵妃挑拨说李白的《清平调三首》把她比作赵飞燕,实际上是含沙射影——其实我们也不能责怪高力士,后来许多李白的拥趸者也拿这三首来证明诗人有先见之明,早已预见到杨太真会给盛世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贵妃娘娘大怒,李太白就在朝中失去了立足之地。

  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说,唐玄宗皇帝曾经想重用李太白,答应让他做中书舍人。但玄宗的女婿张垍嫉妒李白的文采,加以谗毁,使皇上丧失了对诗人的信任。刘全白在《李君碣记》中则认为中伤诗人的是李白的同僚,即翰林院的那些竞争者。而刘全白总结说,玄宗皇帝认为这样一个喜欢喝酒的人留在身边太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酒劲一上来就把宫中那些不能对外人说的事给泄漏出来了。刘全白的原话是“玄宗甚爱其才,或虑乘醉出入省中,不能不言温室树,恐掇后患,惜而遂之”。什么是温室树?《汉书》记载,有位官员名叫孔光,经常出入宫掖,人们向他打听长乐宫温室殿旁种的是什么树,但此公十分谨慎,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回答。刘全白认为,玄宗虽然看重李白的才能,但也意识到这位嗜酒的诗人无法从事保密性强的工作,不用说皇宫的树,甚至连皇上的私生活都可能会一五一十地告诉别人。为了减少自己的绯闻,也为了诗人的安全,皇上唯有忍痛割爱,将李太白放归南山。

       总之,在李太白人生的第二个阶段中,即待诏翰林期间,他留给世人最深的印象还是嗜酒狂饮,皇上每次召见他的时候,同僚每次遇见他的时候,权贵每次宴请他的时候,甚至我们这些后人考证他在长安的生活的时候,诗人总是沉醉在酒的世界中。当然,他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丢掉了一份极为荣耀的体面工作。说到工作,李白似乎总是在饮酒,没见到他处理具体事务,两年的时间内唯一的政绩似乎就是“草答蕃书”,但就是这一政绩也遭到了后人的质疑,觉得可信度不高。后来明代小说家冯梦龙先生在编纂《警世通言》的时候,把这个政绩改编成《李谪仙醉草吓蛮书》,看来即使这件政绩,依然是在醉意朦胧的时候完成的。或许,李太白“醉圣”的名号就是这样闯出来的,《开元天宝轶事》说:

  李白嗜酒不拘小节,然沉酣中所撰文章,未尝错误,而与不醉之人相对议事,皆不出太白所见,时人号为“醉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