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觞醉月
飞觞醉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990
  • 关注人气: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三)

(2012-08-18 09:53:18)
标签:

满庭芳

长江

斜阳

蝶恋花

浣溪沙

杂谈

分类: 资料荟萃

秦  观


  望海潮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金谷俊游,铜驼巷陌,新晴细履平沙。长记误随车。正絮翻蝶舞,□思交加。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  


西园夜饮鸣□。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兰苑未空,行人渐老,重来是事堪嗟。烟瞑酒旗斜。但倚楼极目,时见栖鸦。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


此首述游踪,情韵极胜。起三句,点明时令景物。初言梅落,继言冰泮。“东风”一句,略束。“暗换”二字,己有惊叹之意。“金谷”三句,叙出游。“新晴细履平沙”,可见天气之佳,与人之闲适。“长记”一句,触景陡忆。自此至“飞盖妨花”,皆回忆当日之盛况。“正絮翻”四句总束,设想奇绝。“西园”三句,写当日夜饮之乐。“华灯碍月”,是灯光如昼也;“飞盖妨花”,是嘉宾如云也;“夜饮呜笳”,是鼓吹沸天也,练字琢句,精美绝伦。信乎谭复堂称其似“陈、隋小赋”也。“笺苑”以下,转笔伤今,化密为疏,又觉空灵荡漾,余韵不尽。今者名园犹昔,而人来已老,追想当日风流,能无嗟叹。“烟瞑”三句,是目前冷落景象,正与当日西园盛况对照。所见酒旗、栖鸦、流水,皆在在堪嗟之事。末以思归之意作结,颇有四顾苍茫之感。读此词令人怅惘己极。盖少游纯以温婉和平之音,荡人心魄。与屯田、东坡之使气者又不同也。

 


  八六子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铲尽还生。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廉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怎奈向、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


此首,起处突兀,中间□情委婉,末以景结,倍见含蓄。“倚危亭”句,周止庵谓为“神来之笔”,实亦从李后主之“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来。“念”字贯下两对句,为“恨”之所由生。“怆然”句顿住,的言离别之可惊。“无端”三旬,回忆昔时之浓情。“夜月”两对句极工丽。“怎奈向”三句转笔,言别后欢娱都杳。“素弦”两对句亦凄苦。“那堪”贯下两对句,言所见飞花残雨,愈增悲感,已深入一层。“正销凝”再作停顿。“黄鹂又啼数声”,连闻声舆悲,更不堪矣。杜牧之云:“正销魂,梧桐又移翠阴”,秦公盖效其句法也。

 


  满庭芳


山抹微云,天黏衰草,昼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屯。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漫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此首写别情,缠绵凄惋。“山抹”两句,写别时所见景色,已是堪伤。“画角”一句,写别时所闻,愈加肠断。“暂停”两句,写饯别。“多少”、两句,写别后之思念。“多少”句一开,“空回首”句一合。旧事无踪,但见烟霭纷纷,感喟曷极。“斜阳外”三句,更就眼前郊景描写,想见断肠人在天涯之苦况。下片,离怀万种,愈思愈悲。“销魂”二字一顿。“香囊”句,叹分别之易。“漫赢得”句,叹负人之深。“此去”句一开,“襟袖”句一合,叹相见之难。“伤情处”三字一顿,换起下两句。“高城”两句,以景结,回应“谯门”,伤情无限。

 


  满庭芳


晓色云开,春随人意。骤雨才过还晴。古台芳榭,飞燕蹴红英。舞困榆钱自落,秋千外、绿水桥平。东风裹,朱门映柳,低按小秦筝。  


多情。行乐处,珠钿翠盖,玉辔红缨。渐酒空金□,花困蓬瀛。豆蔻梢头旧恨,十年梦、屈指堪惊。凭阑久,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


此首,前片写景,后片感怀。“晓色”三句,写雨过天晴,人意喜晴,而天竟晴,故曰“春随人意”。“古台”两句,写雨后景象。“舞困”句,体会物态入神。“东风”三句,写朱门行乐之事。换头六句,回忆昔日之豪情狂态。“豆蔻”两句,点明旧事堪惊。末亦以景结,极目“疏烟淡日”,皆令人生愁,而又见其“寂寞下芜城”,愁更深矣。

 


  减字木兰花


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黛蛾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


此首一气舒卷,语特沈着。起两句,言独处凄凉。次两句,言怀人之切。就眼前炉香之曲曲,以喻柔肠之曲曲。下片两句,言愁眉难展。“困倚”两句,叹人去无信,斯尽炉香,过尽飞鸿,皆愁极伤极之语。

 


  浣溪沙


漠漠轻塞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廉闲挂小银钩。


此首,景中见情,轻灵异常。上片起言登楼,次怨晓阴,末述幽境。下片两对句,写花轻而细,境更微妙。“宝廉”一句,换醍全篇。盖有此一句,则廉外之愁境及廉内之愁人,皆分明矣。

 


  阮郎归


湘天风雨破寒初。深沈庭院虚。丽谯吹罢小单于。迢迢清夜徂。乡梦断,旅魂孤。峥嵘岁又除。衡阳犹有雁传书。郴阳和雁无。

 


此首述旅况,亦极凄惋。上片,起言风雨生愁,次言孤馆空虚。“丽谯”两句,言角声吹彻,人亦不能寐。下片,“乡梦”三句,抒怀乡□人之情。“岁又除”,叹旅外之久,不得便归也。“衡阳”两句,更伤无雁传书,愁愈难释。小山云:“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与此各极其妙。

 


  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裹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此首写羁旅,哀怨欲绝。起写旅途景色,已有归路茫茫之戚。“可堪”两句,景中见情,精深高妙。所处者“孤馆”,所感者“春寒”,所闻者“鹃声”,所见者“斜阳”,有一于此,已令人生愁,况并集一时乎。不言愁而愁自难堪矣。下片,言寄梅传书,致其相思之情。无奈离恨无数,写亦难罄。末引“郴江”、“郴山”,以喻人之分别,无理己极,沈痛己极,宜东坡爱之不忍释也。

 


赵令时

 


  蝶恋花


欲减罗衣寒未去。不卷珠廉,人在深深处。红杏枝头花几许。啼痕止恨清明雨。尽日沈烟香一缕。宿酒醒迟,恼破春情绪。飞燕又将归信误。小屏风上西江路。


此首写闺情,清超绝俗。起三句,画出绣阁妹丽,惆怅自怜之态,欲减罗衣,而又未减,盖以寒犹未去也,为恐极目生愁,故珠廉不卷。“红杏”两句,因而惜花,廉虽未卷,然料想花枝经雨,必巳零落殆尽,故惜花而又恨雨。换头三句,极写凄寂之况。“宿酒醒渥”,可见恨深酒多,一时难醒,而醒来空对一缕沈香,仍是无聊己极。“飞燕”两句,更深一层,叹人去无信,空对屏风怅望。因见屏风上之西江路,遂忆及人去之远,余韵殊胜。

 


  蝶恋花


卷絮风头寒欲尽。坠粉飘香,日日红成阵。新酒又添残酒困。今春不减前春恨。蝶去莺飞无处问。隔水高楼,望断双鱼信。恼乱横波秋一寸。斜阳只与黄昏近。


此首起三句,言风吹花落之多。“新酒”两句,言熬恨之深。“蝶去”三句,言望信之切。“恼乱”两句,点出斜阳在目,伤感无限。此两首(蝶恋花),又入《小山词》。盖风格清丽,绝似小山。若非小山之作,亦可追步小山。.

 


舒  □


  虞美人


芙蓉落尽天涵水。日暮沧波起。背飞双燕贴云寒。独向小楼东畔倚阑看。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故人早晚上高台。寄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此首,上片写境,下片抒情,用笔极疏隽。起两句,写沧波浩渺,是远旷之境。次两句,写燕贴云飞,是高寒之境。“独向”一句,总承,且见登高□人之意。换头,从对面说起,愿故人登高时折梅寄赠,以慰相思,情意甚厚。

 


朱  服

 


  渔家傲


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裹。恋树湿花飞不起。愁无际。和春付与东流水。  九十光阴能有几。金龟解尽留无计。寄语东阳沽酒市。拚一醉。而今乐事他年泪。


此首亦上景下情作法。起两句,写雨中杨柳。“恋树”三句,写花落水流,皆令人生愁之景象,下片,写浮生若梦,惟有及时行乐。“而今乐事他年泪”句,一意化两,感伤无限。

 


毛  滂

 


  惜分飞


富阳僧舍,作别语,赠妓琼芳。


泪湿阑干花着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无言语空相觑。断雨残云无意绪。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处。断魂分付潮回去。


此首别词。起两句,即言别离之哀。“泪湿”句,用白居易“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诗意,花着露犹春带雨也。“此恨”两句,写别时情态,送行者与被送者,俱有离恨,故曰“平分取”。“无言”、“相觑”,形容亦妙。“断雨”二句,言别后之寂寞。以上皆追述前专。“今夜”两句,始说出现时现地之思念,人不得去,惟有魂随潮去,情韵特胜。

 


陈  克  


  菩萨蛮


绿芜墙绕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蝴蝶上阶飞。风廉自在垂。玉钩双语燕。宝□杨花转。几处簸钱声。绿窗春梦轻。


此首写暮春景色,极见承平气象。起两句,写小庭苔深焦卷“蝴蝶”两句,写廉垂蝶飞,皆从廉内看出。下片记所闻,燕声、簸饯声,皆从绿窗睡轻听得。通首写景,而人之闲适自如,卸寓景中。

 


张舜民

 


  卖花声


题岳阳楼


木叶下君山。空水漫漫。十分斟酒敛芳颜。不是渭城西去客,休唱阳关。醉袖抚危阑。天淡云闲。何人此路得生还。回首夕阳杠尽处,应是长安。


此首写登临之感,语颇悲壮。起写登楼之所见,语从《楚辞》“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化出。次记楼中斟酒,不待闻歌,已感古今迁流之苦。下片承上,仍是伤高望远之情。末句,因夕阳而念及君国含意温厚。

 


李之仪


  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此首因长江以写真情,意新语妙,直类古乐府。起言相隔之远,次言相思之深。换头,仍扣定长江,言水无休时,恨亦无己时。末句,言两情不负,实本顾太尉语。

 


贺  铸

 


  青玉案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情都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此首为幽居□人之作,写境极岑寂,而中心之穷愁郁勃,并见言外。至笔墨之清丽飞动,尤妙绝一世。起句“凌波”、“芳尘”,用《洛神赋》“美人不来,竟日凝伫”,己写出惆怅之情,“锦瑟华年”,用李义山诗,因人不来,故伤无人共度。“谁与”二字,藉问换起,与“只有”二字相应。外则月桥花院,内则琐窗朱户,皆无人共度,只有春花慰藉,其狐寂可知。换头,另从对方说起,仍用《洛神赋》,言人去冉冉,杳无信息。“彩笔”一句,自述相思之苦,人既不来,信又不闻,故惟有自题自解耳。满纸幽伤,固是得力于楚骚者。“试问”一句,又藉问换起。以下三句,以景作结,写江南景色如画,真绝唱也。作法亦自后主“问君能有几多愁”来。但后主纯用赋体,尽情吐露。此则含蓄不尽,意味更长。

 


  浣溪沙


云母窗前歇绣针。低鬟凝思坐调琴。玉纤纤按十三金。归卧文园犹带酒;柳花飞度画堂阴。只凭双燕话春心。


此首写闺情,微细美妙。起句写倦绣,次句写调琴。“低鬟凝思”,传调琴之神情;“玉纤”,按弦:写调琴之状态;绿窗人静,独坐调琴,写出境美人美及琴声之美而日长困倦之心情,亦于言外见之。下片,铺叙困极无聊,罢琴尝酒,至归卧之时,酒犹未消。“柳花”两句,即以卧时所见之景物作结,轻灵异常。

 


  浣溪沙


楼角初消一缕霞。淡黄杨柳暗栖鸦.玉人和月摘梅花。笑捻粉香归洞户,更垂廉幕护窗纱。东风寒似夜来些。


此首全篇写景,无句不美。“楼角”一句,写残霞当楼,是黄昏入晚时之景。“淡黄”一句,写新柳栖鸦,于余红初消之中,有淡黄杨柳相映,而淡黄杨柳之中,更有栖鸦相映,境地极美。“玉人”一句,写新月,月下□人,月下梅花,皆是美境,以境衬人,故月美花美,而人更美。下片,因外间寒生,乃捻花入户,记事生动活泼,如闻如见。“更垂”一句,显出人之华贵矜宠。收句,露出寒意,文笔空灵。此与少游“漠漠轻塞上”一首,同为美妙小品。惟少游写人情沈郁悲凉,而此则有潇洒出尘之致耳。

 


  石州慢


薄雨收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阔。长亭柳色才黄,倚马何人先折。烟横水漫,映带几点归鸿,平沙销尽龙荒雪。犹记出关来,恰如今时节。  


将发。画楼芳酒,红泪清歌,使成轻别。回首经年,杳杳音尘都绝。欲知方寸,共有几许新愁,芭蕉不展丁香结。憔悴一天涯,两厌厌风月。


此首,上片写景,“空阔”二字,统括全景。初点日晚,次点柳黄。“烟横”三句,写远景空阔,音响尤佳。“犹□”十字,写别时所见之景相同也。下片抒情。换头承“出关”,回忆昔日别时情况。“回首”两句,转到如今。“欲知”二句:一问一笞,极见愁深念切。“芭蕉”句,原为李义山诗,拈来与上句映射,恰到好处。“憔悴”两句,以景收,写出两地思念,视前更进一层。

 


  天  香


烟络横林,山沈远照,逦迤黄昏钟鼓:烛映廉栊,蛩催机杼,共惹清秋风露。不眠思妇,齐应和、几声砧杵。惊动天涯倦宦,□□岁华行暮。  


当年酒狂自负。谓东君、以春相付。流浪征骖北道,客樯南浦。幽恨无人晤语。赖明月、曾知旧游处。好伴云来,还将梦去。


此首触景怀旧,写足飘流之哀。“烟络”三句,晚景。“烛映”三句,夜景。“不眠”两句,更补足夜景。“惊动”两句,因景生情,螫声、砧击,皆□动天涯倦容之声也。换头,回忆当年,谓可以与春长佳,与人长住。“流浪”三句,迳转,谓奔驰南北,历尽辛酸,不能与春与人长住。魄力雄厚之处,正与周柳同工。“赖明月”三句,又转,谓明月伴人寻梦,差可欣慰。收处由情人景。月来入梦,梦回月落,境极微妙。

 


  望湘人


厌莺声到枕,花气动廉,醉魂愁梦相半。被惜余薰,带惊□眼,几许伤春春晚。泪竹痕鲜,佩兰香老,湘天浓暖。记小江、风月佳时,屡约非烟游件。  


须信鸾弦易断。奈云和再鼓,曲终人远。认罗袜无踪,旧处弄波清浅践。青翰棹□,白苹洲畔。尽目临皋飞观。不解寄,一字相思,幸有归来双燕。


此首怀人,作法与[石洲慢]、[天香]相似。上片皆由景生情,下片皆由情人景。起三句,总说人之心境。“莺声到枕”、“花气动廉”八字,境极美。而上冠一“厌”字,则人情之不堪可知。但所以闻莺、感气而厌者,则以醉魂、愁梦相半之故也。“被惜”三句,申说伤春之况,顾物犹在,顾影自怜。“几许”二字,更见伤春已久。“泪竹”三句,申说可伤之景,湘妃泪竹、屈子佩兰,皆令人触目生哀。“记小江”两句,拍合旧事,振超前月。盖以上所以伤春,皆以当年之人如今不在也。换头,用钱起「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j诗,言人散无踪。“认罗袜”两句,言人□无宗,地犹可认。“青翰”三句,登高遥望,骋想无极。末句,转入景收,藉燕自宽。起厌莺,末幸燕,章法亦奇。

 


周邦彦


  瑞龙吟


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花桃树。□□坊陌人家,定巢燕子,归来旧处。  黯凝伫。因念个人疑小,乍窥门户。侵晨浅约官黄,障风映袖,盈盈笑语。  


前度刘郎重到,访邻寻里,同时歌舞。惟有旧家秋娘,声价如故。吟□赋笔,犹记燕台句。


知谁伴、名园露饮,东城闲步。事与孤鸿去。探春尽是,伤离意绪。官柳低金缕。归骑晚、纤纤池塘飞雨。断肠院落,一廉风絮。


此首为归院后追述游踪之作,与(瑞鹤仙)、[夜飞鹊]追述送客之作作法相同。第一片记地,“章垂路”三字,笼照全篇。“还见”二字,贯下五句,写梅桃景物依稀,燕子归来,而人则不知何往,但徘徊于章台故路、□□坊陌,其怅惘之情为何如耶!第二片记人“黯凝伫”三字,承上起下。“因念”二字,贯下五句,写当年人之服饰情态,细切生动。第三片写今昔之感,层层深入,极沉郁顿挫缠绵宛转之致。「前度」四句,不明言人不在,但以侧笔衬托。“吟□”二句,仍不明言人不在,但以“犹记”二字,深致想念之意。“知谁伴”二句,乃叹人去。“事与孤鸿去”一句,顿然咽住,盖前路尽力盘旋,至此乃归结,既以束上三层,且起下意。所谓事者,即歌舞、赋诗、露饮、闲步之事也。“探春”二句,揭出作意,换醍全篇。前言所至之处,所见之景,所念之人,所记之事,无非伤离意绪;“尽是”二字,收拾无遗。“官柳”二句,写归途之景,回应篇首“章台路”。“断肠”二句,仍寓情于景,以风絮之悠扬.触起人情思之悠扬,亦觉空灵,耐人寻味。

 


  风流子


新绿小池塘。风廉动,碎影舞斜阳。羡金屋去来,旧时巢燕,土花缭绕,前度莓墙。绣阁裹,凤幛深几许,听得理丝簧。欲说又休,虑乖芳信,未歌先噎,愁近清觞。


瑶知新妆了,开朱户,应自待月西厢。最苦梦魂,今宵不到伊行。问甚时说与,佳音密耗,寄将秦镜,偷换韩香。天使教人,霎时斯见何妨。


此首写怀人,层次极清。“新绿”三句,先写外景,图画难足。廉影映水,风来摇动,故成碎影,而斜日反照,更成奇丽之景,一“舞”字尤能传神。“羡金屋”四句,写人立池外之所见。燕入金屋,花过莓墙,而人独不得去,一“羡”字贯下四句,且见人不得去之恨,徒羡燕与花耳。“绣阁裹”三句,写人立池外之所闻。“欲说”四句,则写丝簧之深情。换头三句,写人立池外之所想,故曰“遥知”。“最苦”两句,更深一层,言不独人不得去,即梦魂亦不得去。“问甚时”四句,则因人不得去,故问可有得去之时。通篇皆是欲见不得之词。至末旬乃点破“见”字。叹天何妨教人斯见霎时,亦是思极恨极,故不禁呼天而问之。

 


  兰陵王  



柳阴直。烟裹丝丝弄碧。隋堤上,会见几番,拂水飘鲧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容。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绦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沈思前事,似梦裹,泪暗滴。


此首第一片,紧就柳上说出别恨。起句,写足题面。“隋堤上”三句,写垂柳送行之态。“登临”一句陡接,换醒上文,再接“谁识”一句,落到自身。“长亭路”三句,与前路回应,弥见年来漂泊之苦。第二片写送别时情景。“闲寻”,承上片“登临”。“又酒趁”三句,记目前之别筵。“熬一箭”四句,是别去之设想。“愁”字贯四句,所愁者即风快,舟快、途远、人远耳。第三片实写人。愈行愈远,愈远愈愁。别浦、津堠,斜阳冉冉,另开拓一绮丽悲壮之境界,□起全篇。“念月榭”两句,忽又折入前事,极吞吐之妙。“沈思”较“念”字尤深,伤心之极,遂迸出热泪。文字亦如百川归侮,一片苍茫。

 


  琐窗寒


暗柳啼鸦,单衣伫立,小廉朱户。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洒空阶、夜阑未休,故人剪烛西窗语。似楚江暝宿,风灯零乱,少年羁旅。  


迟暮。嬉游处。正店舍无烟,禁城百五。朕亭唤酒,付兴高阳俦侣。想东园、桃李自春,小唇秀靥今在否。到归时、定有残英,待客携尊俎。


此首寒食感怀词。起句黜染,突句入事,第三句记地。“桐花”两句,写雨。“洒空阶”两句承上,言夜深话雨。“似楚江”三句,因今思昔,文笔荡开。“瞑宿”与夜“雨”应,“风灯”与“剪烛”应。“迟暮”自“少年”转下,更写羁客之凄寂。旗亭唤酒,已属他人之事,故曰“付与”,用撇笔以衬己之无心作乐。「想」字直到底,言思家之切。.家中挑李无人同赏,故曰“自春”。“定有”与“在否”应。“携尊俎”与“换酒”应。“待客”之“客”字,从“笑间客从何处来”之“客”字悟出,颇有意味。

 


  六  丑


蔷薇谢后作


正单衣试酒,怅客裹、光阴虚掷。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为问花何在,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钗钿堕处遗香泽。乱点桃蹊,


轻翻柳陌。多情为谁追惜。但蜂媒蝶使,时叩窗隔。  东园岑寂。渐朦胧暗碧。静绕珍丛底,成叹息。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


别情无极。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一朵钗头颤袅,向人欹侧。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


此首“蔷薇谢后作”,精深华妙,后难为继。起句,点天时人事。次旬,言久客之感。“愿春”三句,言花落春去,留之不住。上言“光阴虚掷”,已是怅惘,此言留春不住,怅惘更甚。又“春归如过翼”已见春丢之速,再足“一去无游”一句,更见花尽春尽矣。周止庵谓此十三字“千回百折,千锤百炼”,信不诬也。“为问”五字,一“问”字振起全篇,意亦双关。“夜来”两句,承上作答,风雨葬倾国,是无家也。“钗钿”三句,言落花狼藉之状。“多情”句一问,又作顿挫,蜂蝶叩窗□寻香,即追惜者。换头,承上花落。花已落尽,无人来赏,故曰“岑寂”。“朦陇”句,以绿叶为榇。“静绕”句,可见徘徊之久,与惜花之深。“成叹息”,束上起下,亦顿挫处。此下三事,皆可叹息之事也。“长条”三句,言长条恋人。“残英”三句,言残英无神。末三句,言断红难见。“何由见得”一问,尤见情致缠绵,依依不尽。

 


  夜飞鹊


河桥送人处,良夜何其。斜月远堕余辉。铜盘烛泪已流尽,霏霏凉露沾衣。相将散离会,探风前津鼓,树杪参旗。花骢会意,纵扬鞭、亦自行迟。  


迢递路回清野,人语渐无闻,空带愁归。何意重经前地,遗钿不见,斜径都迷。兔葵燕麦,向斜阳、影与人齐。但排徊班草,欷□酹酒,极望天西。


此首,上片追述昨夜送行情况,下片则述送客归来,更写一夜到晓之景。“相将”句,束上起下。“风前”两句,写前程景色,曙光已可见,故曰“探”。“花骢”两句,写离会散后,再送一程,不言人不愿行,而言花璁会意,语极巧妙,“纵”字与“亦”字呼应。“迢递”三句,言归路,去时难分,故不觉远,归来无侣,故觉“迢递”。“何意”一转,贯下数句。“前地”应篇首,地则犹是,而情景则大异矣。寻昨日之遗迹既无,而路又遥远,但见斜阳影裹葵麦之高与人齐耳。“但徘徊”三句,抚今追昔,怅望无极!

 


  满庭芳


夏日溧水无想山作


风老莺雏,而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凭阑久,黄芦苦竹,疑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憔悴江南倦容,不堪听、急管繁弦。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此首在溧水作。上片写江南初夏景色,极细密;下片抒飘流之哀,极宛转。“风老”二句,实写景物之美。莺老梅肥,绿阴如幄,其境可思。“地卑”二句,承上,言所处之幽静。江南四月,雨多树密,加之地卑山近,故湿重衣润而赉□烟,是静中体会之所得。“人静”句,用杜诗,增一“自”字,殊有韵味。“小桥”句,亦静境。“凭阑久”,承上。“黄芦”句,用白香山诗,言所居卑湿,恐如香山当年之住湓江也。换头,自叹身世,文笔曲折。叹年年如秋燕之飘流。“且莫思”句,以撇作转,劝人行乐,意自杜诗“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尊前有限杯”出。“憔悴”两句,又作一转,言虽强抑悲怀,不思身外,但当筵之管弦,又令人难以为情。“歌筵畔”一句,再转作收。言愁思无已,惟有借醉眠以了之也。

 


  大  □春雨


对宿烟收,春禽静,飞雨时鸣高屋。墙头青玉旆,洗铅霜都尽,嫩梢相触。润逼琴丝,寒侵枕障,虫网吹黏廉竹。邮亭无人处,听檐声不断,因眠初熟。奈愁极频惊,梦轻难记,自怜幽独。  


行人归意速。最先念、流潦妨车毂。怎奈向、兰成憔悴,卫□清羸,等闲时、易伤心目。未怪平阳客,双泪落、笛中哀曲。况萧索、青芜国。红糁铺地,门外荆桃如菽。夜游共谁秉烛。


此首因春雨而有感。起三句,点春雨。“墙头”三句,写屋外景;“润逼”三句,写屋内景,皆于静中会得。“邮亭”三句,写听而入梦;“奈愁极”三句,写雨惊梦醒,皆足见雨声之繁,与独处之愁。换头,抒思归之情。“怎奈向”三句一转,言归去不得,触景伤戚。“伤心目”三字,是全篇主脑,与(瑞龙吟)之伤离意绪相同。“未怪”二句,言伤极而泪落。“况萧索”三句,重述雨景。“夜游”旬,与“自怜幽独”相应,余情凄绝。

 


  蝶恋花


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阑,□辗牵金井。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执手霜风吹鬓影。去意徊徨,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


此首写送别,最真情真。“月皎”句,点明夜深。“更漏”两句,点明将晓。天将晓即须赶路,故不得不换人起,但被换之人,猛惊将别,故先眸清,而继之以泪落,落泪至于湿透红绵,则悲伤更甚矣。以次写睡起之情,最为传神。“执手”句,为门外送别时之情景,“风吹鬓影”.写实极生动。“去意”二句,写难分之情亦缠绵。“楼上”两句,则为人去后之景象。斗斜露寒,鸡声四起,而人则去远矣。此作将别前、方别及别后都写得沈着之至。

 


  解连环


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纵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燕子楼空,暗尘锁、一状弦索。想移根换叶。尽是旧时,手种红药。  


汀洲渐生杜若。料舟依岸曲,人在天角。漫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语闲言,待总烧却。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此首托为□怨之词,起句“怨怀无托”,己摄全篇。“嗟情人”两句,承上,言人去信杳。“纵妙手”两句,言人不在,无与为欢。“纵”字与“似”字呼应。“燕子”两句,言独处之凄凉。“想移根”两句,因见红药换叶,叉忆及人去之久。换头推开,从远处说起。“人在天角”与“情人断绝”相应。“漫记得”句一开,“把闲语”句一合。烧却音书,盖怨之深也。“水驿”两句,仍望寄梅以慰相思,末句,更述其思极落泪,并合忠厚之旨。

 


  拜星月慢


秋思


夜色催更,清尘收露,小曲幽坊月暗。竹槛灯窗,识秋娘庭院。笑相遇,似觉琼枝玉树相倚,暖日明霞光烂。水盼兰情,总平生稀见。  


昼图中、旧识春风面。谁知道、自到瑶台畔。眷恋雨润云温,苦惊风吹散。念荒寒、寄宿无人馆。重门闭、败壁秋虫叹。怎奈向、一缕相思,隔溪山不断。


此首追思昔游,无限伤感。昔日之乐与今日之哀,俱能加倍写足。起三句,写坊曲之夜色。“竹槛”两句,写入门见人。“笑相遇”以下数句,极称人情态缠绵。“似觉”两句贯下,“总平生”一句总承上文。“画图中”一句开,“谁知道”一句合。“瑶垂畔”与“竹槛灯窗”相应。“眷恋”句承上,“苦骛风”句起下。“念荒寒”三句,皆写现今苦况,与上片对照,最为出色。末句,说出相思之情,亦悠然不尽。

 


  关河令


秋阴时晴渐向暝。变一庭凄冷。伫听寒声,云深无雁影。更深人去寂静。但照壁、孤灯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此首写旅况凄清。上片是日间凄清,下片是夜间凄清。日间出阴而暝而冷,夜间出入夜而更深而夜永。写景抒情,层层深刻,句句精绝。小词能拙重如此,诚不多见。上片末两句,先写寒声入耳,后写仰视雁影。因闻声,故欲视影,但云深无雁影,是雁在云外也。天气之阴沈、寒云之浓重,并可知已。下片,“人去”补述,但有孤灯相映,其境可知。末两句,一收一放,哀不可抑。搏兔用全力,观此愈信。

 


  尉迟杯


离恨


隋堤路。渐日晚、密霭生深树。阴阴淡月笼沙,还宿河桥深处。无情画舸,都不管、烟波隔前浦。等行人、醉拥重衾,载将离恨归去。  


因思旧客京华,长偎傍疏林,小槛欢聚。冶叶倡条俱相识,仍惯见、珠歌翠舞。如今向、渔村水驿,夜如岁、焚香独自语。有何人、念我无聊,梦魂凝想鸳侣。


此首夜宿舟中之作。“隋堤路”两句,写舟行所见两岸之晚景。“阴阴”两句,写舟泊河桥之夜景。“无情”四句,逆入近事,用唐人郑仲贤诗意,恨舟行之速,载人到此荒凉之景。换头,逆入远事。“因思”二字,直贯五句。“旧客”三句,是当日欢聚之地。“冶叶”两句,是当日欢聚之人。“如今向”,勒转现境,“渔村水驿”正应“河桥深处”。陈述叔云:隋堤一境,。京华一境,渔村水驿一境,总收入。焚香独自语一句中。盖所语者,即当日之乐与今日之苦也。清真之因今及昔,因景及情,皆从柳出,特较之更深婉,更多变化耳。末句,言此际无人念我,我则念人不置,用意极朴拙浑厚。

 


  西  河金陵怀古


佳丽地。南朝盛事谁记。山围故国绕清江,髻鬟对起。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  


断崖树,犹倒倚。莫愁艇子谁系。空余旧迹郁苍苍,雾沈半垒。夜深月过女墙来,伤心东望淮水。  


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燕子不知何世。入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裹。


此首金陵怀古,□括刘禹锡诗意,但从景上虚说,不似王半山之“门外楼头”、陈西麓之“后庭玉树”,搬弄六朝史实也。起言“南朝盛事谁记”,即撇去史实不说。“山围”四句,写山川形胜,气象□峨。第二片,仍写莫愁与准水之景象,一片空□,令人生哀。第三片,藉斜肠、燕子,写出古今兴亡之感。全篇疏荡而悲壮,足以方驾东坡。

 


  瑞鹤仙


悄郊原带郭。行路永、客去车尘漠漠。斜阳映山落。敛余红、犹恋孤城阑角。凌波步弱。过短亭、何用素约。有流莺劝我,重解绣鞍,缓引春酌。  


不记归时早暮,上马谁扶,醒眠朱阁。惊飙动幕。扶残醉,绕红药。叹西园、已是花深无地,东风何事又恶。任流光过却,犹喜洞天自乐。


此首追述昨日送客之作。起句,点送客之地。“客去”句,言,“客去”之状。“斜阳”三句,是送客后返城之所见。“凌波”三句,写过短亭时又有所遇,因解鞍重酌。换头,从酒醒说起,略去昨日薄暮醉时之事。“惊飙”三句,因风起而念花落,故扶醉往视。“叹西园”三句,极写东风之恶,与花落之多。末两句,聊以自娱之意也。

 


  浪淘沙慢


晓阴重,霜凋岸草,雾隐城堞。南陌脂车待发。东门帐饮乍阕。正拂面垂杨堪揽结。掩红泪、玉手亲折。念汉浦离鸿去何许,经时信音绝。  


情切。望中地远天阔。向露冷风清无人处,耿耿寒漏咽。嗟万事难忘,惟是轻别。翠尊未竭。凭断云、留取西楼残月。  


罗带光消纹衾叠。连环解、旧香顿歇。怨歌永、琼壶敲尽缺。恨春去、不与人期,弄夜色,空余满地梨花雪。


此首怀人。自起处至“亲折”,皆追述往事。“晓阴重”三句,述晓发时景色。“南陌”两句,述饯行。“正拂面”二句,述折柳送别。“念汉浦”二句,始拍到现在。以下两片皆承上,念怅望之深。“嗟万事”二句,叹轻别之难忘。“翠尊”两句,即承述难忘之实。第三片,写别后之怨情,一气贯注。所谓光消、衾叠、香歇、壶缺,皆层层深入,如骤雨飘风,飒然而至。“恨春去”二句,总束春去无情,不与人以佳期,但铺满一地梨花,使人愁绝。“弄夜色”三字,于前路奔驰之下,忽作停顿,姿态横生。未句,又畅说,极尽摇曳之致。万红友谓此词“精绽悠扬,其千秋绝调”,确是的评。

 


叶梦得


  贺新郎


睡起流莺语。掩苍苔、房栊向晚,乱红无数。吹尽残花无人见,惟有垂杨自舞。渐暖霭、初回轻暑。宝扇重寻明月影,暗尘侵、上有乘鸾女。惊旧恨,遽如许。  


江南梦断横江渚。浪黏天、葡萄涨绿,半空烟雨。无限楼前沧波意,谁采苹花寄取。但怅望、兰舟容与。万里云帆何时到,送孤鸿、目断千山阻。谁为我,唱金缕。


此首纤丽而豪逸。上片,幽境幽情。起三句,言睡起时间与睡起见闻。向晚房栊,莺语花飞,是幽静之境。“吹尽”两句,更言庭院无人,惟有垂杨自舞。“渐暖霭”数句,言因暖而寻扇,因扇有乘鸾女,遂引趄旧恨。下片,另从对面推论,人去远,无由重见。“江南”三句,写江天空阔之景。“无限”两句,写人远路远,深意难寄。“但怅望”三句,写千山阻隔,望亦徙然。末句,怅无人歌唱,振起全篇。


  虞美人


雨后同干誉、才卿置酒来禽花下作


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晓来庭院半残缸。惟有游丝,千丈袅晴空。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杯中酒。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


此首风格高骞,极似东坡。起言昨晚风雨交加,花已零落。“晓来”两句,言今晓花落之多,与游丝之长。下片,言花下携手,饮酒之乐。末句,慰人慰己,一往情深,盖美人若乐,裁亦自乐,若美人蛾眉不展,我亦因之无欢意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