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觞醉月
飞觞醉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900
  • 关注人气:3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二)

(2012-08-18 09:50:35)
标签:

沈醉

吴门

蝶恋花

浣溪沙

双燕

杂谈

分类: 资料荟萃

范仲淹

 


  苏幕遮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此首,上片写景,下片抒情。上片,写天连水,水连山,山连芳草;天带碧云,水带寒烟,山带斜阳。自上及下,自近及远,纯是一片空灵□界,即画亦难到。下片,触景生情。“黯乡魂”四句,写在外淹滞之久与乡思之深。“明月”一句陡提,“酒入”两句拍合。“楼高”点明上片之景为楼上所见。酒入肠化泪亦新。谭复堂评此首为“大笔振迅”之作。予谓此及[御街行]、[渔家傲]诸作皆然也。又此首曰:"化作相思泪";[御街行]曰:"酒未到,先成泪";[渔家傲]曰:"将军白发征夫泪",三首皆有"泪",亦足见公之真情流露也。

 


  渔家傲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幛裹。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此首,公守边日作。起叙塞下秋景之异,雁去而人不得去,语己凄然。"四面"三句,实写塞下景象,苍茫无际,令人百感交集。千嶂落日,孤城自闭,其气魄之大,正与“风吹草低见牛羊”同妙。加之边声四起,征人闻之,愈难为怀。换头抒情,深叹征战无功,有家难归。“羌管”一句,点出入夜景色,霜华满地,严寒透骨,此时情况,较黄昏日落之时,尤为凄悲。末句,直遣将军与三军之愁苦,大笔疑重而沈痛。惟士气如此,何以克敌制胜?故欧公讥为“穷塞主”也。

 


  御街行


粉纷坠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廉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此首从夜静叶落写起,因夜之愈静,故愈觉寒声之碎。「真珠」五句,极写远空皓月澄澈之境。“年年今夜”与“夜夜除非”之语,并可见久羁之苦。“长是人千里”一句,说出因景□人之情。下片即从此生发,步步深婉。[苏幕遮]末句,犹谓酒入愁肠始化泪,而此则谓酒未到已先成泪,情更凄切。“残灯”两句,写屋内黯淡情景,与前片月光映照,亦倍增伤感。末三句,复就上句申说。陈亦峰所谓“淋漓沈着”者,此类是也。

 


张  先

 


  天仙子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瞑。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廉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此首不作发越之语,而自然韵高。中间自午至晚,自晚至夜,写来情景宛然。首因听[水调]而愁,因愁而借酒图消,然愁重酒多,遂致沈醉。迨沈醉既醒,眼看春去,又引起无穷感伤。“送春”四句,即写春去之感。人事多纷,流光易逝,往事则空劳回忆,后期则空劳梦想,抚今思昔,至难为□。“沙上”两句,写入夜凄寂景象。“云破”句,写景灵动,古今绝唱。“重重”四句,写夜深人静,独处廉内,又因风起而念落花,仍回到惜春送春之意。李易安“应是绿肥红瘦”句,亦□此,然太蓍迹,并不如此语之蕴藉有味矣。

 


  青门引


乍暧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楼头昼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途过秋千影。


此首与[天仙子]同为子野韵胜之作。首叙所处之境,已极悲凉。时节则近清明,所居则寂寞庭轩,气候则风雨交加、冷暖不定。人处此境,情何以堪,故于对花饮酒之际,又不禁勾起去年伤春之病。谓“风雨晚来方定”,可见沈阴不开,竟日凄迷;谓“又具去年病”,可见羁恨难消,频年如此。换头两句,写夜境亦幽寂,忽为角声吹醒,自不免百端交集,感从中来。“那堪”两句,兼写情景。明月送影,真是神来之笔。而他人欢乐之情,一经对照,更觉愁不可抑。

 


  渔家傲


巴子城头青草暮。巴山重叠相逢处。燕子占巢花脱树。杯且举。瞿塘水澜舟难渡。  天外吴门清□路。君家正在吴门住。赠我柳枝情几许。春满缕。为君将入江南去。


此首和词,疏荡有韵。起记相别之处,次记别时之景。“杯且举”两句,述劝酒之情。下片,答谢赠别者之情意,尤为深厚。

 


晏  殊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会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此首谐不邻俗,婉不嫌弱。明为怀人,而通体不看一怀人之语,但以景衬情。上片三句,因今思昔。现时景象,记得与昔时无殊。天气也,亭台也,夕阳也,皆依稀去年光景。但去年人在,今年人杳,故骤触此景,即引起离索之感。“无可”两句,虚对工整,最为昔人所称。盖既伤花落,又喜燕归,燕归而人不归,终令人抑郁不欢。小园香径,惟有独自徘徊而已。余味殊隽永。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此首为伤别之作。起句,叹浮生有限;次句,伤别离可哀;第三句,说出借酒自遣,及时行乐之意。换头,承别离说,嘹亮入云。意亦从李峤“山川满目泪沾衣”句化出。“落花”句,就眼前景物,说明怀念之深。末句,用唐诗意,忽作转语,亦极沈痛。

 


  清平乐


红□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廉钩。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此首上片抒情,下片写景,一气舒倦,语浅情深。“红□”两句,述思念衷曲。“鸿雁”两句,怅无从寄□。下片,但写遥山绿波,而相思相望之情,其何能已。“人面”句,从崔护诗化出。

 


  清平乐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  一枕小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阑干。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此首以景纬情,妙在不着意为之,而自然温婉。“金风”两句,写节候景物。“绿酒”两句,写醉卧情事。“紫薇”两句,紧承上代写醒来景象。庭院萧条,秋花都残,疑望斜阳映阑,亦无聊之极。“双燕”两句,既惜燕归,又伤人独,语不说尽,而韵特胜。

 


  木兰花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此首述相思之情。起句点春景。次句言人去。“楼头”两句,写人去后之□境,凄楚不堪,而缀语亦精练无匹。下片,纯用白描,直抒胸臆,作意自后主词“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来。但觉忠厚之至,而无丝毫怨怼。

 


  踏莎行


祖席离歌,长亭别宴。香尘已隔犹回面。居人匹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转.昼阁魂消,高楼目断。斜阳只送平波远。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此首为送行之作,足抵一篇《别赋》。起两句言饯别。“香尘”句言别去,香尘己隔,而犹回面,极见缱绻不忍之意。“居人”两句,一写去者,一写送者,两两对照,情景如见。换头一气蝉联,因行舟已依波转,故必登楼望之。但转瞬更远,即登楼望之,亦不得见,只余斜阳映波,徒教人目断魂销也。“无穷”两句,说出人虽不见,而心则随人俱远,无时或己。通体自送别至别后,以次描摹,历历如画。

 


  □莎行


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薹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翠叶藏莺,珠廉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醍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此首通体写景,但于景中见情。上片写出游时郊外之景,下片写归来后院落之景。心绪不宁,故出入都无兴致。起句,写郊景红稀绿遍,已是春事阑珊光景。“春风”句,似怨似嘲,将物做人看,最空灵有味。“翠叶”三句,写院落之寂寞。“炉香”句,写物态□极静极。“一场”两句,写到酒醒以后景象,浑如梦寐,妙不着实字,而闲愁可思。


  浣溪沙


小阁重廉有燕过。晚花红片落庭莎。曲阑干影入凉波。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醍人散得愁多。


此首写池阁景物,清圆宛转,笔无点尘。起句,写阁内燕入;次句,写阁外花落;第三句,写阑影入池,美境如画。换头,写风生,写雨滴。末句,总束全词,补出池阁盛宴,与人散后之愁情。此词二、三、五、六句之第五字皆用入声,其他用双声之处亦颇多,如阁过千、花红好回荷、廉落阑凉、莎疏散皆是,可见大晏严究声音之一斑。

 


韩  缜

 


  凤箫吟


锁离愁,连绵无际,来时陌上初熏。绣帏人念远,暗垂珠露,泣送征轮。长行长在眼,更重重、远水孤云。但望极楼高,尽日目断王孙。  


销魂。池塘别后,曾行处、绿妒轻裙。恁时携素手,乱花飞絮裹,缓步香茵。朱颜空自改,向年年、芳意长新。遍绿野,嬉游醉眼,莫负青春。


此首咏草,实则借草以抒别情。篇中句句有草,句句有人,写来自然拍合,情韵悠漾。起首写陌上一片芳草,巳锁离愁,是来时情景。“陌上初熏”句,即用江文通“陌上草熏”语。“绣纬”三句,写草之神,垂露如泪,泣送征轮,是去时情景。“长行”两句,更以云水衬草,写远人所历之境。“但望极”两句,又折回闺中人之怅望,用《楚辞》“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语。下片“销魂”三句,追思昔游,逆入。“池塘”句,用谢灵运“池塘生春草”诗。“恁时”三句,空想将来,荡开。“朱颜”两句,缩笔,意从刘希夷诗“年年岁崴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化出。末两句,又荡开,与“朱颜”两句呼应。劝人不必因草而感伤,但以及春嬉游为宜,含意颇厚。

 


宋  祁

 


  木兰花


东城渐觉风光好。谷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云轻,红杏枝头春意闹.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此首随意落墨,风流闲雅。起两句,虚写春风春水泛舟之适。次两句,实写景物之丽。绿杨红杏,相映成趣。而“闹”字尤能撮出花繁之神,宜其擅名千古也。下片,一气贯注,亦是劝人轻财寻乐之意。

 


欧阳修

 


  采桑子


群芳过后西湖好,狼籍残缸。飞絮蒙蒙。垂柳阑干尽日风。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廉栊。双燕归来细雨中。


此首,上片言游冶之盛,下片言人去之静。通篇于景中见情,文字极疏隽。风光之好,太守之适,并可想像而知也。

 


  踏莎行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熏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  ,此首,上片写行人忆家,下片写闺人忆外。起三句,写郊景如画,于梅残柳细、草薰风暖之时,信马徐行,一何自在。“离愁”两句,因见春水之不断,遂忆及离愁之无穷。下片,言闺人之怅望。“楼高”一句唤起,“平芜”两句拍合。平芜已远,春山则更远矣,而行人又在春山之外,则人去之远,不能目□,惟存想像而已。写来极柔极厚。

 


  蝶恋花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廉海燕双飞去。满恨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清明雨。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此首,情绪亦寓景中。“六曲”三句,阑外景:“谁把”两句,廉内景。阑外杨柳如丝,廉内海燕双栖,是一极富丽极幽静之金屋。而钿筝一声,骤惊双燕,又是静中极微妙之兴象。下片,“满眼”三句,因而而引起惜花情绪。“浓睡”两句,因梦而引起恼莺情绪。镇日凄清,原无欢意:方期睡浓梦好,一晌贪欢,偏是莺语又惊残梦,其惆怅为何如耶。谭复堂评此词如“金碧山水,一片空蒙”,可谓善会消息矣。

 


  蝶恋花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廉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此首写闺情,层深而浑成。首三句,但写一华丽之深院,而人之矜贵可知。“玉勒”两句,写行人游冶不归,一则深院凝愁,一则章台驰骋,两句射照,哀乐毕见。换头,因风雨交加,更起伤春□人之情。“泪眼”两句,毛稚黄释之曰:‘因“花”而有“泪”,此一层意也。因“泪”“而"问花”,此一层意也。“花”竟“不语”,此一层意也。不但不语且又“乱”落“飞过秋千”,此一层意也。人愈伤心“花”愈恼人,语愈浅而意愈入,又绝无刻画费力之迹,谓非层深而浑成耶。’观毛氏此言,可悟其妙e

 


  蝶恋花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裹朱颜瘦。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此首写闺情,如行云流水,不染纤尘。起两句,自设间笞,已见凄惋。“日日”两句,从“惆怅”来,日日病酒,不辞消瘦,意更深厚。换头,因见芳草、杨柳,又起新愁。问何以年年有愁,亦是恨极之语。末两句,只写一美境,而愁自寓焉。

 


  蝶恋花


几日行云何处去。忘了归来,不道春将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撩乱春愁如柳絮。依依梦裹无寻处。


此首伤离念远,笔墨入化。句首以问起,问人去何处?“忘了”两句,言春将暮,而人犹不归,怨之至,亦伤之至。“百草”两句,复作问语,问人牵系谁家,总以人不归来,故一问再问。换头,因见双燕,又和泪问燕可逢人,相思之深、怅望之切,并可知已。末两句,揭出愁思无己之情,即梦裹亦无寻□,缠绵悱恻,一往情深。

 


  木兰花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此首写别恨,两句一意,次第显然。分别是一恨。无书是一恨。夜闻风竹,又搅起一番离恨。而梦中难寻,恨更深矣。层层深入,句句沈着。

 


  浣溪沙


湖上朱桥响昼轮。溶溶春水浸春云。碧琉璃滑净无尘。当路游丝萦醉客,隔花啼鸟唤行人。日斜归去奈何春。


此首写湖上景色。起记桥上车马之繁。“溶溶”两句,写足湖水之美,一碧无尘,春云浸影,此景诚足令人忘返。下片,言游丝萦客,啼乌唤人,更有无限情味。末句,点明日斜不得不归,又颇有惆怅之意。

 


  浣溪沙


堤上游人逐昼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绿杨楼外出秋千。白发戴花君莫笑,六么催拍盏频传。人生何处似尊前。


此首记泛舟之乐。起记堤上游人之众;次记堤下春水之盛;“绿杨”句,记临水人家之富丽。下片,触景生感,寓有及时行乐之意。

 


  少年游


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千里万里,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谢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与离魂。那堪疏雨滴黄昏。更特地,忆王孙。


此首咏草词。吴虎臣谓“君复、圣俞二词,皆不及也。”首从凭阑写起。“晴碧”一句,实写草色无际。“千里”句,就空间说;“二月”句,就时间说;“行色”句,点出愁人之意。换头,用谢灵运、江淹咏草故实。“那堪”两句,深入一层,添出黄昏疏雨,更令人苦忆王孙游衍也。

 


柳  永

 


  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骧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沈沈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此首写别情,尽情展衍,备足无余,浑厚绵密,兼而有之。宋于庭谓柳词多“精金粹玉”,殆谓此类。起三句,点明时地景物,盖写未别之情景,已凄然欲绝。长亭已晚,雨歇欲去,此际不听蝉鸣,已觉心碎,况蝉鸣凄切乎。“都门”两句,写饯别时之心情极委婉。欲饮无绪,欲留不能。“执手”两句,写临别时之情事,更是传神之笔。“念去去”两句,推想别后所历之境。以上文字,皆郁结蟠屈,至此乃凌空飞舞。冯梦华所谓“曲处能直,密处能疏”也。换头,重笔另开,叹从来离别之可哀。“更那堪”句,推进一层。言己之当秋而悲,更甚于常情。“今宵”两句,逆入,推想酒醒后所历之境。惝恍迷离,丽绝凄绝。“此去”两句,更推想别后经年之寥□。“便纵有”两句,仍从此深入,叹相期之愿难谐,纵有风情,亦无人可说,余恨无穷,余味不尽。

 


  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隙。草色烟光残照裹。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此首,上片写境,下片抒情。“伫倚”三句,写远望愁生。“草色”两句,实写所见冷落景象与伤高念远之意。换头深婉。“拟把”句,与“对酒”两句呼应。强乐无味,语极沈痛。“衣带”两句,更柔厚。与“不辞镜里朱颜瘦”语,同合风人之旨。  


  采莲令


月华收、云淡霜天曙。西征客、此时情苦。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  


一叶兰舟,便恁急桨□波去。贪行色、岂知离绪。万般方寸,但饮恨、□脉同谁语。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


此首,初点月收天曙之景色,次言客心临别之凄楚。「翠娥」以下,皆送行人之情态。执手劳劳,开户轧轧,无言有泪,记事既生动,写情亦逼真。“断肠”一句,写尽两面依依之情。换头,写别后舟行之速。“万般”两句,写别后心中之恨。“更回首”三句,以远景作收,笔力千钧。上片之末言回顾,谓人。此则谓丹行已远,不独人不见,即城亦不见,但见烟树隐隐而已。一顾再顾,总见步步留恋之深。屈子云:“过夏首而西浮兮,顾龙门而不见。”收处仿佛似之。

 


  倾  杯


骛落霜洲,雁横烟渚,分明画出秋色。暮雨乍歇,小楫夜泊,宿苇村山驿。何人月下临风处,起一声羌笛。离愁万绪,闻岸草、切切蛩吟如织。  


为忆芳容别后,水遥山远,何计凭鳞翼。想绣阁深沈,争知憔悴损,天涯行客。楚峡云归,高阳人散,寂寞狂踪迹。望京国。空目断、远峰凝碧。


此首,上片写景,下片抒情,脉络甚明,哀感甚深。起三句,点秋景。“暮雨”三句,记泊舟之时与地。“何人”两句,记闻笛生愁。“离愁”两句,添出草蛩似织,更不堪闻。换头,“为忆”三句,述己之远别及信之难达。“想绣阁”三句,就对方设想,念人在外边之苦,语极凄恻。“楚峡”三句,念旧游如梦,欲寻无游。末两句,以景结束,惆怅不尽。

 


  夜半乐


冻云黯淡天气,扁舟一叶,乘兴离江渚。度万壑千岩,越溪深处。怒涛渐息,樵风乍起,更闻商旅相呼,片帆高举。泛画□、翩翩过南浦。  


望中酒旆闪闪,一簇烟村,数行霜树。残日下、渔人鸣榔归去。败荷零落,衰杨掩映,岸边两两三三,浣纱游女。避行客、含羞笑相语。  


到此因念,绣阁轻抛,浪萍难驻。叹后约丁宁竟何据。惨离□、空恨岁晚归期阻。凝泪眼、杳杳神京路。断鸿声远长天暮。


此首三片,上片记泛舟所径;中月记舟行所见;下片抒远游之感。大气磅磁,铺叙尽致。起首,点天气黯淡,乘兴泛舟。“度万壑”两句,记舟行之远。“怒涛”三句,记舟行所遇。“片帆”三句,记舟行之速。中片写景如画,皆从“望中”二字生发。霜树烟村,酒旆闪闪,是远景;渔人鸣榔,游女浣纱,是近景。下片,.触景生情,语语深厚。初念抛家飘泊,继叹后约无懑,终恨岁晚难归,沈思千般,故不觉泪下。“到此”以下,皆曲处密处。至“凝泪眼”三句,乃用直笔展开,极疏荡浑灏之致。

 


  玉蝴蝶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苹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潍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裹,立尽斜肠。


此首“望处”二字,统撮全篇。起言凭阑远望,“悄悄”二字,己含悲意。“晚景”二句,虚写晚景足悲。“水风”两对句,实写苹老、梧黄之景。“遣情伤”三句,乃折到怀人之感。下片,极写心中之抑□。“难忘”两句,回忆当年之乐。“几孤”句,言文酒之疏。“屡变”句,言经历之久。“海阔”两句,言隔离之远。「念双燕」两句,言思念之切。末句,与篇首相应。“立尽斜阳”,伫立之久可知,羁愁之深可知。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此首亦柳词名著。一起写雨后之江天,澄澈如洗。“渐霜风”三句,更写风紧日斜之境,凄寂可伤。以东坡之鄙柳词,亦谓此三句“唐人住处,不适如此。”是处四句,复叹眼前景物凋残,惟有江水东流,自起首至此,皆写景。换头,即景生情。“不忍”句与“望故乡”两句,自为呼应。“叹年来”两句,自问自叹,与“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句,同为恨极之语。“想”字贯至收处,皆是从对面着想,与少陵之“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作法相同。小谢诗云:“天际识归舟”,屯田用其语,而加“误几回”三字,更觉灵动。收处归到“倚阑”,与篇首应。梁任公谓此首词境颇似“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说亦至当。

 

 


王安石

 


  桂枝香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裹,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此首为金陵怀古之词,以笔力峭劲,为东坡所叹赏。上片写金陵之景,下片抒□古之情。“登临送目”四字,笼照全篇。“正故国”两句,言时令与天气。“千里”两句,言山水之美。“征帆”以下,皆为江天景色。换头,历述古今盛衰之感,清空一气。“门外楼头”句,用杜牧之“门外韩擒虎,楼头张丽华”诗意。“六朝”句,用窦巩诗意。“商女”句,用牧之《泊秦淮》诗意。

 

 


王安国

 


  清平乐


留春不住。费尽莺儿语。满地残红宫锦污。咋夜南园风雨。小怜初上琵琶。晓来思绕天涯。不肯昼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


此首写残春景象,颇为名隽。起句言莺语留春,已饶韵味。“费尽”二字,倍显留春之殷勤。“满地”两句,倒装句法,言残花经雨狼藉之状,亦见惜春、惜花之深情。换头,因残春足悲,故托之琵琶弹出。“不肯”两句,更写杨花之自在,以喻人之品格孤高。.

 


晏几道

 


  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醍廉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会照彩云归。


此首感旧怀人,精美绝伦。一起即写楼台高锁,廉幕低垂,其凄寂无人可知。而梦后酒醒,骤见此境,尤难为怀。盖昔日之歌舞豪华,一何欢乐,令则人去楼空,音尘断绝矣。即此两句,已似一篇《芜城赋》。“去年”一句,疏通上文,引起下文。“落花”两句,原为唐末翁宏之诗,妙在拈置此处,衬副得宜,且不明说春恨,而自以境界会意。落花,微雨,境极美;人独立,燕双飞,情极苦。此上片文字颇致密,换头,乃易之以疏淡。“记得”两句,忆去年人本服饰。“琵琶”一句,言苦忆无已,乃一寓之弦上。“当时”两句,则因见今时之月,想到当时之月,曾照人归楼台,回应篇首,感喟无限。而出话之俊逸,更无敌手。

 


  蝶恋花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兴离人遇。睡裹销魂无说处。觉来惆怅销魂误。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沈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此首一起从梦写入,语即精练。盖人去江南,相思不已,故不觉梦入江南也。但行尽江南,终不遇人,梦劳魂伤矣,此一顿挫处。既不遇人,故无说处,而一梦觉来,依然惆怅,此又一顿挫处。下片,因觉来惆怅,遂欲详书尺素,以尽平日相思之情与梦中寻访之情。但鱼雁无凭,尺素难达,此亦一顿挫处。寄书既无凭,故惟有倚弦以寄恨,但恨深弦急,竟将筝柱移破。写来层层深入,节节顿挫,既清利,又沈蓍。

 


  蝶恋花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衣上酒痕诗裹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此首写别情凄惋。一起写醒时景况,迷离惝恍,己撇去无限别时情事。“春梦”两句,叹人生聚散无常。一“真”字,见慨叹之深。“斜月”两句,自言怀人无眠,惟有空对书屏凝想。一“还”字,见无眠之久;一“闲”字,见独处之寂。下片,“衣上”两句,从“醉别西楼”来,酒痕墨痕,是别时情态,今人去痕留,感伤曷极。“总是”二字,亦见感伤之甚,觉无物不凄凉也。“红烛”两句,用杜牧之“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诗。但“自怜”、“室替”等字,皆能从空际传神。二晏并称,小晏精力尤胜,于此可见。

 


  鹧鸪天


彩袖殷勤捧玉锺。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把银扛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此首为别后相逢芝词。上片,追溯当年之乐。“彩袖”一句,可见当年之浓情密意。拚醉一句,可见当年之豪情。换头,“从别后”三句,言别后相忆之深,常萦魂梦。“今宵”两句,始归到今日相逢。老杜云:“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小晏用之,然有“□把”与“犹恐”四字呼应,则惊喜俨然,变质直为宛转空灵矣。上言梦似只,今言真似梦,文心曲折微妙。

 


  木兰花


东风又作无情计。艳粉娇红吹满地。碧楼廉影不遮愁,还似去年今日意。谁知错管春残事。到处登临曾费泪。此时金盏直须深,看尽落花能几醉。


此首伤春,文笔清劲。起句沈痛之至,“东风又作无情计”,可见怨风之甚。一“又”字,与子野词“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之“又”字同妙。“艳粉”句,即东风所摧残之落花。“碧楼”两句,言隔廉见花飞零乱,景亦至佳。“还似”与“又”字相应,引起去年今日之情景。“谁知”两句,自怨自悔,皆因伤极而有此语。“春残”从“艳粉”来;“到处”从“去年”来。“此时”两句,自作解语,言费泪无益,惟有藉酒浇愁。此与同叔之“劝君莫做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同意。但小晏出之以问语,更觉深婉。又后主词云:“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此处“直须”二字,最能得其神理。

 


  阮郎归


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衾凤冷,枕鸳孤。愁肠待酒舒。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


此首起两句,言物是人非。“一春”两句,正写人不如之实,殊觉怨而不愁。换头,言独处之孤冷。“梦魂”两句,言和梦都无,亦觉哀而不伤。又此首上下片结处文笔,皆用层深之法,极为疏隽。少游云:“衡阳犹有雁传书,郴阳和雁无”,亦与此意同。

 


  阮郎归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林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沈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此首起两句,言霜寒云薄,是深秋冷落景象,令人生悲。“绿林”两句,言所以欲暂图沈醉,藉解悲凉者,一则因重阳佳节,一则因人情隆重。换头三句,言重阳行乐之实。“欲将”二字与“莫”字呼应,既将全词收束,更觉余韵悠然。况蕙风释此词云:“缘杯”二句,意已厚矣。“殷勤理旧狂”五字三层意,“狂”者,所谓一肚皮不合时宜,发见于外者也。“狂”“已”旧“矣”,而“理”之,而“殷勤理”之,其“狂”若有甚不得己者。“欲将沈醉换悲凉“,是上句注脚。“清歌莫断肠”,仍含不尽之意。此词沈看厚重,得此结句,便觉竟体空灵。况氏所释颇精,并录于此。

 


  虞美人


曲阑干外天如水。咋夜还会倚。初将明月比佳期。长向月圆时候望人归,罗衣着破前香在。旧意谁教改。一春离恨懒调弦。犹有两行闲泪宝筝前。


此首写离恨。上片言望之切,下片言恨之深。起两句,是倚阑所见。“初将”两句,是倚阑所思。“罗衣着破”,别离之久可知。前香犹在,旧意未改,亦极见忠厚之忱。“一春”两句,写筝前落泪,尤为哀惋。

 


  思远人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为无色。


此首调与题合。起韵谓对景怀人。次韵谓书不得寄,怀念愈切。换头承上,申言无处寄书而弹泪,虽弹泪而仍作书,用意极厚。滴泪研墨,其疑人疑事。末二句,不说己之悲哀,而言红□都为无色,亦慧心妙语也。

 


苏  轼

 


  水调歌头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令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此首中秋词。上片,因月而生天上之奇想;下片,因月而感人间之事实。挥洒自如,不假雕琢,而浩荡之气,超绝尘凡。胡仲任谓中秋词,自此词一出,余词尽废,可见独步当时之概。起句,破空而来,奇崛异常,用意自太白“青天有月来几时,我欲停杯一问之”化出。“不知”两句,承上意,更作疑问,既不知月几时有,故亦不知至今天上为何年也。“我欲”三句,盖因问之不得其解,乃有乘风归去之愿,“我欲”与“惟恐”相呼应。“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就本意说固高妙,就寓意说亦极蕴藉。“起舞”两句,仍承上来,落到眼前情事,言既不得乘风归去,惟有徘徊于月下。自首至此,一气奔放,诚觉有天风海雨逼人之势。换头,实写月光照人无眠。以下愈转愈深,自成妙谛。“不应”两句,写月圆人不圆,颇有恼月之意。“人有”三句一转,言人月无常,从古皆然,又有替月分解之意。“但愿”两句,更进一解,言人与月既然从古难全,惟有各自善保千金之躯,藉月盟心,长毋相忘。原意虽从谢庄《月赋》“隔千里兮共明月”句化出,然坡公加“但愿”二字,则情更深,意更厚矣。

 


  水龙吟


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因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缸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此首咏杨花,遗貌取神,压倒古今。起处,“似花还似非花”两句,咏杨花确切,不得移咏他花。人皆惜花,谁复惜扬花者?全篇皆从一“惜”字生发。“抛家”三句,承“坠”字,写杨花之态,惜其飘落无归也。“萦损”三句,摹写杨花之神,惜其忽飞忽□也。“梦随风”三句。摄出杨花之魂,惜其忽往忽还也。以上写杨花飞舞之正面己毕。下片,更申言杨花之归宿,“惜”意愈深。“不恨”两句,从“飞尽”说起,惜春事己了也。“晓来”二句,惜杨花之经雨也。“春色”三句,惜杨花之沾泥落水也。“细看来”两句,更点出杨花是泪来,将全篇提醒。郑叔问所谓“画龙点睛”者是也。又自“晓来”以下,一气连贯,文笔空灵。先迁甫称为“化工神品”者,亦非虚举。


  永遇乐


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骛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会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此首为坡公梦登燕子楼,翌日往寻其地之作。上片,述梦与夜景;下片,述寻其地之感。起三句,写夜深之明月如霜,好风知水,已觉幽绝。“曲港”三句,写月下之鱼跳露棺泻,“更觉万籁无声,非复人世。”以坡公之心境澄澈,故能体物微妙如此。“□如”三句,言梦为.豉声叶声惊醒。“夜茫茫”三句,言惊醒后寻梦无处,故行遍小园以自遣耳。前六句正写小园只象,此六句则追述也。下片,因昨夜之梦,遂思及人生无常,古今如梦。“天涯”三句,自叹为客已久,颇有思归之意。“燕子”三句,则兴登楼之感,人去楼空,亦如一梦。十三字咏古超宕,说尽古今盛衰情事。自与少游“十三个字只说得一个人骑马楼前过”,大不相侔。“古今”三句,叹梦觉者少。“异时”两句,设想后人亦会临夜念己。

 


  洞仙歌


  余七岁时,见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岁。自言尝随其师人蜀主孟飞官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夜纳凉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人矣,人无知此词者。但记其首两句。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云。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绣廉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此首补足蜀主[洞仙歌令]纳凉词,风流超逸,亦是公得意之作。上片写廉内欹枕,下片写户外偕行,将热夜纳凉情景,写得清凉自在,如涉灵境。首两句为原旬,写入已是丰姿绰约,一“自”字更觉丽质天生,不关景之清凉而清凉也。坡公补足“水殿”一句,人境双绝。人原自清凉,再加之临水临风,境既清凉,人愈清凉矣。“绣廉”两句,更写月来,陡现光明,是境似广寒,而人亦飘飘若仙矣。观其写水殿风来,他上香来,廉开月来,是何等豪华,何等闲适。“明月窥人”,“窥”字灵动。与欧公之“燕子飞来窥尽楝”之“窥”字,同具传神之妙。“人未寝”两句,就明月方面窥出钗横鬓乱,情景宛然。换头,写月下携手徘徊,又是一番清幽景象。上言“人未寝”,为时已晏;此言“庭户无声”,为时更晏。“试问”三句,想见无人私语之情,而斗转河斜,徘徊尢久矣。“但屈指”两句,因大热纳凉,转念西风之来,因行乐未央,又深惜流光之速。全篇设想蜀主当日情事,补足原作,原作殆未能及。

 


  卜算子


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此首为东坡在黄州之作。起两句,写静夜之境。“谁见”两句,自为呼应,谓此际无人见幽人独往独来,惟有孤鸿缥缈,亦如人之临夜徘徊耳,此言鸿见人。下片,则言人见鸿,说鸿即以说人,语语双关,高妙己极。山谷谓“似非契姻火食人语”,良然。

 


  青玉寒


和贺方回韵,送伯固归吴中。


三年枕上吴中路。遣黄犬、随君去。若到松江呼小渡。莫惊鸳□,四桥尽是,老子经行处。


辋川图上看春暮。常记高人右丞句。作个归期天已许。春衫犹是,小蛮针线,曾湿西湖雨。


此首《乐府雅词》作蒋宣,《阳春白雪》作姚志道,然题云送伯固归吴中,当以坡公为是。起句“三年枕上吴中路”,“三年”,正伯固从公之时。“黄犬”句,用陆机黄犬传书事,望其归去,常通音书也。“若到”数句,羡其得归旧游之处,日日徜徉也。换头,言吴中风物之美如辋川,而伯固之诗亦如右丞。“作个”数句,奇境别开,盖因伯固之归,而叹己之不得归。但就“小蛮针线”上,显出宦递天涯之可哀,而己之欲归之情,亦倍见迫切。况蕙风云:“曾湿西湖雨”,是清语,非艳语。与上三句相连属,遂成奇艳、绝艳,令人爱不忍释。观况氏所论,可知坡公天才吐露,往往馨逸,非后人所可效也。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此首为公悼亡之作。真情郁勃,句句沈痛,而音响凄厉,诚后出所谓“有声当彻天,有泪尝彻泉”也。起言死别之久。“千里”两句,言相隔之远。“纵使”二句,设想相逢不识之状。下片,忽折到梦境,轩窗梳妆,犹是十年以前景象。“相顾”两句,写相逢之悲,与起句“生死两茫茫”相应。“料得”两句,结出“肠断”之意。“明月”、“松冈”,即“千里孤坟”之所在也。

 


  南乡子


送述古


回首乱山横。不见居人只见城。谁似临平山上塔,亭亭。迎客西来送客行。归路晚风清。一枕初寒梦不成。今夜残灯斜照处,荧荧。秋雨晴时泪不晴。


此首,上片,遂述古途中之景;下片,述归来怀念之情。文笔飘洒,情意真挚。“回首”两句,记送行之远。“谁似”三句,记山塔也知送行,极有情味。“归路”两句,记归路风情及归来之无寐。“今夜”三句,记入夜之悲哀,雨睛泪不晴,语意甚新。

 


  念奴娇


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掏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昼,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此首,上片即景写实,下片因景生情,极豪放之致。起笔,点江流浩荡,高唱入云,无穷兴亡之感,已先揭出。“故垒”两句,点赤壁。“乱石”三句,写赤壁景色,令人惊心骇目。“江山”两句,折到人事,束上起下。换头逆入。“遥想”四句,记公瑾当年之雄姿。“故国”以下平出。述吊古之情,别出明月,与江波相映。此境此情,其不知人间何世矣。

 


  贺新郎


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熟。廉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  


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农艳一枝细看取,芳意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风惊绿。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


此首不(?)必为官妓秀兰而作,写情景俱高妙。“乳燕”三句,写初夏午后之境,幽静已极。“晚凉”三句,写入浴后之秀丽。“渐困倚”数句,写人孤眠,又为风竹惊醒。以上皆记幽闺之事。下片,因见榴花独芳,遂借榴花说人,与[卜算子]下片单说鸿同格。“石榴”三句,写榴花之品格特高,与少陵所写“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之人相似。“农艳”两句,写榴花之情意独厚。“又恐”一句,忽作顿挫,伤韶光易逝,花事难久。“若待得”数何。继此申言,花若再逢,必更憔悴,不堪重触矣。花落簌簌,泪落簌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