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觞醉月
飞觞醉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900
  • 关注人气:3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元·冯子振《梅花百咏》(二)

(2012-08-17 13:58:19)
标签:

何逊

扬州

梅花百咏

刻本

玉堂

杂谈

分类: 他山之石

梅花百咏

元 冯子振 释明本 撰

 

 

孤山梅

逋翁老去句空传,寂寞林丘起暮烟。

惟有亭前数株玉,自将开落度流年。

种玉西湖独占春,逋仙佳句播清芬。

月明花落吟魂冷,童子何之鹤守坟。

 

西湖梅

苏老堤边玉一林,六桥风月是知音。

任他桃李争春色,不为繁华易素心。

花发苏堤柳未烟,主张风月小壶天。

清波照影红尘外,冷看游人上画船。

 

东阁梅

官亭把酒送行旌,对雪看花値早春。

杜老飘零头白尽,底须朝夕苦催人。

对雪蜀亭清兴动,因思何逊更多才。

倚闌人去花无主,诗壁春深长绿苔。(元本缺此一首,今考韦徳珪集补之)

 

江梅

若有人兮湘水滨,冷香和月浸黄昏。

自怜不入离骚谱,待把芳心吊楚魂。

寻香日日醉江边,更买扁舟花下眠。

酒醒潮生风力紧,掀蓬无奈雪漫天。

 

山中梅

岩谷深居养素贞,岁寒松竹淡相邻。

孤根历尽冰霜苦,不识人间别有春。

春在云根竹里家,霜林烟麓乍藏遮。

隔溪杖履徘徊处,只见香来不见花。

 

清江梅

湛湛澄波映月辉,娟娟寒玉浸琉璃。

分明一幅鹅溪绢,写出当年杨补之。

古树烟笼碧玉流,酒旗风劲暗香浮。

只今卧雪沧波上,几见看花人白头。

 

溪梅

古树橫斜涧水边,野桥村市独暄妍。

玉堂路杳无心到,堪与渔翁系钓船。

香悄波寒月淡时,山人散歩水之湄。

一湾浅处卧蟾影,欲画欲吟心自知。

 

野梅

花落花开春不管,清风明月自绸缪。

天然一种孤高性,直是花中隐逸流。

烟泊水昏江路迷,香寒树冷雪垂垂。

玉堂梦寐无心到,绝似遗贤遁迹时。

 

远梅

罗浮山下度春风,千里相思信未通。

安得移栽近茅屋,繁花乱插向晴空。

雪泥踏遍十馀里,迢递疏林接野桥。

何日移春归院宇,免教望断玉人遥。

 

前村梅

野老庄南天气暖,一枝常是占先春。

夜来几阵东风迅,时有清香暗袭人。

竹外疏花花外桥,托根聚落任风饕。

一从茅店吹香后,踏雪来寻酒价高。

 

汉宫梅

饰玉含香立未央,不将颜色事君王。

后来玉树缘何事,能使陈家怨国亡。

玉破尘收迹已陈,刘郎从古惜芳春。

新妆日照明妃燕,冷落长门拜月人。

【录注】元刻本韦珪《梅花百咏》首句作“玉碎云收迹已陈”。

 

宫梅

素质萧然林下风,何年移植禁园中。

自从识得君王面,回首仙凡逈不同。

长门月冷漏迟迟,正是香愁粉怨时。

折得一枝无寄处,翻思红叶好题诗。

 

官梅

武昌湖上千株柳,何逊扬州几树花。

争似故山幽径侧,春风岁岁报新芽。

螺墙藓壁护苍虬,花落花开客去留。

谁是参军最相忆,迢迢从路到扬州。

 

廨舍梅

却月凌风迹已陈,水曹诗句尚清新。

如今不独扬州种,江北江南总是春。

种花官宇说扬州,何逊多情忆旧游。

二十四桥春暂歇,玉箫吹雪小红楼。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题作《衙宇梅》

 

柳营梅

亞夫才略动雄风,手植冰花玉垒中。

不是将军闲好事,为渠止渇藉成功。

花寨穿杨月挂弓,霜飞玉帐带春风

绿阴止渇将军老,灞上应魁白战功。

【录注】元刻本韦珪《梅花百咏》末句作“诗垒闲收百战功”。

 

城头梅(一云“艺梅将士兴偏嘉,树树芬芳郭外斜。应是阳春公造化,几番雨露挹冰花。)

止渇将军筑受降,剩栽玉树遍城隍。

天家雨露无私润,愿布阳春被八荒。

杖策寻芳近东郭,女垣无月亦精神。

角声吹彻霜天晓,十万人家总是春。

 

庭梅

阑干六曲护春风,白雪生香满院中。

夜静月明幺凤下,半窗疏影隔帘栊。

曲栏干外玉成行,犹似当年虢国妆。

不是化工私冷艳,自缘红紫怯冰霜。

 

书窗梅

雪冷香清夜诵时,十年辛苦只花知。

天公有意分蟾桂,先借东风第一枝。

拟魁春榜冠琼林,对白抽黄几夜深。

雪案香浮芸叶冷,平生清苦此时心。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第三句作“雪案香浮云叶冷”。

 

琴屋梅

三弄花间小院深,玉人遥听动春心。

清声弹落冰梢月,唤起高怀共赏音。

花月寒窗弹白雪,冷然写出广平心。

临风三嗅还三弄,清极香中太古音。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第三句作“临风三唤还三弄”。

 

棋墅梅

万玉成林覆石枰,两翁相对适闲情。

东风忽遣花如雪,绝似将军入蔡城。

孤山拟折东山屐,白战曹林望觧围。

妙斡神机先一点,落花随子斗斜飞。

 

僧舍梅

潇洒丛林玉一枝,宿根曾是悟禅机。

分明勘破罗浮梦,特把缁衣换素衣。

紫竹林中艾衲寒,净瓶晓折供金仙。

三生石上精魂在,清夜静参花月禅。

 

道院梅

玉骨清癯半似仙,一枝斜倚法坛前。

月明花下人朝斗,依约琼妃降九天。

玉佩光寒白锦袍,歩虚人立月华高。

赤松仙友如相问,近日玄都不种桃。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第三句作“赤松若遇如相问”。

 

茅舍梅

昨夜春风入草堂,篱根老树发清香。

相思不必将诗寄,却恐题诗会断肠。

数椽草屋延清客,竹作疏篱护雪葩。

不是玉堂无分到,且和明月寄山家。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第二句作“竹作疏篱护玉葩”。

 

檐梅

侬家老树临书屋,清夜看花睡不眠。

残雪半消寒月上,暗香和影度疏帘。

不碍丁东敲玉佩,小檐风韵属黄昏。

分明半幅推篷画,只欠枝头月一痕。

 

钓矶梅

渭川东畔春光早,傍水幽花带雪开。

一任风霜头白尽,不随渔父出山来。

苍苔石上老烟波,手把长竿倚玉柯。

闲系孤舟明月下,寒香一夜沁渔蓑。

 

樵径梅

窈窕若即溪上路,幽花的皪倚榛丛。

飘零不为楼头笛,恨煞朝南暮北风。

峻岭孤芳吐未匀,半欹山路半为薪。

带将担上来城市,饶取春风卖与人。

 

蔬圃梅

花发春畦菜甲新,抽青配白喜知音。

芳魂也羡冰壶味,来与先生话素心。

剪韭春园香暗浮,篱边墙角试寻幽。

诗人一任花俱痩,只愿民无菜色忧。

 

药畦梅

懒入春风桃李场,董仙林下郁清香

不因青子能酸苦,安得神农为品尝。

炎帝遗芳济世珍,园中百草让先春。

调羮妙手能医国,不说当年种杏人。

 

盆梅

新陶瓦缶胜琼壶,分得春风玉一株。

最爱寒窗闲读处,夜深灯影雪模糊。

月团香雪翠盆中,小技能偷造化工。

长伴玉山颓锦帐,不知门外有霜风。

 

雪梅

北帝司权播令新,天葩凡卉斗精神。

化工不让花神巧,特与増添一树春。

五出花开六出飞,玉肌寒拥素绡衣。

更看霽月同清白,一夜窗前痩影肥。

 

月梅

暗香浮动正朦胧,古树横斜浅水中。

清景满前吟不就,又移疏影过溪东。

素娥姑射斗婵娟,疏影分明不夜天。

散却广寒宫里桂,春光常满玉堂前。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末句作“清光常满玉堂前”

 

风梅

绰约肌肤不受吹,飘香墮玉怕春知。

凭谁领取东君意,传语封家十八姨。

花间少女剪春妍,粲粲霓裳舞队仙。

月夜遥看环珮冷,莫教吹落玉花钿。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首句作“花间少女剪春寒”, 第三句作“月夜摇香环珮冷”。

 

烟梅

琼林浮翠淡朦胧,遥望珠光隐现中。

一夜东风吹不散,晓看浑似碧纱笼。

梦隔梨云逗晓纨,苔枝浮翠泥春寒。

不嫌玉质笼轻素,留与诗人冷淡看。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首句作“梦隔梨云逗晓天”。

 

竹梅(宜题曰竹林梅)

乘鸾姑射下罗浮,鼓瑟湘妃出上游。

邂逅江干话心曲,冷香幽翠不胜愁。

浪说松林有美人,何如倚翠渭川滨。

岁寒遮掩春风面,一日可能无此君。

 

杏梅(宜题曰杏园梅)

赪颜相映小桃红,赖有清香辨异同。

夜静鼓琴花树下,直疑身在孔坛中。

董林蓦地暗香传,淡淡红芳照眼妍。

有客前村来问酒,牧童误指到花边。

 

苔梅

姑射仙人倚翠鸾,濛濛香雾湿飞翰。

夜深舞罢霓裳落,留得葱裙护晓寒。

古貌苍然鹤膝枝,土花生晕护春机。

玉堂试看青袍客,莫忘江南有白衣。

 

照水梅

玉树临流雪作堆,寒光疏影共徘徊。

多情最是黄昏月,配合春风不用媒。

一泓映出两南枝,仿佛明妆对镜时。

波面浮香天作底,芳魂浴雪影娥池。

 

水竹梅

寒流浸玉映疏林,翠袖绡裳冷不禁。

不向此中清浅处,谁能照见两君心。

波涵修翠玉玲珑,院落清幽自不同。

冷浸湘云带疏影,一般潇洒月明中。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第三句作“冷浸湘筠带疏影”。

 

水月梅

浮玉溪边夜未期,暗香疏影静相宜。

一时意味无人识,只有咸平处士知。

浅碧笼蟾蘸玉痕,乾坤清沁镜中春。

黄昏照影成三绝,纵有花光写不真。

 

杖头梅

短笻挑酒过西湖,折得冰梢傍玉壶。

日暮醉归山路险,风流不待倩人扶。

玉鸠横影暗香飘,绝胜江行挂酒瓢。

雪拥吟肩两清痩,一枝挑月过溪桥。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首句作“玉肌横影暗香飘”。

 

担上梅

有客孤山吊鹤归,半肩行李插疏梅。

街头儿女不觧事,刚道卖花人已回。

蜂蝶随人紫陌赊,挑将春色向谁家。

若逢公子休轻售,不比街头卖杏花。

 

隔帘梅

玉堂咫尺有神仙,翠箔笼春信不传。

日暮相思云树杳,一泓秋水自娟娟。

庭花映箔眩吟眸,一片湘云锁暮愁。

风捲黄昏疏影动,珊瑚枝上月如钩。

 

照镜梅

妆阁开奩对晓寒,菱花影里雪团团。

素鸾舞罢却飞去,留得芳容正面看。

铜瓶养素近妆台,一照芳心对面开。

应是嫦娥厌丹桂,换将疏影月中来。

 

玉笛梅

五月江城草木焦,断肠声里落英飘。

至今黄鹤楼头怨,千古令人恨不消。

谁家琼管奏春风,吹落江花曲未终。

黄鹤楼空人不见,一声声在月明中。

 

水墨梅

乌府先生节操刚,笔端凛凛缀冰霜。

不因面目颜如许,谁信于中有铁肠。

香销南国云愁地,影落西湖月暗天。

回首玉堂春梦杳,一涵黒雨起龙眠。

【录注】元刻本中峯禅师《梅花百咏》第二句作“影落西湖月暗笺”,末句作“一涵墨雨起龙眠”。

 

画红梅

琼林宴罢醉模糊,霞脸生香美且都。

却恐醒来颜色改,春风染作折枝图。

一夜花房赐守宫,丹青谁为写绯容。

却疑卯酒伤多后,绡帐春寒睡正浓。

 

纸帐梅

溪藤十幅簇春温,时有清香入梦魂。

多少罗帏好风月,不知消得几黄昏。

春融剡雪道人家,素幅凝香四面遮。

明月满床清梦觉,白云影里见疏花。

 

 

 

    元翰林冯海粟作《梅花百咏》以索中峰禅师和章,师谈笑间不逾日而尽答之,二公真梅花知己也。今其诗裁冰镂雪,慕绘入神,而逸韵藻思,实堪伯仲。于肃愍诗所称“海粟俊才应绝世,中峰道韵不婴尘”者,岂虚语哉?和靖句不独专美于前矣。又有韦徳珪集,虽亦百首,然八九皆中峰作,而履靖所和百首,则扯曵枯淡不堪,与二公涤砚矣。兹悉弃去,止取二帙,讎校而彚集之为梅花谱韵焉。但中峰集独缺东阁一题,而韦集有之,则偶逸于此,而适存于彼,信珠玑咳唾,不容遗弃人间也,爰为补入,以成全璧,仍俟考订云。

    予所见二公诗,各有别本,中峰集特字句偶异,而海粟则有全首俱非者,今细为研证,盖出于不解事者之妄改耳。如《矮梅》诗云“大材未必难为用,禹殿云深锁栋梁”,盖大禹廟中有梅梁,冯正用此,乃改“云锁杏梁”,岂以相如《长门赋》有“饰文杏以为梁”句耶?与此何渉耶。《庚岭梅》诗云“枝南枝北元同干,何事东风亦有偏”,盖庾岭梅南枝已落北枝方开,有寒暖之异,故摭遗梅花诗“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种春风有两般”正此意。乃改云“几阵东风玉蕊妍”,何以与元同干相照耶?《江梅》诗云“自怜不入离骚谱,待把芳心吊楚魂”,盖《离骚》备言兰蕙蓉菊等花而不及梅,故云然,乃改云“不入繁华境”何以与“吊楚魂”相照耶?《远梅》诗云“何日移栽近茅屋,繁华乱插向晴空“,盖用杜诗”安得健歩移远梅,乱插繁华向晴吴”,乃改云“芳枝清馥散晴空”何耶?《廨舍梅》诗云“却月凌风迹已陈,水曹诗句尚清新”,盖“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正何逊本诗也,乃改云“向日迎风绕槛陈”则陈字当作何解耶?且何以与“尚清新”相照耶?夫此数诗者,用事典确晓然可据,而率意妄改,殊堪捧腹。其他字句之拙赘者,更不可枚举。本与履靖和诗同刻,疑即履靖所改,今观其和《东阁梅》诗云“何逊当年爱艺梅,日登东阁手擎杯”,夫“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此杜甫因斐廸寄诗而及逊,非逊事也。又观其补《陇头梅》云“逝水滔滔不復西,陇头驿使路无稽”,夫“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此陆凯寄梅赠范晔诗也,时凯居江南,晔居长安,则梅寄陇头人,非陇头有梅也。今错误若此,岂非不解事者乎,则履靖之诗可知矣,冯诗之为履靖所改,抑又可知矣。予惟从元本稍参校之,而附记之如此,夏洪基识。

 

《梅花百咏》一卷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