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觞醉月
飞觞醉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952
  • 关注人气: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民国·顾宪融《填词门径》(四)

(2012-08-17 11:21:35)
标签:

稼轩

玉田

白石

南宋

木兰花慢

杂谈

分类: 资料荟萃

第三章  论南宋词

 

    词至南宋,可云极盛时代,黄昇散花庵中兴以来,《绝妙好词选》及周密《绝妙好词》所载不下二百馀家,而以稼轩、白石、玉田、碧山、梅溪、梦窗六家为其表率焉。南宋之词有不同于北宋者,北宋人善用重笔,惟重能大,惟重能拙,南宋人善用深笔,惟深能细,惟深能细密。北宋多雨雪之感,南宋多禾黍之思,北宋主乐章,故情景但取当前,无穷极高深之趣,南宋则文人弄笔,彼此争名,勾心斗角,无巧不臻,然南宋有门径,故似深而转浅,北宋无门径,故似易而实难也。

 

一、  辛弃疾

    辛弃疾字幼安,历城人。耿京聚兵山东,留掌书记,奉表南归,高宗见授承务郎,累官龙图阁待制,进枢密院都承旨。德祐初,以谢枋得请,赠少师,谥忠敏。有《稼轩长短句》十二卷。

    彭羡门曰:稼轩词胸有万卷,笔无点尘,激昂排宕,不可一世。邹程村曰:词至稼轩,经子百家,行间笔下,驱斥如意。又曰:稼轩雄深雅健,自是本色,俱从南华冲虚得来,然词之多亦无如稼轩者。中调、小令亦间作妩媚语,观其得意处,真有压倒古人之意,周止庵曰:稼轩不平之鸣,随处輒发,有英雄语,无学问语,故往往锋颖太露,然其才情丰艳,思力果锐,南北两朝实无其匹,无怪流传之广且久也。又曰:世以苏辛并称,苏之自在处,辛偶能到之,辛之当行处,苏必不能到。二公之词,不可同日语也。又曰:后人以粗豪学稼轩,非徒无其才,并无其情,稼轩固是才大,然情至处,后人万不能及。梨庄曰:辛稼轩当弱宋未造,负管乐之才,不能尽展于用,一腔忠愤,无处发泄,观其与陈同甫抵掌谈论,是何等人物,故其悲歌慷慨抑郁无聊之气,一寄之于词,今乃欲于搔头传粉者比,是岂知稼轩者。王阮亭谓石勒云:大丈夫磊磊落落,终不学曹孟德、司马仲达狐媚,稼轩词当作如是观。余谓有稼轩之心胸,始可为稼轩之词,今粗浅之辈,一切乡语猥谈,信笔涂鸦,自负我稼轩也,岂不令人齿冷。

 

祝英台近

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断肠点点飞红,都无人管,倩谁劝流莺声住? 

鬓边觑,试把花卜心期,才簪又重数。罗帐灯昏,哽咽梦中语: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带愁归去?

【录注】“点点”一作“片片”,“谁劝”一作“谁唤”,“哽咽”一作“呜咽”,“”一作“”,“带愁归去”一作“将愁归去”。

 

摸鱼儿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永遇乐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

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木兰花慢  滁州送花倅

老来情味减,对别酒,怯流年。况屈指中秋,十分好月,不照人圆。无情水,都不管,共西风只管送归船。秋晚莼鲈江上,夜深儿女灯前。

征衫,便好去朝天。玉殿正思贤。想夜半承明,留教视草,却遣筹边。长安故人问我,道愁肠殢酒只依然。目断秋霄落雁,醉来时响空弦。

 

念奴娇  书东流村壁

野棠花落,又匆匆、过了清明时节。刬地东风欺客梦,一枕云屏寒怯。曲岸持觞,垂杨系马,此地曾轻别。楼空人去,旧游飞燕能说。

闻道绮陌东头,行人曾见,帘底纤纤月。旧恨春江流不尽,新恨云山千叠。料得明朝,尊前重见,镜里花难折。也应惊问:近来多少华发!

【录注】“不尽”一作“未断”。

 

青玉案  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二、  姜 

    姜虁字尧章,鄱阳人,流寓吴兴,自号白石道人,进乐书免解,不第而卒,有《白石词》五卷。

    范石湖曰:白石有裁云缝月之妙手,敲金戛玉之奇声。沈百时曰:白石情劲知音,亦未免有生硬处。张叔夏曰:姜白石如野云孤飞,去留无迹。又云:白石词不惟清虚,且又骚雅,读之使人神观飞跃。宋翔凤曰:词家之有姜白石,犹诗家之有杜少陵,继往开来,文中关键。其流落江湖,不忘君国,皆借托比兴,于长短句寄之,如《齐天乐》伤二帝北狩也,《扬州慢》惜无意恢复也,《暗香》、《疏影》恨偏安也,盖意愈切则辞愈微,屈宋之心,谁能见之。凡此皆导著白石佳处,独周止庵《词辩》则深致不满,周氏曰:北宋词多就景叙情,故珠圆玉润四照玲珑,至稼轩、白石一变而为即事叙景,使深者反浅,曲者反直,吾十年来服膺白石,而以稼轩为外道。由今思之,可谓瞽人扪签也。稼轩郁勃故情深,白石放旷故情浅;稼轩纵横故才大,白石局促故才小,惟《暗香》、《疏影》二词寄意题外,包蕴无穷,可与稼轩伯仲,余俱据事直书,不过手意近辣耳。又曰:白石如明七子诗,看是高格响调,不耐人细想。又曰:白石以诗法入词,门径浅狭,如孙过庭书,但便后人模仿。又曰:白石好为小序,序既是词,词仍是序,反覆再观,如同嚼蜡矣。词序序作词缘起,以此意中未备也。今人论院本尚知曲白相生,不许复沓,而独津津于白石词序,一何可笑。按姜氏词高远峭拔,清气盘旋,其才力自有过人处,周氏所云,未为定论,若小序繁冗,自无足论,学者欲求下手处,当先自俗处求雅,滑处求涩可也。

 

暗香(石湖咏梅)

旧时月色。有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疏影(同上)

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里相逢,篱角黄昏,无言自倚修竹。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还教一片随波去,又却怨、玉龙哀曲。等恁时、重觅幽香,已入小窗横幅。

 

扬州慢(序略)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淡黄柳(序略)

空城晓角。吹入垂杨陌。马上单衣寒恻恻。看尽鹅黄嫩绿,都是江南旧相识。
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强携酒、小乔宅,怕梨花落尽成秋色。燕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

 

忆王孙(番阳彭氏小楼作)

冷红叶叶下塘秋。长与行云共一舟。零落江南不自由。两绸缪。料得吟鸾夜夜愁。

 

齐天乐(蟋蟀)

庾郎先自吟愁赋。凄凄更闻私语。露湿铜铺,苔侵石井,都是曾听伊处。哀音似诉。正思妇无眠,起寻机杼。曲曲屏山,夜凉独自甚情绪。

西窗又吹暗雨。为谁频断续,相和砧杵。候馆吟秋,离宫吊月,别有伤心无数。豳诗漫与。笑篱落呼灯,世间儿女。写入琴丝,一声声更苦。

 

翠楼吟(武昌安远楼成)

月冷龙沙,尘清虎落,今年汉酺初赐。新翻胡部曲,听毡幕、元戎歌吹。层楼高峙。看槛曲萦红,檐牙飞翠。人姝丽。粉香吹下,夜寒风细。
此地。宜有词仙,拥素云黄鹤,与君游戏。玉梯凝望久,叹芳草、萋萋千里。天涯情味。仗酒祓清愁,花销英气。西山外。晚来还卷,一帘秋霁。

 

三、  张 

    张炎字叔夏,号玉田,循王俊之后,侨居临安,自号乐笑翁,著《乐府指迷》,又有《玉田词》三卷,《山中白云词》八卷。

    戈顺卿曰:玉田词,郑所南称其飘飘徵情,节节弄拍。仇山村称其意度超元,律吕谐洽,是真词家之正宗,填词者必由此入手,方为雅音。玉田自云:词欲雅而正,雅正二字,示后人之津梁,即写自家之面目。知此二字者,始可与论词,始可与论玉田之词。盖世之词家动曰:能学玉田,此易视乎玉田而云然者,不知玉田易学而实难学。玉田以空灵为主,但学空灵,而笔不转深,则其意浅,非入于滑,既入于麤矣。玉田以婉丽为宗,但学其婉丽,而句不炼精,则其音卑,非近于弱,即近于靡矣。故善学之,则得门而入,升其堂,造其室,即可与清真、白石、梦窗诸公互相鼓吹。否则浮光掠影,貌合神离,仍是门外汉而已。周止庵曰:玉田近人所最尊奉,才情诣力,亦不后诸人,终觉积谷作米,把缆放船,无开阔手段,然其清绝处自不易到。又曰:玉田词佳者匹敌圣与,往往有似是而非处,不可不知。又曰:叔夏所以不及前人处,只在字句上着工夫,不肯换意,若其用意佳者,即字字珠辉玉映,不可指摘。近人喜学玉田,亦为修饰字句易,换意难耳。

 

高阳台(西湖春感)

接叶巢莺,平波卷絮,断桥斜日归船。能几番游,看花又是明年。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怜。更凄然。万绿西泠,一抹荒烟。

当年燕子知何处,但苔深韦曲,草暗斜川。见说新愁,如今也到鸥边。无心再续笙歌梦,掩重门、浅醉闲眠。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啼鹃。

 

木兰花慢(归隐湖山书寄陆处梅)

二分春是雨,采香径、绿阴铺。正私语晴蛙,于飞晚燕,闲掩纹疏。流光惯欺病酒,问杨花、过了有花无。啼鴂初闻院宇,钓船犹系菰蒲。

林逋。树老山孤。浑忘却、隐西湖。叹扇底歌残,蕉间梦醒,难寄中吴。秋痕尚悬鬓影,见莼丝、依旧也思鲈。黏壁蜗涎几许,清风只在樵渔。

 

解连环(孤雁)

楚江空晚。怅离群万里,恍然惊散。自顾影、欲下寒塘,正沙净草枯,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叹因循误了,残毡拥雪,故人心眼。

谁怜旅愁荏苒。谩长门夜悄,锦筝弹怨。想伴侣、犹宿芦花,也曾念春前,去程应转。暮雨相呼,怕蓦地、玉关重见。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

 

甘州

记玉关、踏雪事清游。寒气敞貂裘。傍枯林古道,长河饮马,此意悠悠。短梦依然江表,老泪洒西州。一字无题处,落叶都愁。

载取白云归去,问谁留楚佩,弄影中洲。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向寻常野桥流水,待招来、不是旧沙鸥。空怀感,有斜阳处,却怕登楼。

 

四、  王沂孙

    王沂孙字圣与,又号中仙,会稽人,著有《花外集》两卷,一名《碧山乐府》。

    戈顺卿曰:予尝谓白石之词空前绝后,匪特无可比肩,抑且无从入手,而能学之者则惟中仙。其词连意高远,吐韶妍和,其气清故无粘滞之音,其笔超,故有宕往之趣,是真白石之入室弟子也。周止庵曰“中仙最多故国之感,故着力不多,天分高绝,所谓意能尊体也。又曰:中仙最近叔夏一派,然玉田自逊其深处。

 

扫花游(绿阴)

卷帘湿翠,过几阵残红,几番风雨。问春住否。但匆匆暗里,换将花去。乱碧迷人,总是江南旧树。漫凝伫。念昔日采香,人更何许。

芳径携酒处。又荫得青青,嫩苔无数。故林晚步。想参差渐满,野塘山路。倦枕闲床,正好微曛院宇。送凄楚。怕凉声、又催秋暮。

【录注】“卷帘湿翠”一作“卷帘翠湿”。“残红”一作“残寒”。“问春往否”一作“问春住否”。“人更何许”一作“今更何许”。

 

齐天乐(萤)

碧痕初化池塘草,荧荧野光相趁。扇薄星流,盘明露滴,零落秋原飞磷。练裳暗近。记穿柳生凉,度荷分暝。误我残编,翠囊空叹梦无准。

楼阴时过数点,倚阑人未睡,曾赋幽恨。汉苑飘苔,秦宫坠叶,千古凄凉不尽。何人为省。但隔水馀晖,傍林残影。已觉萧疏,更堪秋夜永。

【录注】“秦宫坠叶”一作“秦陵坠叶”。

 

高阳台

残雪庭除,轻寒帘影,霏霏玉管春葭。小帖金泥,不知春是谁家。相思一夜窗前梦,奈个人、水隔天遮。但凄然,满树幽香,满地横斜。

江南自是离愁苦,况游骢古道,归雁平沙。怎得银笺,殷勤与说年华。如今处处生芳草,纵凭高、不见天涯。更消他,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录注】“残雪庭除”疑似“残雪庭阴”之误,“春是谁家”一作“春在谁家”。

 

五、  史达祖

    史达祖字邦卿,著有《梅溪词》二卷。

    张功甫《梅溪词序》云:纤绡泉底,去尘眼中,妥帖轻圆,特其馀事。又曰:有环奇警迈、清新闲婉之长,而无拖荡汙淫之失,端可以分鑣清真,平睨方回。姜白石曰:邦卿词奇秀清逸,融情景于一家,会句意于两得。戈顺卿曰:周清真善运化唐人诗句,最为词中神庙之境,而梅溪亦擅其长,笔意更为相近。予尝谓梅溪乃清真之附庸,若仿张为作词家主客图,周为主,史为客,未始非定论也。

 

双双燕

过春社了,度帘幕中间,去年尘冷。差池欲住,试入旧巢相并。还相雕梁藻井,又软语商量不定。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

芳径,芹泥雨润,爱贴地争飞,竞夸轻俊。红楼归晚,看足柳暗花暝。应是栖香正稳,便忘了天涯芳信。愁损翠黛双蛾,日日画阑独凭。

【录注】“柳昏花暝”一作“柳暗花暝”,“应是”一作“应自”。

 

寿楼春(寻春服有感)

裁春衫寻芳。记金刀素手,同在晴窗。几度因风残絮,照花斜阳。谁念我今无裳。自少年、消磨疏狂。但听雨挑灯,敧床病酒,多梦睡时妆。

飞花去,良宵长。有丝阑旧曲,金谱新腔。最恨湘云人散,楚兰魂伤。身是客,愁为乡。算玉箫、犹逢韦郎。近寒食人家,相思未忘苹藻香。

 

秋霁

江水苍苍,望倦柳愁荷,共感秋色。废阁先凉,古帘空暮,雁程最嫌风力。故园信息。爱渠入眼南山碧。念上国。谁是、脍鲈江汉未归客。

还又岁晚,瘦骨临风,夜闻秋声,吹动岑寂。露蛩悲、清灯冷屋,翻书愁上鬓毛白。年少俊游浑断得。但可怜处,无奈冉冉魂惊,采香南浦,翦梅烟驿。

 

燕归梁

独卧秋窗桂未香。怕雨点飘凉。玉人只在楚云傍。也著泪、过昏黄。

西风今夜梧桐冷,断无梦、到鸳鸯。秋钲二十五声长。请各自,奈思量。

 

临江仙

愁与西风应有约,年年同赴清秋。旧游帘幕记扬州。一灯人著梦,双燕月当楼。

罗带鸳鸯尘暗澹,更须整顿风流。天涯万一见温柔。瘦应因此瘦,羞亦为郎羞。

 

六、  吴文英

    吴文英字君特,号梦窗,四明人。有甲乙丙丁词稿四卷。

    戈顺卿曰:梦窗从履斋诸公游,晚年好填词,以绵丽为尚,运意深远,用笔幽邃,练字练句,迥不犹人。貌观之雕繢满眼,而实有灵气行乎其间,细心吟绎,觉味满于回,引人入胜,既不病其晦涩,亦不见其堆垛,此与清真、梅溪、白石并为词学之正宗,一脉真传,特稍变其面目耳。犹之玉谿生之诗,藻采组织,而神韵流转,旨趣永长,未可妄讥其獭祭也。周止庵曰:梦窗每于空际转身,非具大神力不能。又曰:梦窗非无生涩处,总胜空滑,况其佳者,天光云影,荡漾绿波,抚玩无斁,追寻已远。又曰:君特意思甚感慨,而寄情闲散,使人不易测其中之所有,按梦窗刻意学清真,而深得其妙,但有时用事太晦处,人不易知,故玉田以为七宝楼台,眩人眼目,拆碎下来,不成片段也。

 

忆旧游(别黄淡翁)

送人犹未苦,苦送春、随人去天涯。片红都飞尽,正阴阴润绿,暗裹啼鸦。赋情顿雪双鬓,飞梦逐尘沙。叹病渴凄凉,分香瘦减,两地看花。

西湖断桥路,想系马垂杨,依旧敧斜。葵麦迷烟处,问离巢孤燕,飞过谁家。故人为写深怨,空壁扫秋蛇。但醉上吴台,残阳草色归思赊。

 

风入松

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西园日日扫林亭,依旧赏新晴。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莺啼序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廻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後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彷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澹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关辽海沈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七、  其余诸家

    南宋词家除以上数家外,更录张孝祥、康与之、姜捷、刘过、周密、朱藻等各一二首。

 

念奴娇  过洞庭(张孝祥)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界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吸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六洲歌头(张孝祥)

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征尘暗,霜风劲,悄边声。黯销凝。追想当年事,殆天数,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膻腥。隔水毡乡,落日牛羊下,区脱纵横。看名王宵猎,骑火一川明。笳鼓悲鸣。遣人惊。
念腰间箭,匣中剑,空埃蠹,竟何成。时易失,心徒壮,岁将零。渺神京。干羽方怀远,静烽燧,且休兵。冠盖使,纷驰骛,若为情。闻道中原遗老,常南望、羽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满庭芳    冬景(康与之)

霜幕风帘,闲斋小户,素蟾初上雕笼。玉杯醽醁,还与可人同。古鼎沈烟篆细,玉笋破、橙橘香浓。梳妆懒,脂轻粉薄,约略淡眉峰。

清新,歌几许,低随慢唱,语笑相供。道文书针线,今夜休攻。莫厌兰膏更继,明朝又、纷冗匆匆。酩酊也,冠儿未卸,先把被儿烘。

 

虞美人(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霜天晓角    折花(蒋捷)
人影窗纱。是谁来折花。折则从他折去,知折去、向谁家。
檐牙。枝最佳。折时高折些。说与折花人道,须插向、鬓边斜。

 

醉太平    闺情(刘过)

情深意真。眉长鬓青。小楼明月调筝。写春风数声。

思君忆君。魂牵梦萦。翠销香暖云屏。更那堪酒醒。

 

一萼红    登蓬莱阁(周密)

步深幽,正云黄天淡,雪意未全休。鉴曲寒沙,茂林烟草,俯仰千古悠悠。岁华晚,漂零渐远,谁念我,同载五湖舟?磴古松斜,崖阴苔老,一片清愁。

回首天崖归梦,几魂飞西浦,泪洒东州。故国山川,故园心眼,还似王粲登楼。最负他,秦鬟妆镜,好河山,何事此时游!为唤狂吟老监,共赋销忧。

 

丑奴儿    春暮(朱藻)

障泥油壁人归后,满院花阴。楼影沉沉。中有伤春一片心。
闲穿绿树寻梅子,斜日笼明。团扇风轻。一径杨花不避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