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诗人,作家,复旦诗社指导教师

新作《乡卫生院》

转载 2015-07-15 09:49:38

《乡卫生院》

 

那是一九八八年夏天。有人在马路上叫卖葡萄,藤叶还

油油的,几乎要沿着棕绳往扁担上爬。我母亲去河对岸山窝里

打了一桶山泉回来,女人们抢着舀一瓢,在大街上痛饮。

铝瓢遮住了面目,她们的发缕,在习习山风之中几乎纹丝不动。

突然,民政所的老王从乡政府大院高高的正方形门洞里

奔出来。他身后的年轻人汗珠滚滚,解放鞋后帮踩在满是

黄泥的脚后跟下。招待所的服务员拿起竹竿,扑打着

半院子的白被单,空气的振动,应和着炉子里火苗的起伏。

孤寡裁缝秦师傅那时还没被山洪冲走,他在店门口蒸花生包,

徒弟的一双儿女快停止了哭闹。老王前面,很远的地方,

一群人已从桥上过了河,两副门板似的东西像树叶轻飘飘地,

落在了乡卫生院那大瓦房的屋顶下。我听到从县城返回的班车

在身后按响了喇叭,班主任胡小娥在跳下车门的那一刻,

撑开了一把红色的遮阳伞。平平递给我一个眼色,我们赶紧

加快滚动铁环,越到了杀猪的李金斗那 肥硕的身躯前面。

老王似乎已等不及往东走四百米上那座石拱桥。他滑下草坡,

半个身体探进了东溪里。溪水很急。他怔怔地在水里定了一会,

又踩上了一块滑腻的石头,一个趔趄,就几乎被激流送到了

对岸。远远地,很多人都在往卫生院方向跑,田埂上的洋鸭,

受惊了冲向稻田深处,停落之地,稻杆折损成一条长长的峡谷。

一个年轻女人,浑身湿漉漉地躺在门诊部门口一张青色

长木桌上。她光裸的双脚,被阳光仔细地审视着。一只似乎

还刚被蒿草割着过,血滴像乳汁一般,细细密密地渗出来。

她的黑色麻裤下端挽起,不少细沙在皱褶里清晰可见。

几个女人靠墙而立,扶着一个抱女婴的中年妇人,一起垂泪。

两三岁的女婴并不哭泣,她挣扎,跳下来,跑到那个犹如

熟睡的女人身边,拿起地上机器的插管,怯生生地,去碰

她苍白而弯曲的手指。再往里面,很多人,围在取药处左拐的

第一个病房门口。里面没有医生护士,病床上只躺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上身赤裸,裤子褪至膝盖,已大小便失禁。但他不时

睁开眼,淡淡地,望向门口影影绰绰的人群。陌生人,熟人,

病人,追求者,孩子,孩子的母亲。可能就是女人们所说的

那个妻子喝过大半又被他抢下一饮而尽的农药瓶,此刻就

像一件证物,或一处遗迹,静静地被放置在他脚旁的地上。

他听到了楼道里传来老王的嚎哭,便侧转身来。他硕大的阴茎,

完全暴露。那件鲜活而充满噪音的事物,时而直直地挺立,

时而又彻底地倒伏下去,像一面旗帜,又像我童年所经常见到

的坟墓上的灵幡。

 

2015.7.14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鑲栨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53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