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鲁十二家园
鲁十二家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9,161
  • 关注人气: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娜恩达拉:共同的记忆——水珠里的记忆

(2010-09-13 22:44:22)
标签:

文化

分类: 共同·记忆

娜恩达拉:共同的记忆——水珠里的记忆娜恩达拉(达斡尔族):水珠里的记忆

一条银河挂在天上,从河里跌下一滴水珠,落在我虔诚的掌心上。我的另一只手上端着鲁迅文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暮色中,我脑子里浮显出隐居在北京嘈闹背后的独门独院,幽绿的树与古朴的凉亭无声的迎纳了我,我的心灵匍匐在伸向二楼办公室的楼梯时,还是惊扰了流泻在扶手上的日光。

那间不大的办公室里坐着两个男人,一个大眼睛,一个戴着眼镜。我站在门口说,我找温华老师。那位大眼睛的男人说,我就是。我诚惶诚恐的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依名字应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女老师,怎么是男老师了。我揉捏着汗津津的手指,不知所措。许久才说,孙吉民老师跟我通过电话。戴眼镜的男人笑着说,那是我打的。我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两天前,我正穿越北京喧闹的街道,耳边传来了他的声音,那时我便看到了他真诚的笑。

我把水珠寄养在一个瓮里,又一个暮色中,走进了那个独门独院,走进了门上贴着我名字的房间。我放下背包,乘着夜晚的地铁,穿行在北京的地下时,施战军院长召来物业,打开一楼所有的空房子,为安置在阴面的三位女学员重新安排不潮湿的房间,一直忙碌到连星星都眨累了眼睛。

我在北京十余年生活的记忆中,这般因文学的呵护而热泪盈眶是第一次,我在车厢内一直亲吻手机亮晶晶的屏幕。将近午夜了,大眼睛的温华老师来电话,说安心来上课吧,房间没有问题了。后来才得知是他把自己值班御用的房间腾献出来了。

开学了。我带着不能用言语倾诉的别样心绪,捧起那滴没有颜色没有气味的水珠,以文学的名义跟大家相聚在“心中的圣湖”。

窗台上飞来一只小雀,她顽皮的影子与一弯顶着无数小叶的枝条,一起热闹地流泻在我的书桌上。温华老师也可曾在这块窗玻璃前,睁开值班的大眼睛,读过相似的时光?

第一遍铃声响起,我快速的扑向五楼的“教堂”,端坐我的坐席上。在偌大的鲜红字幕前,与施战军院长第一次见面,与开学典礼前就亲临每一房间看望大家的张健院长和白描院长见面,与美丽的铁凝主席见面。

我的耳朵上挂着积淀了一个民族迁徙史的车轮,那是我专门从手工制作的微缩大轱辘车上卸下的柳编车轮。我点着一根红蜡烛,烧红了缝纫针,在车轭上穿了小洞,挂上银质挂钩,垂在耳垂上的。

我也从家乡的敖包摘下一条蓝哈达,献给了我的文学导师张陵,那一刻,他眼睛里面的光芒,照亮了我设立在心堂中祭拜文字的神龛,照亮了我懵懂的眼神。

精彩纷呈的讲座像莲花般绽放在心窝,文学的河流便娟娟而来了,河里有翠绿的水草,有蛙鸣,有鱼,浮着一朵朵花,从天边飘来了一截芳香的木头,还有许许多多用眼睛看不见的灵性的东西。

我的水珠融汇在这条流域里,也沾染了万种气味,千类色彩。这种质变触动了沉睡在我内心的那头睡狮的鬃毛,使我发现了另一个我,原来我可以是这样的,可以成为这样的一个人,可以头上插一杆文学的红旗,登上万里长城。

长城,我登过很多次,但与这样特别的团队一起站在历史城墙的顶端时,我为祖国又一次感慨万千,为与我一起攀登的兄弟姐妹而豪情万丈。

千年之前,祖国就这样盛世壮观。千年之后,我身边的文学青年身上流淌的血液是如此的汹涌激荡,少言寡语的我默默地注视着每一张激情生动的脸庞。

我们攀泰山,我们登万里长城,我们插上想象的翅膀飞到鲁迅的故居。一双双温暖的大手在默默地托载着我们的骨骼和灵魂,放弃了每一个可以休憩的节日,与我们相守在文学的湖畔,怕我们在月圆的夜晚想家,怕我们在新年的钟声中孤寂。

我回到离开了十余年的莫力达瓦以后,北京的天,北京的楼,都变得模糊不清了,唯独那个独门独院的院落,这样让我牵挂。

白描院长病了。我们一次次在2010年的星空下,打开感念的心灵,为病床上的院长祈祷……成曾樾院长病了。我们一次次在他走向医院的路上,在心中祈灵祈福……

我不知道还有谁病了。我知道我病过几次。我接过鄂温克族同学滚烫的水杯。我怀里搂过满族同学温暖的电热宝,仡佬族和傣族同学来看望时,我睡得那么踏实,浑然不觉。大巴上,瑶族同学盖在我寒战的身上的衣服那么温馨。在我没有力气去食堂时,羌族同学为我打过热腾腾的餐饭,蒙古族同学为我泡过贴心的方便面。彝族同学在我去医院的路上打过焦急的电话。畲族同学嘱咐身体第一,创作第二。温华和严迎春两位班主任见面就问好了没有好了没有。

如今,依然有那么多来自大江南北的眼睛在关注着病怏怏的我,依然有那么多的问候在温暖着我的床榻,这些都是在鲁迅文学院种下的虔诚的种子,她因文学而生根发芽,逐渐长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和谐大树。

我的水珠,也被心灵感恩的露珠滋润,从没有气味没有颜色蜕变为有芳香有色彩了,蓄满了绚烂的记忆之花。

我说,《红楼梦》是一件挂在任何一个时代的墙壁上,都是价值连城的红旗袍的话,那么,在鲁迅文学院度过的四个月时光就是给多少钱都不卖的“瑰宝”!

(后记:鲁迅文学院第十二届中青年少数民族作家高研班于2009年9月6日开班,为纪念一周年,鲁十二公共博客于2010年9月3日发起抒写“共同记忆”的倡议,我也写了一篇,权当是真正的记忆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