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劳马
劳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87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寡 妇

(2010-04-22 14:17:33)
标签:

杂谈

     “寡妇”姓白,人称白寡妇。寡妇不穿裙子,因为他是男人。

     一个男人被冠以“寡妇”绰号,既难听又残忍,但人们还是这么叫着,他也被迫接受了。

     白寡妇今年四十出头,一直未婚。他从小跟着守寡的妈妈和四个姐姐厮守,性格和动作乃至某些生理特征极像女孩儿。除了站着撒尿,几乎没法与女生区别开来。“白寡妇”本来是村里人背后称呼其母亲的,母亲去世后这个“封号”传给了他,由外号而演变成大名,从背后窃语转为当面直呼。一提起白寡妇,谁都知道指的是他,而他原来的大名或学名,甚至连他本人都说不清。

     白寡妇说起话来细声细气,比村子里的老娘儿们的粗嗓门儿嗲多了。当年公社里的文艺宣传队排演样板戏片断,他曾扮演过李铁梅和阿庆嫂,扮相虽说不上漂亮,但那念白和唱腔,活脱脱一位真女子。仅从声音鉴定,没有谁会把他当成男人。

     他走路的体态和习惯的手势,更让女人惭愧又让男人着迷。有一年的八月十五晚上,他去姐姐家送月饼,半路上突然被一个膀大腰圆的野小子从背后抱住,又啃又亲,新买的衣服都给撕成了两片,等他好不容易挣脱着转过身子,那位色狼大呼上当,哇哇地吐了一地。

     白寡妇手巧,会一手好针线活儿,遇到编织毛衣之类的难事儿,总有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向他讨教。夏日里,村东头大柳树下,成群的娘儿们围坐在一起,一边纳凉,一边说笑,一边做着针线活儿。这中间,十有八九坐着这位假寡妇。显然,在村里的女人眼中,早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同类了。

     他年轻时,准确点说,当他还是一个小伙子时,有一次队长当众羞辱他,说他的裤裆里没什么玩意儿,并怂恿正在田里干活的男女社员们去扒他的裤子。大伙儿起哄着把他按倒在麦地里,你一把我一把地又抓又摸,队长在一旁哈哈大笑,结果有人说抓到根棍子,有的说摸到个口子。那一天,他一直哭到后半夜。

     去年春节,我回家过年,听村里的人讲,白寡妇结婚了,媳妇是个真寡妇,带了个半大的儿子。这媳妇原来是队长的老婆,前年队长开拖拉机上山拉石头,半路翻了车被石头砸死了。村里的人还说,白寡妇老婆带来的儿子从长相到性格都像后爹,真应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老话儿。现在如果有人在他家门口一喊“白寡妇”,他一家三口总是同时答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傻 子
后一篇:探 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傻 子
    后一篇 >探 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