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劳马
劳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87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差 错

(2010-03-10 17:53:35)
标签:

杂谈

     天上突然下起了雨。

     大地干旱得太久了,雨点落下来砸得尘土飞扬,大街上弥漫着刺鼻的土味儿。

     连续阴了好几天,却总不见水气。人们焦急地渴盼着,雨点终于落在了人的脸上。他想起了临产的妻子,她和天气一样,浓云密布却不下雨。

     他刚从医院出来,心里真有些不耐烦了。大夫说,急什么,是你们记错了日子。你回家等着吧,一个月内不会有事儿的。一个月?简直是胡扯!日子也许记得不太准,但最多误差几天,绝不会差一个多月。大夫比他还急,连推带搡地把他轰了出来。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我干了半辈子接生业务,还不如你吗?

     大夫告诉他,让他太太住两天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胎儿的胎位正不正。大夫催他回去取住院押金,他没等妻子从检查室出来就往回走了。

     路上的行人捂着脑袋奔跑。虽然是阴天,但人们对下雨已不抱希望,带伞的人不多。他走在人行道上,神情恍惚地注视着四处躲雨的人群,却又视而不见。有几次,差一点被狂奔的行人撞倒。他满脑子都装着对妻子预产期的疑问。雨打在他的脸上,他似乎没有一丝反应。他暗自在心里反复计算着日子,越想越不对劲,即使是离开家的那天夜里“命中”的话,也该到日子啦。有误差,也是几天的事情,但不可能差到像大夫说的那个程度。难道是在我走后的两个月里,有人趁机“帮忙”?他心里一阵发紧,且有刺骨的感觉。是他,是他,一定是那小子。狗日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他的眼睛在往外鼓,牙齿咬得咯咯响。

     他转身拐进了一条胡同。这是通向那个“狗日的”家的路。他要揪住那个家伙的领子,把他拽到大街上,就在这雨天里,用左勾拳揍他的右腮帮子,打掉他三分之二的牙齿,然后把他摔倒在地,用右脚狠踢他的左肋,再把他的狗头按在下水道里……想像力使他解了气,他心里轻松了一些,他仿佛看到了那“狗日的”跪地求饶的惨相。

     家里没有人,他用脚踢了几下门,屋里没有任何反应。他气哼哼地绕到窗前,来回踱着步。他愤怒地等了一会儿,再也无法遏制心中的怒火。于是,四处寻找砖头,趁无人发现,迅速抛向“狗日的”窗户。一连扔了十几块砖头。

呼机突然响了,是医院在呼他——“儿子已产下,母子平安,请速来医院。”他怔住了,然后飞也似的奔向医院。

     下午轰他走的那位大夫没有不好意思,只是说认错了人,把他当成另一位产妇的丈夫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叫 板
后一篇:连衣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叫 板
    后一篇 >连衣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