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劳马
劳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20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烫伤

(2009-11-19 14:47:27)
标签:

杂谈

亲热完了之后,他特别想回到妻子身边。她用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笑着说:“你不是要陪我一个晚上吗?不尽兴是吧,我们可以再来一次嘛。”

“噢,不,不是那个意思。我忽然想起一份材料,明天一早要用,我把它忘在家里了。”他扯了个谎。

“真的要走啊,你忍心让我一个人睡这么大的床?”

“我明晚再来,一定。你就一个人在床上滚吧。”他笑着说,穿好衣服匆匆吻了她。

走在深夜里的街上,他又一次想到了妻子。不知怎的,他今天格外想念妻子。温柔、体贴,长相也算出众。嗨,简直就是鬼迷心窍了,我怎么会与她纠缠到了一起。细品起来,她还真比不上妻子。真见鬼,别自寻烦恼了,戴安娜不也是美貌绝伦吗,查尔斯王子却与别人偷情。真搞不明白,算了,再不去找她了,趁妻子还没发现,干脆断了吧,免得惹麻烦。

他又忽然想起了早晨上班前跟妻子讲过了,今晚医院有手术不回家了。这时候回去说什么呢?没关系,就说手术简单,做完了手术又跟同事一起喝了点酒。这种谎话这几年不知编了多少,随口就来。妻子从不怀疑。真是个可爱的傻老婆,他嘴角掠过一丝笑意,心里头又有点不是滋味。口还真有点渴,他朝着不远处的一家夜里还开着门的小酒吧走去。

他平时很少喝酒,酒量不大。一瓶啤酒下肚,感觉就很明显了。回家,回家,搂着老婆睡觉,他自言自语,晃晃荡荡地往回走。

家里的灯已熄了。他不忍心惊动妻子,一怕影响老婆休息,二怕老婆“再要”,他想起了一个说法,说男人喜欢听女人说的一句话是“我要”,最怕听到的一句话是“我还要”。他又偷偷地在心里笑了一下,然后轻手轻脚地走进客厅,决定在沙发上凑合一夜,准确地说是半夜。

前一股爱意促使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卧室门前,轻轻地打开门,他从未像今天这样渴望看到他妻子那优美的睡姿。真是见鬼,我真是醉了,床上怎么躺着两个人,一个是妻子没错,另一个是谁,是我吗?肯定是,不对,我不是站在这儿吗?该死的酒,他用手狠狠地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哎哟”,真疼!响声惊醒床上人,那个“他”一下子坐了起来,他自己似乎也被惊醒了。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顺手抄起一件东西砸了过去,水壶正好砸在床上“他”的肚子上。“他”一声尖叫,抓起衣服夺门而逃。他愣在那里。他妻子也愣在床上,一脸的尴尬和愤怒。他没有发作,下意识地穿上衣服,离开了家。

去哪儿呢,不知道。反正这个家不能再回来了,他妈的,这叫什么事啊。他心口堵得慌,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徘徊着。给她打个电话,还是去她那里吧,他说服自己。电话没人接,该死的,女人没一个好东西。他咬牙切齿地嘟囔着。难道她也陪别人睡觉去了。呼她,看她怎么说。不回话,我就一直呼,呼死她。手机响了,是她的声音。

“对不起,我在医院里。”

“出了什么事,到我的医院干什么?”

“我没事,是我的那位受伤了。”

“你那位不是出差了吗,是不是被车撞了?”

“那倒不是,是烫伤了。说来也巧,今天飞机晚点,他在机场餐厅吃饭的时候,一个小女孩用手去够一个不知放在什么鬼地方的热水壶。我那位好心冲过去帮忙,结果笨手笨脚地滑倒了。”

“烫伤在什么部位?”

“肚子上呗,他是抱着水壶摔倒的,连那个地方也给烫坏了。真倒霉,喂,你能不能到医院来一下,帮忙给看一看。”

“呸!真活该。我倒想看看机场餐厅那个女孩烫伤了没有。”他怒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为国争光
后一篇:威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为国争光
    后一篇 >威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