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宿中语文
宿中语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284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2019江苏高考优秀作文及点评(议论文)

(2020-06-28 16:43:35)

2017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生活中离不开车。车,种类繁多,形态各异。车来车往,见证着时代的发展,承载了世间的真情;车来车往,折射出观念的变迁,蕴含着人生的哲理。

车的诗学

谁曾听闻车的诗学?没有。因为诗来不及对车作出反应,因为诗遇了一种完全陌生异的物质。诗对车的喧闹报以沉默,诗意在车辙处藏起了自己的足迹。

车是反诗意的。

在古代,车仅是代步工具,或是战场的利器,因此它屈居于乡思或战争的借代转喻。在古诗中车没有完整的形象。“晨起动征铎”只有声音被征召入诗;或者作为轩盖华幕暗指豪门贵族。这并非根于古代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车,车在古代是被忽略的。它只能在部件上附带诗意,或重现为象征性的符号。至如庄子的螳臂当车的寓言,车却完整地缺场,表现为抽象性的力量,这恰好预示了它的现代身份。

依济慈、莎士比亚的要旨,刘勰的意旨,诗有挫万物于笔端之力,为何在现代依旧回避车?车的机身躯迥异于诗歌水乳交融的肌体吗?车的风驰电掣超越了诗的吸收能力吗?车的财富象征玷污了诗的田园梦想吗?如朱光潜言,诗人的观感组织为意象,并在回味和融洽中至于诗境。但车不容人的回味,人们面对川流不息的车辆,只有惊讶可言。庞大的身影在弹指间归于虚无,这是和“逝者如斯夫”大相径庭的印象。不止如此,车辆还以其狡黠的外壳抵抗人们的注视,以轰鸣的噪音打断诗人的冥想。即便是现代诗也少有车的出现,实则两者有潜藏的血脉,现代诗借来不协调的形式、冲动的情绪和刺耳的音韵。如此,逸影不在,车重述了诗学。

车解构了诗学的结构,魔力所至,更重组现实的时空。遑论车如何使“山长水阔知何处”成为了陌生的抒情,车辆还打散了时间和空间的组合。人在车中,灯光璀璨化成流动的如梦似幻的光带。车辆以空间的穿梭骗取了时间,时间被车轮度量。而面对这种变幻而重复的景象的路人,却忧然有时间停止之感,刺痛他的,是车壳和车掠过身边的痕迹对空间的切割爱伦·坡小说中的人物沉迷于徜徉街上与陌生人照面的快感,然而现代城市中车辆、为车设计的公路及周边商场吸纳了这一切。游荡者不复感于人的物化,他的诗由流动的物的暴露组成。一个诗人在街上必须提防来往车辆,这是城市紧张感的一个微观。车改造了城市的功能,高速公路和现代化的马路划分了不同区域,而车的原子连接相异的地点,人必须服从他长期习惯的世界的变动。车,通过摧毁旧的时空秩序,压迫人的心理构造,变革了诗学之源。

那么,车所不在处,正是车的诗学。诗中难能有车,车却成为小说或更多更微妙零散的诗意的元素。车提供一个安逸、功能齐全的封闭空间,它是身体的物质延伸,使人忆起身体如何是灵魂的物质延伸。60年代美国的摩托车与轿车催生的公路小说,似乎验证了车如何成了心灵反抗灵魂的同谋。人们在车里找到独立或孤独感,车即沉默的诗学,或说,现实的意象。

诗学对车的否认中,多少有一丝尴尬与羞耻,车的神话与诗的神话争光,车使诗不得不承认其词语与音响的偶然外壳,车以反诗讠意的洒脱构建自足的诗学。人们以为找到了特立独行的反叛,却回归到了古老的欢欣与疼痛。

【评析】这是一篇匪夷所思的佳作。作者的思想天马行空,读来让你步步惊心,时时意外,又不得不被作者的奇思妙想所折服。作者把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车与诗学扯在了一起,却为的是证明“车是反诗意的”,然后一路摇曳生姿,围绕着“车”与“诗”生发出一派旖旎风光,种种悖论神奇地互相对峙又互相支撑,行文与语言别致新颖,自成一派,既有“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琳琅满目,又有万变不高其宗的清晰线索,同时还有自圆其说的逻辑结构。作者对诗与诗学都有深刻的体验与认识,所有材料信手拈来,运用自如,整篇文章丰赡圆熟,深厚大气,令人拍案叫绝。

车中窥人

 

总是惊讶于车窗的设计,车内之人可以肆意窥见车外的世态人情,而车外之人无从知晓车内况味,身是自由的,心却如困兽,如井底之蛙,无以免俗。

探见渊薮,便是人一生必然经历的困境。一方面,我们以自身的华丽吸引路人的注目及认同;另一方面,我们却无时无刻不限制着这种认同,存着一点私密,保护着心底卑微的安全感。

这是求同与存异的交锋,这是天性与人性的博弈。

    最可叹的便是,自持流于瘫软,心灵无处安放,车,成了伪装内心的假面。一如《爱丽丝漫游仙境》中的扑克牌战车,虽然牌面各异,阵营相斥,实则指向同一方面:虚伪与狂妄。

是亦不可以已乎?

个中缘由,便是我们习惯了以上帝视角旁观而不受干涉,滋生了我们对自身的优越感,进而衍生到生活的各个层面。久而久之,沦落为《镜花缘》中君子国翻云覆雨玩弄手段的狭隘胸肠,失却了推心置腹、开诚布公的能力。

    细细思忖,可付一言:“没有任何道路可以通向真诚,真诚本身就是道路。”

    将自己由安稳舒适的狭小空间中释放,从而可以更好地拥抱广阔的世界。怕是每个车中窥人者,都会有安娜死前“万物皆着我之色彩”的窘境吧。无谓的封闭,只会招惹无谓的好奇,放低身份,明晰自己不过是茫茫众生中沧海之一粟,倒也能不昧本初之心,不拘世俗,明快前行。

舍却车中窥人的特权,更是打开了一扇开向生命的窗子,伴随着一种对生命、对人性的洞察。我不愿因些许流言便拒绝人,好奇的天性可以凌驾真诚与人性,我愿意简单地活着,我愿意如阳明先生所言:吾心光明,夫复何言?

然而,挣脱车对人内心的束缚并非意味着因噎废食,而应是一次艺术性与实用性的分离,真诚对人,对行为艺术应存有更多尊重,对不真诚有更多宽容。

窥则有欲,有欲则不实,不实则人心惶惶,露欲之人,但嬗替之,以生命自信笑慰平生,以开诚布公之剑前行。

少时,观唐僧于女儿国不敢登龙车凤辇,是躲过一劫。长大后,我才明白他是错过了一生。

【点评】

本文在素材运用上具有如下特点:

1.巧用由头。开篇先概述“车中窥人”的现象:车内人可以肆意窥见车外世态人情,而车外之人无法看到车内况味。以此为由头,联想到人生、社会中的类似问题,呼吁“是亦不可以已乎”,然后从缘由、好处、辩证等角度进一步展开分析,抽丝剥笋,层层深入。本作文的成功与由头关系极大。

2.拿来化用。考生阅读丰厚,文学名著、哲思睿语等信手拈来,为己所用,有机融入到自己的文章中,大象无形,不留痕迹。名著素材如《爱丽丝漫游仙境》中扑克牌战车的例子、《镜花缘》中君子国的例子、《安娜·卡列尼娜》中安娜之死的例子、《西游记》中唐僧于女儿国不敢登龙车凤辇的例子,这些素材都与语境巧妙结合,成为有机整体。

载上生活缓缓归

路边多了一排公用自行车,清新的绿,快要与身后的草丛融为一体,是勃发的生机向生活贴近。
   
多年前,国人一直打着赶超英美的气质,加紧步伐,生怕落于人后。钢筋水泥筑就的城市森林挺地而起,蜿蜒曲折的高架桥穿越重叠,地铁为厚实的土壤穿孔,飞驰的轿车在路上吞云吐雾。我们的城市借着路面上各类汽车的咆哮宣告着城市现代化的到来,却掩盖不了生活的呻吟:我们的蓝天消失不见,雾霾早已迷住了双眼,一方宁静被汽笛的嘶吼刺破,城市风景成为车窗外匆匆掠过的阴影。
   
因此,我爱这简简单单的自行车,听它清脆的响铃声,看它不急不慢地往前行,它用它滚动的双轮丈量着地面,如此贴近这样真实的生活。
   
母亲载着婴孩,细细地为他介绍路边的风景;男孩载着女孩,仿佛回到那黑裙飘飘的年代;两个老头沿着路边缓缓骑着,腰边别着的收音机里传来悠长婉转的唱词……世间百态,那飞驰的轿车,拥挤的车道,都抵不过这自行车上载起的宁静的时光,这才是生活在静水流深中显现出的真相,亦是现代人苦苦追寻的精神彼岸。
   
廖伟棠在《来生书》中写道:树叶沙沙作响,流水带走落花,远方是春鸟啼叫,水流过世间的家宅,人走过的断桥与旧梦,落日与废诗。
   
他道尽了我们现代人最理想的生活,就是在这宁静、悠长的时光里,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求得一方心田安静沉稳。
   
人被动地被推进商品浪潮中,当一切都被物质化、进行性价比比较,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病灶。我们跪在这用金钱、速度铺就的道路上面向着无尽的虚无。
   
恐怖吗?可怕吗?是时候回归我们最真实最简单的生活中了。
   
王维仕途颇为顺利,却也羡慕那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的生活,他是从飞驰着的追求物质的汽车上下来了,踏着自行车缓缓归入了田间。我们也行。
   
自行车虽小,却载得动我们的生活。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评语】

这是一篇议论性散文,借公用自行车阐释了快与慢的生活理念,切合题意。用一个清新宁静的镜头起笔,转而回顾多年的快速发展产生的负面影响,再用两幅画面的对比,突出自行车带来的美好生活。在此基础上,引用廖伟棠的话推进一层,延伸评述。最后呼吁回归简单真实的生活。全文寓道理于镜头之中,又藏于情景描述展开简约的议论。以对比为主要表现方式,反复强化题旨。

 

2018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花解语,鸟自鸣,生活中处处有语言。

 不同的语言打开不同的世界,音乐、雕塑、程序、基因……莫不如此。

语言丰富生活,语言演绎生命,语言传承文明。

 

                      荆韵湘语(标题新颖,富有文采)

      诗经是典型的北方语言:黄土上的事,黄土一样的情感,他是中华平淡的多数,宽厚、坚忍。然而我们最华美的篇章是水的:楚辞。(开头以诗经引出楚辞)

    它的语言是晦涩的,是文人才能跨过的门槛。在语言愈加简洁随意的今天,“有美一人兮心不绎”,独守着语言最典雅烂漫的用法。她是幽而独芳的兰芷,用语言的艰深把自己提升到庸众不及的高度,避免了堕落为俚俗的下场。当今很多学生在作文里引用诗经,因为诗经是属于大众的,但匪彼君子,断不敢用楚辞作为藻饰。她的语言传递出曲折的情感。如果说诗经中的爱慕、悲苦把中国人从野兽中提拔出来,那么楚辞便把文人从庸众中提拔出来。没有宇宙心的人,定问不出“日月安属?列星安陈?”没有自尊的人,定吟不出“超无为以至清兮,与泰初而为邻。”。诗人,和读者,把自己提升到宇宙、泰初的视角,岂群小所能为?这是荆勋所传袭的高节:屈宋贾王,甚至是乌江自刎的项羽,孰非自重自爱?荆韵定是超远的《承云》,亢介的《激楚》。(诗经和楚辞进行对比,突出楚辞语言的特色,而且引用贴切,体现很强的文学底蕴)

    如果人能自我提升到君子的角度,便可越过晦涩曲折,看到其中的简明与丰富,在语言有时虚伪的时代,有种可贵的诚实。湘水之畔的人们不善于隐藏情感。屈原问詹尹“吾宁悃悃款款朴以忠乎?”还含蓄,不多久就压抑不住,大呼“谁知吾之廉贞?”听者并不用揣度,就了然了。人与人之间真诚,自然生发出默契,是故詹尹曰:“用君之心,行君之意”,而渔夫则莞尔而笑,鼓枻而去。言语直白,很轻易到了“不可说”的境界。(多处引用,文采斐然)

     诗人用诗语和自然交流:“皇天平分四时兮,窃独悲此廪秋”,一语道尽自己的感受。而人对自然之语的解读也不迟滞:“贫士失职志不平”。诗人是可以用自己的语言与自然对话的,这是可以体会物哀的语言。

    就是湘水之畔的神明也诚实得可爱,湘君一句“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把他思念爱人,又略带猜忌的内心表露地毫无保留,单纯而可爱。这是恋人不加掩饰的语言。

    丰富的是语言之精神:“哀蟋蟀之宵征”“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又把自己降到万物的地位上,去体察物情,诗人的内心敏感而细致。湘语定是诗人站在万物平等的地位上吟出的诗。(引用)

    人皆仰视的荆韵,和众生同具的湘语,奇异地结合而光辉耀眼。(最后总结全文,点明中心,也呼应标题)

 

   点评

这是一篇考场佳作,本文紧扣材料,通过叙说楚辞,反映荆韵湘语的真谛,荆韵与湘语的结合,生出耀眼光辉,和楚辞的对比,映衬出楚辞是我们最华美的篇章的核心立意,另外文章在结构上从荆韵和湘语两方面展开叙述,和文章标题高度吻合,使结构完整,收放自如。尤其值得称赞的是,本文大量引用“哀蟋蟀之宵征”“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等大量楚辞名句,既增强了文章论证力度,有增添了文章语言魅力,文采斐然,足见作者写作语言功底。

                       隔座细语春酒香(化用诗句,标题富有诗意,且含蓄蕴藉)

 

克劳德·德彪西曾说:“音乐在于音符和音符之间。”正如故纸堆中发黄的烟尘,需要语言的承载;历史的圣诗与悲歌,(文章紧扣“语言承载历史的圣诗与悲歌”进行构思)需继承下来,以口诵,以言传。

如木心所言,大动乱的时代后,颓壁断垣间仍有桃花盛开。语言在浩劫中次次遭受冲击,却仍如桃花般在碎裂中绽开。

葛康俞先生的遗著,《据几曾看》中,评价郭熙的《早春图》曰:“动静一源,往复无际。”(引用恰当,足显文学之积淀)八字道破了那个空阔的年代,个人的动静之辩于其中,则如飞鸟击空,断水无痕。(引葛康俞于《据几曾看》中评郭熙的《早春图》材料,包括下文引用的一系列素材,使文章素材丰富,积淀深厚)

那个时代的文人,皆在时光的罅隙中,认清自己,钟鼓馔玉只不过是暂得于己的一己之乐,兼济天下才是人间的处处芳华。

于是沉心著书,笔喻几载,尘埃落定,这便是大家,语言文字之中,总有一方可容纳华美而落拓的碎裂。

语言,在才子笔下,是一场与世隔绝的想象之旅,是精神孤独者的文字放纵。

读黑塞的《提契诺之歌》,似心中荡过一池春水。一个反战的德国人,远离喧哗燥热的名利纷争,杜绝交际,隐居山林记录下的语言。记下紫色的雾霭,金绿的桑树,日落时蝴蝶般斑斓的山谷,沽蓝色的澄净湖泊,和旭日初暖的森林里缓缓的散步。

黑塞的语言,记录下的树林与湖泊,映照着时光流淌的喜悦和生死更迭的哀愁。

而我们似乎已经忘却语言文字带来的久远记忆了。马尔克斯写过一个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15年换了七届政府,年迈的上校依旧在等待。

这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写过的最不魔幻的故事,如今少有人等一封信,看一封信,人们用语言承载感情的方式日渐生疏,成为当代最为现实主义的百年孤独。

语言的凋敝,必将加速精神的早夭和情感的泯亡,对物质的渴求促成了效率的保证。水墨画的留白,再也不是“无画处皆成妙境”,物与物之间的空隙已成为浪费,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中,精神变得匮乏,而我们本应靠其茁壮成长。

不妨于冬日,醅一壶香茗,任膝上小书的语言词句从壶口飘荡出来,那是泡茶人酝酿了一冬的独白,文火一烧,就烧出了下一个春天。(全文除了素材丰富外,语言更见文采)

 

点评

这是一篇阅卷专家组评定的标杆范文,也是一篇考场优秀作文,主要有以下几点特色:

标题诗意,含蓄隽永。标题“隔座细语春酒香”化用李商隐诗句“隔座送钩春酒暖”,文题中的春酒寓指语言所承载的人类思想与文明,隔座细语,即指远隔时空与古人交谈,实则是虚借这种形式写自我的阅读感悟,感悟文艺作品中语言所承载的文明意蕴。标题富有诗意,且含蓄蕴藉。

积淀深厚,素材丰富。文章紧扣“语言承载历史的圣诗与悲歌”进行构思,主体部分引葛康俞于《据几曾看》中评郭熙的《早春图》,表现文艺语言对心性的陶冶与涵养;而黑塞的《提契诺之歌》,记录的是生命与时代的喜悦与哀愁;马尔克斯的等待则反衬现代人的百年孤独。开头结尾还运用了克劳德·德彪西、水墨画的留白等素材,文章素材既丰富又贴切,更难得的是众多素材意蕴融为一体,体现了作者较高的文学素养与思维能力。

语言凝练,思想深刻。文章另一特色在于语言的简洁凝炼,富有哲理,文采兼具

2019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除诗歌外,文体自选。

  物各有性,水至淡,盐得味。水加水还是水,盐加盐还是盐。酸甜苦辣咸,五味调和,共存相生,百味纷呈。物如此,事犹是,人亦然。

 

                           五味调和,人间盛宴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早春不过一棵树。”张岱湖心亭看雪的人生,是多少人的向往,而夏末将至的时节,有一个远方的人,让你惦念,于是铺开信纸,细细地梳理着心底的信念,想一想,就让人心底变得柔软——冬天的雪,夏天的信,无论是孤独的姿态,还是思念的模样,都让人心动。

  春有百花,秋有果,夏有凉风,冬有雪,自然有四季;人间亦有百态,方才成就了丰富的人生。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的人生从来不是千篇一律。浣纱的西施美,拜月的貂蝉美,异国他乡谈着琵琶的王昭君美,华清池里侍儿扶起的杨贵妃也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美丽的样子千姿百态。可惜,当下很多小姐姐不却懂得这个道理,整容后一水的“网红”脸,锥子脸,大眼睛,高鼻梁,白白的皮肤,加上滤镜的美颜,没有半点辨识度,整容基地韩国现在正在掀起一股卸妆的热潮,不知道是不是顿悟了世间的美有千千万万种,而我们应该接受自己的与众不同。

你接受我的样子,我接受你的样子,你我彼此相容,不迎合,却有彼此接纳的相处最舒服。舒婷曾说: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相伴的两个人,最美的姿态啊。

这个世界,因为个性而多彩,因为相依相存,才丰富,你看,自然界中,红色的热烈,绿色的活力,橘色的温暖,黑色的沉稳……千万种光线交叠在一起,最终汇聚成了天地间的光明,白色的简约是终极的复杂;金子的刚硬,玉石的柔情,成就的是金镶玉的华美,美的最高境界,从来都是彼此的成就。你看人类各种创意又何尝不是?单看电影,声光电的运用,道具的设置,演员的表演,导演的视角,剧本的创意……太多的元素,才成就了屏幕上的动人,不过,如果你认为,是虚构的艺术打动了你,你就错了:我们不能否认,最终使你晕眩的不是电影,而是真实本身,这个世界,原本就是我中有你,你中有你,才成就了和而不同的天地大美。

    无论是生活的模样,还是一个人的形象,无论是自然界的万物,还是人类的创作,都是百味纷呈。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美,斯不善已。”世间物如此,事如此,人亦是如此,譬如“酸甜苦辣咸”,五味调和,方才有人间盛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正直的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正直的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