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哑也
哑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22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月。和。

(2016-05-23 15:07:35)
标签:

文化

原乡

分类: 呜呜噜噜(拟诗)


攥着一个空陶罐,枕着朝天门码头滚滚来的长江水
始终盛不满没有底的容器
布谷鸟叫得人心慌啊
补罐的泥土  被我的失语裹卷着越逃越远
拥有千座城池又如何呢   夔门,你这孤独的王
峡谷万壑藏着的万卷诗书     仍在
你,却再也读不懂
那年,水淹城门,你断袖离开
仅留下几口悬棺、几篇残破的书卷    
 “让它们做墓志铭吧!”
从此,你溯流而上         于风声鹤唳中奋力潜行
从此,身后有座断忆的水城  
成了你胸口刺疼的朱砂痣  再也回不去的 
灵魂原乡  

             

不待见这样折磨人的,水城如一座水牢,
任凭你逃得多远     如影随行  困你于牢中央     
 出狱的钥匙握在谁手?
找到当事者,那些被你战戟刺倒的 被你战马碰翻的  还有不得不违心辜负了的
包括疤痕累累的你自己    推开他们的柴门    去世了的就扣扣墓碑倒一杯水酒
开口吧  虽然哑了过久发音实在是很艰难   虽然重提旧事很困难
对不起,宽恕吧,我们和解,真的,让我们和解吧

呀,我们早已忘记  唯你还记得   好多年  
你看我们满院子的山桃花在笑  你看我们满山坡的牛羊在闹
土罐子里的红薯酒高粱酒桑椹酒,你尽管舀
那是堂客在霍霍磨刀  那是我娃儿在抓鸡打闹  下酒菜抽一袋叶子烟的功夫就到  
今夜 就睡东屋头吧   椅上还留着你那年刻下的小兔   还有你遗留的诗稿    
我怎记不得了?我只记得抽了谁脸上一巴掌?
只记得推谁掉进深坑  我却如惊恐的兔子使劲地逃跑
舌头开始打结  酒力上涌
夜深了,我的梦里,一轮满月,一管竹笛,几首诗歌    
桃花盛开    温暖芬芳   又是一年三月三
你们,爱我如初     即使我永远成不了你们泥坑上穿着红衣的新人
你们早就和村头的老山泉       截留了我全部的清纯真爱   
收藏生命原力的匣子,藏埋在大石门外奶奶种的老核桃下
所以,早已化成泥土的奶奶  才会闯入梦里紧拽着我的手
唤着我:你跟我一起走吧      跟我一起走吧
梦,居然是通向村庄故去的亲人世界的月光宝盒  
对死亡的恐惧    对未知世界的恐惧
推着我从梦里挣逃出来
同一天,老家堂屋正大门上,盘着一条菜花色大蛇
村庄最后几个守望者之一  年迈的伯伯说:应该是你奶奶显灵了   
原来,冥冥中,老家招魂的幡子   一直惦记着我



是呀,为什么仅剩我还记得?被招魂惦记的只有我,又是为什么?
这场旷久经年的烽火硝烟   是你独自作战  独自逃亡
那些饥饿的狼群    那些嗞嗞吐舌的蛇们  以及呼啸而来的风火雷电
都未存在,从未存在过
你呀,你这吓坏了的瓜娃子  
糊涂地放逐了自己   颠沛流离  
 你需要安心坐下来   和你自己彻底和解     现在
谈谈地里蹭蹭窜个头的秧苗吧,山坡上的野草莓也熟了
合欢花是不会开的了,紫薇树新栽了一坡又一坡
山头的晚霞我们就不用去追了,割下一大抱萱草,还有亮艳艳的野花
举行一场盛大的祭祀吧  可以是吊念  也可以是辞别   也可以是接生     繁杂的仪式一样都不要少
迟到了这样多年    花再长的时间都不嫌多
懂巫术的端公早就改行了   这次你就客串一下
狂醉吧    醉了才有激情       激情到忘了你自己    
是你唯一有效的化妆术    否则我们的祭祀词成不了诗歌
我们的手舞足蹈成不了舞蹈    我们的鬼画桃符成不了画和书法
我们的丹药呀,就不能救死扶伤   
 这些都是召唤神灵, 故去的先人,  客居他乡的 ,还未出生的,还有从未谋面的, 通关文牒
更是,牵着灵魂原乡的最后一根细线     




布谷鸟叫得人心慌啊,有些不详预兆
坚守在老村庄的人是那样地少
清晨,老核桃树抹泪又一次送走决绝离开的背影  
这是集体的背弃,如此地不约而同
从此,村头竹林里的老山泉  冷暖自知
如那些背离村庄的人们在异乡的温度    冷暖自知

被伯母柴火炒出来的菜香   熨贴着
我往土灶里添着柴块    很幸福  很安静    我知道    一定要珍藏好火种  
这是老村庄留给客居城市的子孙们回老家的路灯 
 

布谷鸟再次叫得人心慌啊  又一个村庄的守望者 被镰刀割走了  
又一个叫得出我小名   留藏着我儿时记忆的亲人   被割走了
就像熟了的玉米棒被掰掉了  就像地里垂头的麦子被割走了
山林里坟堆   跟土屋墙边的柴垛子比着数量     
被割走的亲人们         今后在谁的谷仓里或 田野里劳作、打望?
   
当客居城市的村庄人带着灵魂马不停蹄赶回来的时候,却是
老村庄举行频繁送葬仪式的时候   布谷鸟叫得人心慌
叫豌豆娘的鸟儿    喊哑了嗓子      “豌豆饱壳割麦插禾”
听得懂的人  要么老了听不见了     要么被泥土割回去了
这是老村庄人与老村庄另一种形式的不辞而别  躺下去  
以一捧土,一棵树,一株花草,或许是一只
豌豆娘鸟儿                
和被遗弃的,坍塌的老村庄一起     生生不息
今后,再也不用担心被背离  被遗弃

2016,5,22  哑也书于溯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