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清散
梁清散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8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怪气百物语】第四话·推理小说不读第二遍(文/梁清散)

(2016-08-04 11:16:55)
标签:

杂谈

                               【怪气百物语】第四话·推理小说不读第二遍

                                                                                                                   文/梁清散

我……

仅仅只是敲了这么一个字到空白的文档上,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就再次袭来。就在刚刚看完一篇短小精悍的推理小说之后,这种感觉就没有拭去过。

那篇推理小说并不是第一次看。说来也是奇怪,对于推理小说,特别是那种以精巧的诡计为卖点的短篇来说,很少人会去读第二遍。虽然当我们看完第一次之后,会发出自己被骗到了的惊呼,甚至于还称之为“神作”,但读第二遍,特别是像我这样忽然闲极无聊在过去了很久之后读第二遍,应该是少之又少了吧。凶手的杀人方法已经知道,那么在看揭秘之前的那些“故弄玄虚”的言语,只能觉得是略带些愚蠢的废话了。阅读推理小说该有的那种联动性的脑力比拼的快感,荡然无存。因此,大概再经典的诡计,也不会有谁乐意去读第二遍。

这样说来,在毫无阅读快感的情况下,我还会去重读,确实是闲极无聊了。也或许是因为自己想写的小说怎么也写不出来,所以才会又把它翻出来读,算是找找灵感。况且这并不是重看,而是第三次看了。也是因为上一次读才过去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多细节还记得清清楚楚,上一次阅读时隐约察觉到哪里不大对劲的地方才会再次浮现时被我抓了个正着。

我并不希望真的发现它,但事已如此……

第三次读完这篇推理小说,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惊异感,知道凶手的一举一动的目的,所以从一开始就看到那个假装无辜的家伙不顺眼了,哪还能有什么惊奇。

小说篇幅很短,只是描写了一个永远躲在阴影里(当然,这只是一种修辞比喻)的人如何用诡计杀掉小说的第一人称视角“我”的故事。杀人的过程不是重点,主要是那个姑且称之为阴影人的凶手,如何能完成密室杀人并且让“我”不会事先察觉而逃脱的。

之所以会有“怕被害人跑了”这一顾虑,主要源于“我”本身就是一个神经质的人。在小说里,写到这个“我”对世间任何事物都不信任,特别是不信任陌生人,抑或就算是熟人,同样不信任。“我”最多出现的一句话就是:所有人都是潜在的威胁,从你面前走过的人,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嗜好生活幸不幸福吗?一概不知,怎么可能去信任他不会突然拔出一把匕首插进你的喉咙?

这样一个每天都活得诚惶诚恐的人,即便那个阴影人再善于隐藏自己,“我”也早已觉察到有人要杀自己,并且也猜到了那家伙怕自己跑了。

这是一个单一视角叙事下的双向斗智的故事。一方面阴影人也知道“我”必然有所猜忌,必须行事更加隐秘。另一方面“我”也决不能轻举妄动,不能提前跑,因为这样反倒暴露了行踪,把主动权交给了阴影人。对于“我”来说,要做的只有等待和事无巨细地观察,只有在阴影人出手的时刻,才是可以躲闪开来的最佳时机,同时也是反咬一口置之于死地的唯一时机。

也许正是这个地方对我有所触动,小说中的“我”自从察觉到了阴影人的杀意,便恪守不出门的生活准则。看到“我”每天都要认真去听门外楼道里的动静时……

说来我曾经也是有正常社交圈子的,有那么三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经常聚在一起聊东扯西,有一个偶尔碰面聊聊设定的责编,也有心中敬重的老师,我会时常去聆听他的教诲。只是久而久之,也许是人类固有的惰性所为,开始懒得去结交新朋友,懒得去面对陌生人,甚至于懒得说话,哪怕说话对象是自己的朋友。

不过,好歹我是一个写小说的人,不会糊涂到把小说里的人物完全带入到自己身上,混淆了虚构和现实。况且,我又不是一个完全不出门的人,偶尔会下楼去面馆叫一碗刀削面,顺便和面馆老板聊上两句意甲英超的战况,也会在书报亭收摊之前,跑去买本不太会看的随便什么杂志,听听卖报大叔关于现在杂志销售困难的抱怨。也许我并不是这样一个积极的人,但至少在近一个星期内,我有意无意地开始努力接触一下外界了。

之所以阴影人能成功,能把那个神经质的“我”给顺利杀掉,主要是他更为主动,也更了解那个“我”。在小说里,以“我”的第一视角事无巨细地探听着外界的变化,显得聪明敏锐,但那个“我”完全不知,他们所等待的时机根本不同。

“我”认为阴影人是在等待自己放松警惕的那一天,然而恰恰相反,阴影人等待的正是“我”紧绷的神经抵达极限的时刻。只有这个时候,才是“我”断绝与外界联系最为长时间的时刻,再多一分也许“我”就又要恢复联络,至少要订一些快递之类补充生活供给,而少一分的话,外界的人们也还没淡忘这个人的存在。

真是一个可怕而阴险的家伙呀。

即便我是第三遍读这篇短小的小说,依然有这样的感触。然而,也正是因为三次阅读,才真切地察觉到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上个星期读的时候,只是模糊地感觉不对。那之前阅读,要久远得很,只能是依稀记得,那个阴影人最终下手时,是从窗而入的,然而在上个星期,我惊奇地发现,阴影人并没有走窗户,而是尾随邻居进到楼中,再悄悄开锁进的“我”的房间。也许是因为相隔太久,我的记忆出了一点偏差。

或许是因为自己看了太多的推理小说,多少有些混淆。从而在一个星期前,我并没有对这一点有什么特别的关注,姑且当做了记忆混乱而扔到一边。然而,刚刚又看了一遍之后,我确信了这篇小说之中绝对有什么东西又在变化。

问题又回归了初始,没有谁会重读以诡计为卖点的短篇推理小说,味如嚼蜡一般,有谁会去尝试。因此,也没有谁真的发现过,这些小说它们都在偷偷的变动。现在这篇关于阴影人和“我”暗斗的推理小说,在我第三次阅读时惊异地发现,阴影人根本就没再用任何方法,直接出现在了“我”的房间中。假若说上一次重读,还可以把问题归结为是记忆发生了偏差的话,那这一次,我敢保证它一定是变了。

我瘫坐在沙发上,重新捋了一遍思路。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一开始我百无聊赖随便找了一篇以前读过两边的推理小说来读,结果发现里面的情节和记忆中的不甚相同。虽然人物还有结局没有变化,但在作案的关键点上被一次次地改动。而这种改动,我隐约觉得似乎是越来越贴近现实生活中的我的生活。

为什么会这样?是文章偷偷被替换了?抑或……想到这里,我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随后翻出其他的推理小说来看。都是短篇,很快就能看完一篇,我接连看了好几篇,果然都出问题了。这一篇我记得用的是“时间诡计”,但现在变成“空间诡计”,那一篇绝对是“叙事诡计”,可是现在竟成了平铺直叙。我拼命地看了一篇又一篇,都变了,竟然都变了,在人们不可能读第二遍的这些推理小说中,每一篇都变了,都和第一次读的不同了。

实际上这是……这是世界的真相?

我又思索了片刻,觉得即便是真相还是哪里不大对劲……哪里呢……是太有代入感了!不觉得吗?每一篇小说的变化都让我不寒而栗,什么只在家门口一公里内的地区活动,什么只和一些街边摊贩有所交集,这些人最容易被杀掉,这不就是在说我吗?原来不仅仅只是那篇有阴影人的,这是所有的小说都要针对我?

当我发现了这个真相时,我也同时清除地知道了更多的真相。一定是这样的,当我回想这几天来无论是外出也好还是闷在家里也罢,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原来就在于此,有什么人一直在暗处要将我杀掉,他在计划在布局在伺机而动。只是我根本没有察觉。

对于我,同样已经有这么一个阴影人了。

所以,我这是……已经落入了那篇小说中“我”同样的那张网之中。无论我是逃走,还是严防死守,恐怕都要有同样的结局。不对,或许问题比那个小说中的“我”还更加严重……“我”好歹敌人只有一个阴影人,而我……已经完全被包围了。

我努力回想那篇小说的情节,看能不能找到阴影人的破绽,或者说也许在它变化之前能留下什么破绽,但当我继续思考下去,才意识到。也许……不,或者说是一定……这个阴影人并非是真的人,就算在那篇小说中,阴影人也从未真正现身过,也许阴影人只是某种东西,是书桌,是电脑,是茶杯,或者是一支牙刷一盏电灯一床被褥……更可能,它就是你心爱的推理小说。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谋划着要将我置之于死地,在精神即将崩坏的那一时刻。

大概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或许就在今晚,因此我将这些都说出来,只是想告诫还没有发现世界真相的你们,如果当你不小心重读了以前读过的推理小说,而且还发现小说里隐约发生了什么变化,那就只有面对厄运的绝望了。你,已经进入了阴影人所部下的网,恐怕逃脱不掉了……

这绝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或许还是不去尝试第二次阅读同一篇推理小说的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