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归正神学_小武弟兄
归正神学_小武弟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0,523
  • 关注人气:9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唐崇荣 约翰福音 第78讲

(2014-01-02 22:57:05)
标签:

耶稣基督

改革宗神学

唐崇荣约翰福音

归正福音运动

小武弟兄

分类: 唐崇荣约翰福音文字稿

小武弟兄2014-01整理于苏州,未经唐牧师过目

    特别说明:由于本人知识很有限,整理过程中涉及到的大量英文以及历史人物的翻译难免有错误,如有发现,恳切欢迎大家通过留言提出宝贵意见,本人将予以更正。

视频讲座地址:http://www.fuyin.tv/content/view/movid/977/(福音影视网)

 

78章 1016-33

 

好,我们现在言归正传,我们大家一同打开约翰福音第十章。约翰福音第十章,我们翻到了一同来读。我先把上个礼拜读过的再读一次,我们现在要读第十章,我们从第十八节读。

 

【约10:16】 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

【约10:17】 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

【约10:18】 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

【约10:19】 犹太人为这些话,又起了纷争。

【约10:20】 内中有好些人说,他是被鬼附着,而且疯了。为什么听他呢?

【约10:21】 又有人说,这不是鬼附之人所说的话。鬼岂能叫瞎子的眼睛开了呢?

【约10:22】 在耶路撒冷有修殿节。是冬天的时候。

【约10:23】 耶稣在殿里所罗门的廊下行走。

【约10:24】 犹太人围着他,说,你叫我们犹疑不定到几时呢?你若是基督,就明明地告诉我们。

【约10:25】 耶稣回答说,我已经告诉你们,你们不信。我奉我父之名所行的事,可以为我作见证。

【约10:26】 只是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

【约10:27】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

【约10:28】 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

【约10:29】 我父把羊赐给我,他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

【约10:30】 我与父原为一。

【约10:31】 犹太人又拿起石头来要打他。

【约10:32】 耶稣对他们说,我从父显出许多善事给你们看,你们是为哪一件拿石头打我呢?

【约10:33】 犹太人回答说,我们不是为善事拿石头打你,是为你说僭妄的话。又为你是个人,反将自己当作神。

我们读经就到这个地方,我们请梁弟兄为我们代领一同祷告。再次祈求天父你的圣灵与我们同在,给我们无论是传讲的,还是中间所聆听的,都同感一灵。而且我们要同意同心在这里奉你自己的爱子耶稣基督的名吩咐那恶者远远地离开我们,让我们的心能够得以安静地将你的话存在我们心里面做你的事奉。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的,阿们!

我们上个礼拜在这里讲到耶稣基督所提的主动的舍命。在前面提到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他提到他的职份不是雇工的职份,他的心志不是雇工的心志。雇工作为雇工不过是为了一点薪水,所以他计较的是物质的事。但是牧人不是为薪水,牧人是真心爱他的羊群,真心护卫他的羊群,真心喂养他的羊群。所以牧人的心肠是个怎样的心肠呢?是不顾自己的生命照顾羊群。全本圣经里面把神跟人的关系用牧人和羊的关系作比喻,无论旧约或者新约都有相同的地方。从雅各说牧羊我的耶和华(创4815开始,直到诗篇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诗231,到以西结书说上帝牧养他的羊群(结34),在以赛亚书说耶和华站在他的前头,细心照顾那些小羊。而且他也照顾那些喂养小羊的母羊(赛40:11)。上帝是群羊的大牧人,这个从旧约直到新约,都记载下来了。而在约翰福音第十章耶稣基督以神的身份说我是我是这个词跟旧约的自有永有是同样的意思。当摩西问上帝你名叫什么?以色列人问我是谁差你来的?我要怎样交待这件事情呢?上帝对摩西说I am who am,我就是那位自己存在,而且永远存在的上帝,是这位自存永存的把你差到他们中间来。这样不但他们看到你在引导他们,你自己知道是我差你的,我与你同在。我的存在不是偶然的自存,我的存在是永恒的自存,我不需要别的背景跟时间的步骤,我不需要用过去、现在、将来这个时间的程序。因为从永恒中间我就存在了,我是自我存在的,而且永永远远继续存在。所以你要告诉他们,是这自有永有的上帝差遣我来。

这样,犹太人就知道这一位神与所有外邦宗教的偶像是不一样的。所有的假神是本来不存在的,假神是因为人创造他以后他才存在。所以人的存在是假神存在的原因,人的存在是假神存在的基础。假神的存在是因为人创造假神,才使被造的假神存在。但是神不是如此,神不是被造,神是创造者,神的存在不需要另外一个存在的基础,不需要另外存在的原因。因为神的存在是自存的,神的存在不会被时间所淘汰,神的存在不会被历史所瓦解,因为他不但是自存的,而且是永存的。所以这一个特殊的名称是神自称的时候讲出来的,这一个名称就成为神特别超过所有的宗教特质的自显。神不但是创造的,神又救赎。所以除了神之外没有创造者,除了神之外没有救赎者,这是上帝与自然界之间的关系最大的两个工作。自然的被造是因为上帝创造的工作产生而出来的,人类的被救赎是因为神愿意救人的旨意才被救的。所以除了神以外没有创造者,除了神以外没有救赎者。所以上帝被称为天地的主,上帝称为救赎的主。他的创造之工跟救赎之工就是他之所以为神所彰显出来的。但是我们怎么知道神要创造之工和救赎之工呢,所以神就把第三个工作做出来,我们透过他第三个工作才知道他作了第一和第二的工作。如果上帝创造了自然,但是上帝没有告诉我们他是创造者,我们可能误认自然的本身是自有永有的。但是当上帝对我们说他创造天地万物的时候,我们就把创造者跟被造者本质的差异绝对地了解了。如果上帝救赎了我们以后,他没有启示我们是他计划救赎使我们得救的,我们甚至以为我们得救是很自然的事情。所以上帝也启示我们他救赎的计划,而启示的功能是神自己才有的。

启示之后,人能明白,是神把明白启示的功能放在人里面。所以天地万物没有一个东西在被造界里面可以明白上帝的启示。这样我们要感谢上帝,被造之物只有被造的人知道人与万物是被造的。除人以外,没有任何一个被造之物知道他们是被造的。老虎、狮子、马、牛从来不知道它们是被造的,只有人知道人是被造的。因为神把创造我们的旨意启示给能明白创造者的人的悟性里面。感谢上帝,创造的主把创造的功能运行出来,创造的主把救赎的功能施行出来,创造的主也把启示的功能运行出来。在被造界中只有人有悟性,被造界中只有人需要救赎。所以上帝的创造、救赎跟启示就在人的身上,使人可以有份了。旧约的上帝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这个原来的意思就是I am who am。希伯来文化里面提到I am这个字的时候他们就肃然起敬,因为这是上帝的自称。没有一个先知可以这样讲的,没有一个使徒可以这样讲的。当耶稣在世界上的时候,只有他用I am这个字来使整个犹太的文化震撼起来。这件事在马太、马可、路加都没有记载清楚,只有约翰福音一而再、再而三继续不断地写下来。耶稣说我是门,耶稣说我是好牧人,耶稣说我是光,耶稣说我是道路,耶稣说我是真理,耶稣说我是生命,耶稣说我是复活(我们中国人翻译成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原文是说我是生命,我是复活,我对你们所讲的话就是生命,就是灵。感谢上帝!

所以,这样就把神是真理,神是生命,神是光,神是复活,神是好牧人,神是门,完全统一起来了。当你们注意读约翰福音的时候,你们可以把耶稣基督宣称我是后面加上的特别的名词,都把他一一地算出来。所以我们中国人读这一段圣经,我们没有感到特别的震憾。但是犹太人非常明白这一件事,所以当他们听到耶稣讲我是...我是...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他正在冒上帝的名把自己和上帝平等,他们里面没办法接受这件事情。所以出现了我们刚才读的圣经这几句话,哪几句话呢?他们就问他说,你要让我们犹豫不决到什么时候呢?如果你是基督,你就明明地告诉我们吧!什么意思呢?意思就说耶稣制造混乱,耶稣使他们犹豫不决,耶稣在宗教里面好像投了一个大炸弹一样,使他们已经固定知道的真理现在受了很大的动摇。这是宗教界里面最忌讳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宗教的讨论是最绝对的泛围,所以宗教都不愿意从绝对中间被化成相对。你跟一个人谈生意的时候,他就跟你谈。你跟他谈政治的时候,他就跟你谈。你跟他谈政府的方针的时候,他也跟你谈。当你跟他谈宗教的时候,马上严肃起来。因为他认为如果你攻击他的宗教,你就侵犯了他绝对的领域。所以孩子要读什么大学不要紧,孩子要做什么生意也不要紧,但是孩子要转去教会受洗信耶稣,这就不可以了。因为这是人心里面最敏感的神经地带,这个地方正在干预人绝对观念的问题。

这一方面在两百年以前有一个新派的鼻祖叫作士来马赫,四十年前在美国有另外一个新派的神学家叫作保罗·田立克,在整个士来马赫的观念里面,宗教是最深的最完全的最绝对性的那一个投靠。所以绝对的投靠,这个叫作宗教的泛围。在田立克的观念里面,他用了另外的名词来代表宗教,所以宗教在他的思想里面所用的名词叫作终极性的关怀。所以别的事情你都可以放在相对的泛围时面,但是如果一提到绝对的泛围的时候,就牵动了宗教绝对性的神经,人的反应就变得很严肃了,人的的感情就进到了高潮。你跟他谈什么事他都不管,你一跟他谈上帝谈宗教,马上反过来用很严肃地很死板的脸孔来对待你。我相信你跟人传福音的时候,你都会遇到这样的时刻,因为那是绝对观念的一个地带,你是不可以随便侵犯他最深入的思想。所以当犹太人认为他们所受的就是上帝的律法,他们所敬拜的就是独一的耶和华,他们所信的就是上帝没有错误的启示,他们对宗教性的绝对思想是绝对不可以动摇的。但是当耶稣到世界上来的时候,耶稣好像把自己和上帝当作同等,耶稣基督又称上帝是他的父,所以好像他在人类中间是独揽大权的独尊的那一位。所以犹太人认为这是不可宽恕的事情。你到底是谁?你怎么可以把上帝称作你的父呢?你好像对他有特别的认识,是我们没有份在其中的。所以他们存着怀疑的心来抗拒耶稣基督,但是他们清楚知道耶稣行了许多的善事,他们也清楚听见耶稣讲了许多重要的教训,他们没有办法否认耶稣医病、赶鬼,做了很多帮助人的事情。

但是要把绝对的和相对的分开来。他们把耶稣行神迹、医病赶鬼,耶稣所做的好事,当作相对界里面的事情。你绝对不可以因为他会行神迹,就把他当作神。你绝对不可以因为他行善事,就把他当作神。无论他行了多少神迹,无论他做了多少善事,他还是普通的一个人。在犹太人观念中间的绝对只有神才有,犹太人观念中的耶稣是相对界里最好的人。但是犹太人对耶稣越来越恨,为什么?因为他们知道耶稣基督不是在相对界里面承认自己的地位,耶稣的言论是把自己放在绝对界的位份,这是他们绝对没有办法接受的。你怎么可以在安息日医治病人?医生医病人在普通的日子,这是相对界的事情。你医治人是好事,但你为什么在安息日,这是上帝叫我们绝对不可以违背的日子。第五章他在安息日医病,在第九章他在安息日医病。你为什么偏偏要在安息日医病呢?你为什么偏偏要牵动这敏感的神经呢?为什么不要把这些东西稍微改一改?你知不知道犹太人不喜欢你违背安息日呢?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故意在这件事上跟犹太文化冲突。所以他们心里非常没有办法接受,所以他们在矛盾的中间。如果耶稣是上帝,怎么可能他有人的身体呢?如果耶稣有人的身体,为什么不直接了当地承认自己不过是一个人呢?但是如果耶稣是普通一个人,怎么他所行的是神迹呢?为什么他好像有特别超过人的权威呢?要将这些事结合起来,你只能走几条路。第一条路,上帝与他同在。因为如果没有上帝同在,没有人能行这样的神迹。那这个结论是谁下的呢?是尼哥底姆下的结论。所以第三章出现了第一个结论,夫子,我们知道,上帝与你同在。因为你所行的神迹如果没有上帝与你同在,没有人能行。(约3:2)尼哥底姆以为他找到答案了。

所以人间有许多宗教家,宗教领袖有许多法利赛人。那这些研究圣经的人,这些钻研律法的宗教领袖,没有一个有上帝同在,没有一个人行神迹。所以我们学术多么高,研究多么深,在宗教的地位有多么历害,我们都没有办法行耶稣所行的事情。那耶稣基督满不满意这个结论呢?耶稣一点不满意这个结论。所以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他绝对不能进上帝的国(约3:5)。这里耶稣就是说,你们根本不懂我是从哪里来的。你们是凭着外貌来论断我,你们从现象来看待我,我难道只是一个上帝同在的先知而已吗?难道我不过是一个有上帝同在的普通人而已吗?我告诉你,从天上来的要讲天上的话,地上来的讲地上的话(约3:31)。所以我在第三章已经对你们讲过一句话,第三章最后一段已经是一个分水岭了。从此以后就看得出来,法利赛人怎样看也看不出耶稣本身就是绝对的。所以第二个结论就出来了。耶稣是上帝同在,所以能行神迹。这个结论我不接受,因为这个人是违背上帝的,圣经的律法说要守安息日,他是违背安息日。故意抵挡上帝的人,上帝怎么会与他同在呢?所以第二个理论要怎么解释呢?如果没有上帝与他同在,怎么他会赶鬼呢?所以别的福音书就说出一句话来了,他是靠着鬼王赶鬼。所以第二个结论是什么呢?不是上帝与他同在,是鬼跟他同在。他靠着鬼的力量大鬼赶小鬼,这个鬼是自然界里面的力量,所以从我们来看,在自然界中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他有这个力量。但是他的力量一定是超自然的,超自然的力量里面,不但有上帝,还有鬼。鬼就要是假冒上帝,所以他根本不是靠着上帝的力量赶鬼,他是靠着鬼王的力量赶鬼。所以以鬼的力量来赶鬼,小鬼就听大鬼,所以这是第二个结论。

那犹太的宗教、摩西的律法教导了一千五百年,现在产生这种鱼目混珠的人,不是很可怕吗?因为以色列的百姓不到圣殿里面去,他们都到约旦河去听施洗约翰的话。他们受他的洗,为什么不到圣殿?为什么到旷野呢?岂不是宗教的绝对性已经从最重要的圣地转移到普通的大自然的河吗?但是施洗约翰没有违背安息日,施洗约翰还有顺从律法,这个耶稣不一样了,他的力量比施洗约翰更大,他影响的人比施洗约翰更多。施洗约翰没有行过一件神迹,耶稣继续不断行神迹,施洗约翰没有赶过一次鬼,耶稣常常赶鬼。施洗约翰没有医过病,耶稣到处医病。他可以使瘸腿的站起来,他可以使瞎眼的看见,他可以使驼背的站立起来,他可以使哑巴再讲话,甚至可以叫死人复活。所以这样大影响力的人,要将我们宗教正统性的绝对律法带到什么地步呢?所以整个国家最有权威的法利赛人,越发现耶稣对他们的威胁。所以他们就把另外一个结论提出来了。尼哥底姆是法利赛人,尼哥底姆也是研究律法的,尼哥底姆是敬畏上帝的。他只能说上帝与耶稣同在,所以耶稣能行神迹。但是另外一些法利赛人也是研究律法的,他们也是侍奉上帝,他们尽然从耶稣违背安息日想出另外一个结论,耶稣是靠着鬼王赶鬼。那这些人对耶稣所讲的话没有兴趣,他们真正的兴趣是耶稣不要讲话,耶稣宁可静静地听他们讲话。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当一个人不想听耶稣的话,只讲一大堆的话叫耶稣听,这些人就一生一世没有办法明白真理。

所以到了第八章,耶稣对他们讲了,我把真理告诉你们,你们就因此想要杀我,你们这样做不像你们的父亲亚伯拉罕(约8:40)。他们说,亚伯拉罕是我们的父。耶稣说如果亚伯拉罕是你们的父,你们就必到我这里来,因为亚伯拉罕从远处看见我,就非常欢迎我。他们说,你是发疯的,因为你还不到五十岁,怎么见过亚伯拉罕?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在没有亚伯拉罕以前,就有了我。他们更不能接受这一句话,他们拿起石头要打死他。你看见严重到这个地步。法利赛人最善良的作一个结论,尼哥底姆说上帝与你同在,所以你会行神迹。最刚硬的,他们说因为他靠着鬼王赶鬼。那这个事情演变越来越历害的时候,大多数的法利赛人不走尼哥底姆结论的一这条路。他们从整个最消极的方面看耶稣,他一定不是大卫的子孙,一定不是上帝派来的。因为他是加利利人,加利利人还会出先知吗?他是从拿撒勒出来的,你去查考你就知道拿撒勒没有出过先知(约7:52)。他是马利亚所生的,马利亚是没有结婚就生孩子的,所以他是私生子,他是不洁净的,他是被鬼所附的,他是疯子。所以整个社会中间,超高层的宗教领袖,对耶稣基督越采取定罪的反应。所以我们的主走的路是越来越窄了。从第五章到第十章,他永远坚持以神的身份讲道,但是他的仇敌永远坚持他是被鬼附着的来替他讲道。到了第十章耶稣讲一句话,我要为我的羊舍命,你们不是我的羊,你们听不明我的声音。你们也不跟随我,你们只要杀我。但是我告诉你,你们杀我不是因为我失败给你们杀,因为我来拯救我的羊,我甘愿舍去我的命。从来没有人夺去我的命,你们千万不要以为你们主动害死我,我就没有办法离开你们。我死是甘心情愿舍命的,我死是愿意为我的羊舍命的。

耶稣基督已经在这里想到了他预备死,这些人要害死他,这已经是一条不能不走的道路了。上个礼拜我们讲到舍去权柄的权柄,基督徒最大的权柄就是舍去权柄的权柄。这个后来就变成了整个基督教服侍的一个精神。当我们有权柄为自己奋斗的时候,我们肯放弃吗?我们有权柄结婚的时候,我们为福音肯放弃吗?我们有权柄靠着传道养生的时候,我们有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个权柄呢?我们有权柄过一个正常健康享受生活的时候,我们有权柄享受人生的时候,我们有人肯放弃这个权柄吗?我们有权威带着我们的妻子到处传扬上帝的道,我们有人愿意放弃这个权柄吗?当这个道理想清楚了,你就不奇怪为什么有人离乡背井没有享受自己的人生。为什么有人夫妻常常分开,没有享受应当享受的家庭生活,为什么有人放弃很高的职份,很高的薪水,做很穷苦的传道,为什么他肯放弃呢?这是基督教的精神。你说别的宗教也是如此,我告诉你不一样的。别的宗教用他们的受苦建立功劳,他们将功补罪,他们借着他们的牺牲换取救赎,他们做好事就有功德无量,这不是基督教的精神。基督教的精神牺牲就牺牲,没有图报。放弃就是放弃,不必再争。当我们有权柄放弃我们权威的时候,我们正在享用我们最大的权柄。我们的伦理是主动的伦理,我们的牺牲是甘心的牺牲,我们的受苦是没有为自己有所惋惜的受苦。如果你在受苦中间感觉至到你非常受苦,那你就不是真正的受苦。牺牲的时候一直感觉到自己太牺牲了,你根本都不是牺牲。

我常常感到我都没有背什么十字架,我这一生都没有什么背过十字架。比我们受更多苦的人很多,比我们放下更多权柄的人很多。神给我们丰衣足食,神给我们自由传道,我们还有什么怨言可说呢?这是真正基督教的精神。耶稣基督说,如果你不舍己背十字架,你就不能跟随我。自私是基督教信仰的仇敌,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是上帝国度里面的仇敌。每一个基督徒的侍奉要效法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而没有人取去我的命,是我自己将命舍去。这是甘心的舍命,这是主动的舍命,这是非常愿意的舍命。为什么呢?因为我爱我的羊,我为我的羊舍命。当犹太人已经定意要杀耶稣的时候,耶稣就把这个观念纠正过来。你们不要以为你们有权柄来办我,你们不要以为你们的宗教有权柄来杀我。我告诉你们,我为我的羊舍命,我自己愿意把我的命舍去。当耶稣基督再讲下面的一句话,既然我有权柄把我的命舍去,我也有权柄把我的命取回来。因为这是我自己放弃的,没有人可以取去我的命,我可以放弃,我也可以取回来。基督到世界上来是特别故意为了要死而披戴身体的。因为耶稣基督如果没有人的身体,他就没有死的可能,因为上帝是灵,上帝是不能死的。所以耶稣基督成为人的时候,故意活在人间,弟兄有血有肉的身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为有血有肉的身体,这样他才能死。因为耶稣有了一个会死的身体,他才能亲身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被钉在十字架。

他是故意来死的。为什么他要来死呢?他要证明他是能得胜死亡的。感谢上帝。所以这一连串的救赎的步骤,都隐藏在上帝永世的智慧里面。耶稣基督不但告诉我们他死,还告诉我们他借着死要表示他是不能被死权所管制的。所以他要从死里复活,这个就是他说的生命在我,复活也在我的原因了。当耶稣讲完这些话以后呢,他们现在变得莫明奇妙了。一方面你行神迹,一方面你行善,一方面你违背律法,一方面你要为自己的羊要舍命,一方面你要放弃生命的权柄,你还有权柄把生命取回来。所以你到底是谁呢?如果说你不是从上帝来的,怎么可能有上帝的能力在你身上呢?如果说你是被鬼附着,被鬼附着的人怎么能叫瞎眼的人看见呢?如果说你是上帝同在,上帝同在的人为什么违背律法呢?如果说是魔鬼派来的,为什么你教导人要认识上帝呢?你的父是上帝,你常行他所喜悦的事情,你要奉父的命行事,你要把人带到父那里去。那你的父是上帝,你说犹太人的父不是上帝,结果就乱成一团了。结果有人到耶稣面前,你为什么不明明告诉我们,如果你是从上帝那里来的,你就讲吧!你为什么让我们这样犹豫不决呢!是不是耶稣叫他犹豫不决呢?是不是耶稣害他莫明奇妙呢?不是,是因为他们不肯听上帝的声音。一个人一方面不肯听上帝的声音,一方面又怪上帝让他犹豫不决,这个人是无可救药的。

今天有的人不信,一方面说为什么上帝不让他信,我告诉你,上帝早把对他的信心放在你的里面了。你说有吗?每一个人都有吗?有没有?有。上帝把信上帝最基本的真理的信念已经放在每个人里面。上帝把真理存在的最基本的概念放在每一个人的里面。你说圣经有这样讲吗?有一次我坐飞机,那个时候我二十多岁。有一个四五十岁的女子,她在不同的座位指着我说你是唐传道吗?我说是的。她就搬过来跟我坐。她说我听过你几次讲道,我非常佩服你的口才,我非常佩服你的学问。我说对不起,我没有什么口才,也没有什么学问,不必佩服我。她说你不必客气,我再说,我很佩服你。但是我要诚实地告诉你,我是不能信的。(你不能信告诉我作什么,告诉上帝就好了嘛!)我说你为什么不能信呢?她说因为这不是我的错。那我心里想,是谁的错?那你感到为什么你不能信呢?她说你也不能叫我信,别的牧师也不能叫我信,你口才这么好也没有用,你多么有学问也没有办法。我就是一个不能信的人。我说请人不要这么悲观看自己好不好?我从前也是不能信的,后来神的时间到了我就信了。她说你跟我不一样。她总是要跟人家不一样才好。我说当然不一样,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已经信了你还没有信。她说我是不能信,也不必怪我不能信。因为我不能信不是因为我错。那我就不知道她到底要讲什么。我问她为什么你不信呢?后来她说我老实讲,我不能信,因为上帝没有把信心给我。所以我一直要信,一直不能信。我说你真的一直要信吗?她说我一直听道都不能信,表示我一直要信但都不能信啊。我说你有可能不是去听道,你是去看传道人讲道。她说这句话也有道理,我比来比去,有的口才好,有的口才不好。我怎么听都听不进去,因为上帝没有把信心给我,那我也没有办法了,我就这样一生一世到死。我到上帝面前就说是你的错,不是我的错,因为你没有把信给我。我对她说,上帝已经把信心给你了。她说没有,如果他把信心给我了,我早就信了。

你看到了,她一直反对你,就是根本不要信。你怎么说上帝把信心给我呢?上帝把上帝存在的基本信念放在每个人心里,为什么呢?罗马书第一章第十九节、二十节,现在我背出来给你听,原来上帝的事,人所能知道的,已经显明在人心里,因为上帝已经给他显明。自从创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然眼不可见,但是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19-20)所以上帝已经把这个信念的知识放在你里面,在我们内心的深处,有一个直觉的印证。在我们眼见的外处,有神创造的印记。所以你看见万有的奇妙,虽然你眼不能看见上帝的存在,但是当你好好注意上帝所创造的世界,你就看见这个奇妙的世界,多么和谐的世界,多么充满智慧的世界,有多么奥秘的隐藏。都显明上帝的权能,上帝的永恒,上帝的智慧,上帝的设计。亲爱的弟兄姊妹,整个宇宙都是记号,整个大自然都是证明,显明上帝奇妙的工作。闭上眼睛扪心自问的时候,你良心深处有另外一个印证,告诉你说神是存在的。一千六百年以前,奥古斯丁所写的书有这样一段话,你问啼叫的鸟,你为什么唱歌这么好听?我告诉你,有一次我住在一个人家里,他养了一只很小的鸟,但是比我的大母指大一点点。当这个鸟叫的时候,我算了下,它没有呼吸。一只小鸟,啼叫十八秒钟不呼吸,你试着唱歌十八秒钟不呼吸,你的肺这么大,那个鸟这么小。我佩服的不得了,我对这个小鸟肃然起敬。

还有一次,我从温哥华坐船到维多利亚,然后再坐船到布查德花园,那是整个世界最漂亮的花园之一。船在海中走,我估计一个钟头大概二十到三十海里。在旁边有一只鸟在飞,一直在我们旁边飞,表示它也是跟我们一样的速度在飞。我想告诉它不必这样飞,很辛苦的,因为我们的船这么快是用机器的,你没有的。当然那只鸟不知道机器不机器,它就以为在我们旁边有同样的速度。一直这样飞,跟我们大概有二十分钟,一点都没有落后。我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其实我只有一体。没有办法明白,所以我对很多的动物肃然起敬。我特别对三文鱼,其实有点良心过不去。三文鱼长大以后,一直游下来,游到太平洋可能游了八千里,小小一只鱼,没有机器,没有坐船,游了八千里。等到它老了以后,它快要生蛋的时候,有个声音在它里面说,回老家,不要把蛋生在太平洋,你要把蛋生在原来生出来的地方。它就游回去,游八千里,游回温哥华,一直逆水而游,而且水流很快。它从前小的时候是顺水游,现在作了母亲要生蛋的时候,带着满肚子的蛋逆水游。游上去的时候很高,三公尺,四公尺。它就一直预备,一下子就跳上去了。跳上去的时候,只有两公尺就摔下来了,满身是血。因为那个石头很利,撞上去的时候全身都是血,下来的时候水都红了,里面都是蛋。怀孕这样运动是不太好的。人怀孕就乖乖的,动都不动,不爬楼梯,一定等电梯。不久以后它又再冲,又再撞一次,又是满身流血,再摔下来,它再养精蓄锐。等它精神满满了,一定冲上去,再冲上去再游,这样又游一千多里。最后找到它本来出生的地方,就在那里安息,把几万只蛋全部都放出来,以后就翻身死了。那些蛋慢慢孵成小鱼,又回去,在太平洋里游八千公里。以后再回去,回家到了一个地方的时候,有很多熊在那边等,看见三文鱼来就把它们吃掉了。有很多还没有成妈妈,就死在熊的肚子里面了。

你看大自然这些东西,你说没有上帝,我告诉你,你是没有良心的,不是没有上帝。有太多的事情像圣经所讲的已经显明在我们心里面。神的作为伟大的不得了,你怎么可以说上帝没有把信心给我?你常常怪上帝,常常加罪上帝,常常违背良心。这些人也是如此,你为什么叫我们犹豫不决呢?你告诉我们吧,如果你是基督,你就明说。耶稣基督不跟他们辩论,耶稣说我早就告诉你了。我告诉你,我很怕听这句话。我有一个纽西兰的教授,当我念神学的时候,他很严肃的讲一句话,有些学生不注意,后来有一天吃了大亏,跑到他面前,他怎么讲呢?我早就告诉你了,你没有好好听。我早就告诉你了,你还记得吗?那一天在那里,我已经跟你讲过这些事,但你没有听我讲。现在,你就因为你的混乱现在受苦了。我在他旁边听他说我早就告诉过你,到现在我还记得,我很怕这种话。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曾经告诉过你,今天我告诉你,上帝的道你常常听了,如果你把上帝这些话当作开玩笑,有一天你灭亡,有一天你到上帝面前,你说上帝为什么不给我信心?上帝不要跟你辩论,他会像我的教授那样对你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在香港尖沙咀的解经会里面,我早就告诉你了,经过我的仆人唐牧师。为什么你不听他讲?你为什么不听呢?当他们说你为什么叫我们犹豫不决呢?如果你是基督,你明明告诉我们吧!耶稣怎么回答呢?我已经告诉你了,只是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

耶稣不跟他辩论,接下去以后呢,耶稣讲了两节圣经,只有约翰第十章提到。马太、马可、路加,跟约翰其他的章节都没有讲同样的话。他怎么讲呢,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父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大陆有很多的基督徒在为到底是不是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问题争的死去活来。圣经根本没有讲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圣经有很多没有讲的,圣经没有讲三位一体,圣经也没有讲耶稣神人二性,但我告诉你,这些都是道隐藏的真理。那一次得救永远得救,不是你一次举手永远不会灭亡,不是那个意思。一次得救就是领受永生的人永远不灭亡,就是从这一节来的。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一个人领受耶稣所赐的永远的生命,这个人就不可能再灭亡。那你说有些基督徒后来出卖主离开主,没有再回头怎么办呢?这就表明他们曾经从来没有过永生。他们可能受过洗,他们可能加入教会,他们可能成为教会的会友,但是他们从来未曾有过永生。如果一个真正重生得救的人,他已经从基督领受了永远的生命,照基督的应许,有了永生以后就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的手里把他们夺去。请你注意这一句话,我把永生赐给他们,他们永不灭亡,有没有能够把他们从我的手里面夺去。这个是谁啊?在耶稣的手里面这个羊有永生,耶稣把这个羊保守在手里,哪一个人能从耶稣手里把他的羊夺去,那个人一定要跟耶稣打的死去活来,但没有一个人比耶稣更有能力的。所以要把羊从耶稣手里夺去,你一定要打败耶稣,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耶稣战胜死亡,打败了掌死权的魔鬼,为我们废除了律法的咒诅,替我们担当了罪的刑罚,拯救我们脱离上帝的忿怒。所以我们在耶稣的手里是很安稳的。这是第二十八节。

第二十九节说什么呢。我父把羊赐给我,他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你看第二十八节是谁的手?耶稣的手。第二十九节是父的手,所以没有人从耶稣的手里把羊夺去,父把他交在我手里,没有人能把他从父的手里夺去。二十八节谁的手?耶稣的手,二十九节谁的手?父的手。这里有几个手?两个手。这两个手差多远?如果差一公尺,这只羊就跳来跳去了。一下子跳到子的手里,一下子又跳到父的手里,然后他的手越远,跳的就越远。第二十八节在耶稣的手里,二十九节在父的手里,从耶稣手里夺去容不容易?不容易。从父的手里夺去容不容易?不容易。好,你现在读第三十节,一二三:我与父原为一。什么意思呢?第二十八节耶稣的手,第二十九节父的手,三十节是合一的父子,所以在父跟子里面,没有人可以夺去的。这个叫作什么?永远的安全。这个叫作什么?父与子原为一,这个叫作什么?这个叫作双重的保险。在基督的手里,第一个保险公司。在父的手里,第二个保险公司。不是AIG(美国国际集团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这些都在破财的边缘。从前我年轻的时候,计志文讲道,什么叫作保险公司?保险你的生命,这个叫作生命保险,这个叫作保生。他说,我告诉你,没有一个保险公司会保生,只会保你死。付多少钱以后你一定都要死的。只有在上帝的手里,才有永永远远生命的保生。

感谢上帝!今天你听了很多,大概都要忘记了?你记得两个手合一了,我在主里,主在父里,我在主里又在父里。父爱子,把万有交在他手里,父爱我,把我放在子的手里,子爱父,把我放在父的手里。所以我的保障是宇宙中间最安全的保障,谁敢跟耶稣打?没有可能。谁敢跟上帝打?没有可能。没有人可以从父和子的手里面把我们夺去。大家说,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有个小孩子,他听了这些话以后呢,他说没有人能夺去,但是我自己从这个缝里面跑出来怎么办?因为这个小羊很调皮嘛!自己从缝里面跑出来。不但从缝里面跑出来,从耶稣钉痕的洞跑出来怎么办?所以他问牧师,牧师,我在主手里没有人能夺去,但是如果我自己跑出来怎么办呢?那牧师怎么回答呢?你不但是上帝的羊,你已经是上帝手指的一部分了,因为你已经变成基督身体上的肢体了。耶稣会不会让他的手指丢了再拿回来?不会丢的,永远和他在一起。这个是永恒的保障,是永恒的合一,是永恒的联合,而且是双重的保障。感谢上帝,神的爱不会让我们走的,永不撇下你,永不丢弃你,除非你不是上帝的羊。最后,你说我怎么知道我是上帝的羊呢?你听见他的话,你要顺从他,你要跟着他。你持守他话在你心中的效应。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中所出的一切话。愿上帝赐福给我们,把他的话藏在心中,享受在双重保险里面的平安。阿们!今天回去,你跪下来,你想象两个手把你放在中间,有多么宝贵,多么安稳。有一首歌安稳在耶稣手里有没有?有的找出来我们唱。安稳在耶稣手里,感谢上帝,只有这一段圣经把这种保证,这种安全赐给我们,感谢上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