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格非
格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255
  • 关注人气:1,0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柔弱的人支撑高贵的理想

(2011-08-24 13:02:36)
标签:

杂谈

分类: 访谈录
 
  2004年,沉寂多年的格非以长篇小说《人面桃花》重新赢得读者的热切关注,并夺得了“华语文学传媒大奖”颁发的“2004年度杰出成就奖”和第二届“21世纪鼎钧双年文学奖”。作为《人面桃花》三部曲之二,《山河入梦》从一字未着时就备受关注,格非却一直对此保持缄默。近日,《山河入梦》将在《作家》杂志首发并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格非在后记中称:“我在写《人面桃花》时,无意中想到了冰。它贯穿了写作的始终,决定了语言的节奏和格调,也给我带来了慰藉和信心。”而《山河入梦》的基调则是阳光下的一片阴影,“为什么我的内心一片黑暗,可别人的脸上却阳光灿烂?”
 
  理想为阳,绝望为阴
 
  格非在谈及小说中的两个主人公时说:“总有一群柔弱的人在支撑着昂贵的理想。”
  继《人面桃花》中的秀米后,《山河入梦》中的谭功达再次被塑造为一个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在谭功达那里,革命的理想混杂了乌托邦的幻影。他的坚定表明他是应该了解这个社会的,但他又确实始终不知道世界的真相,反应迟钝,执著于自己内心的理想世界,既愚钝又善良。这是一种天性上的柔弱,却反而更有力量。至少在我看来如此。”
  不过,格非似乎在姚佩佩身上寄托了更多的东西:“我在这个人物里面融入了自己对世界的态度——疑问和绝望。她一直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守着脆弱的自我,身上有一种强烈内省的东西,她不是混沌不清的,而是无可奈何。”
 
  我没有放弃对现代主义的探索
 
  《人面桃花》曾被评价为“宗教般的母语之行”,在《山河入梦》中,格非对情感的宣泄可能走得更远,特别是它呓语般的结尾,有不少人称此为画蛇添足,但他坚持认为非此不可:“写作对自己是一种鼓励,你会有很多生活的感慨,把它写出来首先是一种释放和解脱,否则,那就要完全由你来一个人承担。”
  有人认为,格非的语言在向中国古典味道转变,雅训精致,意向纷呈。对此,格非说:“我并没有一下子回归传统,而是学习一种传统的方法。我仍然没有放弃对现代主义的探索,那里还有广阔的空间。”《山河入梦》中涉及内心活动的章节都被设置成浓重的黑体,格非说明道:“这些段落可以直接用来抒情。我在实现类似‘共时性’叙事的同时,也在保证不破坏故事的流畅性。”
 
  “回归”最怕有名无实
 
  近年来,在文化界的不少领域都掀起了“回归经典热”、“国学热”。对此,被人评价为“回归传统”的格非却也忧虑重重,他认为:“中国知识界对现代性的危机反省还不够,我担忧还没等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找寻传统的意义,这热度就已经过去了。实际上我们现在日常生活里的价值观念都是西方的,这种情况下认识传统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仅仅靠形式是远远不够的。鉴往是为了知今,我们需要明白拾回传统来做什么,不要被动地学点皮毛。”

 

文学报 丁丽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