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巨蛋看《赤壁》(

(2009-10-12 13:07:59)
标签:

文化

分类: 北京览剧杂感

 我在巨蛋看《赤壁》(2009-09-25)

    早在半个月前,女儿就开始期盼上了:“头儿可千万别让俺加班啊,9月24日,咱们要去看《赤壁》哪。”
    转眼两个星期过去了,娘俩如愿以偿,来到国家大剧院(北京人管它叫巨蛋,又形象,又亲切)观赏新编史诗京剧《赤壁》,度过了一个极其愉快的夜晚。
    唱腔甫起,灵魂就被攫去,五脏六腑仿佛被无形的手极其熨帖地轻抚。娘俩马上决定,以后至少每年得现场观看一次。可惜今年的票已经买不到了。
    听京剧的爱好,好像是父亲的熏染和女儿的影响。她年纪小小,怎么也会喜欢这样厚重,得有生活阅历,年龄积淀才会有共鸣的艺术呢?奇怪。
    我父亲是个京剧迷。打我记事起,只要一有闲暇,他老人家就会拉起京胡,自拉自唱。所以,每当想起父亲,眼前常常浮现出老爸坐在当院,在夕阳下,晚霞中,无比陶醉,摇头晃脑,边拉边唱的模样。可惜,那时我尽结记着跳皮筋,跳房子,玩攻城了,听去反嫌他京胡拉得吱吱啦啦,京剧唱得咿咿呀呀,不入耳得很。更有兴趣的是帮老爸伺候(嘿嘿,其实哪是帮忙,往往都是添乱,一门心思地玩哪)京胡:把用马尾巴上的长毛做的弓子拧紧些,挑块透明的松香,放进废旧的饭勺里,凑近炉火化成浓汁,然后缓缓倒在京胡共鸣箱上的走弓部位。那浓浓的松脂香,会在空气中逗留许久,和着老爸的唱腔不知不觉嵌入我的记忆深处。现在想来,老爸喜欢唱老生,嗓子有些嘶哑,当时虽然年纪小,也能听出里面的沧桑与悲凉。等到自己有了一定的年纪和阅历,不知不觉开始喜欢老东西,老物件,其实喜欢的是其中的岁月积淀和人生况味。
    女儿则是西洋古典,西洋歌剧,中国民乐,民间戏曲……兼收并蓄,我对西洋歌剧的爱好,就是受她影响。京剧是她极其喜欢的,言兴朋的唱段,如《哭杨修》、《泉水潺潺》就是她推荐给我的,让我从此开始迷上一些京剧唱段。
    这次扮演诸葛亮的于魁智,扮演曹操的孟广禄,以及扮演小乔的李胜素都是女儿所喜爱的,而且总导演是我俩敬重和欣赏的张继钢,没得说,一定要想方设法亲临现场看看。
    闺女提前在网上抢购了两张100元的票,早早就开始馋我。尽管我们已经欣赏过电视直播版,但却因此更想现场观赏。
    张继钢果然不同凡响,整个创作班底非常优秀,方方面面,各个细节都极其用心。无论舞美、布景、服装、唱段、唱词……统统可圈可点。
    生死门的灵动出彩、草船借箭的视觉冲击、于魁智的厚重典雅,孟广禄(应该是曹操)的狡诈老辣,李胜素的大气秀雅……,剧情的紧凑抓人,唱腔的入耳钻心,舞美的养眼悦目……,让人叹为观止,如此高水准,怎能让人不想听了又听,看了又看!
    想想看,真不容易,在短短3小时内,把人人耳熟能详的三国赤壁之战,旧菜炒出了新味道,老情节翻出了新花样,难为全体主创人员了。
    看了新编史诗京剧《赤壁》,让人倍感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有这么多、这么美的好东西,可以传承、可以咀嚼。
    可惜,我的这只秃笔只能写出我心中诸多感触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
    我很喜欢民间的东西,无论山西梆子、河南豫剧、陕西秦腔,京剧……都非常爱听,那厚重、沧桑、悲凉,直入人的心底,南方的剧种也爱听,但觉得有点偏软,不怎么耐听,共鸣相对少一些。像皮影、剪纸、民间年画、蜡染等等,也都喜欢。但西洋歌剧也喜欢听,有的也非常耐听,可以反复一遍遍听,成为灵魂的挚友。比如,《今夜无人入睡》、《凯旋进行曲》,都是养育自己心灵的好朋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