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返巴西,世界杯坟墓

(2015-04-15 00:27:23)
标签:

杂谈

重返巴西,世界杯坟墓

“这些空荡荡的球场,从2015年元旦至今、没有举办过一场正式比赛的球场,闲置在那里,国际足联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一位巴西记者在2015年3月的国际足联会议上提问。

“这是一个巴西的问题,我们不认为这是一个足球问题。”国际足联的回答,冷漠而决绝。

加林查球场的空寂

2014年的巴西,给世界留下了一届难忘的世界杯,给巴西留下的,却更是竞技场上的痛苦。当时针走到2015年,竞技场上的痛苦逐渐淡去,虽然没有哪个巴西人会忘记那场被他们视为国耻的1比7输给德国的半决赛,但巴西国家队在世界杯之后连战连捷,邓加执教的球队,似乎有了点复兴迹象。

然而这一年,当我们再去看看那些世界杯主办城市,那12个世界杯球场,更大的疑问,悬浮在竞技场之外、球场之上。12个世界杯球场,在世界杯结束8个月之后,至少有6个深陷严重的财务危机,承担这些球场运营的巴西各地政府,连让这些球场保持基本运营都做不到。

重返巴西,世界杯坟墓

每个球场仍然看上去充满了现代设计感。谁也不知道,这种观感,在荒芜和萧索中,还能延续多久。

对国际足联而言,2014世界杯,是又一次巨大的商业成功,事实上,这是有史以来最赚钱的一次世界杯,2011—14这个世界杯周期,国际足联盈利高达27亿美元可对巴西而言,修建和翻新这12个球场,成本高达40亿美元英镑,绝大部分资金都来自政府的公共开支——巴西纳税人在为这些球场买单,也在为这届最赚钱的世界杯买单。

最有代表性的,是首都巴西利亚的加林查球场。2013年联合会杯开赛前,这个造价6亿英镑的球场竣工,72000个座席,超大规模,也是为2014世界杯新建球场中最贵者。这个球场承办了7场世界杯比赛,包括巴西小组赛打败喀麦隆,以及他们三四名决赛中0比3被荷兰羞辱。自那以后,巴西国家队在复苏,加林查球场却走向了无法振作的痛苦深渊。

从2015年元旦至今,加林查球场是所有世界杯球场里,没有举办过一场正式比赛者。3个月过去,仅有的2场比赛,都是友谊赛,两支巴西顶级联赛球队克鲁塞罗和弗拉门戈和当地两支球队作赛。

球场空寂,部分原因是巴西利亚当地没有知名职业俱乐部,8支当地球队个个籍籍无名,都属于巴西第五级联赛俱乐部,主场比赛上座率很难上千,加林查球场是他们不敢挑战的云霄高度。当地最大俱乐部的公关总监,直言哪怕是将当地俱乐部参加的本州锦标赛80场比赛观众人数相加,“都填不满加林查球场”。这种挑战,世界杯之前早有人提出,可是为了让世界杯在首都上演,加林查球场成了一个飞蛾扑火的案例。

更要命的是,世界杯之前,当地俱乐部都可以免费使用老的加林查球场,如今他们根本不可能支付基本租赁价格。世界杯给巴西利亚带来了一个全新现代化球场,世界杯也让巴西利亚的俱乐部们,失去了一个残旧却实用的球场。

一个比赛日,加林查球场的运营费大概为10万美元,当地最大两个俱乐部之间德比的售票,最多不到9000美元。

重返巴西,世界杯坟墓

政府临时办公区

巴西利亚是一座完全的新城,1960年建立,由全国各地移民组成的新首都。大家支持的球队,往往还是故乡的俱乐部。里约和圣保罗那些闻名遐迩的豪门,在巴西利亚的球迷,远多于当地俱乐部支持者。

当地市政府做过诸多尝试,例如邀请博塔弗戈和弗鲁米嫩塞来做赛,可上座率仍然不够球场容量一半。这个首都城市本身就处在财务危机中,2015年新一任政府上台,发现市政府储备金只有2万美元,而每个月维持政府运营的支出,高达6亿美元。毫无疑问,市政府必须大力削减各种公共开支。

于是巴西利亚的年度狂欢节大游行,从1983年以来第一次被取消。加林查球场的维持费用,政府也不准备掏了——这个球场每个月最基本的运营费用,约为50万美元。

一个现代化球场,往往是常用长新,稍微闲置,变旧速度会快得惊人。巴西利亚的市政府秘书,已经不讳言,“加林查球场会变成世界杯的一座坟墓”。变通的手段,是从2015年4于开始,400多个公务员,将会搬入球场的各种包厢和会议室,将这些地方改为政府办公场所,据说这能每年为市政府节省300万美元的房租和其他办公成本。同时市政府还在准备将球场的巨大停车场,改用为一个巴士终点站及停车场……

重返巴西,世界杯坟墓

无独有偶的传染病

首都为世界杯后遗症所困,其他城市也好过不了太多。

亚马逊雨林中的玛瑙斯,举办过意大利打败英格兰的小组赛,但这座城市同样没有知名的本地俱乐部,本周联赛平均上座率为659人,亚马逊球场容量为44000人。在热带雨林地区维持这样一个球场,成本要比其他地方更高,玛瑙斯能想到的办法,无非也是邀请弗拉门戈、达伽马和圣保罗这些豪门来做赛。世界杯之后,这个球场的基本运营成本,早已超过百万美元。

在库亚坝,2015年1月当地政府不得不紧急性关闭球场,进行维修,因为球场开张才一年,部分顶篷严重漏水,一般的电梯和空调系统,已经无法运行。

在东北的萨尔瓦多,承担世界杯球场运营的私企OAS,目前是一桩严重贪腐案的被调查对象。在纳塔尔,当地球队和世界杯球场运营商在打着官司。

在里约,哪怕是举世闻名的马拉卡纳,运营仍然严重亏损。根据测算,这个球场的平均上座率需要达到3万人才能收支平衡,但2015年的里约州联赛,平均上座率为3600人,最吸引人的弗拉门戈,场均也只能吸引16000人。或许5月开始的全国联赛,能给马拉卡纳带来更好的运气。

相对成功的球场,往往和当地具有高支持度成功俱乐部相关,例如阿莱格里港和格雷米奥俱乐部、贝洛哈里桑塔和克鲁塞罗竞技俱乐部、库里提巴和巴拉纳竞技俱乐部。可是巴西还有两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在影响着所有球场运营:过高的球票价格和过于饱和的电视转播。

巴西最著名的足球记者库福里如是评论道:“我们在三年前就预计到了这些情况的发生。我们确实无法指责国际足联,巴西政府是罪魁祸首——国际足联提出的苛刻条件,尽人皆知,但巴西政府接收了这些条件,却没有任何后世界杯运行的策略和准备。如果我们真正按照巴西的方式举办世界杯,而不是按照德国或者日本的模式进行,这些浪费本是可以避免的。”

根据当时国际足联要求,8个世界杯球场是最低要求。巴西选择了12个。

重返巴西,世界杯坟墓

谁的世界杯?

在国际足联的财务统计中,2014世界杯为他们带来了超过50亿美元的收入,支出成本大概是24亿美元,利润接近27亿美元。这是2015年年初国际足联公布的数字。而国际足联对于巴西这个慷慨东道主的回报,只有一项1亿美元的草根足球发展基金。

这仍然是一届无比成功的世界杯,笼罩在这些球场上的疑问,有可能因为2016里约奥运会的到来,得到一定程度的解除,例如巴西利亚和玛瑙斯的球场,都会承办部分奥运赛事。只是真正要让这些死寂的球场活过来,要让它们达到收支平衡的水准,难度极大。库福里甚至认为,这些球场的真正悲剧,将发生在里约奥运会之后。

南非是一个危险的先例,为2010年世界杯兴建或翻修的9个球场,8个严重亏损。即便如此,巴西政府依旧在坚持世界杯的正确,新任体育部长乔治·希尔顿,就会用“伟大的体育文化遗产”、“我们会用足球乃至体育之外的各种文化活动,填满我们的球场”这一类政治口号,来敷衍媒体的质询。

这种空洞话语,在每一个不计成本承办大赛的城市和国家都能听到,这是为了满足“伟大”政治梦想而让百姓支付罚单的罚款声。听不到的,只是那些纳税人滴血的声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