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颜强
颜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88,553
  • 关注人气:21,9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运动极限,肌体还是意识?

(2015-03-03 01:41:39)
标签:

杂谈

运动极限,肌体还是意识?
每一个运动参与者,都会对各种数据敏感——数量化的记录,是你运动参与成就的体现,也是你挑战自我极限的尝试,然而你的极限到底在哪里,你的极限到底是如何形成的,或者我们再跳开一步:人类的运动极限是多少?

很小的时候,我看过一部科幻小说,描述的大概是几百年后的人类社会。奥运会还存在,还有径赛游泳这些基础竞技运动项目,只是数据已然可怕:那个百米夺冠的帅哥,好像成绩是7.57秒……儿时的记忆未必准确,不过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博尔特横扫北京和伦敦两届奥运会,他恐怕都还没能接近人类的极限,并且还只是在短道冲刺这一项上。

基于肌体更基于精神的人类运动潜力,还有多少可以挖掘的空间,精深的运动研究专家会告诉你:我们还没能接近自身运动能力的极限。

新的论证之一,来自英国自行车大师教练大卫·布莱斯福德,英国重夺自行车王国头衔的功勋巨匠。百余年来,不论耐力型运动、速度型运动还是更加综合复杂的团队集体运动,都受益于人类社会尤其是科技的持续推动,像自行车这样的耐力型器械运动,自行车制造业的发达,以及营养学、运动恢复和各种科技数据的深度分析,将运动推升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自行车高手们和前辈相比,是更为出色的运动健将,类似例证,可以在任何一种竞技项目中找到。不过布莱斯福德与他的同伴通过观察分析,认为至少在耐力型运动领域,未来的成绩突破,更来自于运动者头脑的进步、精神力量的提升,这种推动力,或许比肌体进步更有效。
运动极限,肌体还是意识? 一切都以挑战运动极限为前提:例如人类怎样才能在两小时内完成马拉松?传统运动科学,会从严谨科学角度,聚焦人类肌肉疲劳和恢复程度、最大摄氧量、乳酸极限值等核心运动数据。运动生理学的进步,将这一系列科学数据分析,深入到了极其细微的程度。可是运动心理学家,却从另外一个维度来挑战这种传统思维:如果传统的生理数据分析,对挑战运动极限作用已经不大,而大脑指令的作用,还能继续扩张呢?

简而言之,当你感觉精疲力竭、无以为继的时候,到底是你肌体无法承载这种耐力挑战,还是你的大脑认为你的肌体无法承载?倘若大脑给出的指令,是更为积极的讯号呢?

从硅谷到牛剑,从悉尼到北京,这正是运动科学奋战的前沿——布莱斯福德爵士如是说。

“耐力运动中,我们传统的模式,是总有些提防着对极限的挑战,”意大利运动专家马科拉有类似的分析,“纯肌体论,人类还远未接近极限,但各种纪录的出现和刷新,实际上都是一种新限制。每一种纪录,都可能对普通人挑战运动极限,形成部分负面心理暗示。如果我们换一条路径呢?”
运动极限,肌体还是意识? 
马科拉的研究方向本来是肌肉的疲劳度——运动分析中肌肉疲劳度概念,最早源自医院临床治疗,可是临床治疗中,马科拉发现了一种新状况:有些病人自我感觉精疲力尽时,他(她)实际上的肌肉疲劳程度并不深,客观角度看,生理上他(她)完全可以继续。这不正是一种错误的大脑指令,一种潜意识和自我意识的冲突?

于是著名的马科拉试验出现:他安排一组优秀的自行车运动员,在健身房里骑乘健身单车,要求每个人都骑乘到极限。差不多12分钟后,骑手们感觉疲劳,难以为继,然而马科拉以其他心理暗示的方法来刺激骑手,让他们坚持下去,随后奇迹出现:所有车手都可以在随后几秒乃至更长时间内,爆发出更大的冲刺表现。

对于马科拉来说,这小小的试验发现是惊人的:“这说明生理学上对于所谓运动极限的认知,根本就不准确。”

运动参与者,职业教练和选手们,都承认精神激励的正面作用,不过也都认为这些精神激励只是临时性的。“最难跨越的往往是精神上的困难”,每一位伟大的运动冠军都有类似感喟。可是这种内涵十分丰富、甚至绝大部分时间讲述者自己都未必完全明白的话语,直到近几年,才由运动心理学家们找到了面对极限另辟蹊径的突破:

突破不在于生理,更在于心理。
运动极限,肌体还是意识? “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把握好自己的头脑、如何让自己的内心扫清那些突破障碍。对于一些习惯认知中难以突破的所谓极限,例如两小时完成马拉松,心理上的突破更加重要。”这是马科拉的学术总结。

布莱斯福德对于英国自行车队的训练,与马科拉的研究发现直接相关,他们的合作,让运动训练中,增加了帮助竞技者更好地控制大脑、提升精神控制力的手段。

2014年,在人类神经科学大会上,马科拉就以英国自行车手的训练为例,对比两组长距离骑行车手,在他们骑乘过程中,不断闪现两种面孔:快乐的和不快的,以及闪现两种语义词汇:前进、兴奋;疲惫、昏睡。毫无疑问,不断得到积极讯息那一组的车手,成绩要比另外一组强出很多,哪怕他们平素实力几乎没有差别。这样的试验,仍然只是在说明积极心理暗示,对于运动竞技成绩提升的帮助,但这种控制潜意识的心理手段,能否量化?可穿戴的运动装备,能否让运动者得到更多积极讯息,从而帮助他们成绩更大提升?

马科拉说他和智能眼镜制造者探讨过合作,另外他还在与军方合作——军方要比运动者更实际,也有更多预算投入,同时更能承担试验的风险。毕竟在争取更高运动成绩,和在战争中取得耐力提升的竞争优势,后者显然对社会影响更大。

马科拉的试验,也确实在军队试验中,获得了更大收效,因为军人在纪律约束下,能够更轻松地接受积极心理暗示——军人在执行任务状态下,自我意识要更淡,运动竞技者,越优秀的,往往主观意识更强大。

然而对极限的挑战,永远都是运动竞技最有趣的话题。巴西人1958足球世界杯上,就带有心理医生来帮助队员调节心理,这种尝试和进步,至今没有降速。红牛设立的耐力项目实验室,也一直尝试在神经科学上找到运动突破,解除掉头脑和精神的枷锁,很可能让人类迎来又一次的解放。
运动极限,肌体还是意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