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邃一苇可航
邃一苇可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10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故乡碎碎念

(2019-02-20 15:14:25)
标签:

杂谈

分类: 只言片语

“我见青山多妩媚”,苍南,就是我的青山。但在大学之前,我对“苍南”二字,并无多大的概念,也无多大的念想。苍南,苍南,玉苍之南,是山之高,还是海之远,都觉得并无特别要与他人可道之处。

我所居住的小城镇龙港,很多年前就以“中国第一座农民城”而自居,鳞次栉比的大厦,川流不息的街道,人声鼎沸的购物中心,到处是溢满浓浓生活气息的影子。对于几乎没出过远门的我来说,所渴望的不过是今天学校贴的红榜里有没有我的名字,这个周末能不能在家里窝一整天不写作业,又或者,可以和朋友出去外滩走走,顺便吃碗刨冰吗?

上了大学之后,每次离家,走出苍南地界,莫名涌上一阵心酸;每次回家,踏上苍南地界,又莫名一阵狂喜。读余光中的《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这就是所谓的乡愁的力量吗?于我,乡愁不过是家的味道,不过是回味爸爸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以及我报喜不报忧的心态。

有一年,过完年,带了几斤血蛤回学校,也想让室友们尝尝来自海边的味道。寝室有6个人住,分属浙江省的6个城镇,往大了说,3个来自浙南,3个来自浙北。浙北的3个姑娘目睹我们3个浙南的姑娘吃血蛤,眼睛瞪得滚圆滚圆的,天哪,这么血淋淋的东西你们居然吃得下去,你们,你们不觉得恶心?我们边吸溜,边递出去一个血淋淋的血蛤说,可好吃了,可补血了,你们要不要试试看?只有一个姑娘大胆地想尝试一下,但是还没吞下去又吐了出来,这怎么吃啊!我当时也颇感讶异,这么好吃的东西,又嫩又滑又有料,简直想用纯净得有些通透来形容它,居然让她们那么害怕。直到后来,我吃到了长长的海蜈蚣,我就不难理解当初的血蛤于她们,是多少辣眼球的事情了。但是我也敢承认,作为一个苍南人,我吃血蛤吃得有多欢,吃海蜈蚣就吃得有多纠结。

我在饮食上并不挑,所以换个环境生活,对于我的胃来说,并不是多大的挑战。至今,我仍怀念绍兴的饭团、蛋饼、烧麦,仍对室友妈妈亲手做的啤酒鸭、清明团子念念不忘。但是一旦回到了家,饱食一顿,顿觉,室友们平日的饮食,少了海鲜,真真是人生一大憾事。且不说各种深水鱼、淡水鱼,单单是血蛤、九节虾,也让人垂涎欲滴。到了年底,肥得流油的鳗鲞、晒得油光发亮的酱油肉是家家必备,咬下来又脆又香的炒米、“麻麻”都是我的最爱。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所以青山待我,并不薄。从小在龙港长大,工作后便在灵溪,左右逃不出苍南,一算,以百岁算,人生已过去三分之一。与我生命、生活有关联的亲人、朋友,都生活在这片热土上,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对她越发热爱。越是生活得久,就越发离不开这个地方;离开得越久,越发想回到这个地方。我想,这才是故乡,最致命的地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9022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9022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