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邃一苇可航
邃一苇可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10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9-01-04 16:46:46)
分类: 只言片语

没有任务的下午,思绪却依旧漂浮在回忆里。画面切回十五年前,没有课的午后,我们一群女孩把椅子搬到撒进阳光的过道上,靠在散发着温暖气息的被褥上,或绣十字绣,或啃瓜子,又或追着看韩剧。那个时候,我们充满了活力,不用担心熬夜会伤身子;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同时也怀揣忐忑;我们对美术老师说无论怎样,年轻就是美,这样的话语感到将信将疑;我们坐在公交车上,希望这辆双层巴士一直沿着小镇环绕、环绕。我们想过有一天,大家都像那些花儿一样,散落在天涯;我们想过有一天,毕业十周年、二十周年、三十周年的时候,有人躲过岁月,有人却不曾被岁月绕过。却没有想过有一天,那么年轻的身体会遭遇子弹的攻击;却没有想过有一天,在朋友圈里,翻到的却是同学生病的信息。

当我看到霞晓头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却对着镜头摆出“yeah”的手势,露出微笑的时候,我只想到若干年前,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她的室友因为她的身高和体重,给她取了一个“QQ”的外号,我不敢揣测这背后是否怀有恶意,但的确,她也曾经为此而闷闷不乐过。她是寝室的六分之一,室友是独立,而她是孤立。我不知道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这个看法是否主观又要遭人非议,毕竟,我不曾加入过她们的群体活动中去。

但是,她却十分乐观,爱笑。事实上,除去身材的原因,加上她的声音,给人的感觉还是十分甜美的。如果当播音员,该是一件很适合她的事情。因为大学学习的特质,本周上大课的时间比上小课更多,往往下课铃声一响,就作鸟兽散。除去同寝室的,与别的同学大概也只限于点头之交。因而,我和她的交往并不多,仅仅停留在表层上。

她爸爸发起了轻松筹,说霞晓得了母细胞胶质瘤,2016年的时候就已经查出来了,17年动了两次手术,花去了50万元,而在跨年前夕,她又再次住院,需要30万元。

我再次感受到对病痛的恐惧。也想起在哪看到的一句话,中国人所谓的中层家庭,很轻易就能被生病拖垮。的确,在“看病难”“看病贵”的中国,实在经不起折腾。

就在几个星期前,好友老公单位的同事,在某一天清晨,突然就过世了,刚刚三十而立,典型的才貌双全,令人唏嘘不已。

什么时候离终点这么近了?即便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也因为它到来的不确定性而心生恐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后一篇:2019022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2019022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