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邃一苇可航
邃一苇可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57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8-11-15 15:47:27)
分类: 鱼说鱼话

昨天,和好友去影院看了场电影,《你好,之华》。很少写影评了,主要是现在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来奢侈地看一场电影,也没有多大的情绪来安静下来写一场影评。当然,这都是我懒的借口。

只是,因为《你好,之华》里面是信件串起了整部剧情。而我对于信,似乎还是情有独钟。且不说,是汉乐府诗《饮马长城窟行》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这种感觉让我惊喜;还是木心先生的那首已经传遍大江南北的《从前慢》,提到“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让我感动。总而言之,信莫名其妙地就勾住了一个人的情思。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有个湖北的老师来代课,后来回去了,给我们班的某一位女生来信。大家欣喜若狂,纷纷传阅。我至今仍记得她在信里提到我,说我长得倒是眉清目秀,但是小时候成绩好,大了未必。我听了之后甚是不悦,后来还偷偷给她寄了一封信,塞进我在哪里得奖的一张证书复印件,以表示自己的不服气。也不知道她收到了没有,现在看,她还就是说对了。

初中的时候,开始写信,但是基本上是不经过邮局,给同班同学写信。什么芝麻绿豆大的事情都写,尽管抬头不见低头见,尽管很多事情直接讲来得更好,但是年少的我们似乎只有通过信件,与对方结交成了信友,也算是友谊的见证。偷偷地在下课塞进Ta的抽屉,意外地发现自己的书里居然夹着一封信,那种心怦怦直跳的感觉,仍让人沉迷。

到了高中,写信进入疯狂时期,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收到信,来自镇内,来自县内,来自县外,那一封封躺在班级信箱里的信,陪着我渡过了许多诗意又沮丧的时光。我每周的饭钱里都要省下一些钱来买邮票,但是却乐此不疲。

大学一开始,也是信件不断。大概是因为自己爱唠叨,大概也是因为喜欢听别人唠叨,所以一有空,就趴在上铺的被窝里兢兢业业写信,也是一种美好的回忆。后来,电子邮件开始流行了,慢慢地,纸质信件就少了。

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写的字有多难看,还一直以初中美术老师让我学行书为借口自欺欺人了很久。直到工作几年后,有同事或开玩笑或善意地说,你就是字写得难看。我才开始畏畏缩缩起来,就连写个红头文件,都要深吸口气,惨淡下笔。现在,我几乎不写信了。但我仍然爱着那长方形的信封,不管只是简单的棕黄色,还是添加了很多元素的彩色信封;我仍然爱着那几张贴在右上角的邮票,尽管每次我都会多涂了浆糊,使劲哈着气让它快点干;我仍然喜欢将信认认真真地折成长方形;我仍然爱着屏住呼吸、轻轻拆开信件的那种感觉;我仍然能感觉到对方在信封上写着“谢谢邮递员叔叔”的那种俏皮。

时代变化得太快,微信太流行了,电话太方便了,但是慢慢地,越发与以前的朋友疏于联系了。事实上,我还愿意写信,只是因为我那丑丑的字迹,就怕我写了三行情书,还被人嫌弃呢。只好收起这种心思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高考日忆高考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高考日忆高考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