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邃一苇可航
邃一苇可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510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高考日忆高考

(2018-06-07 16:13:53)
分类: 鱼说鱼话

距离2003年的那一场高考,竟已过去了15年。朋友圈里到处分享的是近40年浙江的高考作文题,撩起了一股“回忆风”。我早已忘记当年的作文题,点进去看,是一个材料作文:读《韩非子》中的一个寓言,就“感情亲疏和对事物的认知”这个话题写一篇文章。我在心中暗暗诧异,对于这决定我迈入人生中哪一级门槛的大事,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我的思绪在快速倒退,画面切回当年参加高考那一天。

03年高考的时间已经变成“黑色六月”,也正是“非典”肆虐的那一年。我的考场地点在龙港一中,妈妈陪我在外面候考。即便是早上,天气已经很热,任何一片叶子都被骄阳烤得蔫蔫的,有一丁点树荫的地方基本已被考生和家长占领。看着有人量过体温被带往特殊的考场,在旁边候着的我也紧张兮兮的,好在一切顺利,只是开考前的几十分钟显得短暂而又漫长。班上一个男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打了下我的头,又一脸坏笑着跑开。他下手很重,使我很恼火,妈妈朝着他跑走的方向狠狠地瞪了一眼,又过来温柔地揉了揉我的头,想着她比我更恼火,就不好意思再发作。再后来,是进考场铃声响起,我挥别妈妈,随着人流,走进考场,第一件事便是将双手按在桌子上,汗涔涔的,立马显现出了两个手印。

直到多年后,我看柴静的《看见》,在看到她写非典时的那一篇章,我才发现,那一年,我们自以为疯狂地抢购“板蓝根”,喷白醋,戴口罩,量体温,在几千公里之外,严重的程度还是绝非我们能想象。我还记得里面有这么一句,“像是 《卡桑德拉大桥》里头的感觉,火车正往危险的地方开,车里的人耳边咣咣响——外面有人正把窗户钉死”。而我们又是多么庆幸。

脑海里除了刚开始的候考细节,我依稀只记得妈妈在外婆家为我准备的丰盛的午饭,以及小声地电话里回答爸爸我的状态好像还不错,还有考完数学,周边的一片鬼哭狼嚎。

高考结束后,我们也坐在教室里开始撕书、撕考卷,白花花的碎纸片到处飞扬,我们像一群同仇敌忾的战友,正在扬眉吐气。我们为不用再在题海里奋战而兴奋,为不用每天晨练800米而窃喜,为不用再被“高考”这座大山压得神情抑郁而开心,为即将要踏入大学校园而感到莫名期待;我们没有想过今日一别,再见会是何年,我们没有想过高考对于自己真正意味着什么,我们没有想过未来的路是否已在不知不觉中已注定;甚至,我们还来不及遗憾,遗憾不可能再几十个人戴上红领巾去重温“六一”,不可能一下课就挤在走廊上打打闹闹,不可能再在抽屉里发现好吃的奥利奥,不可能在某个晚自修的晚上推车回家,不可能拿把扫帚当吉他再唱“流星雨”。

我不死心,又上网百度2003年浙江高考作文题,真真是这个话题。不经意间,我又想起早上无缘无故哼起李琛的《窗外》,果然,15年时间,能忘的都已经忘了,不能忘的,怕是这一辈子都难忘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