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邃一苇可航
邃一苇可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713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过去与诗

(2017-02-09 15:15:32)
分类: 只言片语

早上在翻《收获》,翻到骆一禾的一首题为《闪电(一)》的诗。里面写道:于是/一场大雨在我的背后轰然坠下/巨鸟冲天而起/红太阳在我的心口滚烫翻腾。我从抽屉里翻出本子,也学着杂志上凸出凹进的排版,用那根枚红色的钢笔“行云流水”般摘记下。

我其实根本看不懂诗,但是也总是对诗歌报以好感。也许是诗歌的印刷在众多宋体里总是选用楷体;也许是诗歌可以短,可以长,可以充满文艺,可以蕴含哲理,可以生涩,可以易懂;也许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爸总是在他工作的地方高声朗诵俄国诗人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初中的时候,大概是我最靠近诗歌的时候。无论是语文书上,还是繁多的杂志里,只要有诗歌,我都会仔仔细细地将它们摘抄在笔记本上。许是情窦初开,需要有一道口子来延缓荷尔蒙的躁动;许是对文字的天然好感,惊异于文字的魅力。什么诗歌都抄,本子记录了好几本,写作文时总是引用来引用去。但是最打动自己的就是席慕容的诗歌了,《一棵开花的树》、《悲歌》、《青春》、《美丽的心情》等等。特别是《悲歌》,我至今都能背诵。现在看来,为什么那时候感觉触动人心,大概是觉得里面的决绝太适合一个文绉绉女了。

我们那个时候流行写绝交信,用红笔写,用DEAR JOHN开头(有一本厚厚的英语资料上写明,绝交信的开头必须得用这个)。然后阐述,我为什么跟你绝交,以及绝交后再不论什么什么种种。我收到过一封绝交信,也送出去一封。送出去的是给一个长辫子的女生,她扎两个麻花辫,一直垂到腰部,脸上长了很多雀斑,笑起来的时候酒窝很深,事实上是很可爱的一个女孩。但是有一段时间,我们发现她经常跟我们撒谎,不知道是为了拉近和同学间的距离,还是为了博得眼球,日子一长,被发现了,我们怒不可遏,所以这封绝交信就出来了,尽管是我写,却代表了大多数女生的意见。我仍然很清楚地记得她收到这封信时,眼圈红红的样子,但是我们仍然残忍地觉得大快人心,觉得是对一个撒谎者最有力的报复。

收到的一封是一个男生给的。头发卷卷的,眼睛大大的,说话麻溜,欺负人也麻溜。有一段时间,我和其他两个姐妹,跟他关系挺好,似乎能和平共处。后来也忘了具体什么事情,反正也收到了用红笔写的绝交信,卷卷的字体。有没有哭忘了,很伤心倒是真的。

故作潇洒的时候念的就是席慕容的《悲歌》:今生将不再见你/只为/再见的/已不是你/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现/再现的/只是些沧桑的/日月和流年。就类似于摇头晃脑,摇头晃脑,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个模样。

高中爱的是古诗词,不用语文老师催背,也可以背得很欢快。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为一堆诗人词人所倾倒。现代诗歌一下子读得少了,也许是终于明白自己少了些浪漫气息和悟性沉淀吧。

工作后,倒是认识了好几个现代诗歌诗人朋友,诗的语言或深沉,或字眼华丽,或艰涩难懂。有点意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爱是小心翼翼
后一篇:秀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爱是小心翼翼
    后一篇 >秀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