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邃一苇可航
邃一苇可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60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朋友残罅

(2015-03-09 17:07:01)
分类: 只言片语

朋友残罅

我是在一个低温,下着小雨的清晨,看到自己房间里放置着已积灰多年的风琴,突然想到“残罅”的。这台风琴是我最好的一个表姐送的,在她幼师毕业后,禁不住我每次去她家都要手脚并用地使劲在黑白琴键上流连忘返,十分大方地送给了我。鉴于为何我的琴艺没有突飞猛进,连弹首完整的曲子还需苦练三年的原因我归结为风琴太重,我实在没力气狠狠跺着踏板还能做到十指飞舞。可是天晓得,我表姐的女儿才上三年级,钢琴已弹得行云流水了;天晓得当年的我还能被指派去扔铅球,跳沙坑。

可是,我表姐不叫“残罅”,“残罅”也不是一个人的真名。刚开始看到这个字,我还得翻下新华字典,确定是念“xia”,去声。他是我初中的一个迄今为止还有联系的,多年友情依旧不褪色不变味的男同学。起码在十多年前,他和旭东、玛丽曾来过我家,他们在我的小房间里谈论《圣经》以及和基督教有关的事情,不过当时玛丽并没入教受洗,残罅也就着这台破旧的风琴弹了一首曲子,让我很是惊奇,原来男生弹风琴也可以这么有趣。后来,旭东去北京读大学的时候送了我三本书,都有关基督教的,只不过我都没读,好像隐隐约约地内心有一种抗拒的力量,不知道是因为小时候那些信奉基督教的人曾对我们家造成的伤害,还是因为从小就被外婆奶奶感染成是而非是的佛教徒。但是这些并不妨碍我们成为好朋友。

残罅初中的时候长得非常可爱,真的是非常,小小的个子,大大的脑袋,大大的眼睛,深深的双眼皮,浓重的黑眼圈,“虎头虎脑”大概就是形容这样的男生的,关键还在于,他眨巴眨巴眼睛,就传递出了那股聪明劲儿。当时,我们的音乐老师郑老师似乎也格外喜欢他,按照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可以解释为特别有异性缘,大小通吃。哪像现在,当了老爸,瘦得跟纸片似的,一来风就要担心会被刮倒。

但是也让我特别惊奇的是,这么瘦小的身体里,小宇宙的能量不可小看。他现在在攻读博士,成家立业之后依旧有这个毅力去读书,少不了另一半的鼎力支持,少不了自己的一往无前。像毕淑敏说的一段话:“人生苦短,人世苦寒。唯有自己周而复始澎湃不息的血液,才能携带不竭的力量,在烘热了自身之后,向这个世界散发出微薄的暖意。”他就是这样的人。我无法用事实详细去举证自己的观点,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主观印象,没有办法。

初中的时候,他似乎特别忧郁,大部分是来自家庭的原因,成绩起落的原因。我和玛丽对他一直都很友好,像姐姐照顾弟弟一样。还记得在他一次生日还是什么时候,我跑了很多饰品店送了他一连串的脚印书签,代表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矫情个要死。他也曾送了我一本余秋雨的《行者无疆》,书的扉页上写着冰心赠葛洛的一段话:“爱在左,情在右,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点缀得花香弥漫,使得穿花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不觉悲凉!”你看,单看送礼物,我们的思想境界就差这么远!

后来,我们的思想差距似乎越拉越大,他谈经济,谈哲学,谈军事,谈文学,反正只有我在一旁唯唯诺诺不断点头的份。我也在反思,怎么自己就这么狭隘了呢?怎么思想就这么不深远了呢?(此处略去100字。)所以,有一段时间,就弄得我和他聊天时就神经兮兮的,生怕因为自己的鼠目寸光被他看不起了去。

后来,时间证明,即便自己工作依旧毫无进展,思想毫无进步,他也还是照单全收的样子,也就放下心来。之前有一个很火的测试题,问的是:“你认为世界上异性之间有纯洁的友情吗?”视频里,大部分人都说没有,但是我和玛丽的第一个反应却是肯定有,和残罅不就是最好的事实证明么。

其实,现在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少,少到一年到头也见不了一次面,但是也没有关系,见或不见,我们都在这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