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邃一苇可航
邃一苇可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713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种告别

(2014-07-03 15:24:03)
标签:

怀旧

分类: 只言片语
一种告别

临近学期结束的一天晚上,小铜钱已经睡下了,我也侧躺在她旁边睡觉。突然,我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一个陌生来电。我压低声音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略带抱歉的声音:“谢老师,你休息了吧?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是小选的妈妈。”哦,我马上反应过来,她是我以前学生小选的妈妈,一个挺年轻挺时髦的家长。“没关系,我宝宝睡着了所以我得轻点跟你讲话。”“哎,我就是这么考虑着,怕打扰你和你宝宝,所以一直都不敢给你打电话。但是小选每天回家都念叨你,我又忍不住给你打了这个电话。”

其实小选妈妈给我打电话的来意,我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小选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男孩子,虎头虎脑,睫毛长长的,皮肤黑黑的,两腮肉嘟嘟的,十分有趣。一年级的时候,讲话特别爱咬翘舌音。有一次上课,我喊:“小眼睛。”学生接:“看老师。”我又问:“还有谁的眼睛没有看老师?”眼睛瞥到小选,小选嘟着嘴说:“老师,我正傻傻地看着你呢。”当场笑场。他就是这么一个可爱的男孩子,说话有趣,想象力也是天马行空。童话续接时,他的结局总是跟别的小孩子不大一样。不过,这个小孩也挺自我,有时上课上着上着就可以管自己玩橡皮擦或者跟同桌讲话。提醒他时,吐吐舌头,又双手枕得整整齐齐的。

小选妈妈说自从换了语文老师之后,他的语文成绩就直线下降,从原来的九十几分到现在的七八十光景,而且总是跟她念叨不喜欢这个语文老师,又有多想念我,每天问谢老师什么时候回来。我听后,心里其实挺感动,有学生惦记,有家长挂念,也是对我之前工作的一个肯定吧。但是话又说回来,换老师总会对学生造成或多或少的影响。有些孩子适应得快,一两个星期就能跟着新老师了;有些孩子则会过渡得慢一点,倘若遇上个老师不对胃口,估计就更慢了。

小选妈妈又跟我说了下班级里的情况,这在以前的搭班老师那里也有所耳闻了。聊到后面,我答应第二天中午给小选打个电话,跟他聊聊,小选妈妈千谢万谢地挂电话了。

第二天中午,我准时给小选打了个电话,我听到电话那头小选欣喜的声音:“谢老师!”“最近学习怎么样呢?”“很不怎么样,特别是语文课,我都不喜欢上。”“那可不行哦,小选,学的东西都是给自己的,你不是为老师学呢。”轮到我絮絮叨叨地老生常谈,小选在电话那头一个劲儿地“哦,哦”。我又说:“以后你成绩进步了,你都要向谢老师报喜哦。”“知道啦!”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话对他有没有激励作用,他也不可能听了我的几句话从此就发愤图强,但是至少讲一些,自己稍微心安理得一点吧。

前些日子在党校培训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原在教育系统,去年年底选调到环保局的一个老师,她说出来后就是对学生特别不舍,但是他们今年的中考考得特别好,我也就了无牵挂了,就算回学校,也没有学生认识我,不会喊我“老师”,算功德圆满了。

其实,换了个班级或者换个工作环境,总会对过去的人和事恋恋不舍,但是等这段时间过去,所有当初的不舍、犹豫、后悔、忐忑都会一卷而空,工作如是,情感也如是。就像考琳麦卡洛在《荆棘鸟》里所说:“回忆就是这样的:即使是那些充满深情厚爱的回忆也概莫能外,好像脑子里有一种无意识的愈合过程,尽管我们曾痛下决心永勿忘,但它依然能使创伤弥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