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邃一苇可航
邃一苇可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60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都会老的

(2011-08-29 09:16:50)
标签:

杂谈

分类: 只言片语
我们都会老的

公交车在一片车水马龙中缓缓靠入一个站点,“哐当”一声打开车门。站点上站满了等候四面八方公交车的人,伸长脖子,目光远眺,每一辆车的到来都捎给他们希望。上来的有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子,有戴着耳麦的中学生,还有一个被颤巍巍扶上来的老奶奶。老奶奶大概七十来岁,齐耳的头发大部分花白,风从她的袖管里钻进,将整件衣服如鼓风机般吹起,反倒更显她的瘦弱。我听到扶她上来的那个女人在车门前叫着:坐好,赶快去后面坐好。

“哐当”一声,车门又迅速关上,掠过那个女人的脸,掠过站点上那些等待的人,留下一股黑烟,绝尘而去。

车里的广播放着八九十年代的老歌曲,沉浸在这种怀旧的声音里,多少让人有些不可自拔。以至于车在某一个小村落的路口停下良久,我都没有发现。直到司机开始不耐烦地大声嚷嚷:我拜托你!这么老了能不能不要走来走去!每天都要这么来回,走又走不动,真是作孽啊!司机的话让我打了一个激灵,循声回望,才看见老奶奶已经步履蹒跚地走到车门旁,想下车。听到司机的话,我看到她扶着下车门的不锈钢杆子的时候,缓缓地回过头来,脸上堆满了尴尬的不自然的笑容,脸红得像一块褶皱的红布。那眼神,无助,又倍感凄凉。我的胸口像是憋了一口气,提不上来,又生生地被压了回去。路口正好有一个三轮车夫坐在三轮车上休息,他伸手把老奶奶一步一步扶了下去。

车门很快关上了,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这辆车又一路高歌前行。我却被她的眼神狠狠地击中了!那是一种“举目无亲”的凄凉,是被这个社会嫌弃的失落感,是怀疑自己耽误了大伙的愧疚感,是生生地被孤立、被一股陌生气流包围的无助与恐慌。

我记起有一次跟奶奶乘公交车。车远远地来了,奶奶抓住我的手,十分欣喜地说:“你在这,车就会停的。如果我一个人在这,公交一下都不停。”我疑惑:“为什么啊?”“因为政府给我们办了老人优惠证,七十周岁以上的老人都不用钱的,再说岁数大了,反应不灵敏,谁喜欢啊!”奶奶说到政府的时候,眼睛里都放了光,她不知道政府能给予她的这种“优惠”,却给她们带来了更多的创伤。很多司机就是因为老人们不用给钱,不愿停车;有些则是停了车,又忍不住冷嘲热讽一番。政府的本意是好的,可是政策落实到实处,带来的负面效应是不是又该引起警觉呢?这样的服务是断层的,被截流的。

我很害怕我的爸爸妈妈,老了以后,会不会也遭到这样的“困境”,会不会一出门就被别人嫌弃;会不会等车等了大半久,结果在他们欢喜挥着手的身旁呼啸而过;会不会在一辆拥挤的车上,手臂很酸、双脚很累还要一直硬挺挺地站到目的地。

如果司机也跟我一样想的时候,会不会他会给每一个在站点焦急等车的老人温柔地开门,为每一个要下车的老人耐心地等待,没有抱怨,没有言语的嘲讽?

龙应台在一篇文章里提到自己的母亲上街时都非常恐慌:那么她呢?不只一个西门町,对她,是不是整个世界都已经被陌生人占领,是不是一种江山变色,一种被迫流亡,一种完全无法抵抗的放逐,一种秘密进行的、决绝的众叛亲离?

我们都会老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流水的日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流水的日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