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邃一苇可航
邃一苇可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713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万劫不复的小河

(2011-06-19 10:05:12)
标签:

杂谈

分类: 只言片语
万劫不复的小河

我家后门有一条小河。

我见过它最美丽的时候,河岸还没有整,河的那边有着大束大束茁壮成长的青草,还有一条被踩踏出来的路。同中国大多数乡村里的河流一样,阳光下泛着粼粼清波,蜿蜒流转,还可瞥见小鱼嬉戏的身影和年青小伙子把衣服一脱,一个猛子扎下去的情景。那是在我家刚建的时候,距离现在17年。

我也见过它最丑陋的时候,是整个暑期经久不下雨,露出了干旱的河床,很多小船都被搁浅,龟裂的泥土,还有很多红螺和它们成千上万的卵,被暴晒。

我也见过它正常的时候,河水浑浊不清,偶尔有小船撑过,从河底下泛起黄色的泥土。刮台风的季节,河水涨满,如同一个即将分娩的妈妈,迫切地溢出来。这个时候,通常都要开闸,缓解河水继续上涨的压力。我会看到河水快速地像一条很长很长游泳的蛇不停地游向它的归宿。很多人在桥中央搭起一张大网,来捕捉顺流而下的不具备防范意识的螃蟹。那么多肥美的螃蟹,都在那个时刻成了别人的“盘中餐”。

很多人都在这条河里洗衣服,洗菜,洗瓜,浇菜,浇瓜。回忆起来的时候,充满了所有电影里播放的,电视剧里记录的那种怀旧气息。

或许你会想,接下来就会写河里垃圾成堆,成了一条垃圾河了,没有人再在这条河里洗衣洗菜浇菜浇瓜了。在这个没有自律和环保意识的城镇,河流的命运太殊途同归了。

是啊,河上漂满了垃圾,它的自净能力达到极限。

但是一场雨后,大部分垃圾都被雨水带到了大海里。小河继续呈现浑浊的土黄色,等待着又一轮垃圾的回收。村里象征性地请人撑着尖尖的小船来打捞过垃圾,但是人们的习惯是牛皮癣,会泛滥,会复发。

最近一次我回家,啃着一个苹果,习惯性地站在二楼的窗户口,一眼就瞥见了有人在这条河里洗芹菜。他们穿着全套的雨衣雨裤雨鞋,站在漫过腰身的河水里,把从田里刚拔出来的一大捆一大捆的芹菜泡在水里,再干脆利落地洗掉它们根部的泥,捆扎成束。这个场景很熟悉,因为从小就看过,甚至被他们深深感动。因为不止这么炎热的夏天,即使是冷得让人发抖的冬天,或者狂风作乱的阴天,他们都得为这生计而一次次地跳入河中,去赚取其中的利润。

河面上漂着一些墨绿色的东西,还有一圈又一圈红色镶在旁边,起初我以为是谁把大红色的毯子扔进河里了,河水被渲染上了红晕。我问正在吃饭的爸爸,那是什么?爸爸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都是虫子,细细的小小的虫子。”我不信,蹬蹬跑下楼去,蹲在河岸上,看到这一圈又一圈的红色在快速地游动着,让我胸口一阵恶心。我又跑到堤岸上,用手中的苹果核在河水里浸了一下,提上来,看到几十条如同针线一般细小的红色小虫附在氧化的苹果核上,蠕动着。这在我脑海里幻化成了成千上万一片红色大军举旗上岸的情景,一阵寒颤。

正如你所知道的,就在不远处,他们还在河里卖力地清洗着一大捆一大捆的芹菜。哦,我的天。我不断回忆起小时候跟这条河的亲密接触来,我曾在它的怀里游过泳,还差点呛水的时候被爸爸一双大手拽了回来;我还记得我把死去的螳螂装在一个火柴盒里,在河岸边目送着它随流水而去;我还记得小心翼翼地用瓶子舀起水来,去和从爸爸药柜里拿来的药粉。

我曾经这么信任它,把自己的童年的很多美好影像都跟它留了影。

但是呢,它现在不复当年清澈模样,成了垃圾回收站,还闹起了虫灾,小虫们甚至不知廉耻地爬上芹菜,芦苇,拖把,水桶,水鞋上,雨裤里,雨衣上,手上,嘴巴里,肠胃里。

让我情何以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