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来自导师佛陀的直接教导:我国大藏经传本源流

(2012-04-19 12:05:36)
标签:

大藏经

读诵

荷担

如来家业

法珍比丘尼

分类: 法海源流

 来自导师佛陀的直接教导:我国大藏经传本源流

藏传佛教的传统修持有念诵大藏经甘珠尔的良好传统。如在嘉绒寺年底法会都有念诵大藏经以及有绕寺抬经的隆重仪式,用隆重的典礼形式以表示对佛陀言教的总集《大藏经》感恩恭敬和荷担如来家业的决心,抗起众生解脱的希望!通过念诵是让我们追本溯源不忘这来自佛陀的直接教导及如理取舍的根本--佛经,就会明白道佛陀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流露出对生活乃至整个世间的真知灼见。

(上图为嘉绒寺部分藏经)

大藏经,导师佛陀的直接教导

     佛陀圆寂前告诉我们:「未来我会以佛经的文字而示现」,很多时候我们说:「经在,如佛在」,要把佛经当成佛陀一样尊重,希望所有人要多读佛经。譬如说律典和三时的做法,如果去看佛陀的原典,可以厘清我们很多疑问。  大藏经是汇集佛教一切经典成为一部全书的总称。古时也叫作「一切经」,又略称「藏经」。大藏经分为三藏十二部三藏就是经藏、律藏、论藏。释迦牟尼佛入涅槃之后,大迦叶尊者率领五百证果罗汉在七叶窟结集三藏。阿难尊者将佛一生所说的法,记录成为经藏。优波离尊者将佛所规定的戒律,整理成为律藏。大迦叶尊者将佛弟子读经研律的心得,收集成为论藏。经藏是说定学;律藏是说戒学;论藏是说慧学。经是佛为指导弟子修行所说的理论;律是佛为他的信徒制定的日常生活所应遵守的规则;论是佛弟子们为阐明经的理论的著述。「藏」有容纳收藏的意义。《大藏经》是佛教典籍的总汇,是佛教思想的渊薮,亦是中华文化的瑰宝。
  十二部就是经典的体裁,分为十二部分。有偈云:‘长行重颂并授记,孤起无问而自说,因缘譬喻及本事,本生方广未曾有,论议共成十二部。’

    所以供养大藏经的功德非常大,佛陀曾说:“于后五百世,我住文字形,应作世尊悲,于彼生恭敬。”因此对于一切佛所说之三乘经典,皆要恭敬供养,特别在这个无佛的时代,经典法本就是真正的三宝,供养大藏经即等于供养三宝。据我观察你们不太知道尊重经书法本,有些人将法本放在地上,甚至走路时跨越而过,这会带来很大的业障的,今后要注意避免。从前的大成就者,他们把经典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甚至要求经书要放高的地方,不能以手指沾唾液来翻阅,不能在经卷上涂抹,不能置于床上及不净处,也不能将其它物品搁置于经典之上。整套大藏经的放置供养也是有规矩的,从下到上应按九乘次第的顺序从声闻、缘觉、菩萨乘下三乘到事部、行部、瑜珈部中三乘,再到玛哈、阿努、阿底上三乘。最高层放置阿底瑜珈也就是大圆满的经典。 

来自导师佛陀的直接教导:我国大藏经传本源流

图为嘉绒寺僧众抬经绕寺

宋代比丘尼为刻印大藏经断臂募化 

    得睹佛经难。古代由于印刷术以及交通不发达,想要见到佛经是非常困难的事。宋朝末年兵荒马乱时期,金兵夺去开封显圣寺圣寿禅院所藏敕板大藏经板木,此后,无以印制大藏经,民间更难以请阅经典。那时法珍比丘尼为使经藏流通,遂起意募刻藏经,延续法脉。但是,一介清贫比丘尼要完成如此艰巨事业,着实困难重重。即使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加以外出化缘,仍旧无法筹足一部大藏经的刻印所需。法师说:“印造佛经,具有殊胜广大的功德,可以让人永远脱离恶道之苦,得生善道,令相貌端正,天资超越,又可以为一切众生种植善根,以众生心作大福田,获得无量善果,将来生处常能闻佛说法,直到广开三慧,亲证六通,速得成佛。”

    又说:“我今以身心所有,悉数奉献来发起赞助刻印藏经,并且在藏经刻印圆满前,绝不退失今日发心,为表不违本誓,我当在大众前自断左臂说完,于是她不惜舍身为法,毅然砍下自己的左臂当场血流如注,以盐水浸渍,震摄了在座每一个人。然后拿着左臂去募化资金。当时很多人被她的悲愿所感动,因而捐金输诚、共襄盛举。直到她往生之时,刻经的志愿仍未圆满,于是弟子继承遗志,也效法其师断臂化缘,直至第三代都以同样的方法筹募资金,才得以完成整部大藏经的刻印,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见的《赵城藏》。法珍法师为了流通法典,毅然断臂募刻藏经不悔不挠,保存许多失传的珍贵典籍,嘉惠后世学子,其护持法宝的精神,传承法乳的功勋,足堪万世流芳。 佛法得以流传,实是前人以生命为代价所换得。因此,我们今日得以一睹佛经应懂得珍惜、恭敬,恭敬法宝即能产生功德。若是以为佛经唾手可得,而不以为珍贵,即是枉费前人的发心,亦难以获得佛法的利益。

大宝法王曾说: 请转法錀,请了就不要束之高阁!

    我们常说「请转法錀」,我们总是祈请佛陀转法轮,如果祈请下来的正法,但自己却不珍惜、不修持,这不是有点过份吗?很多时候,很多经典都被我们束之高阁,放在藏经阁里,只是变成了庄严,这不是可惜吗?佛教的根本有可能这样整个遗失了。佛经是告诉我们明辨善恶、如何行持最重要的典籍,所以不读佛经是不行的。如果我们舍弃佛经,太重视论典大师留下的口诀和觉受,是容易有问题的。那些口诀、觉受是否真实无谬?要看看佛经里佛陀怎么说。有时有些假上师留下的口诀,和佛经是不同的,要如何分辨?就要去看看佛陀的原典,听听佛陀怎么说。

    佛教的根本,佛法的泉源,能明示我们正确作取舍的根本,就是佛经──我们带着这样的心来念诵。

     为什么要念诵阅读呢?因为在阅读的过程中,自己完全会明白佛陀甚深的意趣,这时就会知道世间的智慧非常渺小,佛陀的智慧如汪洋大海般无法测度,同时自己的智慧也会增上,对教义也会产生更深的定解。所以我认为,不管是居士还是出家人,都应该深入经藏。

    以前汉地也有很多高僧大德阅藏,如谛闲法师等。记得太虚大师在阅《大藏经》时,因《般若部》中的一句话就豁然开悟了。而印光大师,他在普陀山闭关了十八年,在闭关期间三年阅藏一次,共阅了六遍。后来他讲:不管是弘扬佛法的人,还是自己修学的人,不阅读《大藏经》,都非常可惜。所以劝人们不但要阅藏,还要刻板印刷。以前憨山大师也阅过藏,他曾深有感触地说:“是则所说三藏十二部,言言字字皆吾佛骨血心髓也。故曰:此经在处,皆应起塔供养,不须复安舍利,以此中已有如来全身故。是以能持此法者,则为报佛深恩!” 蕅益大师曾在《阅藏知津序》中说:我30岁时开始阅藏,经过二十七年,才写下了30多万字的《阅藏知津》。还说:“不调饮食,则病患必生;不阅三藏,则智眼必昧。”意谓:如果没有调和饮食,身体四大不调就会出现疾病;若没有阅读经律论三藏,智慧之眼必定会被各种染污蒙蔽。

   《楞严经》是般剌密帝的印度僧人把经文写在羊皮上,将胳膊划开放在里面,伤口愈合后就通过了海关。到广州后,跟房融居士等一起翻译了《楞严经》,才使此经在中国弘扬开来。 藏文的楞严经是章嘉国师后来才译成藏文的。其实,章嘉国师不但把部分汉文经典译成了藏文,还花了几十年时间,分别把藏文《丹珠尔》和《甘珠尔》翻译成了蒙文和满文,都是非常了不起的! 唐朝义净法师写有一首西天取经的诗。晋宋齐梁唐代间,高僧求法离长安,去者成百归无十,后者不知前者难。远路碧天唯冷结,砂河遮日力疲殚,后者如未谙斯旨,往往将经容易看。”取经的高僧大德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所以很多在没有取到经时就死了。从历史上看,去印度取经的高僧大德非常多,但成功取回来的,只有唐玄奘、法显等个别译师。我们饮水思源应学习这些大德高僧“翻经留作将来眼”的弘法利生胸怀。 

   既然前辈大德们为了翻译、弘扬经论,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那我们现在将现成的经书全部放在书架上,就明显不合适。而在藏地,很多寺院经常读《大藏经》,很多高僧大德和修行人,在一生中,也经常以闭关、非闭关的方式读《大藏经》。
 

下面就汉传,藏传,巴利文大藏经作个简单介绍:

藏传大藏经简介   

    藏文大藏经甘珠尔、丹珠尔和松绷三大类。甘珠尔又名佛部,也称正藏,收入律、经和密咒三个部分,相当于汉文大藏经中的经和律;丹珠尔又名祖部,也称续藏,收入赞颂、经释和咒释三个部分;松绷即杂藏,收入藏、蒙佛教徒的有关著述。佛法一开始是从印度传到汉地,再传到西藏,藏传的佛说典籍都是从印度文翻译过来的,为了代表法脉源流是印度,藏传典籍一开始都会注明经典的梵文读音是什么,表示对源头的礼敬。「甘珠尔」《大藏经》在藏地的翻译,藏王一向都非常注重,都会由一位西藏译师和一位印度论师一起核对,共同译出来。藏文大藏经是藏传佛教非常珍贵的文物和文化成果,包括了 4500多种藏文书籍。到现在,许多经典甚至在印度都已经消失了很久。

     第一部手写:13世纪以前,藏文大藏经以抄写本形式流传。「那塘版甘珠尔大藏经」,一开始是有人以手写稿结集起来,印制成「那塘版大藏经」。

     第一部木刻版:是丽江王印制的,就是「丽江甘珠尔」,校对者主要是第六世夏玛仁波切,供养的施主主要是丽江的国王。后来又迎请到理塘地方,称为「理塘甘珠尔」。

     第一部以纸印制的《大藏经》,则是明朝永乐皇帝时开始的。

    藏文大藏经刻本:西元十二世纪元代初年在奈塘刻的大藏,称为奈塘版,是第一次刻本。十五、六世纪明代曾翻刻过两次。十七世纪清康熙、雍正年间在北京翻刻一次,称为北京版,同时西康等地又各翻刻为德格版、卓尼版等。西藏在雍正八年到十年重刻奈塘新版,大体与北京版一致而增订其未尽善之处。约在1921年间十三世达籁喇嘛重刻大藏经,称拉萨版。最近日本印行的西藏大藏经,就是北京版的影印本。
    据统计,藏文大藏经(德格版)共收佛教经籍4569种。除佛教经、律、论外,尚有文法、诗歌、美术、逻辑、天文、历算、医药、工艺等。其中属于密教的经轨及论藏等,十之七八是汉文大藏经中所没有的,因此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和《丹珠尔》的内容分类中,按德格版《甘珠尔》大藏经分类为:1、律部;2、般若;3、华严;4、宝积;5、经部;6、续部;7、总目录。德格版《丹珠尔》大藏经的内容分类为:1、赞颂;2、续部(密宗经典恒特罗部);3、、般若;4、中观;5、经疏;6、唯识;7、俱舍;8、律部;9、本生;10、书翰;11、因明;12、声明;13、医方明;14、工巧明;15、修身部;16、杂部;17、阿底夏小部集;18、总目录。

 

 巴利文经藏分五部

(1)长部(D]gha-nikqya),相当于我国长阿含经;(2)中部(Majjhima-nikqya),相当于我国中阿含经;(3)相应部(Sa/yutta-nikqya),相当于我国杂阿含经;(4)增支部(Axguttara-nikqya),相当于我国增一阿含经;(5)小部(Khuddaka-nikqya),我国缺。我国小乘经藏只有四阿含(Qgama的字义是集,就是佛的言教集)。巴利文律藏分三部:(1)分别部(Sutta-vibhaxga),是戒的条文;(2)犍度(Khandhaka),是僧团中一切生活制度;(3)附篇(Parivqra),是戒条的解释。巴利文论藏有七部论;(1)法聚论,(2)分别论,(3)界论,(4)双论,(5)发趣论,(9)人施设论,(7)论事。这七部论是关于心理状态,宇宙万有的分析,因果论等重要著作。
 

历代印本汉文大藏经简介 
  佛教公元前六至五世纪创始于印度,两汉交际传入我国,与道教成为我国历史上的两大宗教。佛教传入之时,其经典也开始译成汉文在我国传播。汉代译经还较少,南北朝到赵宋,翻译了大量的佛教经典。我国的佛教信徒对传入的佛教经典进行诠释,并结合中国文化的特点对佛教的理论进行阐述,形成了大量的有我国特点的佛教书籍,发展了佛教。

  唐代以前佛教书籍和其它书籍一样,主要是用人工抄写。传播佛教经典被信徒认为是一种功德,所以至今还有相当数量的"唐人写经"。唐代出现了雕版印刷术,这种方法可以使文献一次产生许多复本,这当然是传播佛教典籍的最好手段,所以从唐代起佛教信徒就用雕版印刷的方法印制佛教典籍。

  从南北朝开始,官府和个人开始编纂佛经目录和抄写一切经。所谓一切经,即将印度、西域传译到我国的大小乘经、律、论和中国人的章疏及著述汇集在一起编成的佛教丛书,也称大藏经。用印刷术的方法印制的汉文大藏经有二十多部,有的今天仍有传本,有的今天已无传本,只见于文献记载。今天仍有传本的十九部介绍如下。

  (1)《开宝藏》
  北宋开宝四年(971),宋太祖敕命高品、张从信前往益州(今成都)雕刻大藏经,至宋太宗太平兴国八年(983),历时13年完成。世称《开宝藏》。收书1076部,共5048卷,分装408帙,用千字文编号,始"天"终"英"。卷轴装,每版23行,每行14字至17字不等。宋太宗将该藏赠送给契丹、西夏、高丽、日本等邻国。以后曾几次对该藏修订增补,至北宋末年增至653帙,6600多卷。此藏有零星残卷传世。
  (2)《契丹藏》
  辽圣宗(耶律隆绪)统和年间(984-1012),在辽南京(今北京)雕刻一部大藏经,世称《契丹藏》,也称《辽藏》。全藏约有5000余卷,579帙,千字文编号,始"天"终"灭",为卷轴装,每版27行或28行,每行12字至21字不等,以15字至18字者居多。1974年山西应县佛宫寺内发现12卷残卷。
  (3)《崇宁藏》
 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福州东禅寺的主持冲真发起募资雕刻大藏经,至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刻完,因为是为了祝"今上皇帝圣寿无穷",所以世称《崇宁万寿大藏》,也称《崇宁藏》,也称《福州藏》。是第一部民间私刻的大藏经。全藏收书1440种,6108卷,580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爿虎"。首次采用经折装,半叶6行,每行17字。今有残卷传世。
  (4)《毗卢藏》
  宋徽宗政和三年(1113),福州开元寺的僧人本明、宗鉴、行崇等发起,得到信徒蔡俊臣、陈询、陈靖、冯楫等支持,在本寺开雕大藏经,至南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刻完,世称《毗卢藏》。全藏收书1451种,6132卷,分装595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颇"。经折装,半叶6行,行17字。今有残卷传世。
  (5)《圆觉藏》
  北宋末年或南宋初年,居住在湖州归安县松亭乡思溪村的退休官吏王永从,与其家族亲属为祝皇帝万寿,捐舍家财,发刊刻大藏经,在僧人净梵、宗鉴、怀深等的帮助下,在思溪圆觉禅院刻版,于高宗绍兴二年(1132)刻完,世称《思溪圆觉藏》,简称《思溪藏》。全藏收435种,5488卷,分装548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合",经折装,半叶6行,行7字。今国家图书馆藏有残本。
  (6)《资福藏》
  刻于浙江安吉州思溪法宝资福禅寺,开刻年月和主持人不详,,南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刻完。全藏收书1499种,5940卷,分装599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最"。此藏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甘肃省图书馆藏有残本。
  (7)《赵城藏》
  因是1933年在山西省赵城县霍山广胜寺发现的,故名,也称《赵城全藏》。据《刻经缘起》记载,潞州崔进之女崔法珍,为了募资刻经,砍断了手臂,感动了河东南路的善男信女纷纷捐钱捐物,在解州天宁寺组成"开雕大藏经版会",负责主持雕刻,大约金熙宗皇统九年(1149)开刻,至金世宗大定十三年(1173),历时24年刻完。全藏7182卷,682帙,千字文编号,始"天"终"几",卷轴装,每版23行,行14字。是以《开宝藏》为底本刻的,保留了《开宝藏》一些特征,殊显珍贵。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军曾妄图劫走这部大藏经。党中央获悉后,电令赵城县委全力保护。赵城县委组织广胜寺附近村庄的群众配合太岳军区派出的八路军,共同把这部大藏经转移到一个山洞中保存下来,解放后运至北京,入藏国家图书馆,经过修复,恢复了原貌,存4800余卷,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华大藏经》,就是以《赵城藏》为基础,再补以其他大藏经影印的。
  (8)《碛沙藏》
  碛沙是南宋平江府(今江苏吴县)东陈湖中的一个洲,乾道八年(1172)在此建寺庙,逐渐成为附近一带的佛教中心。宋理宗宝庆、绍定间(1225-1228),僧人善可、可南、法灯等历时近百年方刻成,刻经地点在陈湖碛砂延圣院,故此藏全称为《平江府碛沙延圣寺院大藏经》,简称《碛沙藏》。收书1532种,6362卷,分装591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颂",经折装。此藏陕西省图书馆收藏。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朱庆澜、叶公绰等学者在陕西发现此藏,在上海影印出版,将591函影印成线装591册,连同目录共593册,60函,八十年代,台湾新风出版公司又据此影印成精装40册。
  (9)《普宁藏》
  元世祖至元十四年(1277),杭州路余杭县普宁寺住持道安计划雕刻大藏经,至元十八年(1281)道安示寂,其弟子如一、如志、如贤继其志,至元二十七年(1290)刻成,前后历时14年。全称为《杭州路余杭县南山大普宁寺大藏经》,简称《普宁藏》。元成宗大德十年(1306)又补入一部分,全藏收书1437种,6010卷,分装558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感",经折装。此藏世存残卷。
  (10)《开官版本大藏经》
  该藏是元代官刻的一部大藏经,至少有651函,6500余卷,每版42行,每行17字,赵体字,千字文编号。1982年在云南发现32卷,入藏云南省图书馆。

 (11)《洪武南藏》
明太祖朱元璋曾出家为僧,信奉佛教,所以于洪武五年(1372),敕令在金陵蒋山寺雕刻大藏经,至洪武三十一年(1398)刻完。永乐六年(1408)版片被毁,所以世间传本很少。全藏收书1600余种,7000多卷,678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鱼",经折装,半叶6行,行17字。1934年在四川崇庆县上古寺发现此藏,现藏四川省图书馆。
  (12)《永乐南藏》
  《洪武南藏》版毁不久,明成祖朱棣命人在金陵又进行了重刻,但做了改动,至永乐十七年(1419)刻完。收书1610种,6331卷,636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石",经折装,半叶6行,行17字。世有传本。
  (13)《永乐北藏》
  明成祖永乐十九年(1421)迁都北京,为感谢皇考皇妣生育之恩,敕命在北京雕刻大藏经,至明英宗正统五年(1440)刻成。为区别在金陵刻的《南藏》,称《永乐北藏》,收书1621种,6361卷,636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石"。明万历十二年(1584)又续刻了36种,410卷,41函,千字文编号为从"巨"至"史",最后还附上《永乐南藏》的4种和目录,计5种,153卷,16函,千字文编号出现16个字的重复。《永乐北藏》总计收书1662种,6924卷,693函。经折装,半叶5行,行17字。世有传本。
  (14)《武林藏》
  是一部永乐二十年前后杭州地区私刻的大藏经,据文献记载,明代万历时世上已无传本。1982年发现了17册,经折装,半叶6行,行17字。全藏情况不祥。
  (15)《径山藏》
  明代万历以前刻印的官版、私版大藏经,在装帧上皆为卷轴装和经折装,不便于民间流通。
  明代我国的书籍已普遍采用包背装和线装。尤其是线装易于装订,书有破损也易于修复。万历初年紫柏、憨山等高僧发愿重刊大藏经,改经折装为线装。万历七年(1579)在山西五台山妙德庵开雕,刻了数百卷之后,因山区寒苦,交通不便,供应困难,迁到浙江,在嘉兴、金坛、吴兴等地刻版。万历三十一年(1603),紫柏、憨山等因参与反矿税斗争被罗入狱,紫柏致死,憨山流放到儋耳(海南岛),刻经工作由紫柏的弟子及居士陆光祖、冯梦祯等继续主持。因经费等原因,时刻时停,大体上经过三、四代人的不懈努力,历时120年,至清康熙四十六年(1757)刻完。因历时太久,全藏还没有刻完,前面刻好的经版有的已坏,又进行了多次补刻。因经版存放在余杭的径山寺,称《径山藏》,又因发行在嘉兴楞严寺,又称《嘉兴藏》,又因是方册线装,也称《方册大藏》。全藏分正藏、续藏、又续藏三部分,大部分为半叶10行,行20字。此藏的零种,几乎藏有一定数量古籍的单位皆有收藏,以全藏名称收藏的,海峡两岸有十几个单位,以北京故宫的藏本最全,即:"正藏"收书1665种,7829卷,211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鱼";"续藏"收书252种,1820卷,90函;"又续藏"收书217种,1159卷,43函。续藏、又续藏无千字文编号。
  (16)《万历藏》
  大约从明万历十七年(1589)至清顺治十四年(1657)在南京刻的私版大藏经,是据《永乐南藏翻刻的。收书1659种,6234卷,678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鱼"。此藏过去不见记录,1983年在山西宁武县发现,现藏宁武县文化馆。
  (17)《龙藏》
  也称《清藏》。清雍正十一年(1733),在北京贤良寺设立藏经馆,敕命和硕庄亲王允禄和硕和亲王弘昼、贤良寺主持超圣等主持刻经事宜,雍正三年(1735)开雕,乾隆三年(1738)刻完。收书1669种,7168卷、724函,千字文编号,始"天"终"机",经折装。版式仿明《永乐北藏》,半叶5行,行17字。485函以前(千字文从"天"至"漆")与《永乐北藏》全同,486函以后(千字文从"书"至"机")与《永乐北藏》有所增减。此藏世上传本较多,而且书版尚在。
  (18)《频伽藏》
  是从宣统元年(1909)至民国二年(1913),民间私版铅印本大藏经。由频伽精舍罗迦陵发愿捐印,僧宗仰主持其事,余愿船、汪寂照、黎端甫等编辑。收书1916种,8416卷,414册,40函,千字文编号,每函一字,始"天"终"霜",四号铅字排印,线装,半叶20行,行45字。基本是以日本的《弘教藏》为底本,略有变动,删去了日人著述,除有《弘教藏》及明、元、宋、丽(朝鲜)千字文编次外,又加上了《清藏》的千字文编次,检索比较方便。
  (19)《普慧藏》
  民国三十二年(1943),盛普慧出资在上海成立普慧大藏经刊行会,以汇集南传、北传诸经论,校正前代印本之漏误,改订历代翻译之异同,广事搜集各藏以前之遗佚为目的。芝峰、黄幼希、范古农三人负责编辑,经数年经营,只印出100册,四号铅字排印,24开本线装。没有编完,且发行不广,鲜为人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