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怡心斋主
怡心斋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728
  • 关注人气:2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徐应佩赏析《江雪》

(2010-03-16 18:38:46)
标签:

名篇鉴赏史

《江雪》

分类: 博主专著:古代文学鉴赏史

徐应佩赏析《江雪》

                             (《江雪》画作来源于网络,向作者致意!)

  ◎◎◎◎◎ 链接:《江雪》赏析视频                     

 

 

 

    《江雪》为柳宗元被贬谪居永州(今湖南零陵)期间所作。自晚唐、经两宋、明清至今近两千年的接受史,对其理解并非一致或一成不变。

 

        晚唐司空图的《题柳柳州集后》是最早的评论之一,其中说:“今于华下(今陕西华县)方得柳诗,味其深搜之致,亦深矣。俾其穷而克寿,玩精极思,则固非琐琐者轻可拟议其优劣。”在司空图看来,柳诗具有“深致”。但如能假以天年,玩精极思,诗艺会进入胜境;从司空图不满于“琐琐者轻可拟议其优劣”可看出,时人普遍认为柳宗元文胜诗劣。韩愈推崇柳文“雄深雅健”而不言柳诗,可见《江雪》初出现时并不为人称道。与之同时的诗人郑谷写了首七绝《雪中偶题》,诗曰:

          乱飘僧舍茶烟湿,密洒歌楼酒力微。

          江上晚来堪画处,渔人披得一蓑归。

 

     柳宗元的《江雪》作于永州,郑谷七岁时亦随任永州刺史的父亲郑史去永州,达七八年之久。《唐才子传》云:“谷幼聪颖过人,七岁能诗”其《卷末偶题》亦云:“七岁侍行湖外去,岳阳楼上敢题诗。”想必对前贤诗作也烂熟于心,别有体悟。郑谷此绝与《江雪》相较,颇有脱胎点化之迹,而诗运则胜过柳诗,在当时及后世颇为传诵。郑氏五律《予尝有雪景一绝,为人所讽吟,段赞善小笔精微,忽为图画,以诗谢之》有云:“爱予风雪句,幽绝写渔蓑。”柳永《望远行》上阙“乱飘僧舍,密洒歌楼、迤逦迷鸳瓦。好是渔人,披得一蓑归去,江上晚来堪画。”多用其语。晚唐至宋初郑诗名胜于柳诗。

 

     柳永之后近百年苏轼《东坡题跋》卷二有云:“郑谷诗云‘江上晚来堪画处,渔人披得一蓑归。’此村学中诗也。柳子厚云‘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人性有隔也哉,殆天所赋,不可及也已。”苏轼此语结束了郑诗辉煌的历史,也开创了柳诗好评的新纪元。此后郑诗遭到“气象浅俗”(周紫芝《竹坡诗话》)、“气格卑下”(叶梦得《石林诗话》)的讥评。苏轼之后的南北两宋对《江雪》赞评不绝。北宋《洪驹父诗话》、《全唐诗话》、《唐宋纪事》、《诗林广记》等论《江雪》,无不引苏语以褒柳贬郑诗,直至宋末范唏文《对床夜话》将《江雪》奉为“五绝之冠”而达极致。

 

         两宋对《江雪》的鉴赏有两大特点:一是大多止于对诗作本身的直观画面的理解;二是笼统称好而少细微分析。把此诗纯作雪诗看待。或是只论其风格而已。

 

     《江雪》在宋代为苏轼发明其价值,而探究其内在蕴含则在明代。顾华玉把柳宗元视为山水诗人,把《江雪》看成雪诗,评曰:“绝唱,雪景如在目前。”孙承宗也把此诗视为士大夫表现闲情逸趣的作品。直接点明《江雪》象征之意的是明代盲人学者唐汝询,徐应佩赏析《江雪》《唐诗解》卷二十三曰:“人绝,鸟稀,而披蓑之翁傲然独钓,非奇士耶?按七古《渔翁》亦极褒美,岂子厚无聊之极,托以自高欤!”这位盲人学者心有灵犀,不停留于诗中有画,发现了诗中“奇士”,但却偏于“子厚无聊之极,托以自高”仍未把握《江雪》的主旨。清代王士祯、沈德潜都认为这诗不是单纯的写雪景,诗中有人,注意发明其中的诗情。沈德潜《唐诗别裁集》卷十九曰:“《江雪》清峭已极,王阮亭尚术独贬此诗何也?”这可以说是王渔洋之后第一次发出为《江雪》翻案的声音。也可以说是主格调说的弟子对倡神韵论的祖师爷的公开挑战,自此以后,评家多从《江雪借端托谕的寓意性的角度去探究其意义,判断其价值。

 

     直到当代,陈说仍影响着人们。今人刘永济在《唐人绝句精华》中说:“此诗读之便有寒意,故古今传诵不绝。”近人王文濡的《唐诗三百首评注读本》卷三曰:雪大则鸟飞绝、人绝迹,独此蓑笠翁,犹掉舟而钓寒江之雪,其高旷为何如耶?子厚远谪江湖,宦情冷淡,因举此自况云。”而更多学者从“知人论世”的角度分析,这可以《唐诗鉴赏辞典》中吴小如先生为代表。吴先生说:“柳宗元被贬到永州之后,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和压抑,于是他就借写山水景物,借歌颂隐居山水间的渔翁,寄托清高而孤傲的情怀,抒发政治工的失意的郁闷和苦恼。写老渔翁不怕风雪不顾寒冷在大江上专心钓鱼,忘了一切,俨然是一个不可侵犯的形象。其实这正是柳宗元本人思想的寄托和写照。”

 

                       (节选自徐应佩先生的《中国古代文学鉴赏史》中“名篇鉴赏史”)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