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如果没有良卿老法师的殉教,就没有法门寺的今天

(2016-06-21 20:03:02)
分类: 正法久住
       文革中,一群红卫兵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说是宝塔底下有宝,这天又闯入法门寺,在塔下动手挖掘。71岁的良卿法师几经劝告无效,为了表达自己护寺决心,在寺院堆积大量柴草,将自己置身于柴草之上,大声喊道:“如果继续乱挖,破坏文物,得先把我烧了!”但是红卫兵根本不理他。良卿法师眼看制止不住,坑越挖越深,就端坐柴草堆上,引火自焚。一时烈焰冲天。挖掘地宫的红卫兵被这一惨烈的场面吓坏了,连忙丢下工具作鸟兽散。
                              如果没有良卿老法师的殉教,就没有法门寺的今天
                                                          良卿法师德像

                               如果没有良卿老法师的殉教,就没有法门寺的今天

        当年的法门寺石塔。连日的暴雨使年久失修的塔一半倒塌,后政府组织修缮,将剩余的一半拆除重新修建新塔,在施工中发现塔基中的地宫,于是一个震惊世界的发现出现在我们眼前。
                                                                             
        记得1986年秋末,我在市上遇到扶风县县长周东晗,他正忙着在宝鸡、西安、扶风这三个点上用车轮不断“画”三角形,寻找上级支持和资金。因为被誉为“关中塔庙之祖”的法门寺真身宝塔在五年前的秋雨中西南半边坍塌,只剩下东北半边。县上决定修复宝塔。但是那时候整个中国才从动乱中挣扎出来不久,百废待举,最缺的就是钱。县上根本没有这个财力,周老兄就到处跑着筹措资金。
        1987年春节过后不久,我刚从老山前线采访归来,就得到消息,说是修复宝塔的工程动工了。说明周老兄跑得有结果了,心中亦为之高兴。
        转眼就是春暖花开的三月,忽然听说县文化局的考古人员在清理法门寺宝塔地基时发现了宝贝!原来,县考古队一直在关注着宝塔修复工程,每天派人跟随施工队在现场察看。有一天,他们在清理塔基时发现一眼用石板盖着的深井,揭开石板用手电筒向下一照,只见井下一片金碧辉煌!县文化局局长韩金科怀着快要跳出来的心,立即让人把石板重新盖上,安排了严密的保卫措施,并向县委书记张建中、县长周东晗汇报,同时按照文物部门的规矩向宝鸡市、陕西省文物管理部门汇报,请示下一步如何行动。然而,鉴于凤翔秦公一号大墓在历史上被盗严重而空喜欢一场的教训,省市文物管理部门的领导谁也不肯相信这是真的!有人甚至对老韩说:“老韩啊,你肯定是眼花了,没看清。如果法门寺下边真的有宝,我给你磕三个响头!”欣喜欲狂而又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老韩面对怀疑哭笑不得。而他深知,仅仅凭借县文化局下属的考古队的实力,难以完成对真身宝塔下宝藏的发掘。老韩在请示县上领导后求助于省考古研究所和宝鸡市考古队。不久,省考古研究所派出著名考古专家韩伟等人,宝鸡市考古队派出富有田野考古发掘经验的王保平来到现场。
      考古力量加强后,立即成立省市县三级混编考古队,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发掘方案。王宝平拿着洛阳铲,这里挖个洞,那边挖个洞,仔细分析挖出的夯土,不到两个小时,就确定地说:“这里应该是台阶,那里应该是门。”按照他的指点,考古人员小心翼翼地用小铲子一点一点地挖去夯土层,经过多日努力,19级台阶一点一点露出原貌,台阶上还撒着许多开元通宝。走下台阶,一面沉重的石门把地宫内外彻底隔开。门上的铁锁虽然已经锈蚀,仍牢牢地把守着地宫。考古人员打开一道道门,地宫的全貌展现在人们面前。地宫全长21.2米,总面积31.48平方米,由踏步漫道、平台、隧道、前室、中室、后室及佛龛组成,其中金银、玉石、瓷器、漆木、玻璃财宝无数。也许是佛祖在塔之灵一直护佑着这个地宫,一千一百多年来,经历了唐宋元明清乃至民国到解放,无数次的战乱,数不清的地震洪水,还有一直窥视着地下财宝的窃贼们,地宫内的所有物品居然还保持着一千一百多年前摆放的原状!按照唐代石碑上所刻《物账》清点,竟无一差错!
     1987年4月3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天,考古队员在清理登记地宫中所有遗存时,接连发现四枚佛指舍利!经专家们当场鉴定,其中三枚为影骨,也就是用玉石按原状雕刻的,而安放在八重宝函中的一枚为佛祖释迦摩尼的真指骨。
      我专门请教了韩伟先生。他告诉我:佛身上的所有遗存都称之为舍利。火化后形成的结晶体叫舍利子;没有火化的头发叫黑舍利;骨头叫白舍利;肉身叫红舍利。相传佛祖圆寂119年后,笃信佛法的天竺国国王阿育王把佛祖的遗骨舍利分为84000份,在世界各地建塔供奉,称之为佛祖真身宝塔。然而,如今这个世界上所发现的佛指骨舍利就只有法门寺地宫中的这一枚!
      法门寺地宫发现佛指舍利的消息很快通过内部渠道传到北京,引起上层关注。1987年5月23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在副省长孙达人陪同下亲临法门寺考察。我和人民日报记者孟西安随同采访。他和我是在凤翔秦公一号大墓采访认识的。赵朴老是享誉国内外的佛教人士,学养丰厚,诗词尤佳。我上学时就读过他关于佛教教义的解读和诗词,看到他童颜鹤发、慈眉善眼、和蔼可亲的神态,能感到一种亲和的气场扑面而来。老人家一见到法门寺主持澄观法师,立即双手合十行礼。祝贺道:“您真是有福缘啊!”澄观法师回答说:“岂敢岂敢。如今打倒了‘四人帮’,国家拨乱反正,实行改革开放的好政策,众生安居乐业,农业连年丰收,政府又准备重修佛祖真身宝塔,所以佛骨舍利就现身了。”说着引导赵朴老进入大雄宝殿。赵朴老一到佛前,立即焚香跪拜,那种全身心的投入与虔诚,令人肃然动容。赵朴老当即表示中国佛教协会为重修法门寺捐助十万元,同时号召各地佛教徒踊跃支持。他说:“古人讲‘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我们每一代人都应该为后世做出好样子。”
                                                                             
      法门寺地宫发现佛指舍利的消息通过省广播电台的电波传遍五湖四海!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上百家中外传媒同时发布的这一消息震动了全球,世界上数以亿计的佛教徒为之欢欣鼓舞!法门寺一下子成为他们翘首仰望的圣地。
发完消息后,我想深入采访,写出一组关于法门寺的系列报道。于是在新闻发布会第二天,我和陕西工人报社的杨乾坤、叶广芩结伴再返法门寺。那时,拆除待建的宝塔地基尚在施工,不大的寺院内到处种着蔬菜,由于出家的僧人很少,只有自动来到寺院义务劳动的居士们在院子里、菜地里劳作。寺院住持澄观法师接受了我们的采访。澄观法师1916年生于辽宁丹东,少时向佛,20岁出家,先后参学于华北以及湖广、云贵诸名山古刹,精研教理,兼修禅定,誉满丛林,号称罗汉。1953年他应法门寺主持良卿法师邀请常住法门寺,1964年到永寿闭关修禅,1967年回到法门寺,因文革法难,无以立足,离寺以针灸、岐黄之术游历于民间,为百姓治病救难,后应邀到省图书馆整理佛经。拨乱反正后于1980年重返法门寺。1981年8月24日,连续暴雨使宝塔一角坍塌,法师不避危难,冒雨从废墟中抢救出大量塔上散落文物,并精心护理了寺内藏经。
       从法师口中,我们才了解到,法门寺及地宫宝藏在历史上也曾累遭劫难,几经盛衰,但由于有佛祖护佑,广大僧众舍命保护,才得以有惊无险。
        据老法师讲,明代万历七年,原来的法门寺木塔因年久木朽而倒塌,用砖土重修宝塔时就发现地宫后室的天井。但出于对佛祖的虔敬,并未惊扰。到1939年,法门寺历经战乱,几乎变成一片荒墟。当时华北慈善联合会会长朱子桥将军倡议重修法门寺塔院,历经三年竣工。当时也发现了地宫后部的天井。朱子桥将军要求施工人员绝对不能扰动,并严格保密。他说:“如今正值战乱,日本鬼子已经占领华北,黄河风陵渡已经吃紧,这些文物一旦出土,肯定会很快散失。再说,我们是修塔的,不是挖宝的。这个消息绝对不可外传!”
      第三次就是1967年7月12日,一群红卫兵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说是宝塔底下有宝,这天又闯入法门寺,在塔下动手挖掘。71岁的良卿法师几经劝告无效,为了表达自己护寺决心,在寺院堆积大量柴草,将自己置身于柴草之上,大声喊道:“如果继续乱挖,破坏文物,得先把我烧了!”但是红卫兵根本不理他。良卿法师眼看制止不住,坑越挖越深,就端坐柴草堆上,引火自焚。一时烈焰冲天。挖掘地宫的红卫兵被这一惨烈的场面吓坏了,连忙丢下工具作鸟兽散。直到这次考古发掘,还在地宫上部的土层中发现当年红卫兵盗掘时留下的花生皮等垃圾。
       良卿法师以自焚的形式,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地宫文物!才得以有今天法门寺的辉煌。后来,当地居士张政华冒险收集了法师的遗骨,送到位于午井镇南的贤山寺交净一法师收藏。不久,贤山寺被红卫兵拆毁,净一法师又与当地一位老居士辗转把良卿法师的遗骨安葬于终南山天池寺。
      下午来到县博物馆。刚出土的宝物都暂时安放在这里。考古队的朋友把我们领进西厢房,从冰箱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铝质盒子。打开盒子,在潮湿的纱布垫上横卧着一枚佛骨。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现在存放的湿度、温度全部按照地宫内的标准。因为在外面暴露时间一长,就会出现裂纹。让我们瞻仰了十余秒,他急忙又小心地收起来。他还告诉我们,昨天西安一些寺院的高德大僧来,要求瞻仰佛骨。他刚把盒子捧出来,和尚们立即跪倒一大片,不停地磕响头。“那种对信仰的虔诚实在感人!”
       离开扶风时,我采写的四篇连续报道已经发回省电台。第二天,收音机里就开始播发。陕西工人报随即在6月4日也用一个版发表了这四篇文章。
                                                                           

       行文至此,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那是法门寺宝塔重建工程即将竣工时,按照常规,都要把工程建设单位、建筑单位以及指挥人员、何时动土、竣工等信息勒碑纪念。重建佛祖真身宝塔,是积德行善、留名千古的事情,当时工程指挥部的干部都议论这件事,后来请示市政府分管建设的副市长张慎行。可是,当时关心、参与工程建设的中央及省市县机关单位、领导干部多得数不清,全刻上十通碑也不够用,不刻谁,谁都会心中不舒服。他只告诉大家,这件事我有安排,你们不用操心了。工程竣工后,大家问他,他说,我已经按照常例把该记载的单位、人员的情况让人写在纸上,安排放在塔上了,就不用再弄一块石碑了。
     然而,据我了解,似乎谁也没见过张副市长所说东西。是真有、还是安慰大家之词?谁也弄不清,张慎行也不再解释。这件事将成为千古之谜,留待千年之后我们的子孙考古时去考证吧。
                                                                                                                                   来源:各界导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