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苦海
诗人苦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668
  • 关注人气: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黑龙江诗人苦海原创:中国当代的各种诗歌奖项都不太值钱

(2021-06-29 09:01:36)
                   中国当代的各种诗歌奖项都不太值钱

                            文/苦海(黑龙江)


       我认为中国当代的现在的诗歌奖都不值钱,基本上大面上都是未来的中国文学史的垃圾,当然,前提必须是:未来的中国文学在人文、科学、真理、民主的理念上如果能真正取得进步。
       对此,我有四个坚不可摧的去伪存真的理由:
       第一,伪人情。中国的社会制度决定了文学很大程度上获奖靠关系,讲原则,讲态度,讲地位,讲投机钻营,讲阿谀奉承,讲人情往来,而不看重真正的文学才华,不看重作家的真性情和说真话。中国的诗歌奖讲虚伪的人情往来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人际关系。中国诗歌奖都是给好人名颁奖的,而不是给好作品的。
       第二,伪人生。就是作品表面一套,做人是另一套。中国的诗歌奖不仅是靠关系,靠人情,靠人脉,更要靠作家诗人的“人品”,其实所谓人品好的诗人,不一定比人品差的诗人敢挺身而出仗义执言诚实忠诚,但中国是一个只看表面的国家;但是诗歌不能按这种表面的人品来定位和评定。这样评价诗歌和写诗的人,只是中国很无奈的诗歌特色,其实,爱是爱国,恨更是爱国!而我们中国只是看表面,过分看中嘴上说给别人听的话,而不去管心里所想,这也是中国特色的官场上能说会道的贪官特别多的原因,现在诗歌奖犹如贪官层出不穷。
       第三:伪道学。获奖的写诗的人基本上都是为人处世讲关系的人和“道德模范”,我认为:在中国,美好的文学和诗歌,都是浮面上的东西;而在欧美西方和日本,作家诗人们都不作假,都说真话,写真心,在真的前提下,才追求和接受作家的文学诗歌的美;而在中国,文学都是在假的前提下,让我们创造和接受文学诗歌的美。只有在真的基础上,追求和认可文学诗歌艺术的美,那才是能感动人的;而我们中国文学和诗歌,是在假的基础上,让作家创造美和让读者接受美,所以这是大多数获奖作品不值钱的原因;因为,无论才华还是道德,获奖者不一定真的就是文学艺术上的才华横溢和行为思想上的铁肩道义。
       第四,伪现代。中国的诗歌奖作品在互相借鉴和高级抄袭当代流行写作理论。当今兴起了众多的诗歌主题大赛,主题诗歌大赛,一般都是使用美丽的词汇和远比喻异质衔接的句子词语搭配,这些大而空的词汇的堆砌和混搭成的诗,就是你抄我,我抄你的,就是天下文章一大抄的,现在的众多的全国主题诗歌大赛就是这样的舞台,这样的诗歌就是服装模特大赛,语言的各种绚丽换一首诗照样成立。而我认为,只有思想性格和感情是无法抄袭的!
       我也参加诗歌主题比赛,看到评奖结果总是没有自己怎么办?我有几个想法和自我安慰的办法:我的作品比那些获奖作品好,更会有作品的生命力,一定会真正永恒,这就行了;知道评奖的人的人品有问题就行了,一个跟你关系紧张的人能捧你吗?不修理你才叫怪呢!譬如,对会来事儿的嘴甜的美女帅哥格外喜欢,而我半大老头了,不可能在他们的别有用心的视线内,知道这些原因就行了;知道评奖的那些人很愚蠢就行了,他们评出的获奖人一定是不如我的,我给评奖人他们成名的机会,但他们不珍惜不懂得什么是机会就行了,我一定将会比评奖人更杰出更优秀,所以,他们根本不如我,我们不在一个层次上,是我比评委优秀,这就行了;知道这些还不够吗?我做个普通诗人也不错,可以无负担,重要的是生活本身,高兴了写点,过平常生活,写普通诗歌就行了;获奖作品一般都是使出吃奶的劲儿,使出浑身解数,使出十八般天下兵器,挖心掏肺写的,东仿一句西编一句,集大成写的,也确实不容易,获奖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角度和层面上说也应该,但是,是不是真的是好诗?不是!我知道这一点就行了;时代的写诗技法是获胜的要诀,但这些同时又决定了,以时代的各种技法精华而写就的获奖诗,一定会和评委们一起腐烂,因为一样的类似的所谓现代诗恰恰又是时代的不可救药的具有共性特质的一种老套流行传染病,何况现代诗这个概念是我们从西方捡来的尸体,人家一个世纪前就现代诗过了;而真正的好诗一定是人类生命进步千百年延续下来的古典主义思想之永恒之作,是诗歌本身,是没有时代的技术手法装饰的人为不雕琢的自然天成的诗歌;譬如,我——诗人苦海,当然还有一些无名的真诚正直的诗人。
        总之,中国诗歌的评委们,他们都绝不会把奖授予真正应该获奖的人!而是,好像故意选错人,选的正好恰恰是一定会腐烂的那些诗。
       因为中国的诗歌评委都不是大智慧者,而是一些喜欢热闹喜欢小技巧和善于搞关系的像饭店里的男女招待那样的无微不至去关怀顾客的人,他们会反感像我这样的不拘小节的对他们不服的人对他们不敬的人对他们不听话的人。
       在中国当代这个人本恶的诗坛,我得出一个真理般的结论:所有的诗歌奖项都是不为我这样的诗人和诗歌准备的,所以,我无法获奖,我们无法获奖!对此,我最后只能再说一句:在中国当今当代的诗坛上,手中握有诗歌评奖权力的人,都抱团太滑,太蠢,太阴,太鬼,太监太多,令人鄙视。
                                                         (2021年1月18日初稿,2021年6月29日整理修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