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苦海
诗人苦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040
  • 关注人气: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苦海评论:放羊诗人李松山的诗歌语言有一些是造假的

(2021-01-20 13:53:58)
放羊诗人李松山的诗歌语言有一些是造假的


文/苦海(黑龙江)


李松山的诗是假的,我说的是后期出现的,发布在中国诗歌网上的诗,是假的,是在他原创的基础上,诗歌语言被很大程度被诗坛专家们给高级化润色了。
中国诗坛,就一定要推出,残疾诗人,放羊诗人,快递诗人,打工诗人等等平民诗人吗?
我认为,这只是为了迎合政治,这是彻头彻尾的虚假。
我和几个人在微信群里聊过,他也说李松山被发布在中国诗歌网上的几首诗,完全像大学教授写的,像语言学家写的,根本不像一个放羊的小学没毕业的人写的。
嗯,是经过高人润色的,就是说,看来是个明显假的,离他的原创相距甚远,就是为了把他包装打造的如一块金子一样,但其实,李松山是一块铁。
你比如当今诗坛名人余秀华,张二棍,李不嫁等等,那些出了名的诗人,他们的诗歌毕竟是自己创作的,可是李松山最后成型的诗歌可能是经过专业人士的改动的,而且改动的程度是很大的,这实在是令人看到挺气愤,挺无聊的一件事儿。
有时候就想,这是应该记住的一个事件,这就是当今《诗刊》主导的,这个时代的官方诗坛和诗歌,太迎合政治了,太虚伪了,太虚假了,太骗人了,太恶心了。
去包装,集体帮助一个,很低等的诗人成长为一个高级的诗人,这是对中国诗歌的不尊重,是对诗歌的侮辱,是对全体辛勤写作的诗人的侮辱。
我们已经回到了文革文化文学的假大空的时代。但是,我仍然相信,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李松山是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他是一个放羊的人,他是一个贫穷的人,他是一个残疾的人,他是一个靠药维持健康的人,她是一个孝顺母亲的人,他是一个会写诗有灵感的人,但是他的诗写得没有那么高级,像大学教授,像语言学家这样的语言,他是写不出来的,但是,我们的诗歌,我们的诗歌官方机构,为了帮他发表,为他做了很大的润色,这是不对的,我们可以让他出名,可以表彰他,但是要原汁原味,否则对全体诗人,全体诗坛对他自己,对给他修改诗歌的人都是一种欺骗,尤其是不可以改动太大,已经超出了他的水平所能达到的程度,这就是欺骗了。
李松山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人,应该说,那么我这样说:李松山的某些诗歌语言是假的,不是他本人所写的原来的样子,其实,我是很不厚道的,我可能本身就是一个不太厚道的人。
但是我想,嗯,当我看了他那些被修改润色过的很高级的词汇的诗的时候,我就想说:这其实也是一种最高级的抄袭,就是说:是专家们帮助他一起抄袭的,而像他这种人是不拒绝这种抄袭的,应该说,这是不诚实的,这是我不赞同的和反对的。
看看发生在李松山身上的这种现象,不由得我们应该想,中国诗歌的代表刊物《诗刊》为什么会这样做?它发表过一些抄袭的诗歌,已经被揭穿了,它靠关系推荐上刊的一些水平很低的诗歌和错别字都被批判过,它已经被北大从中文期刊目录中剔除了,那么它现在为了证明自己的中国诗歌龙头地位,就开始在迎合政治上为诗人的诗歌公然造假,《诗刊》确实很沦落,这是很令人失望的,我们的诗歌已经失去了独立性和高贵性,完全沦为了政治的工具,应声虫和浮云。
一个小学四年级都没上完的,写诗的人,写分行文字的人,就能写出如此高级的诗歌,是谁都不能相信的,谁也不可能相信,那么我们就想,这个中国当今诗坛,不能只是让大学教授和主编们拼命的写诗,我们一定还要从底层挖掘出一些学历低的人来写诗,这就证明了我们的诗歌是,是贴近人民群众的,是不鄙视人民群众的,既是阳春白雪也是下里巴人,但是,我认为:这里还是有问题,譬如,同为残疾诗人,如果说,余秀华是一个刺儿头的话,那么李松山就是一个滑头,他们都是残疾人,都是社会底层的人,我们需要用诗歌拯救他们,他们需要用诗歌热爱生活,但是,我总觉得在这里,于秀华和李松山之间还是差了一些什么?余秀华是因为一些诗歌写得好而被诗歌编辑发掘出来的,她有点反政府,或者说她不感激政府;而李松山是被政府包装出来,是为了逢迎政府,奉承政府,颂扬政府。这是两个不同的各自为政的典型。应该说是中国诗歌留给未来的一个话题,也可以说是笑料,也可以说是一个贡献,譬如,未来,几百年以后,后人读到余秀华的诗,会感到她有切肤的生活和生命之痛,也有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时代新潮现象的代表特征;而读到李松山的诗呢,如果读他的最早的真实的自己写的作品,会觉得是一个放羊人的一般性的浪漫主义童话,但是如果读到与他的风格根本不相符的那些被专家们指导和润色过的诗歌呢,一定会觉得吃米饭硌牙,痛恨那些给他的诗歌掺沙子的那些奸商,他们毁了一个单纯的诗人,让他成名。
最早的河南诗坛评价李松山的诗是:“李松山的诗歌是朴素,明朗的.......”,可是,后来,李松山的诗歌到了《诗刊》主编的嘴里,就是:“李松山的诗歌语言很高级......”
这不是不打自招的矛盾吗?因为,李松山后来被发布在中国诗歌网上的诗是经过诗歌专家和大师们修改润色过的。
李松山最早的原著诗歌语言:“炭火已熄灭/月光在窗棂上勾勒出旁白/铅笔在酣睡/记忆里残留的雪/和几粒闪耀的星辰/在稿纸折叠的皱褶里/无法邮寄/瓦房里深居的人/他推开门/露珠驮着阳光/在晃动的枝条间奔跑”。
李松山后来在中国诗歌网被发表的诗歌语言:《七月献诗》:“荨麻在废弃的庄园里挣扎。”而你的窗口似乎天天在下雪。这两个对应的事物,中间隔着,恍惚的时间,和辽阔的水域。这是七月的最后一天,蝉在树上嘶鸣,叶子出现雀斑。再过不久,一切都将会不复存在。什么是永恒?他,诸多个他,在文字里发出年轻的声音——练习本上,一个掘井的中年男子,一次次清理着喉结中的砾石。
我确信:《七月献诗》是诗歌专家帮助润色过的。当然,我也没有证据。但是,大家可以读我列出的两首诗的语言习惯和风格。去判断吧。
所以我说,是专家们帮助李松山高级了。但其实,这是对真正诗歌精神的败坏。
网上有这样一段高论:“参加青春诗会的有15人,为何只突出宣传李松山?这是人人皆知的原因,他不仅是底层农民,又是残疾人,宣传这样的诗人,比诗歌更重要的意义是社会意义和政治意义。这对《诗刊》的“政治颜值”来说,是可以加分的。”
但是,我,诗人苦海,却不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因为,诗歌不是政治言辞,政治颜面。诗歌的真正立场首先应该也必须是真理和真实!诗歌真正需要做的本职工作是露丑,而不是抹粉,是反思,而不是歌颂。
诗歌不应该是政治的应声虫,而应该是反政治的,我说的反政治不是反对政治,而是指它应该是独立于政治之外。
这是一个造假的时代,李松山的诗歌,从小学生的水平完成了到大学教授的转变。充分体现了《诗刊》为振兴乡村配合我国政治生态而进行的卓越的工作的努力。但是,诗歌,几乎可以说,中国的诗歌,我们的诗歌精神,几乎彻底沦落,彻底倒退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