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苦海
诗人苦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469
  • 关注人气: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黑龙江诗人苦海:每日好诗:拾大豆的农民和写诗的诗人

(2020-08-14 13:31:46)

拾大豆的农民和写诗的诗人

苦 海

 

兄弟。村野上,遇到一个农民兄弟。大地上
我看清楚了,我的亲兄弟。一个衣衫褴褛的

拎着袋子捡拾大豆的兄弟。原来,除了写诗的我
四面楚歌,还有一个捡拾大豆的兄弟

与我栉风沐雨。阳光在空中铺陈金子
我们,捕捉劳动的快乐:诗歌和瘪豆

我妈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弯腰捡拾大地的人
叫我想起自己已经置身亲爱的故乡

世上哪片土地是故乡的?
一定有个人在你眼中弯腰捡拾田野中的什么东西



诗人简介


苦海:原名周平,当代诗人。1965年生于黑龙江省虎林县东方红林业局。1985年毕业于黑龙江省呼兰师专。现居黑龙江省饶河县。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社会新阶层代表人士。



 本期最佳点 

少木森 

  

这并非一首悯农诗,而是一首关于诗歌和诗人的反思之诗。第一层面写诗人和捡豆农民是兄弟,诗歌和瘪豆是兄弟,第二层面写捡拾豆子和写诗都是在阳光下“捕捉劳动的快乐”,第三层面写诗歌的归宿与诗人的乡愁,其实就是诗意栖居的乡愁。诗人冷调而沉郁的叙事,产生了一股撞击心灵的力量。诗人和诗从哪里来?从那个“有人弯腰捡拾田野中的东西”的地方来,那是一个让人心安的地方,是家园故乡。可是,那个“拎着袋子捡拾大豆的兄弟”心安了吗?那儿是他所向往的诗意栖居吗?显然不是。这里就有一个悖论:捡拾瘪豆的兄弟向往着另一个诗和远方,另一种诗意栖居,然而没有到达也可能永远不能到达,而诗人向往着回归有人弯腰捡拾瘪豆的家园故乡,却无法回去了。一个到达不了,一个无法回去,这就是乡愁,真正的乡愁。


经编委会评选,“少木森”(来自网站)的评论被评为最佳,她将获得300元稿费。同时感谢以“文生子”(来自网站)、“蔡淼”(来自微信)为代表的读者的热情参与,展出其优秀点评,供大家学习参考!
中国诗歌网每周四推出“诗友点评·每日好诗”,并提前一周公布下期点评的诗歌,参与途径有两个:登录www.zgshige.com.cn找到相应诗歌页面,在下方留言;或在本公众号征集读者评论的文章留言。编辑将综合网页和微信的点评,选取最佳评论发放稿费。

        


“文生子”

的点评



这首诗采用铺陈手法,两条线同时推进,一条是捡拾大豆的农民,一条是写诗的“我”,交汇点在村野故乡,诗人的情绪也在这里落单。看起来平淡无奇,没有埋伏什么诗艺,用词简洁,用意明确,主题也比较单一,但这只是面上的平静,是一种惯性平静,一种表面文章,其实诗人在诗中还是下了工夫的,如果捡拾大豆的是农民而不是兄弟,就会被一般化。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诗人故意用了一个闲笔,“我妈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当然不是妈妈要说的,但诗人加进这么一个情节,是想架起一座桥梁,让捡大豆的兄弟和写诗的“我”走到一起,合二为一。也就是说,那个兄弟不是别人,而是诗人自己。破解写诗困境的方法,也许就是回到故乡,回归现实,“捡拾大地”是诗人给自己解的套,当然,这是一个具有一般意义的空套。




“蔡淼”的点评



整首诗构思完整,让拾大豆的农民和写诗的诗人找到了内在逻辑上的联系,而不是一种单纯事实的罗列,因为农民兄弟拾起田野中的瘪豆,写诗的诗人拾起诗歌,都能收获劳动的喜悦,都能找到生活的乐趣,即使它是一个瘪豆,即使我们四面楚歌。整首诗关照现实和土地,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大地上拾土豆的人,都是写诗的人,两者本质上并没有区别,只要善于发现,美好就在我们身边。诗人拯救了庸常的现实,升华为一种诗意表达,整首诗诗风简明,语言朴素,有一种深入人心的力量,因为诗中的每一个场景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叙述着另一种走向和可能。从这点来说,这首诗是成功的。

栏目主持:王夫刚    点评整理:金石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