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苦海
诗人苦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255
  • 关注人气: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黑龙江诗人苦海原创:城市诗札(一)

(2020-07-11 21:09:58)

城市札(一)

 

 

/黑龙江  苦海

 

 

 

花坛用什么样的花儿骗我都行

 

 

我喜欢看城市的花坛。

这都是什么花呵?

紫的,粉的,红的,还有白的。

 

向你们问条路吧,你们非常美观。

闪烁着美德,你们非常诚实。

 

可是,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呢?

我还是叫不出名字好!

让你们以缤纷的色彩骗我吧。

 

反正我比较好骗。

我植物界知识孤陋寡闻。

花坛用什么样的花儿骗我都行。

我还是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为好。

 

她们可以骗得了我。

她们像城市风月场上的一群舞女。

她们是这个城市的名片。

 

我喜欢城市的花坛。

虽然叫不出她们的花名。

让她们都可以欺骗我吧。

 

其实,我是属于疑神疑鬼型的。

生性多疑。

但是,我容易被美女骗。

因为,我好色。

 

 

 

 

我假装便衣警察

 

 

一个建筑物背风背光的冷僻一角

有一个专注玩手机的哥们儿

和一个专注吃茶蛋的老头。

 

我像个便衣警察踱到他们身边时

感觉他们都得瑟起来。

 

吃东西的塞在嘴里。

玩手机的停在微信上。

 

我只是试探一下

他们对一个陌生人

接近他们的反应。

 

等我写完这首诗时。

抬头再看他们坐的地方

俩人像鬼一样都立马消失了。

 

 

 

我为这个城市作画

 

 

我用诗笔代替画笔

一笔一笔描着城市上空,积雨云。

有的地方画得明亮一些。

一些地方浓黑一些。

 

很快,我将画出几缕阳光

从这个城市上空厚厚的乌云中

跳出来。外加两只鸽子。

 

但我并不情愿,给这个城市画几笔

灿烂阳光。我同时在街上

画出一个推着粉色旅行箱的女人。

 

 

 

狗和苟

 

 

阴郁着。下着雨。聒噪着。慌乱着。

开花着。丑陋着。刺鼻着。中毒着。

城市,很好。

 

羁旅者,羁旅着。流浪者,流浪着。

居住者,居住着,遛狗者,遛狗着。

城市,很好。

 

遛狗者,遛狗吧。

城市,一切都很好。

都为黄金,美色,权势,衣食

忙碌着,很好。

 

苟不为女色活着,活着干什么?

苟不为金钱忙碌着,忙碌干什么?

苟不为利益活着,活着干什么?

我也是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有人!

 

 

在我国

在我国铁路公路的候车室内。

 

一些人。

用行李包占着长椅上好几个座位。

对你想坐一会儿的询问

一边吃着鸡腿

一边喝着矿泉水

一边抛给你一句话

有人!

 

你就在心里骂:

你这头猪

我就知道

不管有没有人

你都会说有人。

 

好像多占一个座位就是光荣。

好像你先坐了一个座位

所有的座位都是你的。

 

中国人

大都以蛮横为美德。

很少以谦让为美德。

 

 

 

城市吐痰者

 

 

一个走路的人用打雷般的吐痰

想粉碎这个城市的喧嚣与噪声。

他拼命想压制这个城市的凌辱。

 

但这个城市没咋的。

倒是把我吓了一跳。

 

我留心注意了他一眼。

在这个匆忙的城市里

只有我注意了他一眼

看看他是否长得漂亮。

 

哇塞!长得肥头大耳!

长得像猪一样的人

弄出的动静也真大。

 

 

 

流浪诗人的破灭梦想

 

 

亲爱的

看那个蜷缩在

墙角里的那个

流浪的诗人。

多像一个要饭的。

 

亲爱的

他有两个破灭:

一个是关于美丽的爱情

纯洁之美的破灭。

第二是关于自己英俊潇洒之梦的破灭。

 

 

 

立秋的旅馆

 

 

都市蜗居。

清晨两点醒。

手机上显示:

周一。立秋。

再看床单似雪。

枕头如雪。

墙壁是雪。

满屋瓷砖似雪。

佳人肌肤胜雪。

 

本是一个最美好的时辰。

但这立秋二字

勾起了枯萎的味道。

他在都市之中

蜗居在一片雪中。

都市,他蜗居

在苍白的雪中。

立秋,异乡提前落雪。

稍后。他将对她说:

今天,立秋!

他想,她会说什么呢?

 

 

 

诗人连堕落都要是美的

 

 

诗人连堕落

都要是美的。

诗人的堕落

也要和一等的

风尘女子堕落。

 

如果他的堕落

不够美好

他会无限

失落苍凉。

 

如果是我

我会感到自己老了。

感到自己像大街上

那些装腔作势

其实堕落的土鳖们一样。

 

那才是他真正的堕落。

才是对他

信仰和生命的扼杀。

 

 

 

雨伞像一个姑娘飘扬的丝巾

 

 

早晨醒来。

一夜下雨。

 

幸亏我备了伞

走在城市街上。

不怕下雨。

 

当我躲进

候车室大厅外的

一个角落里写诗。

 

一个衣衫褴褛的人

正在这里小解。

急忙提起裤子。

 

我写诗出来。

伞被风刮走。

好像一个姑娘飘扬

在她脖子上的丝巾。

 

 

 

谢谢祖国没有禁止我席地而眠

 

 

一个流浪诗人

睡得最香的一觉

是在省城火车站

候车大厅的地上。

 

背包做枕头

报纸做铺盖。

外面盛夏四十度高温

但他的卧室里有空调。

 

他也不用担心

如果睡在大街上

会被车辆碾压。

 

谢谢你,祖国。

你没有制订一个

不让流浪汉

在公共场所

席地而卧的法律。

 

谢谢你,祖国。

你没有禁止

我席地而眠。

让我香香甜甜地

美美地睡了一觉。

 

 

 

一个好女人给了我久别的家乡

 

 

当旅行的客车驶入市景中那一个个招牌

商家,店铺,大银行和宾馆的富丽堂皇

只是徒增一个流浪者的感伤

你只是一个无根的浮萍

繁华的世界与你何干。

 

而今我进入你的城市

车窗外又再现那繁华的都市景观

不再酸楚,不再孤单

像回到了我的故乡般亲切,自然

因为,这个城市里有了你。

 

一个等待着我的红颜知己

在你生活的城市里

一个好女人在这里爱着我

城市不再在我生命里

漂泊,一个好女人给了我久别的家乡。

             

 

 

爱的誓言和背叛

 

 

想象我们相见时的话题,我说:

你的白发又多了,是我害了你。

我们的感情,为了安慰,为了幸福

为了诗歌史的美丽。

 

我们不设防的中年的感情,没了花容月貌

只抓住了最后的年龄和江山的海市蜃楼

而回忆我们彼此出现在眼前之前

自己的人,即使是块石头也是块宝石。

 

即使是一枚树叶,也会把它当成一棵大树

即使是一点黄铜,也是一点金子

而现在,爱让我们牵挂,相思,苍老

爱,让我们忘记了自己的青春对另一个人的誓言。

 

 

 

今夜,我从你的城市穿过

 

 

你来到了一个城市

举目无亲,你为了一个女人

来到这里。

你将度过一个夜晚。

第二天,她来看你,陪你。

 

天黑了,列车将掉入

一个城市。

你不知道它是危险

还是安全。

 

你为了一个女人而来。

来到一个你举目无亲的城市。

你为自己的勇敢而

感动,钦佩自己。

 

你为了一双美腿而来。

而来到一个陌生的大城市。

踽踽独行。像一个脑血栓病人。

 

这个城市,像一个

你在高铁上,花了

十元钱就可以买到的儿童玩具。

一个光彩绚丽的音乐陀螺。

在明日的太阳下

将凄切地歌唱,性感地旋转。

 

现在,广播找人……

我,在这个城市却没人找。

做一个流浪诗人。

在这个城市里,很好。

 

如果没有爱。

一个城市。

你的存在。

毫无意义。




我在猜楼下那些轿车里的秘密


我在猜楼下那些轿车里的秘密
各式各样的轿车
闲成散兵,横七竖八停在楼下
包围着宾馆的大楼和大厅
有出租车,还有别的轿车

空的
停着的车
我看不见司机
看不见有任何人
但我还是想
不知道哪辆车里有人
藏着
在干什么

譬如——观察着宾馆和大街的动静
譬如——
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虽然我只是在构思一首诗
才对那些车在做很注意的观察

空车,我不相信是空车
我想很快就会有几个人从车里冲出来
抓一个人
给我看看

我特别留意停在街边的轿车
即使是空车
我都在猜车里有些什么人在埋伏
但愿不是冲我来的
我很警觉
楼下的轿车中不知哪一辆也很警觉


城市大街路中间的一个花坛


落满灰尘
落满雪
脏的雪
灰尘的雪
厚厚的雪

夏天的花草植物
都枯死了
还有点余烬
雪盖在花坛里
一个方形的花坛
除了它里面有些雪以外
别处都没雪了

街道,出租车
楼宇都没雪
只有这个花坛里有雪
因为
它里面有土
夏天栽过花
现在,花坛里有雪
就是因为开过花


一个年轻女人擦身而过一个男性


一个年轻女人擦身而过一个男性时
我能感觉到这个女人的紧张
是心情的紧张
反应在她的动作上

当我看见她的动作——
当她在街边
与一个男人的身体擦身而过时
由于她不知道那个男人的身份
她赶紧低头去摆弄手机

看了一会儿手机
我想她是遮掩紧张
她心里一定很紧张
因为与她擦身而过的男人
好像无所事事的样子
这反倒让这个年轻女孩恐惧

她化了妆,很年轻,漂亮
提了个小包
她低头摆弄手机
当她与一个闲逛的男人
擦身而过时

我把这一幕看得很清楚
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真得是
应该叫她紧张的人


观察变化的城市冬天的太阳


我亲眼看见
冬天的今天的太阳
那样老弱病残
老态龙钟
从小城的火车站的钟楼尖顶
像娘胎一样
挪到了下午那边的热电厂的烟囱上
像是火葬场的烟囱上?

这中间
寄托了我的多少焦虑和等待
我一遍遍从窗户观赏太阳
金黄的疲倦地在天空中间移动
从钟楼上到烟囱上
花了多长时间?

也许
太阳永远是太阳
无论多脏多混浊
它真像是一块墓地
每天埋葬掉一些人
可是
比春天还美丽的爱
也会死吗?

像夕阳一样飘着红红的落叶
夕阳是人类的坟墓
是爱与恨的坟墓
甚至也是忠贞的坟墓
是誓言的坟墓?

我就在旅馆的楼上看去
夕阳铺在了广告牌后面
如果城市带走的记忆
是她没有如约而来
我的期待终于
像读一本专门描写她的春天的书落幕
这洒满冬日夕阳的城市,却真得就如
我曾经暗自希望的那样美丽了…….


独自羁旅在旅馆


站在旅馆的窗前时
我会看着楼下窗外想
这个城市有多少人口
有多少优秀的和普通的人
有几个认识我的人

我会望着楼下熙来攘往的人流想
这个城市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我们都是其中一份子
谁再有钱有名有地位
也只是拥有自己那一份生命
不能占有别人的生命

所以,不要活得太累了
不要侈谈道德和法律
只要自己感觉好就爱吧
我们同样的渺小
在上帝眼里
就像我们观察地下土里的蚁族一样

诗人苦海
我想对自己鼓励
只要这个城市里
有一位爱你的红颜知己
这个城市就永远有春天般的空气
尽管,人类也是蚁族
但我们要做两只快乐的蚂蚁

但我从楼上俯瞰人间
世界就是个大蚁穴
我再聪明,才华横溢,再浪漫
也只是一只蚂蚁

在旅馆我可能要等一个人
等一下午
阳光一下午可以在我的手机短信里沉默
不管怎样
我是个蚂蚁
我还是要写诗
为这一个渺小的人类的命运而写自己的诗

阳光像大扫荡扫过床单上
手机短信里溜进了宽广的阳光:
对不起,不要怪我。
不怪你,好好珍重。
这两只蚂蚁在渺小的人类世界
谈着可怜的道德恋爱
我们要做两只好蚂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