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钓鱼执法与常委辞职:一周要闻点评(10.18—10.25)

(2009-10-26 01:07:49)
标签:

一周要闻点评

钓鱼执法

因病坠楼

保研

越狱

女明星

马英九

杂谈

钓鱼执法与常委辞职:一周要闻点评(10.1810.25

 

1、钓鱼执法:诱奸公民

最近两条上钩的鱼拼命挣扎,掀起的浪花打湿了大上海的楚楚衣冠。上海执法部门成功钓起张军和孙中界,也不慎扯出上海执法的一重黑幕。“钓鱼执法”黑幕曝光,不仅让社会意外见证了执法者的贪婪、奸诈和冷酷,更继南京彭宇案之后,更坚决彻底扫荡了中国社会奄奄一息的善良。

有网友说,钓鱼执法就是诱奸公民,不过中国没有诱奸罪,那些钓鱼执法者,在爽完之后,还可以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上海“钓鱼”案如果不能妥善处理,以下现象完全有可能出现:一、遇红灯停车,有人从车窗扔进一小包东西,过红灯后被查说你贩毒;二、良家妇女走在街上,有人强塞一百元,窜出一帮人抓嫖;三、快递上门送包裹,签收后正在打开查看,冲进一帮人说你造假币,原来包裹内是印刷假币的模板……

“钓鱼执法”:钓的不是鱼,是老百姓之心;执的不是法,是孙二娘之规

 

2、因病坠楼:浙大最牛学术创新

到浙江大学工作不到三个月的海归博士涂序新跳楼身亡,留下遗书,直指国内学术圈残酷、无信、无情!

浙江大学在讣告中说:“涂序新老师于 2009917日凌晨2因病不幸坠楼去世,终年32岁。”浙江大学,一家号称中国常青藤大学的学府,用“因病坠楼”这样荒唐概念侮辱汉语,不过可以相信,“因病坠楼”一定是本年度甚至50多年来浙江大学被引用率最高的“创新成果”。这项“创新”不仅说明了涂新序是自杀,而且是因为个人原因自杀,与浙大没有一点关系,与浙大的学术研究、职称评定没有一点关系。如果诺贝尔当年要是在物理奖之外设立一项“无理奖”,相信浙江大学能为国争光。

浙江大学不仅侮辱汉语,还轻贱死者的灵魂。在有关涂到浙大工作的“主要经历”描述中,浙江大学详述了它为涂博士提供的参加面试的往返国际机票和住宿条件,以及在涂到职后为其提供的内含独立厨房、卫生间以及电视、冰箱、空调、微波炉、电磁炉、床铺、桌椅等家具和电器设施的教师公寓。浙江大学为什么要说这些,它的逻辑大概就是:给你个猪圈,给你点猪食,你就得把自己当猪。正如网友“马日拉”所说,“我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在中国即使像狗一样卑微,像猪一样肮脏,也得选择活着,否则你的讣告上会出现微波炉!”

 

3、挂科保研:“符合程序”的腐败

北大经济学院挂科学生保研事件,被北大经院院长刘伟证实不是腐败事件,是“符合程序”的“学工保研”。

为什么挂科保研的学生恰恰“家世显赫”?为什么“家世显赫”的二人能够高中保送到北大,研究生又再次保送北大?为什么“家世显赫”的二人恰恰都是学生干部,而且都优秀到足够不看学习成就而保研?

表面的“符合程序”背后是一种“潜程序”:“官二代”通过特别程序在升学、就业、提拔等社会竞争中占尽优势,而这种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属于腐败的“特别程序”如今都堂而皇之的合法化了。马克思用上千万字的论述警告说,精英家族霸占社会稀缺资源必然导致阶级对抗和社会革命。可惜,那些踩着马克思的词藻晋升上来的人在关系家族利益的问题上扮演着马克思的敌人。

 

4、杀警越狱:耐人寻味的围观

呼和浩特第二监狱四个年轻囚犯杀警后大摇大摆从监狱大门成功越狱,创造了世界监狱史的一个奇迹。

重刑犯越狱,挑战最古老最核心的法律,人人得而诛之,本没什么可说的。呼和浩特越狱事件耐人寻味的不是越狱者的身份、年纪和越狱阴谋,也不是越狱者的逃亡和被捕,而是杀警越狱事件后的社会心理。

从网络言论看,除了呼和浩特周边地区人们出现正常的恐慌之外,各地的网友都出奇的淡定,一则是相信有“集中力量办大事”优势的政府能够火速搞定四个越狱者,二则是有一种明白真相但从容围观的心态,好像在看两个泼妇吵架,又好像在看两个猛兽撕杀。在杨J案中展露的对警察的不信任、不同情的心态再次被验证。对坏警察的恨与怕,因对笨警察的讥与笑而得到一些缓解。

 

5、闫德利:阳与阴

“艾滋小姐闫德利曝光279名嫖客手机号”事件,使媒体陡然亢奋,使网络瞬间沸腾。一夕间,鼠标与板砖齐飞,口水共墨汁一色。让“人”失望的是,不出三天,事情翻转。在各级疾控部门,闫德利的艾滋病毒检测均呈阴性——“她并没有患艾滋病”!而整个事件被证实是闫德利的前男友一手策划、导演。

令人遗憾的是,亿万网民有意无意地扮演了闫德利前男友的同谋——用“妓女”和“爱滋病”两个污名丑化闫德利。有评论说:“闫德利是这场闹剧中最大的受害者,闫德利的名誉应该由谁来恢复?闫德利往后的正常生活又该由谁来保障?”并指出,“艾滋女”闫德利事件呼吁网络实名制。

当然实行网络实名制,和实行菜刀实名制一样,管理者总是最赞成的。但是匿名制是中国网络的灵魂和生命,网络的社会影响力、网络的监督功能都扎根于网络的匿名制,一旦实名制,面临管理者手中的大棒和权贵阶层手里的封口工具,网络将成为一个阳澄湖。

那么,网民该如何弥补对闫德利的伤害呢?看来只有增量补偿一条路了。第一,在闫德利与前男友的官司中,坚定阻止那个“北京人”继续横行无阻;第二,在闫德利未来的人生中,有能力有机缘的网友可以给她一些帮助;第三,如果闫德利有意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网民可以发挥其最大的“注意力”。

 

6、方宏进:红与黑

方宏进被刑拘,震撼性不亚于“艾滋女”。好玩的是,方宏进透露他在拘留所里又把《红与黑》好好看了一遍。方宏进自己何尝不是演绎了媒体这个“第四权”的“红与黑”?

方宏进曾经那么红,不仅是因为他参与创办并长期主持《焦点访谈》曾经红得发紫,而且因为“焦青天”在亿万人民心目中是正义的化身。

方宏进其实比较黑,不仅因为他离开媒体后做的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下三滥生意——植入式广告,并且是个“老赖”;更因为他在央视主持《焦点访谈》期间,以及在东方卫视期间,就从事“借”人钱财替人办事的勾当,将媒体舆论监督的威力置换为自己“做生意”的资源和权力。

中国的老百姓终归还是老实的,还是缺乏想象力的,其实媒体强权在中国已不是一天两天,因为怕被“焦点”,平时趾高气扬的地方大员不吝对强势媒体人物“程门立雪”;因为想被“放送”,平时前呼后拥的娱乐明星不惜对强势媒体人物“投怀送抱”。而缺乏充分竞争和外部监督的媒体,越来越把自己手中的“第四权”拗上其它硬权力的套路——权钱交易。    

 

7、女星被点穴:很黄很暴力

近期最具震撼力的娱乐新闻不是赵薇、张怡宁和大款们的故事,也不是老下无精双黄蛋的那只金鸡,而是“哪些女明星去过重庆?”这个很黄很暴力的话题。

文强在审讯时主动讲述说,“但凡有女明星、女歌星到重庆走穴演出,只要能想到办法搞定她们,包括用钱买、利用女星的隐私恐吓她们等,他都要和这些明星睡一觉。”网上说,“2009最黄最暴力超短小说:床,钱,明月,光,衣撕地上,爽!”想一想,如果“明月”是个曾经去重庆走穴的女明星的艺名,这部最短小说就成最短报告文学了。

名嘴黄健翔在新浪微博里说,文强“牛皮吹得过头了。有些女明星背后的大哥肯定比一个小小市公安局长厉害多了,岂容文强上自己的马子?”此博一出,回复如云。多数评论认同黄健翔的说法,认为文强在吹牛,估计仅仅是正厅级干部的文强“上的八成都是后台不硬的小明星”。少数评论则逆向思维,认为文强不是吹牛,但文强敢玩女明星,背后可能还有大哥的大哥令他有恃无恐,或者,文强“这次事发就是因为他睡了某个人的马子导致的结果”。有位“克劳力先生”说:“顶级的‘美味’和‘野味’总是留给顶级的人品尝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总是要还的。”

无论文强是否有吹牛的成分,但他的话无疑点中女明星们的两大穴位:一是贪钱;二是有很多见不得人的隐私。这两个穴位一旦被点中,女明星差不多都会束手就擒。不过当俘虏的女星并无多大损失,除了不小的进账,还拆除了地雷,结交了新大哥、新干爹。唯一有问题的是,大哥或干爹一旦落马,就产生了一个更大的隐私。当然,有办法掩盖小隐私的人,也能积极想办法掩盖大隐私,毕竟掌握隐私的人很多和文局长的爱好一样。

 

8、常委被辞职:很白很强大

马英九回任中国国民党主席,在黄金72小时内,展现行动力,大手笔处理中常委贿选选举风波,首先开铡取消两位新科中常委当选资格,紧接着“马系立委”公开要求中常委辞职以示清白,而马英九“乐观其成”中常委自动请辞,并指示党务主管一一打电话予以推动,在马英九强大压力下,除了一人以外,25名刚就任不到10天中常委被迫配合马英九的改革步伐,纷纷宣布辞职。国民党党政高层表示,马英九所展现的行动力,将危机化成转机,同时亦将年底选战层次,拉高诉求政党改革决心的对决,改革的压力已从国民党转到民进党身上。

国民党最高权力机构中常会全面改选是史上第一次,事实再一次证明,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在事关清廉与贪腐问题上,马英九绝对不是什么“娘娘腔”,而是真正的铁腕人物。他将个人的政治生命完全交给了法律与规则,从而让温文尔雅的美男子产生了无坚不摧的政治实力。马英九是台湾的政治神话,而他渴望在台湾实现法治社会的神话。中国人该为有一个马英九而庆幸,因为他一路踏着地雷在开辟中国人的良性民主和法治社会之路。

 

一周总评:

一切都出乎意料,一切又在情理之中。本周发生的事提示人们:不要再轻易相信自己的经验或者常识,社会正在朝你陌生的方向演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