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锡文的博客
陈锡文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2,781
  • 关注人气:3,5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书3291读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0403791

(2019-12-31 07:45:53)
标签:

《尼各马可伦理学》

亚里士多德

人类

社会

自然

分类: 读书

第四卷:具体的德性(续),第三章:大度【1123a35-1125a36】,虚荣的人高估自己的配得。

 

1123b24】虚荣的人则是在自我估价上超过他自己的配得,而不是超过大度的人的自我估价。

ὁ δὲ χαῦνος πρὸς ἑαυτὸν μὲν ὑπερβάλλει, οὐ μὴν τόν γε μεγαλόψυχον.

while the vain person goes to excess in relation to his own worth, but his claims are not excessive in relation to the great-souled person.

这是第四卷[具体的德性(续)]的第三章,第四卷要讨论的内容是“具体的德性”,而这一章的主题是:大度是对重大的荣誉的欲求方面的适度。大度的人自视重要也配得上那种重要性。大度的人最关注荣誉而又对之取适当的态度。

这一章讨论的是μεγαλόψυχία,在这一章里亚里士多德认为:μεγαλόψυχία是与某种重大的事物相关的。一个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人是自视重要并且也配得这样的重要的乃至配得上最为重要的事物的人,那么他就会关注一个特别的目标,而这个目标就是外在的善。亚里士多德认为,这种善也就是荣誉。荣誉就是最大的外在善。所以,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人就是对于荣誉和耻辱抱着正确的态度的人。从这里可以知道μεγαλόψυχία是对于荣誉与耻辱的适度。

在对待荣誉上,亚里士多德指出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人所关切的是荣誉。他们据以判断自己和所配得的东西的主要标准就是荣誉。而自卑的人的自我估价既低于他的配得,也低于大度的人的自我估价。在这里亚里士多德要讨论另一个过度极端上的虚荣的人态度。

在这一句话里,亚里士多德说:ὁ δὲ χαῦνος(虚荣)πρὸς ἑαυτὸν(他自己)μὲν ὑπερβάλλει(超过), οὐ μὴν τόν γε μεγαλόψυχον. 虚荣的人则是在自我估价上超过他自己的配得,而不是超过大度的人的自我估价。 while the vain person goes to excess in relation to his own worth, but his claims are not excessive in relation to the great-souled person.

前面一句话说自卑的人的人:谦卑的人的自我估价既低于他的配得,也低于大度的人的自我估价。这里说虚荣的人,一方面他的自我估价高于他的配得,但他的高于并不是比大度的人的自我估价更高,而是指自视超过了配得。

在前面我们讨论过μεγαλόψυχία以荣誉作为这种德性存在的基础,而荣誉本身就是人的心灵的产物。荣誉是一种社会观念,这就与老虎这种自然的客观存在不同,美酒虽然并不是大自然酿造的,但作为波普尔所说的世界三,即世界-3,其实是人类改造自然的产物,同样具有自然性,所以也是客观存在的。而荣誉只是一种观念,荣誉没有客体。虽然胸挂勋章就是一种荣誉,但荣誉本身并不就是这个勋章,勋章只是表示此人有过这样的荣誉的一个配得的标记。如果没有荣誉,这个勋章也就没有意义了。由此可见μεγαλόψυχία是完全建立在一种观念的基础上的,是作为观念的荣誉而确定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

因为μεγαλόψυχία是建立在作为一个极端的荣誉基础上的,所以亚里士多德在前面指出:大度(自重)的人就其自视重要来说是处在一个极端上的。这里所谓的一个极端就是指的最高荣誉的善,而亚里士多德说:这种善也就是荣誉。荣誉就是最大的外在善。

那么作为德性,它应当是某种适度,对于μεγαλόψυχία而言,它的适度体现在,他对这个自视看法的正确性上,如果他的行为与这个自视配得的就说明这个看法是正确的,如果不能配得说明这个自视的观念是错误的,所以亚里士多德说:然而就他的这个看法的正确性来说他又是适度的。

一个人如果自视自己是重要的,甚至就是最高的荣誉,就是善的,具有最高价值的荣誉的,而且他也确实配得上这种荣誉的最高价值的,那么这个人就是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中文译为自重或大度。在这时他一定是具有某种适度的,而这种适度,其实就是对这种最高善的荣誉的自视而确定的。荣誉是社会历史范畴,不同的社会或不同的阶层对同一行为的褒贬不同甚至相反。

从亚里士多德对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讨论可知,μεγαλόψυχία是建立在荣誉与耻辱的一个极端上的,即建立在荣誉这个极端的善上面的,而自己对这个善,即对荣誉的评价却是有高有低的,而作为一种德性μεγαλόψυχία就是自视是达到最高荣誉的而且事实也配得这种最高荣誉的,就是事实与自视的统一,这就是适度。

亚里士多德的前面定义μεγαλόψυχία就指出,“人们认为,一个大度的人是自视重要,也配得上那种重要性的人”。所谓“自视重要”就是自认为是符合社会意识中的某种荣誉的价值的,自视自己是具有这方面的荣誉感的。他在这个问题上所看到的就是一种极端的善,即荣誉,认定自己是如此具有荣誉的即具有善的价值的人。亚里士多德又说“也配得上这种重要性”,就是说他的“这个看法的正确性来说他又是适度的”。

我们还是举关于“路不拾遗”的例子,在古代“路不拾遗”可以有两种含义,一种是社会公认的一种善,做到路不拾遗是有荣誉的,某人自视自己就是具有这样意义的价值的人,就是他承认了这一条社会法则,而他确实是路不拾遗的人,他配得上这个善的价值所规定的要求,他的行为与他的自视是配得的,这就是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人。

但同时“路不拾遗”也反映了一种巫术意义。如果家里出了事,小孩夜尿,或者家长生病,我就从家里拿一样东西让法师附上魔法后放到路上让人拾,谁拾了,就将这个麻烦转移到他那里去了,我的问题就解决了。如果出的是小事,就放一个小一点的东西,如果家里出的是大事,那么就要放一个价值重大的东西。如果这一家的家长要死了,这是大事,所以放一块黄金在路上,让人家拾了去将这个死转移到拾这个黄金的人身上去。所以当时的人看到路上的黄金,就会想到这可能是一块转移祸害的具有巫术的黄金,快点走开不要去拾。其实这种风气现在还有,不过不是放点钱在路上,而是将中药的药渣,倒在地上,让人家踩踏,将病痛转移带走,自家的病就痊愈了。

所以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人就是自己的行为与自己认定的荣誉是一致的人,而如果这种自视与实际并不一致,那么可能过度也可能不足,这就是不适度。在上一句话里对不适度中的不足的现象进行的讨论。指出:自卑的人的自我估价既低于他的配得,也低于大度的人的自我估价。

在这一句话里说了虚荣的人χαῦνος则在πρὸς ἑαυτὸν对自己而言是估价ὑπερβάλλει过高的。

还是以前面说到的“路不拾遗”为例,有三个人先后走过看到这里路上有一块黄金,前两个人就是前面讨论适度与不足时的这个情况。第一个人出于路不拾遗的道德律,看了一眼走过去了,后一个人走过,同样是出于道德律的约束没有拾。事后,第二个人在向人讲述这件事时,他不敢说自己如何高尚,只是说我怕中了巫术所以没有拾,这就是自卑的人的自我低估,低于他的配得。但作为一个自卑的人同样认为前面一个人不拾一定也是出于害怕巫术。这样前面的那个人明明是出于对道德价值的认同而做的荣誉的事,可是因为后一个人自身的自卑,他认为前一个不敢拾的人大概也是害怕巫术,这就是亚里士多德说的:“也低于大度的人的自我估价”。

而这时出现了第三个人,他是由于害怕巫术而不去拾这个路遗的黄金,但是他事后对别人说,自己是由于道德的荣誉而不拾这个东西的,在这里他在自我估价上超过他自己的配得,所以这个人是虚荣的人。

但是在这里出现了一个与前面讨论其他德性时的不同的情形,如果三个人同时看到一只老虎,一个人由于恐惧而退缩,这个人是怯懦的,另一个人虽然也有恐惧的心态,但他马上又镇定地自信自己这里有武器可以打死那条大虫,这就体现出勇敢的品质。而第三个人在自信方面超越了那位勇敢者,他充分自信没有任何恐惧,就冲了上去,这个人就是鲁莽。鲁莽的人就是超越了适度而走向了极端。如果在老虎出现前,三个人都说自己是最具有荣誉感的人,结果一个逃跑了,当然他的配得极差,是自夸者,别一个因鲁莽而没有成功,那么他的配得远不及自视,所以是自夸,而勇敢者的自视重要且配得重要,所以是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但如果还有一个人也打虎成功但他不说自己的本事,只说侥幸成功,那么这个人自视就低了也不能与事实配得,所以他是自卑的。

但在这里这个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人是适度中庸的,而虚荣的人是对适度的过度,但是他过度的并不是μεγαλόψυχία所立足的作为极端的荣誉,而是他的自我评价,虚荣的人是自视上的过度。他不可能超越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人的自视,因为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自视已经是处在一个荣誉的极端上了。在这里虚荣者的过度是对自己的自视的不足的超越,而不是对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人的自我估价的超越,因为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人的自我估价已经是极端的善,最高的荣誉了,这是不可能再被超越的。这就是关于μεγαλόψυχία的德性在讨论中的一个难点。

在这里廖译本有一个注解,指出:谦卑的人的自我估价低于其配得,也低于大度的人所自我估价的和所配得的,因为他所配得的设有大度的人的那样多;虚荣的人的自我估价超过其配得,但是也超不出大度的人所自我估价的和所配得的,因为他的配得同样没有大度的人那样多。其实这就是前面说的:“大度的人就其自视重要来说是处在一个极端上的,然而就他的这个看法的正确性来说他又是适度的”,那句话的意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