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上海自贸区比当年深圳特区要难做

2013-10-21 12:16:18评论 财经

赵伟(浙江大学)

《浙江日报》专栏

   随着上海自贸区的挂牌,尤其是以国务院公开通知“昭告天下”的声势推出,引出国内外经济界无限的遐想和预期。有人预期,上海将以建自贸区为契机,在中国深化对外开放方面趟出一条新的路径。有人期盼,上海未来的自贸区,将具有香港那样的吸引力,不仅可望吸引高端投资与高端人才聚集,创出某种体制优势,而且将直接助推上海“四个中心”的建设。在普通百姓那里,私底下甚至有种“隐含”的期盼,有天生孩子多了一种选择,除了香港,还有上海自贸区!

   一时间,自贸区俨然成了“中国梦”的重要载体,什么梦都和这个词儿贴上了关系。我要说的是,关于上海自贸区要有期盼,但普通人期盼不要太多太早。我想说的涵义有三层:

   第一层是说,自贸区就是自贸区,其容量毕竟有限,上海自贸区“试验田”的意境远大于“种植大田”的意境,必须集中优势做成几件大事,而不可面面俱到,施加太多的责任与期盼。

   当今世界有两种自由贸易区,英文的写法也不一:一种是国与国之间建立的经济一体化组织。英文写作free tradearea,缩写FTA。这基于国与国之间的双边或多边协定和权利义务对等的承诺。典型的如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东盟自由贸易区,以及去年启动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等等。另一种是一国政府自行划定面向国际开放的小区域,英文做freetradezone,缩写FTZ,亦可译作“自由贸易地带”。上海所要建立的自贸区,首先是个自贸带(FTZ)而非严格意义的自贸区(FTA)。区内规则以及对外经济交往原则由一国政府自行制定,而无须与别国甚至邻国协商,也无须签署双边及多边协定,作出国际承诺。这种“单边决策”机制,给此类自贸区以较大的国别政策选择权限。就这个意义而言,选择做什么和不做什么,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余地很大。决策者须首先把握好这点。

   第二层是说,上海自贸区的定位及内涵,远远超越世界迄今建立的所有自贸区。目前世界上有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有3千多个自贸区。大体上分为三种类型:一为出口加工区。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为扩大出口而设立的制造与出口功能兼具的自贸区。二为保税区。主要是临近港口或机场,出于转口贸易目的而设的零关税区。在这个区内,进出口货物暂时免除关税。三为自由港。往往涵盖一个大的港区甚至一座港口城市。所有进出口货物全部免税。香港就具有自由港的特征,新加坡部分具备。就国务院公布的实施方案来看,上海自贸区将超越所有这些自贸区的概念。除了集保税区、出口加工区和自由港在集聚产业及对外贸易方面的功能而外,还负有更为宽泛的功能,最重要的一大功能是,发挥一个背靠中国第一大都市的“准”经济特区的功能。

   第三层是说,上海自贸区的重头功能,在于实验与创新,而非简单模仿。纵览全球迄今建立的各种自贸区或保税区,起步阶段都以模仿为主,先模仿国际上同类自贸区一些成功的做法,而后模仿发达国家的管理体制。中国要建立的上海自贸区,一开始就得靠自身实验与创新。实验的重头内涵有二:一个是深化体制改革。另一个是深化对外开放。两个内涵彼此关联,媒体把两个内涵之间的关系描述为“以开放促改革”,直击要害。恰是这一点,就足以营造出一种“倒逼机制”,逼迫政府去改革,进而引出周边地区间的竞争。这方面别的不提,单提一个就可见“倒逼机制”的厉害,这便是立马要做的人民币资本项目的自由兑换。不难设想,单是这一招,就会给现行金融体制和资本管制体制以颠覆性冲击,逼迫央行和外管局去做点实质性改革!

   有人把上海自贸区和当年深圳特区相比拟,认为设立上海自贸区的意义远超深圳特区。这样比不一定恰当,但若将上海自贸区建设的创新难度和深圳特区当年比一比,可见上海自贸区面临的挑战之严峻。

   首先,上海自贸区承担的任务比之深圳特区当年要宽泛得多。深圳特区启动时期的任务很单纯,就是引进外资与扩大外贸出口,破解“两缺口”困局,即外汇缺口和储蓄缺口,建立一个对外开放的“窗口”。上海自贸区一经启动所面临的任务,不在于引进外资、增加出口,更不在于破解“两缺口”困局。而在于为新时期中国的体制改革与开放探路,弄出一些可异地复制的做法。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难就难在中国体制改革迄今,那些容易改的都改了,剩下的是难改的“硬骨头”了。作为中国最发达的地区,长三角地区剩下的更是难上加难的改革了。就这个视点来看,上海自贸区的体制改革探路,须有非凡的冒险精神和同样非凡的创新能力。

   其次,上海自贸区一经起步将要面对的问题,要比深圳特区昔年复杂得多。其中一个是,须直面中国经济“两过剩”和“一风险”的困局,为化解时下的困局找到出路。“两过剩”即巨量的国内储蓄和同样巨量的外汇储备过剩,而这些稀缺的资源无法有效地纳入国内产业转型升级轨道。一个风险即资本外逃和实体产业空心化风险。民间资本投资难和民企融资难“双困局”,以及“腐官”和富人移民潮,意味着中国存在资本外逃与实体产业空心化的现实风险。这些,都期盼通过上海自贸区的实验,趟出一条解决的路径。

  再次,上海自贸区启动之际必须直面的国际环境和地缘政治,也要比深圳特区当年复杂得多。当年深圳特区开张时,东西方“冷战”正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需要中国“援手”对抗前苏联,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普遍持支持态度,其中日本最积极。而今情形大为不同,别的不提,单是突破美国主宰的TPT,即把中国排除在外的“环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这张网,就需要上海自贸区在体制改革上动点真格的了。 

(2013-9-30于写杭州)

部分载《浙江日报》2013-10-18-09版

原标题:“自贸区:此区非彼区”

http://zjrb.zjol.com.cn/html/2013-10/18/content_2370182.htm?div=-1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