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90后“格斗林妹妹”世界大赛摘金

(2017-10-13 09:09:11)
标签:

杂谈

10月8日,2017年世界综合格斗(MMA)锦标赛决赛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落幕,经过两天奋战,中国队在本次比赛中斩获1金2铜。其中,女子选手林荷琴则击败俄罗斯队选手摘得金牌,这是中国在MMA世锦赛获得的第一枚金牌。

  成千上万的中国观众收看了这场比赛。丹凤眼、瓜子脸,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林荷琴,在迎战身强体壮的欧美选手时的英姿,也深深地印在了很多人的脑海中。

  林荷琴来自浙江温州,今年24岁,但已经练拳10年。她在微博上自称“格斗林妹妹”,一些网友用当下一部正在热映的电影名,称她为“羞羞的铁拳”。

  林荷琴出生在浙江省乐清县虹桥镇前塘村。2008年,林荷琴入选乐清体校,练习散打,之后进入温州市少年体校。

  林荷琴在温州少年体校的教练陶开群称,当时自己在一众应选学生中,一眼就看中了林荷琴。“她的身材比例好,腿长,很适合对抗性强的运动。”

  2010年,林荷琴北上京城参加训练,随后在武警体工队入伍3年。2015年退役后,林荷琴回家短暂休息一个月,再次回到北京,成为一名职业综合格斗选手。

  综合格斗(MMA),是一种规则极为开放的竞技格斗运动,赛事规则既允许站立打击,亦可进行地面缠斗,被誉为搏击运动中的“十项全能”。世界综合格斗锦标赛由世界综合格斗协会(WMMAA)主办,采取赛会制淘汰赛。因此,选手需要至少打三场比赛,然后才能晋级进入总决赛。

  获得金牌后,林荷琴成了名人,她笑称,“本想活成大哥的女人,最终却自己成了大哥”。 新京报记者 王煜

  ■ 对话

  林荷琴:不希望让人以为格斗就是打架

  面对突然而至的关注,林荷琴显得很淡定。她说,跟自己同一批进入体校的女性选手,如今已经全部离开了这项运动,但自己10年来始终难以割舍。林荷琴表示,打算趁着这段受关注的时间,多做一些事情,推动公众对综合格斗的了解认识。

  “比的是谁内心更强大”

  新京报:一个女生,为什么会走上格斗职业选手的道路?

  林荷琴:小时候看了很多港剧,很想做一名警察。长大之后,看了北京奥运会,中国选手拿了散打冠军,就对这一类运动项目比较感兴趣,有了初步的了解。

  初二上学期,体校到我们学校招生,我觉得练散打和格斗离警察的梦想更近一些,就报名参选,后来就被选中了,那一年我14岁。

  新京报:同一批选中的学生里,女生多吗?

  林荷琴:有不少,但是十年下来,就剩我一个了,陆陆续续都离开这项运动了。

  新京报:其他人为什么会陆续放弃?

  林荷琴:有的人觉得比较辛苦,做不下去了;有的人觉得其他的行业更好,改行了。其实身边人一个一个离开,对我也是会有影响的。我记得当时我一个最好的闺蜜,也放弃不练了,送她走的时候我一直哭,我说我也不练了,要跟她一起走。

  新京报:训练的节奏很辛苦?

  林荷琴:我有5年时间在武警部队训练,其中在武警体工队当了3年兵。每天6点起,出操,然后进行力量和技巧训练,每天5到6个小时。一天的训练下来,非常累。觉得很辛苦的时候,也没有跟家里人说过,只是给自己“打鸡血”,跟自己说“坚持坚持再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新京报:怎么坚持下来?

  林荷琴:自己喜欢,真的喜欢这项运动。综合格斗项目在国内普及度不高,很多人还不知道,对这项运动也有误解。总有人觉得就是“打架”,很暴力。其实这是一项身心都需要投入的运动,比的是谁内心更强大,而不是谁的四肢发达;在场上要斗智斗勇,要从战术上和心理上胜利,很费脑子的。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像曾经的队友一样,离开这个行业?

  林荷琴:家里人想让我回家,找个工作上班,然后结婚生子,不要再练了。2015年退役后,我在家里呆了一个月,也考虑过转型的事情,我是有过动摇的。

  那一个月想了很多,我忽然发现,以前总觉得练格斗是被教练逼着,那时候才知道,我其实是真心喜欢这项运动,于是我想明白了,要遵从内心。后来我又回到北京,做回一名职业选手。

  新京报:怎么看待被一些人称为“打女”?

  林荷琴:我们练综合格斗的人,平时一般不动手的。身边很多练这个项目的女生,都挺温柔 ,出去不会打架,跟一些人想的不一样。练综合格斗,我学会了尊重,还有智慧和勇敢,而不是依靠暴力解决问题。

  “想一直从事这个行业”

  新京报:参加比赛前,做了什么准备?

  林荷琴:本来参加比赛,我就是奔着冠军去的。我觉得我付出了那么多,应该拿一个冠军。这次我参加的是52公斤级比赛,但是我的体重超了,之前在国内打的也一直是56公斤级左右的比赛,所以在赛前,要瘦下将近10斤。

  每天训练完,队友们回去休息了,我都会留下来再多跑一个小时,加上一些其他的训练,饮食上也很注意控制,这样半个月内瘦下来10斤,最终才能够顺利参赛。

  新京报:比赛当天,现场的情况怎么样?

  林荷琴:比赛当天,可以说是身心俱疲。我们是5号到的哈萨克斯坦,半夜两点钟入住酒店,一大早起来我就去跑步,8点钟称重,11点比赛,行程非常赶。因为赛场上随时有变化,所以要随时待命,准备上台打,精神上也一直比较紧张。

  新京报:场上有没有比较难对付的对手?

  林荷琴:两个擂台同时开打,然后随时可能上台。我一共是打了三场,因为事先时间比较紧,没有来得及仔细研究对手,所以基本上依靠平时训练的积累。

  有一名俄罗斯选手,拳法好,打完就跑,很难被追上,也是利用战术技巧,最终把比赛拿下的。

  新京报:前段时间有一部讲女摔跤手的影片《摔跤吧!爸爸》,你看的时候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林荷琴:这部电影讲述的那种经历,跟我们这一批运动员的经历很像。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不断想起以前训练时候的场景。回想起来,真是太苦了,太辛苦了。

  新京报:为什么不愿意将这种辛苦跟家里人说?

  林荷琴:家里对我的决定,起初一直是不太支持的,觉得女孩子练这个项目不太好。如果我跟家里人说训练辛苦,那结果肯定是被要求“不要练了”,我不想放弃。

  新京报:获得冠军后,家里人怎么看待?

  林荷琴:我在微信上转发了获奖消息,家里人觉得很自豪,也为我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而高兴。

  新京报:走红后有什么打算?

  林荷琴:我觉得自己只是运气比较好,参加比赛能够获奖,获奖后还能被大家关注到。这些天,也一直有一些采访,感觉自己一下子成了名人。未来我还是希望趁自己还有些名气的时候,抓紧机会能把综合格斗这项运动推出去,以后,我想一直从事这个行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