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京报
新京报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48,715
  • 关注人气:43,4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程青松,给中国电影打扫卫生的人

(2017-03-29 21:34:18)
标签:

杂谈

​​

“我是针对影片,对事不对人。张艺谋导演过《秋菊打官司》,也导演过《三枪拍案惊奇》,《三枪》烂不代表《秋菊》也烂。邓超因《烈日灼心》被提名最佳男演员,但他的《恶棍天使》就是可怕呀。”



本文全文共4363字,阅读全文约需9分


对话人物:

程青松,影评人、导演、作家、编剧,中国电影“金扫帚奖”创办人。

►对话动机:

3月19日,在2016年度华语十佳暨第八届中国电影金扫帚奖颁奖典礼上,吴亦凡、景甜分获最令人失望男、女演员。王晶、张嘉佳分获最令人失望导演、新导演。《封神传奇》、《澳门风云3》、《摆渡人》获最令人失望影片。

当晚,有一位导演登台领奖,这也是“金扫帚奖”创办8年来,第一次有获奖导演亲临现场。

8年间,这个专评烂片的奖项,得罪了很多人,也引起了诸多争议。创办人程青松对剥洋葱说,他不怕得罪人,设立这个奖的初衷是,把批评的声音说出来,给中国电影打扫一下卫生。

对于当下国产电影烂片当道,程青松觉得,每个人都想来投机,赚一把就走,没有想过真正把这个行业做好。

他说,商人赚钱没有什么好指责的,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管是商业片还是艺术片,首先要给观众一个合格的电影,才是正当的生意。“而且观众看完烂片之后不能退票。你在餐厅吃个饭,有苍蝇还不给钱呢。”


谈评选

“要是怕得罪人,就不要来当评委了”


剥洋葱:3月19日第八届金扫帚奖颁奖典礼结束。这一届的获奖名单是怎么评出来的?

程青松:12月份,我们会把这一年所有公映过的电影名单整理出来。没有进入院线或者票房只有几十万的电影,不会纳入候选名单。首先,我们根据豆瓣、时光网等网站网友的打分以及我们观影感受,选出最令人失望影片和最令人失望中小成本影片各20部,作为入围名单。

然后再根据网友投票,选出10部候选影片,最后由专业评委投票,得出结果。其他奖项,包括最差男演员等奖,也是差不多的方式产生。

剥洋葱:评委怎么选定?

程青松:是一些口碑比较好的影评人、电影学院教授、媒体人。每年都会被拒绝,比如有一些人会跟我说,我跟某个导演很熟,不好意思当评委。这样总是考虑人际关系的,我以后也不会再请。我们有一个规矩,奖项公布后,每一个评委投了什么票都会公布。我事先就和他们说好了,要是怕得罪人,就不要来了。我希望大家勇敢面对自己投出的结果。这次有一个评委投了鹿晗,很多人骂她为什么不投吴亦凡要投鹿晗。她还是有一点压力,我说你怕什么,你又不是为这些人而活。

剥洋葱:评委们的投票有倾向吗?

程青松:这一点我们借鉴了美国金酸莓奖的经验,在烂片之中,评委就是要评有名的演员、有名的导演、有名的编剧和有名的影片,因为这些才对观众伤害最大。

剥洋葱:你总在得罪人。

程青松:我既然做它,为什么要怕得罪人呢?我是针对影片,对事不对人。张艺谋导演过《秋菊打官司》,也导演过《三枪拍案惊奇》,《三枪》烂不代表《秋菊》也烂。邓超因《烈日灼心》被提名最佳男演员,但他的《恶棍天使》就是可怕呀。

剥洋葱:有你关系好的人得奖吗?

程青松:今年“最令人失望集体表演奖”虽然最后投出来是《澳门风云3》,但我的好朋友郝蕾的《梦想合伙人》一样被提名了。她曾跟我说,如果得了一定来领奖。2012年,《东成西就2011》获得了“最令人失望集体表演奖”,该片演员中也有我的好朋友谭维维。

剥洋葱:见面不尴尬吗?

程青松:不尴尬,去年正月十五我和谭维维一起过的。刘晓庆、张译、王宝强都和我说过,如果得了金扫帚奖一定来领。

程青松,给中国电影打扫卫生的人


“金扫帚奖”颁奖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谈初心

“给中国电影打扫一下卫生”

剥洋葱:做金扫帚奖有什么契机?

程青松:2009年,我的一个好朋友给我说,他和父亲在所有事情上都有代沟,看完《三枪拍案惊奇》后没有代沟了,一致认为这个电影很烂。他对我说,“青松,你们怎么拍这么烂的电影出来。”当时我就很尴尬,因为他不是电影圈的。

剥洋葱:因为朋友的一句话?

程青松:许多电影在营销环节非常无耻,有些影评人会被收买,把烂片说成好片,这也是我做这个奖的原因之一。我感觉到,所谓的影评快消失了,说真话的人要没有了。我当时很生气,觉得不行,一定要做一个奖,把批评的声音说出来。

剥洋葱:为什么要叫“金扫帚”?

程青松:当时想了几个名字,像金马桶、金鞋垫等等。我让网友选,最后选出了金扫帚。当时的想法是,给中国电影打扫一下卫生。后来有朋友给了更诗意的解释:扫帚在西方传说中很神奇,骑上去就能飞起来。希望拿了金扫帚奖的电影人,也能飞起来,以后不要再拍出烂片。

剥洋葱:得奖的人都有什么回应?

程青松:小沈阳微博上回应说,金扫帚应该办下去,这个奖他虚心接受。每一年我们都把得奖导演、演员的联系方式要到。邀请他们过来参加。有一些的回应比较正面,像导演马伟豪通过助手来领奖,感言是“我想这是一个没有黑幕和内定的奖,我认可这个奖的精神,所以我很惶恐。”吴亦凡那边说的是,3月19号在国外有工作,不能来,希望以后能够提高演技。

张嘉佳,我加他微信没有通过;我的助手给王晶发了两次短信,告诉他这个奖是怎么回事,他就回了四个字,“没有兴趣”。

剥洋葱:《致我们终将到来的爱情》获得了“最令人失望中小成本影片奖”,该片导演郑来志上台领奖了,这是第一次有获奖导演到现场,怎么说服他的?

程青松:郑来志导演很意外。“最令人失望中小成本电影”评委选出的3部分别是《我的新野蛮女友》、综艺电影《极限挑战》、《致我们终将到来的爱情》。这个电影实际上吃了名字的亏,开始不是这个,后来片方一定要改成和赵薇那部电影相似的名字。观众和评审可能都很痛恨这种搭车的名字。

我们刚联系他时跟他说,第四届有制片人来领过奖,希望他能过来。他说,还是爱这部电影,不管美丑都是自己的孩子,观众不喜欢,自己也接受,他同意了。但后来他又说,制片人不同意他来,他的下一部影片入围了戛纳的一个单元。我继续和他沟通,说下一部影片和这一部又没有关系,下一部电影好,观众一样会喜欢。

颁奖那天他说,5点钟到。我们其实已经做好了他不来的准备。

谈困难

“一直没人领奖,我曾想不办了”

剥洋葱:办奖的经费从哪儿来?

程青松:主要是赞助,许多朋友帮忙,包括免费提供场地。我们有个规矩是不拿影视公司的赞助。

剥洋葱:接到过打招呼的电话吧?

程青松:只接到过一次。相信很多人是不敢来打招呼的,因为害怕我说出去。

剥洋葱:你遇到过奖办不下去的情况吗?

程青松:第四届,找不到赞助,而且之前一直没人领奖。我想,再没有人领奖,我就不办了。结果那年小沈阳回应了,还来了俩领奖者。我就觉得只要有人说“我听到了”,我就有办下去的动力了。

程青松,给中国电影打扫卫生的人


程青松说,因找不到赞助,而且一直没人领奖,他一度想停办。

剥洋葱:金扫帚奖评奖的时候会回避主旋律电影吗?

程青松:没有回避啊。那个老艺术家去韩国的《我的战争》就入围了,他的导演彭顺也入围了。

剥洋葱:金扫帚奖的最终名单有时候会引起争议。

程青松:只要是投票的东西,总是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一致。贾樟柯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他现在越来越不求达到共同认可。他以前特别傻,老是希望某个东西大家都要认可,现在觉得这个是很荒谬的,说服别人要花费很多时间。

剥洋葱:有人说金扫帚奖被华谊兄弟公司公关了。

程青松:华谊的公关是谁呢?冯小刚得过最令人失望导演啊,华谊的啊。《私人订制》王朔得过最令人失望编剧,也是华谊的电影啊。这种说法很荒谬嘛。

剥洋葱:你好像活得挺直率。

程青松:小时候我父亲跟我讲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当时我就特别喜欢那个小孩,喜欢那样的人。我不敢说我理解的都是对的,我看到的都是真的,我只是想把我的想法说出来,我特别喜欢真话。

剥洋葱:你曾是多年金鸡百花电影节的导演,但2011年你公开发声明永久退出了金鸡奖。这件事对你有影响吗?

程青松:我退出是因为我觉得评奖不公正。我真的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影响,我批评了金鸡百花电影节,领导并没有给我穿小鞋。许多人可能高估了说真话的后果,就像我公开了同志身份,许多人觉得“要死人”,其实没有。

谈中国电影

“每个人都想赚一把就走”

剥洋葱:你认为烂片层出不穷的原因是什么?

程青松:就是每个人都想来投机,赚一把就走,没有想过真正把这个行业做好。电影有创作规律,像好莱坞那么商业化的体系,他们有时候买到一个畅销书的版权,五年、十年后才搬上银幕。你看《澳门风云3》这种不管是故事,还是周润发、刘德华等人的表演都完全不及格的烂片,为什么要生产出来?就是要大年初一上映好抢观众钱啊。商人赚钱没有什么好指责的,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管是商业片还是艺术片,首先要给观众一个合格的电影,才是正当的生意。

大家不是把电影当成艺术创作,而是当成了金融产品,一部电影几十家投资商。这样做是不对的呀,而且观众看完烂片之后不能退票。你在餐厅吃个饭,有苍蝇还不给钱呢。

剥洋葱:许多评价非常好的艺术电影,票房往往不及烂片的一个零头。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程青松:我觉得这是中国院线的问题。我在上北京电影学院之前,在电影院工作了多年。我在电影院曾经放过金棕榈奖影片《德克萨斯州的巴黎》。那时候为什么会引进这样的电影呢?八十年代的观众难道水准就比现在高吗?肯定不是。那时院线没有把电影区隔开来,都可以放映。而现在,比如蒋雯丽的《我们天上见》拍得很好,但排片大都是早上,谁早上去看电影?

剥洋葱:你提到80年代,但是80年代是压抑几十年后的一次爆发。那时所有的文艺作品都焕发了蓬勃生机,甚至诗歌也是。但那个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程青松:我觉得电影院就像是超市一样,超市里有家家都需要的油盐酱醋茶,也有不那么大众的商品。现在,由于院线不怎么排片,让这些电影没法回收资金,那这些电影的生产也收缩,变得越来越少。有人提过艺术院线,我个人认为所有院线应该有这种意识:除了大餐,还可以配一些小粥。每个院线里边哪怕拿一两个厅出来,放这样的电影,一定有人去看,因为中国人口基数那么大,一定有人喜欢有人文情怀的电影、艺术电影。喜欢这些电影的人,一次来没有、两次来没有,以后就不进电影院了嘛。

剥洋葱:有调查显示,中国电影观众的平均年龄是逐年降低的,呈现低龄化趋势。年轻人恐怕没那么关注比较沉重的母题。

程青松:我说两个80后,郭敬明跟韩寒。他们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体,但他们粉丝的趣味完全不一样呀。难道越来越年轻的这批人,他们看电影的口味都一样吗?我认为不是这样。前几天一个我认识的大学生,97年的,听说我有《八月》首映式的票,非常高兴。

剥洋葱:这些人并不是大多数,他们能撑得起一部电影的投资吗?

程青松:艺术片的投资远没有商业片大,而且许多明星愿意降到很低的片酬、甚至零片酬来演。张译演《山河故人》,他的片酬是很低的。秦海璐演《钢的琴》,是零片酬。还有今年金马奖最佳新导演黄进的《一念无明》,曾志伟、金燕玲也没要钱。金燕玲跟我讲,曾志伟看过这个导演拍的短片,觉得他很有才华,所以想去支持他。如果有足够多的点去放映,这类电影是能够收回成本的。当然,文艺片里面也有很多烂片,商业片里面也有很多好电影。

剥洋葱:金扫帚奖颁奖时还会评选十佳影片,是否是一种妥协?

程青松:并不是。我们告诉观众烂的电影是什么样,还得把好的也告诉他们。

剥洋葱:你觉得这个奖对中国电影圈改变有多大?

程青松:改变不了,因为有时候我们连自己都改变不了。我们只是想把这个声音说出来:有不少人不喜欢这样的电影。能不能让电影人听到这个声音后,在创作上再调整一下思路,或者再把公司做好一点。

文|新京报记者韩雪枫 实习生张世超

编辑|苏晓明 校对|陆爱英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