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调查 | 北京天通苑北地铁外黑车盘踞 现场打印出租车发票

(2016-12-20 08:59:04)
标签:

杂谈

12月17日,在天通苑北地铁站,一名黑车司机谈好价后,载着一车乘客驶离。



一名男子用一台机器在空白出租车发票上打印发票。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潘佳锟



  黑车司机现场打印出租车发票;相关部门表示,黑车治理工作一直都在进行,但有很多治理难点

  “那些黑车就停在场站里面,占据了道路和公交车停车位。他们在那一堵,公交车愣是进不来,我们就只能干等着。”

  近日有市民反映,天通苑北地铁站附近盘踞的黑车不仅占道影响交通,一些黑车甚至停在辅路或公交场站内影响公交车的正常运行。

  记者探访发现,天通苑北地铁站附近的黑车随意揽客现象由来已久,据附近公交场站工作人员介绍,一些黑车甚至还会开到场站内直接拉活,严重影响了公交车的正常运行。对此,相关部门表示,黑车治理工作一直都在进行,但存在很多治理难点。专家表示,政府应优化末端交通,做好公交接驳工作。

  黑车聚集公交场站

  “来来来,还有俩人啊,还差俩人”,“赶紧上车啊,上车就走”。

  17日下午4点半,新京报记者乘坐地铁5号线来到天通苑北站。一出站口,就有四五个人上前询问要不要打车。而在地铁出站口东侧约50米的辅路上,司机揽客的情况更甚。记者注意到,这些停在辅路上拉客的黑车以轿车为主,十余辆黑车就直接停放在宽约1.5米的辅路上,其中以外地车牌为主。而在辅路旁边的草坪绿化带上同样停满了私家车,有黑车司机跟记者表示,这些车其中一部分也是黑车。记者发现,黑车司机直接把车停在地铁站出站口的辅路上。其他从辅路经过的车辆要想穿过人群和横七竖八停放着的黑车并非易事。除了按喇叭和等待,别无他法。

  除了路边揽客之外,更过分的是,黑车有时还会直接把车开到公交场站中拉活,甚至影响了公交车的正常发车。

  “有一次眼看公交已经进来了,但就因为拐弯处的七八辆黑车占道,结果我在冷风中站了二十多分钟。”市民王先生说,每逢早晚上下班高峰时段,数十辆黑车盘踞在公交场站里,导致公交车在里面经常掉不过头来,影响公交正常发车时间。市民李先生表示:“有时候公交场站里有近二十辆公交车,有的黑车以进去掉头为由让看门保安行方便,如果保安不放行就硬闯。”

  对此,记者向公交场站工作人员进行了求证,场站工作人员说:“早晚高峰的时候,那些黑车就直接到我们这个院子里来。我们的车根本开不动,只能等着。”一位正在公交调度室里休息的公交司机说。“平时倒还好,一到早晚上下班时间,我们车站里一两个保安根本管不住,都要十几个保安一起来管才行。”

  黑车现场打印出租车发票

  记者在地铁站附近随处可见揽客的黑车司机,而这些黑车司机都是随意叫高价。

  今年10月有网友发帖称,自己去天通苑北站坐地铁,就坐了一辆黑车。上车前,商量好是15元。结果下车给了司机100块钱之后,司机只找了80。

  “当时师傅跟我说,小姑娘你就别纠结这五块钱了,天通苑北都是20,有人还要25呢。”对此这名网友表示,自己不是纠结这五块钱,而是在于这位司机先把人骗上车,然后再漫天要价,根本不讲理。

  记者简单测算了一下,以天通苑北地铁站到奥林匹克公园地铁站为例,手机地图软件显示如果乘坐出租车的话,需花费40元左右。但是天通苑北地铁站的黑车司机却要价80。

  除了价格以外,没有发票也是一些人不会选择黑车的原因。然而黑车司机可以现场打印发票也的确让人吃了一惊。

  在探访中,一位黑车司机试图向记者兜揽生意,记者以没有发票为由表示不想乘坐,这位司机随即表示,她可以马上打出一张当天的出租车发票。“我跟你说,你别嚷嚷,我跟一位大哥认识,他那里可以打。”

  随后她带着记者来到一辆京牌白色的轿车前,要车里的司机帮忙打一张发票。这位司机也没推托,随后就从车里拿出了一个10cm左右见方的黑盒子和一张空白的出租车发票开始打印。不到2分钟,一张出租车发票就打好了。打出来的车票与正常乘坐出租车开的发票看上去无异,发票日期显示的是2016年12月17日。

  “这位大哥他们家有开出租车的,所以这个票绝对真。”最终,记者还是以价格太高为由没有乘坐黑车,而这位司机随手就把刚刚打印出来的发票拿走了。

  ■ 探因

  黑车司机住附近 问题屡禁不止

  距离黑车司机聚集不超过20米的辅路旁,就设有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巡逻警务站,透过玻璃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情况。但民警表示,即使在这里看到了,也不能就这样直接对他们进行处罚。

  “我们抓的是现行,要有证据。一般我们都是穿便衣,在他拉活的时候拍下来,然后再抓。” 东小口派出所巡逻警务站的民警表示,平时他们都有管理。但有的时候黑车司机不承认有运营行为,且车辆都是私家车,无出租标识,现场取证困难。

  “一旦抓到了,就扣下他们的车钥匙、驾驶证这些。然后人交到派出所那边,抓到会罚款。”但这位民警也表示,这些人就是靠开黑车生活。即使处罚完之后,他们还是会继续开。

  黑车司机表示,自己就住在附近,拉活十分方便,不过他们也不是哪里都去。“城里面限号啊。虽然办了进京证,但还是觉得在五六环这边好跑一些。”

  在管理天通苑北地铁站附近黑车的问题上,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区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北京市交通管理局昌平交通队沙河大队以及北京市昌平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监察局执法大队均表示,治理工作一直都在进行。

  “最开始是三个轮的黑摩的拉客。慢慢地就变成了私家车。”北京市交通管理局昌平交通队沙河大队的民警说。对于屡禁不止的问题他解释道,像地铁站这里人流量大,有市场需求,黑车也就都往这边跑。“每次去抓,这些黑车司机就总是打游击,或者不承认自己在拉客。”

  ■ 说法

  早出晚归 乘坐黑车是无奈之举

  “早起出门去天通苑北坐地铁,滴滴溢价1.7倍,没办法只能路边打黑车。”家住宏福苑小区的张女士说,自己平时早起着急去天通苑北坐地铁上班。因为来不及等公交,再加上也打不到出租车,所以从家到地铁的这段距离坐黑车实属无奈。

  出租车司机彭师傅表示,“出租车一般都不往这边跑,跑完一趟,都是空着车回城里,尤其是晚上。”

  记者发现,地铁附近一个公交场站共有17条始发公交线路。但部分市民却表示,如果加班下班晚的话,很多公交车都停止运营,还是没办法坐。而且很多小区并不在公交车站附近,下了公交之后,仍需走上一段时间才能回到家。记者发现,这17条公交线路大多向北延展,线路密度较小。

  而在网上搜索不难发现,近年来有不少市民反映黑车占道等问题,地点多发生在五六环等远离市中心、接近郊区附近,情况与天通苑北地铁站相似。

  ■ 建议

  最后一公里可考虑设区域出租车

  北京公交集团宣传部张福顺坦言,在五六环等接近郊区的地方建设常规的公交线路,需要很多场地资源来建设配套设施,且这些地方的很多道路不具备通行公交车的条件,这就为公交线路的加密增加了难度。“不过目前,我们已经开通了一些快速直达专线来缓解这种问题。”张福顺说道。

  面对如何解决“最后一公里”,扫除交通盲区,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徐康明表示,建议优化末端交通。“可以考虑发展特定区域的‘区域出租车’,区域出租车只能在限定服务范围内运营。从事地铁接驳功能或服务于区域内的短途出行,其起步价建议低于常规出租车的起步价。”

  此外,徐康明还建议大力发展辅助公交。“像香港的‘红巴’和‘绿巴’就是典型的辅助公交模式之一。那种‘一人一座’的服务模式,既具有公交集约化的运营特征,又区别于常规公交服务水平低的服务特征,可以起到很好的接驳作用。”

  “当然,核心问题还是要调整公交政策,将交通建设的资金及运营补贴适当向‘最后一公里’的接驳做适当倾斜。”徐康明补充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