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京报
新京报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02,847
  • 关注人气:43,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媒目】博导涉嫌诱奸女生,何以“以权谋私”?

(2014-07-15 12:39:42)
标签:

博导诱奸女学生

厦门大学

吴春明

分类: 媒目

北大一名原副校长曾告诫自己的朋友,不想女儿被诱奸就别 在国内读博。近日,厦大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被曝诱奸多名女博士。《东方早报》对此评论道,“师生恋”的存在很容易成为教师利用职权性侵、诱奸女 学生的借口。上世纪80年代后,欧美高校几乎是一刀切禁止“师生恋”。

                                          【媒目】博导涉嫌诱奸女生,何以“以权谋私”?

  (本文首发新京报新媒体,您可以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新京报”,或添加微信号:bjnews_xjb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北大一名原副校长曾告诫自己的朋友,不想女儿被诱奸就别在国内读博。

   近日,厦大还未从“一个人的食堂”的泥淖中脱身,一个更刺激眼球的桃色事件又出现了——厦大历史系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春明被曝以学术经费开房,诱奸 多名女博士。光明网时评频道发文称,女博士再次躺枪。北大原副校长的话也许言过其实,但教授异化为教“兽”、“潜规则女博士”已成不可回避的话题。

  众多学生家长无不是以自己子女读大学而深感骄傲,无不是对大学及教师深怀感恩之心。荆楚网发出叹息,厦大博导涉嫌诱奸女生让老百姓情何以堪!

  @人民日报指出,当“精神贵族”道德沦丧,公平公正让位于“潜规则”,应反思:现有教育体制是否给予教授过多的生杀大权?高校是否应对教师进行道德监管?科研经费又何以滋生腐败?让缺失的道德回归,才能让人们对教育有起码的敬畏。

  “诱奸不算犯罪”触众怒

  事情源于6月18日,网友“汀洋”发表的《考古系女生防兽必读》。文章中并没有指名道姓“吴春明”三个字,但“汀洋”在6月25日回复网友时说:如果你是女生,不介意往火坑里跳,就来厦大考古当吴春明的学生吧!

  真正让吴春明被推成网络焦点的,是7月10日,网友“青春大篷车”发表《对汀洋的声援》,对吴春明的“师德师风问题”指名道姓,配发“床照”。“青春大篷车”自称也是吴春明的学生,并且是受害者。

  对于此事,虽然有少数人对“女博士”拍砖,称“一个巴掌拍不响”。但在某专家出来解释“诱奸不构成犯罪”的时候,大家几乎集体表达了不满。

  《北京晨报》发问,厦大博导诱奸不算犯罪?认为吴春明不只是道德瑕疵,难以接受“不算犯罪”的说法,并称膨胀的导师权力是春药。

  《东方早报》同样称“司法机关往往不把‘诱奸’认定为强奸犯罪”,但批评对职权性侵的司法解释是法治短板。并举例证明,很多西方国家都把利用职权胁迫、诱奸女性列为犯罪。

  《新京报》则从法律的角度分析并罗列出来吴春明可能涉嫌的罪名。如果吴春明使用“不就范即让女生论文通不过或最终毕不了业”等方式迫使女生同意发生性关系、将学术经费用于同女生开房等,就可能涉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强奸罪和贪污罪。

  在厦门大学11日表示已中止吴春明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停止其招生和指导研究生之后。《华商报》指出这个处理办法不妥,认为应同时启动司法调查。“学校的调查只是行政调查和学术调查。从公开的信息分析,吴教授的行为不仅仅限于师德问题,还涉嫌违法犯罪。”

  谁释放了教授的“欲望之兽”?

  据中广网报道,厦大的学生称对吴春明的桃色新闻早有耳闻。另有消息称,对吴春明猥亵诱奸学生行为的匿名举报此前就已多次出现过。

  猥亵博导为何“神通广大”?

  我们从一位厦大毕业生的感慨中或许就能找到答案:“哪是光历史系有这种败类,别的系也照样有,只不过没有人捅出来罢了。现在哪个大学没有这种败类,因为什么?老师都是一手遮天的,你论文要不要发,你不发论文能不能毕业,这个东西都有强制性的约束,谁敢吱声啊?”

  在缺乏公开公平竞争、缺乏有效制衡监督的研究生和博士生等考评中,一手遮天的特权,成了教“授”成“兽”的土壤。而这种制度的久拖不改,也变相造成了诸多女学生今日之循环往复的困境。《成都商报》如是说。

  红网也谴责了“一手遮天的特权”,我国现行的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的制度设计,导师权力过大,且缺乏硕士生和博士生权利保障机制及可能的退出机制。这就使得导师可以凭借其评价权,肆无忌惮的“为难”学生,达成包括“潜规则”在内的各种非正当目的。

  说到底,大家对“制度缺失、权利失控”的不满远大于对“吴春明”个人的不满。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据《东方早报》报道,只要有“师生恋”存在,就很容易成为教师利用职权性侵、诱奸女学生的借口。所以,上世纪80年代后,欧美高校几乎是一刀切禁止“师生恋”。很多媒体也都引述了教育学者熊丙奇对美国院校制度化限制师生恋的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事件爆发后的一个插曲。厦大历史系教授委员会发信函称,自知“并无调查本系教师操守、行为之权”,呼吁学院与学校的调查。这应该是对我国大学学术行政化的一个讽刺。

  内地大学已纷纷成立教授委员会,但离教授治校仍然很远,更常见的是走过场、形同虚设的情况,《南方都市报》认为,教授委员会选择打破沉默的表态,不仅是在倒逼校方对具体个案不再沉默、展开调查,更是倒逼大学管理体制机制的改革。

  有网友嘲讽,天下哪里没有生理需求?此事与不受制度而肆无忌惮的某些公权力用以权谋色同根同源。如果我们没有了制度制约,困在教授心中的“笼中猛兽”自然呼之欲出。

  新京报新媒体记者 戴熙婷


【对话】袁泉回归之路:我没变,只是没那么较劲了

            可以扫当前二维码,或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新京报”,还可以添加微信号:bjnews_xjb    
 
      找到我们,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