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京报
新京报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906,166
  • 关注人气:43,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图集】安庆殡葬改革强势重启 部分农村强收棺木

(2014-05-28 13:46:27)
标签:

强制收缴棺木

老人自杀

安徽安庆殡葬改革

杂谈

分类: 图个明白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安徽安庆市强推殡葬改革,对民众家中现有棺木强行收缴拆解,多名老人在6月1日火葬实行日前自尽。昨天,安徽省民政厅回应新京报(官方微信:bjnews_xjb)记者称:省民政厅禁止强制收缴棺木;安庆市政府向省民政厅回应称,安庆殡葬改革政策也禁止强制收缴棺木,且在执行过程中并无强制收缴一事。

  安庆外宣办称,媒体报道“老人自杀”一事与安庆殡葬改革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但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殡葬改革政策的“一刀切”,令备有棺木数十年的老人心里无法接受;政策推行过于迅速,致宣传、教育不到位;基层强行收缴棺木,直接刺激老人;而当地重土葬的传统习俗也令老人心结难解。

  5月24日,吕亭镇吕亭村村委会橱窗上张贴的推行殡葬改革的通告。今年3月16日,安庆市委、市政府联合印发了《关于成立安庆市殡葬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领导小组由安庆市委副书记、市长魏晓明任组长,成员包括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民政局长等。3月25日,安庆市就下发了通知,4月1日,启动殡葬改革,城乡居民死亡后火化。5月初,再次下发通知称,6月1日起正式实施殡葬改革。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安庆市桐城新店村,40多副棺木被砸坏后,扔在村边的荒地上。25日,桐城市宣传部副部长伍建强称,经摸底,桐城全市共有4.6万副棺材,已被处置(销毁)的约4.5万副,剩余800副左右棺材仍保留在居民家中。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安庆市桐城新店村,一村民带着孩子在散步,远处是该村40多副被收缴的棺木砸坏后,扔在荒地上。新店村多数年轻人外出打工,留下很多老人和小孩,一些七八十岁的老人还在田地里忙碌。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吕亭镇陡岗村68岁的柳少莲的遗像。柳少莲是个媒婆,她生前性格开朗,身体健康。4月25日,柳少莲推开厨房里足有三四十斤的井盖,跳井自杀身亡。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吕亭镇陡岗村,陈月改回忆嫂子柳少莲自杀的情形,她说,哥哥外出给女儿架自来水管回来后,找到她说老伴投井了,这口井平时不用,上面有个几十斤重的水泥盖,嫂子跳井时井边留着双毛线拖鞋,后来他们请村里打井的乡亲把嫂子打捞上来,嫂子穿的还是平时做饭的衣服。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4月18日是大观镇旵冲村到各家各户登记棺材的日子。当天夜里,81岁的老太太蒋秀华上吊自杀在屋后的樟树园里。蒋的孙子梅秀发告诉记者,蒋秀华死前曾说,她的棺材都做了10多年了,她要睡棺材。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吕亭镇陡岗村一棵被伐的樟树,5月6日上午,在得知棺木将被收缴的消息约一个小时后,91岁的老人吴正德在家里院子里这棵树上上吊自杀,老人的亲属按传统,将这棵树砍掉,随老人的遗物一起烧掉。吴正德是安庆市下属县级市桐城新店村数得着的高寿老人。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吕亭镇陡岗村村民姚远所讲述85岁母亲箪爱青喝农药百草枯自杀。姚远所说,他当时在合肥给一住户贴瓷砖,接到母亲的自杀消息后,他连住户的门都没关牢,就扔下手里的活打车跑了150公里到抢救母亲的医院,不过,因为母亲中毒耽搁时间太长,且当地医疗条件落后,没有能挽救生命。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吕亭镇陡岗村村民姚远所拿着85岁母亲的生前照片,5月2日, 85岁的箪爱青喝下一瓶百草枯自杀身亡。姚远所说,在自杀前,老人专门把自己平时积攒的2000元钱交给他,让他拿这些钱补贴下生活,他对这事觉得意外,如今想来才知道当时母亲这么做的意味。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安庆市桐城大关镇旵冲村88岁的潘秀英为了能睡棺木安葬,四次喝农药自杀,后被抢救过来,负责抢救她的村医生说,最严重的一次老人吐了大约2公斤血。老人的邻居说,平常老人非常爱窜门,特别能聊,现在,近乎痴呆。在其子女恳求下,村委会同意暂不收缴她的棺木。5月24日,她以含糊不清的言语说:棺木是她目前活着的唯一指望。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新店村84岁的施学文在自己家中被打碎的棺木前回顾当时砸棺木的情形。他说,镇乡干部带着工人和警察来家里,说,不砸掉棺木就是犯法,他没敢阻挡,流着泪看着自己的“家”被砸烂。他说,政策就是法律,他怎敢违抗?施学文说,棺材是人最后的房子,“这里的人一生劳苦,死后想睡一个风雨不透的房子,就是这棺材。”施学文说,“睡棺材”是本地上了岁数的人的统一想望。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72岁的胡云梅和81岁的丈夫汪正明在家里讲述镇里来人是如何砸棺木的情形,她说,5月7日,村主任带着几个壮汉,还有派出所的人跟着,不容老两口说什么,直接抬走了棺材,给他们留下2000元钱,老人说“我的棺材是我卖一点粮食买一点木头省吃俭用准备下来的。”这是我死后的家。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72岁的胡云梅说,经她哀求,最终镇里同意他们留下棺木的盖子,老人说,他们死后不能睡床上,也不能睡地板上,就让孩子把他们的遗体抬到剩下的棺材盖上,挺一下,是那么个意思,然后火化什么的随孩子们处置。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安庆市桐城吕亭镇吕亭村,7岁的胡梦涵,捧着生前疼爱她的83岁太奶奶郑世芳的的遗像哭泣。 5月8日,吕亭镇吕亭村收棺木,村委会带的人当着83岁的郑世芳的面锯断了她的棺木。“没人问你愿意留着还被收走。”郑的儿子胡红祠说,村干部称收缴棺木是国家政策,“我们不敢违背政策,眼睁睁看棺材被毁。老太太晕了过去。”在服安眠药自杀未遂后,5月23日凌晨,郑世芳在家里杂物间上吊身亡。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3日,吕亭镇吕亭村83岁的郑世芳在家里上吊自杀,25日,老人出殡,老人的亲属披麻戴孝按传统方式给老人举行葬礼。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3日,吕亭镇吕亭村83岁的郑世芳在家里上吊自杀,25日,老人出殡,家人花费3000多元重新给老人购买了棺木,老人的墓地选在附近的山上。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3日,吕亭镇吕亭村83岁的郑世芳在家里上吊自杀,25日,老人出殡,老人的儿子、女儿、孙子等按传统披麻戴孝送老人的棺木到墓地。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3日,吕亭镇吕亭村83岁的郑世芳在家里上吊自杀,25日,老人出殡,老人的儿子、女儿、孙子等按传统披麻戴孝送老人的棺木到墓地。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3日,吕亭镇吕亭村83岁的郑世芳在家里上吊自杀,25日,老人出殡,老人的棺木运到山上后,老人的大女儿靠在棺木上哭泣。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5月24日,大关镇旵冲村,一位88岁的老人在田地里种菜,桐城县的很多农村,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很多老人实质上是空巢老人,他们内心脆弱,而突如其来的砸棺给他们心里带来了猛烈的冲击。

图/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相关评论:

         “老人自尽”和“强制殡改”到底有没有关(点击查看全文


 【媒目】带着你的“节操”去高考,够加几分? - 新京报网 - 新京报网
            可以扫当前二维码,或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新京报”,还可以添加微信号:bjnews_xjb    
找到我们,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