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于2010

(2010-03-01 15:26:25)
标签:

杂谈

假如我生于二零一零,我将是谁?

 

假如生于二零一零年,我在五十岁开始做电视的时候已经是二零六零年了。那时候广州什么纠结都没有了,我天天在电视上给街坊讲笑话,当然,我会用普通话来做节目,那时候的广州已经没有人会说广州话了,电视机上下洋溢着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大家都过着幸福的生活。

 

假如生于二零一零,长大了我要上百度才知道,什么是包工头,什么是农民工,什么是欠薪,什么叫“春运”,什么叫“跳桥”。到那时候甚至百度可能也会糊涂,你要查的广州最贵的楼盘是什么时候最贵的?那时候广州最贵的楼盘应该在一个曾经名叫小洲村的地方。四面环水,无敌江景,一丛丛的荔枝树,石榴树,龙眼树,杨桃树在无敌的高楼大厦包围下就像一个个小小的盆景。而华南板块已经成为广州的贫民区,因为七十年的土地使用期大限快到,二手房价率先大跳水。加上洛溪桥年久失修,华南快速干线年年涨价,华南板块只适合靠公交出入的贫民居住。

 

假如生于二零一零年,我会坚信,广州再老的老房子都是五颜六色绝不长青苔的。我也会坚信,穿着开叉到大腿的旗袍、兰花指朝天服伺有钱人饮功夫茶的姐姐叫做西关小姐,而住在东湖街去饮茶的男人则叫东山少爷。而土著广州人都是他们的后代。每年的年三十晚,我们都会准时上淘宝买花买精品准备过年。

 

假如生于二零一零年,到我长大的时候我绝不会像我的那些可悲的前辈们那样,终日沉溺在既不敢相信,也不敢怀疑的痛苦之中。我有无数良好的受教育机会,不管长大了是当鞋匠还是当省长,我痛了就叫,苦了就哭,高兴了就放声大笑。因为在我所有的教育背景中没有半点他们被灌输了大半辈子的东西。到那时,看得懂之乎者也的人就像现在会讲四国英语的人一样受人羡慕,因为世界已经开放,无论是语言还是思潮,最艰难的通道只通往过去。

 

假如生于二零一零年,等我长大后,记忆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历史也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广州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世界也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不信你看那时候的新闻联播好了。

 

往回看,人生和世界都不堪重负;往前想,尽管是想象,但现在和过去所有发生过的一切就立刻显得无足轻重。二零一零,我活在一个拆迁记忆的时代,一个将记忆拆除而迁往想象的时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