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虫和小虫

(2010-01-07 15:14:21)
标签:

杂谈

花鸟鱼虫并称四大雅戏,实在都是国粹,这当然是岁月无聊时闲看无聊书才得知,但少年时看《水浒》,见斑斓大虎被称为大虫,真是大吃一惊!后来才得知,原来古人把所有动物都叫“虫”。鱼叫水虫,鸟叫羽虫,龟叫介虫,蛇叫长虫,虎因其大,故称大虫。哦原来如此,否则芳村花鸟虫鱼市场该有老虎卖了。不过想想还是不明,既然古人将所有动物都称呼为虫,为何还有十二生肖呢?不都是属虫吗?

 

农历明年就是虎年。记得在上一个虎年到来之前,我曾在电台节目与听众谈论了整整一晚的老虎。十二年过去,老虎依然是那么地珍稀,而且料想不到的盖因老虎珍稀,居然有了正龙画虎的新拍案惊奇,现在这个故事好像也不了了之了。不过老虎的社会形象因而受到严重打击,与谎言挂上了钩,虎虎生威沦落到虎虎失威,这倒是虎族家门的一个不幸。更不幸的是据说全世界圈养的老虎数量大约仅得一万只,而野生老虎的数量则更少。我曾在沈阳虎园亲眼目睹一只斑斓大虎被一只活蹦乱跳小山羊吓得倒退三步的滑稽情景。老虎看来真要变回去做虫了。

 

而说到四大雅戏之虫,不得不说蟋蟀。不但老虎后继无虎,据说现在蟋蟀也后继无人会玩了。现在十几岁的小孩,谁还有闲心到处抓蟋蟀?哪怕有心,城市的旧屋拆到七零八落,又可以到哪里去抓蟋蟀呢?不过网上倒是有蟋蟀专营店,有心玩抓不到尽可以买。

 

广州人把蟋蟀称作“蟀子”,无赖之徒被称为烂头蟀,“埋牙”(开打)、“开片”(打斗)等词语至今流行,就是源起于斗蟋蟀。小时候我也玩蟋蟀,最喜欢爬墙入越秀山抓蟋蟀。引蟀相斗用的蟀须也是自制,用老鼠须蘸煤油去其鼠味,扎在竹签上。为求几条鼠须真是历尽千辛万苦在所不辞。现在广州人的风俗之一在饭店食饭以翻转茶壶盖为号呼唤伙计添滚水,据说也与斗蟋蟀有关。传说有茶楼伙计热情过度帮茶客斟水,不想烫死了茶客放在茶壶中的爱蟀,无端惹出一场风波,自此加滚水就以茶客自己翻转壶盖为号。可见,小虫不可被小觑,曾经是如此深刻地影响过广州人生活。

 

据说中国人玩蟋蟀最早可追溯至《诗经·七月》之中的一段:“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时移世易。山野的时代农耕的时代都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无论大虫还是小虫都在消亡远避。

 

与现时的广州相比,我们儿时的广州其实只是一个小镇。广州成长得太快太日新月异,男女老少行走在这个城市里面都难免有一份扑面而来的陌生和跌撞,至少不会感觉到生活在自己的城市里面有如鱼得水的感觉。所以无论大人细佬讲起自己的城市旧事才会有那一份悲壮的感慨和唧唧歪歪的喋喋不休。自己先鄙视自己一个!

 

待到新的广州长成沉稳而魅力的中年,待到新的广州都能像翻转茶壶盖一样留下广州人生活的印记,我们行走其间当会有一种新的亲切和自如。也许到那时才不会有如此酸溜溜的发问:叶子的离开是因为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雀而不鸟
后一篇:鱼啊鱼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雀而不鸟
    后一篇 >鱼啊鱼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