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雀而不鸟

(2010-01-06 23:55:50)
标签:

杂谈

 

广州人被不无贬义地称为“鸟人”,广州话被毫无褒义地称为“鸟语”,但是广州人好养鸟而不说鸟。广州话称鸟为雀。普通话说“鸟儿”,广州话讲“雀仔”,趣致至极。但最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何广州的平民天堂芳村花鸟虫鱼市场不称为花雀虫鱼市场呢?不过广州的流花鸟市又的确经常被交通台称为雀仔街,可能因为香港真有一条雀仔街,其实佛山也有一条雀仔街,正名叫做白燕街。白燕不正是雀仔吗?

 

不知哪里来的传言,说宁吃天上四两,不吃地下半斤,更传言禾花雀是天上人参。于是从西伯利亚远道飞来的禾花雀便年年在三水一带落下天罗地网……当然,现在的食客也是讲着五湖四海的方言了。闻说还有吃夜游鹤猫头鹰甚至吃大雁的,野蛮食谱,不一而足。

 

雀仔是拿来养的,不是拿来吃的。看公园街角大榕树下,三五知己挽笼雀挂树上听雀唱谈雀经,烦恼全无,悠然自得的情景,就知道雀趣之无可替代。广州人养雀平民性格极浓,普遍就是白燕仔,相思仔,画眉已经上层次了,至于会讲人话的鹦鹉八哥之类,那也算得上非寻常之雀了。普普通通的画眉,能普普通通地用广州话急促地说句“恭喜发财”,也就颇能博得几声喝彩了。在芳村花鸟虫鱼市场,有个档口挂只八哥,绝活是会一气呵成背诵全首四句“锄禾日当午”,当然主人是只摆不卖的。

 

听一老友说起特殊年代的一件趣事,他的工友教雀仔讲话绝技了得,结果奉命训练一只鹩哥喊革命口号,无奈鹩哥不争气,培训半年只学得半句,无奈天才痛失上京献礼的机会。雀本有自己的言语,非要训练它们讲人话,真是徒呼奈何。其实哪怕雀讲人话字正腔圆,也是学舌而已,得其音不解其意。

 

讲起鸟鸣,不会不想起杜甫的千古名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后面还有两句千古名句: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那个时代没有互联网,但诗人的心可以走得很辽远。这个时代虽有互联网,但凡人的心总是很纠结。因而就只会吃雀了。至于听雀,古人早有境界——

 

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花神
后一篇:大虫和小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花神
    后一篇 >大虫和小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